第十三章 本人天生不风骚 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草长莺飞,春风和煦,明快轻松的阳春三月里,结了婚的欧腊梅比姑娘时的漂亮又多了些妩媚,无尽的少妇风韵藏都藏不住,她平时虽然很少在外面走动,但外面的人没有不知道她的。春天的霏霏细雨接连下了好几天,地里的活路没法做,正好在家里收拾收拾,天晴了也就农忙了,歇气地空都没有。

    他说他是到院子里来躲雨,他没有说他是来找雨躲的。乔德峰是工作队的队长,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再也没有人管得了他的行动自由,刚来这里的第一天,他就看到过欧腊梅,简直是没有天理哦,这荒山野岭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当时心里的躁动差点让他失态,毕竟是县上组织的工作队,是来搞路线教育的,就算是禽兽,装也要装成正人君子。欧腊梅并不认识他,既然到家里来了,给他让座给他倒水,又给他找来一双干净的布鞋换上,看到她那么热情,乔德峰的荷尔蒙早已分泌过度,那双色迷迷的眼睛一直盯着欧腊梅那有些飘忽的身影。

    “你不认识我啊?我是工作队的。”

    “听说过。”

    “我今天是专门来看你的。”

    “我就平头百姓一个没有什么好看的。”

    “你漂亮啊,在县城里也难得找到一个有你这么漂亮的。”

    被人当面夸,心里还是有些激动,本来就红润的脸变得更红,在乔德峰看来,那是春心荡漾,他跨过去当胸抱住欧腊梅,她本来个子就高,在农村长大,体力也不,但面前这个男人个子更高,四十多点岁的年龄,也同样身强体壮,一双手死死地箍着,再怎么用力也没有挣脱。

    “腊梅,你听我说,我看见你就着了魔,你真的太漂亮了,想死我了,我真心喜欢你。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在县城里给你安排个工作,我把我身上的钱、粮票、布票都给你。”又是甜言蜜语,又是生拉硬拽,最终还是到了床上。

    明明是个老男人在上面,咋感觉得是补锅匠来了,曾经的那种透彻全身的舒畅愉快的感觉又来了,看来也就只是伍友能是‘无有能’,女人跟他纯粹是遭活罪。想着想着,她居然情不自禁地配合着,一起在云里雾里飘荡。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听得见雨点打在瓦屋顶上的响声,两个人干脆就一直躺在床上。乔德峰不是本县人,他的老婆在另一个县城上班,平时一个月都难得在一起,跟本单位的女会计明铺暗盖已经有很多年了。这次把他抽调到工作队来,并把他派到最偏远的苦竹湾,应该是出于几方面的考虑。他人长得帅气,业务能力和交际能力一样强,生活作风一直不检点,本来就是他前途发展的硬伤,殊不知在这荒山野岭里,他照样走进了温柔乡。他伸出左手搂着身边的女人,右手摸着他想摸的地方,嘴里说着最能哄女人的甜言蜜语,欧腊梅被逗得欢笑不止,差点忘了自己是哪一个,早已抑制不住春心荡漾,主动爬到了乔德峰的身上。

    补锅匠把她变成女人的那几天,实在是太短暂,当时羞涩、惊恐、懵里懵懂,还没有品味出做女人的味道,就已经成了过往云烟。跟无有能在一起再怎么做,都是那么难过,有种受活罪一样的感觉,跟姚木通更是没有感觉,男人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的,确实不知道。今天,身边的这个老男人,让她知道了做女人的快乐,做女人的惬意,怪不得有那么多的男人女人,明知道不应该,依然飞蛾扑火一样地搞出了无尽的风流事。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明明白白是不能那么做的,却实实在在把那些事做了,也不止一个人实实在在地那么做,也就是所谓的偷人,只要没有弄一个明明白白的是非,也就那么一回事了。那年月,就算是跟无有能在一起活受罪,也不能因为那个事去离婚,不然人家说你是骚货,羞死先人呐。

    没过多久,也没有听说是什么原因,乔德峰被调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又过了很久,欧腊梅收到了一个很大的包裹,里面除了钱、粮票、布票之外,就是几块的确凉、华达呢之类在当时拿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布料。肯定是知道她不识字,除了那些东西就啥都没有。

    本来就是浓妆淡抹总相宜,却偏偏还要故意打扮,不过,打扮得总是很得体,没有一点妖冶的感觉。女人见了就说她是在勾引,男人见了就说她勾魂,反正在这湾里就是你想装作没有看见都不行。

    暮色苍茫时才收工回到屋里,“晾衣杆”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了,见了欧腊梅,赶紧迎上去,帮她拿掉扛在肩膀上的锄头。

    “我又没病,你来干啥子?”

    “你没病,我有病。”

    “你是当医生的,给自己打一针不就好了吗?”

    “我是来给你打针的。”

    “不要脸。”

    “脸给你,我要人。”

    欧腊梅没有拒绝,那一夜,他们做了露水夫妻。随后那么长的时间里,“晾衣杆”总是想方设法地往西湾梁上跑。

    中秋刚过没几天,后半夜的月光还是那么皎洁,院子里一阵狗叫之后,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床上的两个人都很惊慌,不管是啥子情况,先穿好衣服再说。“晾衣杆”悄悄地从后门溜出去,欧腊梅从窗口伸出个脑袋,并没有看见外面有什么人,打开门也没有见到人,只有一个快空了酒瓶放在门口。管他妈的是鬼还是神哦,睡觉,这时候不可能睡得着。隐隐约约的听见附近好像有人在吵架,仔细听好像是“晾衣杆”和姚木通的声音,这两个人要是吵凶了甚至打起来,后果比黄菊花抓现行的那次还严重,她赶紧穿上衣服,在月色中找到那两个拉扯在一起的人。当真是姚木通,看样子喝了不少酒,老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气,他双手抱住“晾衣杆”的药箱,嘴里叽里咕噜的听不明白在说啥子。欧腊梅上前就是两脚踢在姚木通的身上,一把夺过药箱交给“晾衣杆”,叫他赶紧走。

    “你想做啥子?”欧腊梅恶狠狠地质问姚木通。

    “我看到他经常往你那里跑,就想找他摆龙门阵。”

    “你男人都不是,你有啥子资格管老子的闲事?”

    “我心痛啊。”姚木通似哭似吼的哀嚎,完全一个酒疯子的作派。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他在这荒郊野外胡喊乱叫,没办法,欧腊梅连拖带拉地把他弄回屋去。他到底喝了好多酒,是不是真的喝醉了不知道,反正一回到屋里,他就神气活现的,生死都要上欧腊梅的床,做女人实在是有太多的无奈,情不情愿都还是迁就了他。

    自古红颜多薄命,当初想选一个好男人的时候心比天高,成了女人的时候命比纸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伍友能是无有能的事在这湾里成了公开的秘密,往西湾梁上跑的男人越来越多,接着往西湾梁上跑去捉男人的女人也越来越多,即使是捕风捉影,也闹得不可开交,两口子就在那里打起来,打得鼻青脸肿的事经常都有,这里就是一块是非地。

    欧腊梅死的时候,才三十多点岁,死前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喝了一整瓶农药。

    就是今天在这里的那些老头,在欧腊梅死后的好多年过后,差不多都承认曾经到那里去过。

    “你站过来。”眼泪涌出来,心里的憋屈像要爆炸的气球,胀鼓胀鼓的,朝走过来的姚木通狠狠地打了两巴掌,吼了声“滚!”

    欧腊梅转身就去了医院,打掉了肚子里的娃儿。

    “你那么怕婆娘啊,一天人毛都看不到。”

    “她一天把我当犯人一样地看着,我生怕她再捉住了,把你名声弄坏了。想你的时候我就悄悄地跑到山坡上,远远地望着你。”

    “说那些没用,我怀起了。”

    “不可能,我那晚上酒喝得有点多,迷迷糊糊的,只晓得有那么个事,到底是怎么个事,想了好几回都没有想起来。”

    “自从跟你那个了,就再也没有碰过男人,不是你的是狗的?”

    “不可能,这湾里想你的男人那么多,我不相信你没有碰过其他人。”

    “你骚,嫌老娘喂不饱你,那行啊,反正你想要,那我们就两个婆娘一起,你一个接一个地来,不准停,上!”

    “我错了,我们先回家,回了家你啷个罚我都认。”

    “你说的哦,那我们去找人来‘讲对付’。”

    “真的!那是好事,那个的?”

    “你的。”

    进院子的门框上,时不时的不是挂着一只野鸡就是一只野兔,很显然是姚木通偷偷挂的,就是没有看见过人影。娃儿你都弄得起,就不敢露面吗?真的是个男人哦。

    七天赶一场的乡镇上,地方不大人不少,密密麻麻的人缝里,居然钻出了个姚木通来,看样子是他一个人,欧腊梅挤过去在他的额头上戳了一下,转身就朝场外走,刚在一个僻静的地方站定,姚木通就跟过来了。他看了看后边没有跟的有人,抢前一步就要来抱欧腊梅,她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并顺手在胸前一挡,没有让他抱成。

    “不关她的事?她光溜溜的等在床上,是我给她脱了的?”

    “是我,是我强行的。”

    姚木通知道,自己的婆娘说得那么凶,事情不一定做得那么绝。稍微松了松手,把她搂着往家里带。一路上,没有少挨树条子的抽打,幸好没有在身上现眼的地方留下痕迹,要不然连门都没法出了。

    回家后黄菊花没有吵也没有闹,在外人看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是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黄菊花想起了就把姚木通招呼到床上去,弄得本来身强力壮的男人,成天没精打采的,人也瘦了一圈,看到婆娘就想办法躲。

    欧腊梅发现自己怀孕了,到医院去检查,说已经有三个月了,推算了一下,可以肯定是姚木通的。生下来吧,要是长得像姚木通,自己挨一辈子的骂不说,娃儿也一辈子抬不起头。不生吧,凭‘无有能’那点本事,怀得起才怪,管他妈的,生下来再说。碰到你妈的鬼了,老娘还不知道是咋个弄的,你就把娃儿给我整起了,砍脑壳的姚木通,你要害死老子啊。

    “那不行,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你不能这样。真要‘讲对付’,我们自己的家也毁了,老人咋办?娃儿咋办?”

    “少费话,把老子放开。”

    第十三章本人天生不风骚

    昨天晚上,黄菊花找了个理由,在附近的几个院子里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姚木通,就怀疑他跑到西湾梁上去了。太晚了,一个人不敢上山,就站在院坝边上等,都快半夜了,看到他从西湾梁那个方向回来,就先跑到床上假装睡着了。今天一早,姚木通前脚刚走,她就悄悄地在后面跟上,这个点儿也太准了,管它妈的三七二十一,老娘今天都要好好地收拾你。

    “怪我,是我自己跑来的,不关欧腊梅的事。”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