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风流无债 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不是野不野的事,是不想野却野了,说不定想野时不一定就野得了。”看“晾衣杆”实在有些深沉,顾秋芬不再抱怨了,叫“晾衣杆”给她打下手,炒了几个都喜欢吃的菜,拿出那瓶精装的“柳浪春”酒,两个人就着从窗口洒进来的月色,边吃边喝,边喝边摆龙门阵,掏心掏肺,无遮无拦,一直到月色消逝夜已深沉。这一夜,两个人第一次在一起睡了个素瞌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转过身看见顾秋芬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憨痴痴地盯着昨晚上洒进月色的那个窗口。“莫看了,月亮走了,来的是太阳。”

    “逼样子!你说你,在别人的地里扯青菜,也不该把自己的菜园子搁荒,把你屋里的人惹毛了,哪天抓你个现行,再给你来一场“讲对付”,你不就完蛋了。”

    “要咋子就咋子,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莫得办法。”

    “你以为你遍湾风流了,说走就走,什么人的债都不欠?”

    “欠,还不起了。”

    “你明天擦黑的时候过来,到时候看到了啥子都不要大惊怪,你自己懂得起。”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当时就没有醒过神,过后天天回味,那味就是嚼不烂的牛板筋,再怎么嚼都有味,再怎么嚼都不烂,再嚼不烂都舍不得吐。那么年轻漂亮的媳妇,还是在见天见地的河坝里,有几个人一辈子能有那么好的事。刚才碰上了那个媳妇,一向不怯场合的人,差点连话都说不明白,说不明白却听得明白,叫他下午晚点儿去一趟。幸福又要突然来了哦!

    太阳那个混账东西,想它快它偏要慢,好不容易才等到它收起最后一抹余辉,躲躲闪闪地蹿进顾秋芬的屋里,不亚于翻过一座荒山的艰辛。顾秋芬给他端来寡子,泡来一杯绿茶,陪他坐在饭桌边东拉西扯的摆龙门阵,就是不进入他想进入的正题,急得心里毛焦火辣的。管你叫我来是做啥子的,我来就是要做那个的,男人矜持不了。

    “秋芬,自从那次以后,我是天天都在想你。”

    “那次是个意外,都把那事忘了吧,再提就没有意思了。说实在话,我没有想你。”

    “我想你想得都要发疯了,刹不住车了,反正我今天要那个你。”金书记没有管三七二十一,就动手脱自己的衣服,还是像饿狼一样扑向顾秋芬,左手拦腰抱住她,右手脱她的衣服,顾秋芬也没有怎么反抗。

    砰砰砰,有人在敲门,顾秋芬猛然用力一推,金书记一个趔趄,还没有来得及抓住女人,她已经跳过去开门了。

    来得也太快了,“晾衣杆”进来的时候,金书记连裤子都还没有来得及提起来,顾秋芬被解开的衣服也没有扣上,弄得几个人既尴尬又慌乱。

    “我来得不是时候,你们继续。”“晾衣杆”转身就走,顾秋芬一把抓住他,像是生气地说:“看都看到了,还走啥子走。”

    金书记开始是脑袋里一片茫然,稍微清醒点后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事情是明摆着的,要命的是自己的妹夫看见了这事,那就是哪么弄都不好整。

    “我们没有那个,没有那个。”

    “那个没有那个,这会儿说得清吗?”顾秋芬问他。看到金书记失魂落魄,造孽兮兮的狼狈相,还真有点可怜他。她这时候给“晾衣杆”递了个让他走的眼神,“晾衣杆”背起药箱就走。金书记一把抓住“晾衣杆”,“兄弟,不忙走,我们摆会儿龙门阵。”

    “你让他走嘛,没有啥子事,你放心。”

    “晾衣杆”走了,他知道是顾秋芬在设法帮自己,虽然是有些无奈,但心里还是一阵阵地痛,让一个女人来为自己拣角子,自己实在是太窝囊了。

    顾秋芬很平静,稍微收拾一下,重新给金书记泡了杯茶。金书记也不在那么紧张,坐下来跟顾秋芬商量这事怎么收场。

    “金书记,我没有多少文化,也没有什么本事,说话做事都是直性子,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晾衣杆”在这湾里干了不少风流事,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你自己是个什么样儿,你比哪个都清楚。“晾衣杆”有错,你当书记也当哥,就不能想个对大家都有利的解决办法?非要用你的权力去收拾他?”

    金书记终于明白了自己是钻进了一个套子,但是现在已经遭套住了,没得法了,好在这女人也没有什么恶意,那就套路一回。回到家里,跟秋花商量,把家里的肥猪和老林里的那几棵大柏树卖了,叫妹妹家能变钱的东西都卖成钱,凑在一起让他们到大医院去作了检查,是金玉花的问题,需要住院治疗。

    “晾衣杆”被选派到省医院去进修,回来还是在苦竹湾当医生,医术肯定比现在高明多了,金玉花陪同,生产队不计工分也不扣工分。

    阿弥陀佛,“晾衣杆”好像一辈子都没有欠什么风流债。

    “我来也就是给你打个招呼,赤脚医生可能当不成了,想到外面去学个其他手艺。”

    “耶,你心还野喃,这湾里那么多漂亮女人,你还嫌没风流够,要去外面风流?”

    “是不是他不行哦,有些两口子不生,就是男人不行。”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不行,怀不起娃儿人家都只晓得怪女人,黑锅总是女人在背。背不背黑锅倒无所谓,怀不起我也着急啊。”

    “不停地下种,总有一颗种子会发芽,你们这样赌气不下种,一辈子也是荒地一块。你们这样有多长时间了?”

    “那还用说,我有什么办法嘛,又不能找他闹,闹得大家都晓得了,好臊皮哦。”

    “叫你哥收拾他。”

    看到“晾衣杆”无精打采的样子,顾秋芬很不高兴,第一次实实在在地埋怨:“老娘指望了好多天你才来,来了也焉头搭脑的,在别的女人那里消耗光了,就干脆不要来了嘛。”

    院子里没有人,门也没有关,就连平时活蹦乱跳的大黑狗也不见,大概在近处做活路去了。秋花没有去找人,自己先在屋里到处钻,“晾衣杆”他们睡觉的房门挂了一把锁,奇怪,没事挂个锁做啥子?秋花从门缝里往里面看,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绕到屋后的窗子上看,虽然挂在床上的轻纱蚊帐有些遮挡,还是能看清床上叠放整齐的两床被子,还有那拴在床中间的麻绳。哦,怪不得不生,你两口子在搞啥子名堂嘛。

    金玉叶就在屋前的自留地里,看样子是要栽菜秧,锄头和青菜秧就放在地里,大黑狗在地里转来转去,她痴不痴呆不呆的坐在田埂上,不晓得她在看啥子。虽然说已经是春天了,大清早的坐在那里就不冷吗?女人当然容易明白女人,当嫂嫂的看到她那个样子,心里也觉得酸楚。

    “玉叶,我来帮你栽菜。”秋花拿起锄头就要挖地。

    “八6天。”

    “这么久,我不相信他一个男人也遭得住。肯定在外面偷人了。”

    “你们没有做床上那个事?”

    “在做,刚结婚的时候天天晚上都在做,只怪我这肚子不争气。”

    “晾衣杆”在湾里走家串户,只要遇到人合适,场合合适,机会合适,天地一家春的事就没有少干,不管别人是怎么看他的,反正自己就觉得出门就是去作贼的,毕竟干的不是什么体面的事。伍花秀写信来说生了个儿子,长得很像自己,她在林场里作零工,不回来了。要是把儿子带回来,在这湾里会出什么事,不敢去想啊。倒她妈的霉哦,在别的婆娘那里落地就开花,自己的婆娘就是他妈个青石板,累死都不长草。名正言顺的婆娘不能名正言顺地生自己的孩子,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渐渐地,三五天不回家就是常事。

    尽管是自己的妹妹,毕竟是男女有别,有些话不方便说也不方便问,嫁过去这么多年没有娃儿,娘家人也觉得丢脸。在床上两口子就商量好了,明天秋花专门去他们家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嫂嫂你那么忙,莫把你耽误了。”

    “没事,我刚才到你们的屋里去转了一圈,看见你们的床上拴了根麻绳,嫂子不是外人,你跟我说说是不是你们两口子在吵架。”

    玉叶知道嫂子已经看到了他们不想让人看到的事情,也没有必要瞒着她,先是满脸通红,接着就是眼泪一滚就出来了,还没有说话,就倒在秋花的怀里哭得撕心裂肺,浑身颤抖。让她哭够吧!

    “嫂,不用,这点活路,我三五两下就做了。”玉叶依然还是平常那样的笑脸,亲切地跟秋花打招呼。

    “那就不忙栽菜,我们来摆会儿龙门阵。”

    第十章风流无债下

    回到大柏树下,才知道自己再也走不动了,浑身无劲,尤其是那双酸软无力的腿,是咋个支撑自己爬上这个坡的?简直是怪事。稀里糊涂地下山,稀里糊涂地砸水潭,稀里糊涂地被杀立马枪,又稀里糊涂地坐在这大柏树下,稀里糊涂就稀里糊涂,老娘懒得去想那么多。

    衣服还没有怎么干,金书记就急急忙忙地往身上套,不是事情很无奈,而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在这荒山野岭,做一回野人也无妨,话说回来,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干过。当个大队书记,说不上是什么官,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那就是个土皇帝,至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没有人来过问。妹妹嫁给“晾衣杆”几年了,还没有怀上,女人不生孩子,那还叫啥子女人,你都不叫女人了,你在一个女人的位置上杵着,影响那么多人那么多事,你的日子能好过吗?幸好有个土皇帝哥哥,不然也许就也许了,虽然没有什么也许,但毕竟是娘家人的心结,经常去妹妹家看望一下,哪怕什么事都没有做。今天是不是起来早了,过沟的时候才想起没有洗脸,哪知道洗脸还洗出个林妹妹来,还是幸福更多啊!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