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流无债 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给你九婆也这样治病?”

    “治病的时候你不是九婆。”

    “那你就要给我治好,九婆的病很严重,治不好后果很严重哦!”

    “我是医生,我一定尽职尽责。”

    没有病也会治出病来,有了那么一次之后,顾秋芬想得最多的就是“晾衣杆”了,他既然敢去婶娘那里,敢上我这里,就没有他不该去又不敢去的温柔乡,何况他是赤脚医生,就没有他不方便的。你去哪里我管不了,别忘了还有我这里。站在院坝边的大柏树下,恰好可以远远地望见“晾衣杆”出门的路,无数次地站在大柏树下,看见“晾衣杆”走上那条路又从那条路上钻进树林,再看见“晾衣杆”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感觉这个世界就是自己的。要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影,那他一定是去了别的地方,她不敢高声喊,也不敢大声骂,只能悄悄地流失望的眼泪,心里烦躁,没有力气,就连走路回家的力气也没有,比生一场大病还难受。

    夏天转眼就过完了,山里的秋风很实在,太阳明晃晃的在天上悬着,树林里的风吹起来冷嗖嗖的,顾秋芬穿了件厚点的衣服,一大早就站在大柏树下,看见对面山坡的路上有个人影,也没有管那人是不是“晾衣杆”,就顺着路往下跑。过沟的那里有一个不大的积水潭,潭边的人像是蹲在那里洗手,顾秋芬没有细看,顺手搬起路边的大石块扔进水潭里,溅起的潭水把蹲着的人浇了个浑身通透,人也被掀翻在水潭边的大石坝上。本来就是恶作剧的顾秋芬,看到那人那么狼狈,还没有笑出来,已经被吓得差不多了,赶紧过去把人拉起来。

    “哎呀,金书记,我认错人了,对不起,对不起!”

    “你个疯婆娘,发神经病啊。”金书记是真生气了,大声吼起来。

    “快些找个背人的地方把衣服拧干,免得弄病了。”情急之下,顾秋芬也没有顾忌什么,把金书记拉到几块大石头围成的背人处,手忙脚乱地把衣服裤子都脱了下来,把自己披的衣服遮在金书记的身上。反正衣服都湿透了,还沾上了青苔和泥沙,她干脆把衣服拿到水潭里去搓洗。

    金书记懵过之后才发现身上除了一件女人的衣服外,就剩下还在滴水的火炮儿短裤,他干脆把短裤也脱下来拧干,铺在太阳晒得着的石头上,遮羞就只能用那件女人衣服了。当大队书记这么多年,头一回遇到这么倒霉的事,又是个年轻女人惹的事,想发火都没地方发不说,还不能对外人提起这事。四十多岁身强体壮的大男人,弄成这个样子,简直是哭笑不得。

    顾秋芬把洗好的衣服铺晒好,看到金书记拿自己的衣服当遮羞布,很明显地看到被遮住的那玩意儿在衣服里骚动,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场合太尴尬,自己羞得一脸通红,却忍不住想笑,又不敢笑出来,只好用牙齿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金书记,我惹祸了,把你弄成这个样子,改天我请你喝酒赔罪。”

    “何必等到改天,现在就陪我。”金书记已经像饿狼扑食一样抱住了她。这样的突如其来,还是在这样的场合,顾秋芬不知所措,任由金书记摆布。金书记好像很擅长这野外的运作,他让女人站立着仰靠在表面平坦的石头上,脱下女人的裤子,加上刚才遮羞的衣服叠在一起,垫在女人的屁股后面,然后站立着面对面地干起了爱干的事。

    “你把我叫什么?”

    “九婆。”

    “那你去县医院检查一下我恐怕看不了。”

    “你肯定能看,就看你敢不敢看。”

    “那是什么意思?”

    安静下来时,床还没有被压垮架,两个人在床上面对面侧身相拥,完全释然的惬意抵消了该有的紧张,反倒无比坦然。

    “我是叫你检查女人病,没有叫你这样子。”

    “你的病不需要检查,我直接给你治疗就行了。”

    夏冬秋在勘探队说起来是工人,其实也不过就是个打杂的,搬运勘测仪器,运送标本,开辟道路都是他的事。工作看起来不咋样,但他人踏实勤快,长得一表人材,哪么说都是吃国家粮领工资的,顾秋芬的妈老汉儿看上了,长得那么帅,她本人也喜欢,找勘探队的队长作媒,就在他们家把婚结了。

    嫁出去的女是泼出去的水,在哪里都是那么个规矩,娘家是不可能长住的。况且勘探队经常搬家,没有条件让两口随队安家。那时候你嫁人了,户口在男方,你就必须在男方所在的生产队参加劳动挣工分,不然你很可能会成为那个年月的批斗对象。

    回到苦竹湾,她也算是个漂亮的婆娘,却算不上是最漂亮的,毕竟这里是漂亮女人的窝子。除了家里的父母和兄弟姊妹,就是一个一个的陌生人。陌生人就是陌生人,本来应该是和气相处,命运与共的一家子,总是因为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家庭锁事摩擦不断,以至于最后还是分了家,况且有些话也是不能在家里面说的。

    “你进来就知道了。”顾秋芬个子高大力气也大,没有费力就把“晾衣杆”拉进了睡觉的里屋,一张老式的大木床上,床单被子干净整洁,散发着悠悠的女人味,那味道把“晾衣杆”的脑袋弄成了一片空白,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有一股热流在上窜下跳,没有管三七二十一,把女人推倒在床上,自己顺势扑在了她的身上。

    “我不我要,我要我不。”顾秋芬语无伦次,欲拒还迎,两个人的手脚很麻利,都早已脱得精光,赤条条的两个人在那床红花被里忘情地纠缠,老式木床节奏强烈地摇晃着、呻吟着,会不会垮架,只有最后才知道。

    “九婆,你哪里不舒服?我给你看一下。”

    “也说不清哪里不舒服,反正就是不舒服,没有力气。”

    苦竹湾的人多姓杂,到这里来安家之前,你也说不清人家是什么来历,说不定在往上追溯几代,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也不一定。所谓聪明有种,富贵有根,还的确是那么回事,这里英俊的、漂亮的、能干的人不少,当兵提干的,参加工作的,在外当干部的人太多了,湾里的漂亮姑娘不外嫁,还娶了很多外面的漂亮姑娘进来,这湾里男人长年在外,年轻的婆娘留在家里的,你数都数不过来。家里的日子再好过,年轻的婆娘也要在生产队挣够那么多工分,不然就会有人让你的日子不好过。于是,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婆娘,过得快乐着并痛苦着。

    顾秋芬的娘家不在苦竹湾,而且还是远方人,当时地质勘探队的人住在他们院子里,也就大半年的时间吧,她就嫁给了夏冬秋。

    那时候男人在外有工作,有工资寄回来,平时花钱总比一般人活泛,日子过得轻松些,也很风光体面,其实真正的苦楚只有真正过的人才知道。自己和伍花秀是同样的,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们的事说出去,况且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有事没事的总爱关注他们。说来也奇怪,总是在想看他们的时候,就能看见“晾衣杆”在那里出出进进的。

    慢慢的,顾秋芬的心里有了一种骚动,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看得顺眼的男人,也走进了自己的屋里,也许可能就也许了。在这个大家族聚居的地方,出门遇到的不是什么爷就是什么叔或者是什么侄儿侄孙,中规中矩地打个招呼,就没有了多少话说。尽管她心里清楚,面子上大家都是那么的本本分分,背地里偷鸡摸狗的事不是没有,没有丢人现眼照旧偷鸡摸狗,我是不是也该生病了。

    尽管是拐了几道弯,排起辈分来,也是他的婆,漂亮是婆,年轻也是婆。“晾衣杆”走进顾秋芬的屋里,还是有那么点不自在,没办法,是医生就得给人看病,叫到你了,推都推不脱。他把药箱放到桌子上,准备给顾秋芬把脉,但人家并不着急,一边给他倒茶,一边给他端来一盘水果糖,红扑扑的鹅蛋脸丰腴圆润,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脉脉含情,很随意地扎在脑后的马尾辫飘来摆去,本来高挑的身材,穿着白底蓝花的连衣裙,干净素雅,鼓胀的胸脯像一对跳动的脱兔,俨然是亭亭玉立的活泼少妇,看不出有什么病。

    一个人的日子难过,一个年轻女人的日子更难过,做些田地里的活路,料理些家务事,那都算不上什么事,从就做惯了。恼火的是没有事做的时候找不到事,在院子里逛一圈,收拾农具喂猪带孩子,男人没空女人也没有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回到屋里孤灯伴孤影,无奈的寂寞已经是最可怕的夜晚。

    夏天的夜晚没有宁静,虫鸣蛙叫,夜鸟飞腾,月光清明透亮,山村的晚风吹起来甚至有些冷。睡不着啊,顾秋芬披了件厚实点的衣服,一个人在田埂上走,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该往哪个地方走。不警不觉的就走到了伍花秀的屋侧边。屋里没有响动,也没有灯光,已经很晚了,说不定人都已经睡了,也不好去找人家摆龙门阵,还是转回去算了。还没有来得及转身,眼前的门轻轻地开了,一个男人的身影在月光里朝自己走过来,她下意识地一闪身躲进了就近的竹林里。“晾衣杆”从从容容的从面前走过,回他家去了,竹林里的顾秋芬傻了,两家人离得近,平时都在一起做活路,也没有少在一起扯东拉西地闲聊,没有听说她有病,那这么晚了从屋里出来,也没有开灯,那不是在干那个事才怪。我的天啦,你敢跟你婶娘干那个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传了出去,再给你来一场“讲对付”,到时候你们是要脸呐还是要命呐。不敢想了,像是干那个事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顾秋芬慌里忙张地回了自己的屋,过了一个难熬的不眠夜。

    第九章风流无债

    “晾衣杆”两口子自从把床用麻绳分成两半之后,白天在外人面前还是那么和和气气的,晚上是谁也不能过界,虽然说是赌气,但要赌到什么时候,不晓得。当赤脚医生很自由,成天在苦竹湾里到处走,随便到哪个家里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是不是去给哪个看病,只有他自己清楚,没有人过问,也过问不了。

    这里从来就不缺漂亮的姑娘,也不缺英俊的伙子,姑娘一般都不嫁到外面去,但漂亮的姑娘不一定就嫁给了英俊的伙子。尽管是两个人都有那个意思,要是妈老汉儿不同意,还是到不了一起,阴差阳错的事多得很。在部队里当兵,哪怕是最终复员回来还是照样当农民,在外面有工作,不管是当干部还是当工人,只要是吃国家粮的,那是姑娘嫁人的首选,妈老汉儿也觉得有面子,哪怕家里弟兄再多,家底子再薄也没有人嫌弃。弟兄多了,分家没有房子,家底子薄了不知道要穷到哪辈子。要不是“晾衣杆”去学了医,回来当了赤脚医生,恐怕书记的妹妹也不得嫁给他。感情在那时候就是在一起打伙过日子,睡在一起生孩子。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