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风流无债 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刚一上床赤身****的婆娘就挨过来了,一双手还是像平常那样在身上摸来摸去,接下来就该做两口子该做的事。“晾衣杆”不耐烦地把婆娘的手拿开,侧过身要睡觉。

    “老公,你要勤快点哦,肚子鼓不起来我着急呀,来嘛来嘛。”

    “你一堆死肉,再勤快也是搞的空活路。”

    “你的那个家伙都不起来了,是不是在外头偷婆娘了?”头一次遇到这个情况,女人不可能不敏感。

    “起不来了,那家伙对你没有兴趣。”

    “没兴趣就没兴趣,有本事你永远都不要碰我。”婆娘好像是真生气了,找了一根细麻绳拴在床的两头,把床从中间分成了两半,抱了床铺盖睡在一边。结婚都一年多了,平时也没有少用力,就是怀不起,差不多都会认为是婆娘有毛病,女人也就觉得有亏欠,平时在家里面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底气,每次吵架有理没理都是女人先让步,不敢吵凶了,娘家那么近,哥哥又是当书记的,弄得没有面子就不好了。

    平时看起来,伍花秀病病恹恹的既可怜又可惜,“晾衣杆”随时都在给她看病,好像一直没有什么效果,没有效果就一直给她医。别人不知道她已经怀上了。

    “这么容易就怀了,看来我还是很能干。”

    “傻瓜,他一年回来一次,也就个把月的时间,我悄悄儿的把药吃了,随便他咋个弄,都是搞的空活路。”

    “这样做不太好吧。”

    “我又不喜欢他,又不是我想嫁给他,凭啥子给他生娃儿嘛,让他睡就不错了。”

    “这个娃儿我们也不能要啊。”

    “凭啥子不要?我那么辛苦地熬了两三年,要的就是给你生个娃儿,怀起了就不可能不要,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

    伍花秀简单地收拾了点行李,到他男人那里去了。

    “你明明知道我嫁给这家人是我家里人逼的,过来后你好像在故意疏远我,知道我有多少次站在田坎上,远远地看着你走过的身影,又有多少次为你伤心地哭。两三年了,我实在熬不下去了,才把你叫过来,你就那么懂不起吗?”眼泪已经不停地滚落,本来好看的俏脸,被狂洒而下的泪水弄得稀里哗啦的,也掩不住那楚楚可人的绰约,曾经被压抑的情感,已经忍不住要爆发,“晾衣杆”本能的野性释放出来,已经顾不了该顾的还有不该顾的,扑上床把婶娘抱在了怀里,两个人很快脱得精光,一场天昏地暗的冲撞演绎得淋漓尽致。

    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做最喜欢做的事,几度风雨之后已心满意足别无他求,欲仙欲死的酣畅过后是欲仙欲死的梦幻,醒来时天已黑定,“晾衣杆”收拾好准备回家,婶娘还是那么恋恋不舍,抱着“晾衣杆”的脖颈,脸贴着脸说:“地给你留着,你要记得随时来下种。”

    “走了?我叫你来一次容易吗?我没有喊你走,你敢走吗?”

    “有什么事,你说嘛,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你说真话,你曾经的喜欢我是不是真心的。”

    “你是我的婶娘啊。”

    “嫁给你的什么爷还是你的婆呢,嫁给你就不是你的婆娘吗?”

    “可是你事实上就是我的婶娘啊。”

    “你去找个媒人来说嘛,我肯定答应。嫁给你了,你想咋抱就咋抱。”

    “只怕你家里的人不答应。”

    “放心,答不答应我都是你的人。”

    “是。”

    “那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你医哪里,哪里就病了。”

    “你没有病,那我就走了。”

    不敢犯不见得就没有人犯,何况他们正是男当婚女当家的时候,有那个意思两个人心理都清楚,但毕竟都没有说出来,也没有牵手拥抱那些事,没有在表面上谈恋爱,其实他们的心里正谈得火热。

    训练结束了,他们相约一起回家,几十里的山路走过来,再往前走就该分路了。在岔路口的大柏树下,两个人很默契地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只是挨得很近而已。伍花秀那羞红的脸上,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脉脉地看着“晾衣杆”那张英俊的脸,期待着“晾衣杆”说哪怕是很流氓的话,“晾衣杆”痴痴地看着伍花秀,没有说一句话,却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着。

    婶娘伍花秀找人给“晾衣杆”代了个信,叫“晾衣杆”到她家里去看下病。他二话没说就去了。

    伍花秀虽然是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分家后的房子坐落在院子的一只角上,平时也就她一个人在家里,把进出的那道门一关,屋里不是一般的清静。她一个人坐在床上织毛衣,红光满面的,看不出哪里有病。

    “你哪里病了?”

    “晾衣杆”找了媒人去了,人家就是没有答应,说他家里弟兄多,房子少,家底子薄,嫁过去就吃苦受穷。伍花秀说家里不答应就去寻短路,她跳进了山上的池塘里,被救起来时已经半死不活的了。接着她娘也跳进了那个池塘,说她女儿长得那么漂亮,又那么能干,再哪么说也要嫁个吃国家粮的,要嫁给“晾衣杆”,她也去死。

    很快,伍花秀就嫁了,那个男人长得不咋样,是“晾衣杆”那一大家子里的一个堂叔,人家在森工局当工人,虽然说是栽树砍树的,毕竟是个吃国家粮的。想给自己当婆娘的人成了自己的婶娘,两家人还离得那么近,没处讲理的“晾衣杆”要杀人的心都有。就算是有那么点无奈吧,“晾衣杆”到外地拜了个师傅学医去了。学医回来在大队的医疗站当赤脚医生,跟大队书记的妹妹也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反正就那么成了个家过日子了。

    第八章风流无债

    “晾衣杆”本来就长得又高又瘦,恰好又姓梁,很自然的就得了那么一个绰号。这地方本来就不缺漂亮的姑娘,也不缺英俊的伙子,更不缺就近结婚成家的,一转身就碰上个亲戚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看起来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在一起理一下,理出个什么叔什么爷来,还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公社组织民兵训练,“晾衣杆”当连长,付连长是湾里的姑娘伍花秀。虽然两家离得并不远,但平时也没有多少接触,现在天天在一起,自然就好像是天生的一对。那时候没有谈恋爱那个事,就是两个人在谈,也只能是悄悄儿的,不然就可能给你整出个作风问题来,作风问题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几个人敢去犯。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混在女权世界当小白脸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帝仙尊叶辰一指成仙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洪荒之葫芦天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