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流动皇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么远,你又不嫌难得跑。”

    “想得心慌,再远都不远。莫说废话,赶紧办正事”。白彩英说着说着已经把衣服都脱完了。

    幸好两个人的事情办得及时,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敲门声就响了,荒里忙张地把衣服穿上,床铺整理好,马尚伟去开门,一看是叶青,差一点没有一跟头栽到地上。

    叶青倒是大大方方地进来,女人的敏感已经看出了这里刚才发生的事情,但她没有表露出来她的直觉,笑嘻嘻地问:“马书记,有客人啦,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我干脆等会儿再来?”

    “快坐下,这么远来,多辛苦啊。”

    “我是搭便车来的,辛苦倒谈不上,反正没有你辛苦就是了”。话里的味道明显很重。

    马书记陪笑脸,打哈哈,把当时的尴尬气氛很快就整没了。干脆当着两个女人的面,把他同她们之间的事都说了出来。两个女人好像都很平静,没有那种因为吃醋的爆发,也没有那种因为这个男人到处留情的愤怒,都那么既柔情似水又充满恨意地看着马尚伟。

    马尚伟其实心里很紧张,这两个女人今天做出任何举动,他都收拾不了局面,既然事情做都做了,又碰到了一起,那就干脆把事情摆在桌面上,要杀要剐就只有听天由命了,没有想到她们那么平静,阿弥托佛啊。

    白彩英抱怨他,“你过不得了就到处找,我日妈的再老火都等你,有点儿良心没有嘛”。

    叶青说得轻松些:“哦,你是皇帝,我们是后宫的,你是打算给我们编号呐还是翻牌子?”

    “还有一个”。

    “啊,啊!?”

    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女人在一起居然没有唱戏,相反的在一起还很融洽很默契,一起吃了晚饭又一起回到旅馆,各睡各的房间,至于马书记有没有去忙活,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我们不知道。

    其实这些女人聪明得很,反正马尚伟对自己还是不错,这事不闹翻比闹翻的结果要好得多,闹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后来她们也有撞车的时候,大家心知肚明,老马爱怎么处就怎么处。

    虽然没有闹出什么风波来,尽管马书记能力强,也干了很多实际工作,成绩摆在那里的,但是,他再也没有被提升,退休时是从乡政府一般工作人员的位置上下来的。

    回到苦竹湾养老,湾里的年轻人经常会问他,“马大爷,你这一辈子有好多个女人?”

    他说:“我也不晓得。”

    “你一晚上睡几个女人,吃的什么药?”

    “有一种草,叫九牛翘,我挖完了。”

    “你怎么来了?”

    “我到公社去找你,说你到县里开会,要半个月,想你了,我就来了。”

    “这个事情要是弄穿了,我要受处分也当不成干部了,你嫁给我也只能过苦日子。况且我比你大十多岁,你划不来。”

    “那就干脆来个鱼死破,我也不要这张脸了,把你告到监狱里去。”

    “你一定要那么做,我也没有办法,我自己做错了,应该受到惩罚。只是这样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你妈老汉儿也没有面子。还不如我们商量一个对大家都有利的解决办法。”

    公社以选拔培养年轻干部的名义,办了一个培训班,最后莫玉花被选拔了出来,成了农技员,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提到了公社的办公室。当然,莫玉花也早就成了马尚伟的情妇。只是没有外人知道而已。在这里,马尚伟是皇帝,莫玉花就是皇后。

    莫玉花也的确是个能干人,工作做得干脆利落,问题处理得恰当得体,也建立起了很好的人缘关系,作为培养年轻干部的对象,被通知到县党校学习一年。在党校里她遇到了后来的丈夫,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她丈夫好像不知道她不是处女的事。结婚归结婚,也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明铺暗盖,莫玉花也知道马尚伟与白彩英,还有叶青的事。

    要到县里开半个月的会,走之前就给叶青打了个电话,约她到县城里来,恰好学校放署假,赶到县城正好他们的会议该结束了。因为会议的时间抓得紧,提前一天就散会了。马书记找了一家他认为比较僻静的旅馆住下,莫玉花她们肯定还在上课,说好了晚上才来找他,叶青应该明天下午才到,一个人没有什么事,就跑到大街上去闲逛。觉得背上被人拍了一下,转回头看是白彩英,她咋跑来了?大街上人多说话不方便,干脆把她带到旅馆去。

    只要有机会,马书记最爱去下队深入群众,在他这一亩三分地里,他没有固定的驻队区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不能随时都去亲家母那里。那时候,只要是劳动力白天都在集体出工,偶尔也有女人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马书记下队一般是走家串户,遇到漂亮的女人一个人在家,弄上床是常事。这个人的精明之处就在于感觉到不稳妥的时候,一般不会去乱动,唯一冒险的是在莫家坪把莫玉花强奸了。

    莫玉花他们家是单家独户,离得最近的一家人也有半里路远,初中毕业后,她基本上就没有出过门,一个人在家里喂了好几头猪。山里的孩子上学晚,读书回来就已经差不多是二十来岁的大姑娘了,身材高挑丰满,漂亮的脸蛋上笑不笑都有一对酒窝,皮肤光洁红润,胀鼓鼓的胸膛把衣服都撑得走了样,一举一动都爆发着青春活力,还有在农村很难见到的知性优雅的气质,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冲动,除非你祖宗十八代都遗传了太监的基因。马书记进门一见到她,脑袋里出现了一片空白,双眼定格在莫玉花的身上。莫玉花感觉到了他的失态,忽然就砰砰心跳,面颊绯红发烫,天然的羞涩差点也跟着失态。马书记是公众人物,莫玉花认识,来到家里就是客,她赶紧招呼:“马书记,你坐,我去给你泡茶。”

    莫玉花去烧水泡茶,马书记急忙跑到屋外转了一圈,回到屋里恰好遇到莫玉花把泡好的茶递过来,他接过茶杯顺手放到就近的板凳上,趁莫玉花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双手拦腰抱住了莫玉花。莫玉花吓得一声惊叫,只是在这里再怎么叫喊也没有人听得见。

    农村里的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大姑娘要是做了这个事,不管你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只要是做了,你就再也不算是姑娘了,嫁人没有你选择的余地,有人要就不错了,一辈子都不要指望抬起头过日子,甚至是你今后的孩子也一样抬不起头。你就是要做个贞节烈女,抹脖子上吊跳河坠岩,死了你的家里人甚至还有亲戚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没脸见人。你再恨那个挨千刀的野物,也只有忍。马尚伟因为当时因为荷尔蒙分泌过旺,失去理智惹的祸,现在清醒了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唯有虔诚道歉并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如果莫玉花的妈老汉儿收工回来还没有处理好,后果不堪设想,他给她跪了下来。

    从莫玉花家里出来的时候,马书记因为紧张害怕,人都有些虚脱了,在路边的大树下抽了大半包烟才缓解过来,一个人直接就回到了公社里。

    “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女人都要经历这些事,想开点好不好。”

    “那也不是跟你经历这个事,你鼓吃霸赊地把我占了,那我就嫁给你!”

    在群众眼里,是个敢作敢为雷厉风行能解决问题的好干部。

    在女人眼里,是个年轻帅气阳光刚毅的好男人,见了就脸红心跳顺便抛个媚眼甚至投怀送抱的女人有的是。毕竟是处在那个位置上,毕竟是血气正旺的男人,其实也想把女人搂在怀里,很明显,那样做的后果是名声扫地,一切都会化为乌有,所以在公众场合,你看见的马书记完完全全是个正人君子。自己的婆娘不想动,白彩花也不可能随时在身边,叶青离得更远,见一次都难,很多时候都只有压制住自己那男人的狂躁。

    现在的马上伟清醒了,浑身冒冷汗。毕竟当了那么多年的干部,遇到了很多棘手的事情,能够镇定下来,是这么多年修炼从来的一种本事,他顺势挨着莫玉花坐了下来。

    “我错了,你太漂亮了,见到你我就管不住我自己,求你原谅我,我愿意尽我的一切来补偿你。”

    “这不是补不补偿的事,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今后怎么见人?还怎么嫁人?”

    莫玉花身高体壮力气大,拼了命地挣扎,但毕竟是女人,体力就那么大,再怎么挣扎都不是马尚伟的对手,直到没有了力气,被马尚伟抱到了床上。

    看到床单上的血迹,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莫玉花愤怒地坐起来,也没有去穿衣服遮羞,一把抓住正在急急忙忙穿衣服的马尚伟,“你休想跑,你把我毁了,今天你跟我说清楚,怎么办!”

    第六章流动皇帝

    现在的马书记已经是个很有名气的人,动员大家修了到县城的公路,因地制宜修水库,改建学校,在很短的时间内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事,已经成了上下公认的政绩突出年轻有为的干部,随便哪里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只要说了,那就是结论,至于是否真正正确合理,那也不一定。

    在领导眼里,是个有能力有魄力勤奋踏实前途无量的年轻干部。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混在女权世界当小白脸都市仙尊洛尘武帝仙尊叶辰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一指成仙大明之最强锦衣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