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流动皇帝 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中学毕业正赶上当时的上山下乡,她们十二个年轻的姑娘,凭着满腔的政治热情,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结果就都到了这个地方,在这里建起了牧场。热情在现实面前消散得太快了,当她们发现这里,没有了城市的霓虹灯,只有昏暗的煤油灯;没有了宽阔的柏油路,只有弯曲的羊肠道;没有了繁华的大商场,只有买什么没有什么的卖部;没有了城市里的大广场,只有爬坡上坎的牧场。所有的热情变成了从天堂到了地狱的沮丧,生活黯淡无光,凡是有办法离开的都离开了,实在没有办法的就在这里熬那一点飘渺的曙光。不到一年,就只剩下了一半的人。姑娘们在一起的生活已变得枯糙乏味,经常为一点事情相互吵闹,牧场已经是一个没有人想多呆一天的地方。

    学校里调来了一个从师范校毕业的年轻教师,也是这里唯一从师范校分配来的。他本身就是各方面都很优秀,又阳光帅气,一来就是这里的校长,对城市里来的姑娘们来说,那就是一道不错的曙光,至少有个可以耍朋友谈恋爱的对象,跟唐僧进了女儿国没有区别,大家都在想方设法与他粘在一起。结果,现在的叶青与他确立了恋爱关系,并结了婚怀上了孩子。这里的条件太差,叶青回到他老家养胎生孩子的那段时间,他又同时与另外两个女知青搅在了一起,并且都怀上了,事情弄到了没有办法收场的地步,终于被公安局以破坏知青罪抓了,送进了监狱。

    牧场的知青陆陆续续走完了,叶青在这里结了婚,又有了孩子,就没有走成,安排她到学校去代课,已经是对她的照顾。

    那一夜,他们两个人谈到了很晚,酒早就醒了。那一夜,他们两个人睡在了一起。

    与其说马尚伟艳福不浅,不如说其实遇到了他心里一直想遇到的人,是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的,要想那铁板桥永远都踩不断,对于他们的身份来说,有太多的顾忌。聪明人总有聪明人的办法,回到公社的住处,不管是在屋里,还是在附近的山坡上,他们经常都在一起,也在做着他们想做的事,始终没有被人查觉。叶青后来被派到师范校去培训,回来后又转了正,工作上她是个能干勤勉的人,一直受到大家的尊重。生活作风上她知道不符合大家都想要的规范,但符合自己的心愿。现在想起来,原来的婚姻,并不是因为所谓的爱情,自己经历的那些事,没有必要有太多的谴责,所以她很坦然。

    马书记也是个聪明能干的人,为官一方,也干了很多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情,领导早已经把他列为了培养对象。跟叶青两个的事,要是东窗事发,自己就是罪人同时也会成为犯人,但要他舍掉那份情缘,还不如舍掉其他的一切,成为犯人也无所谓。家里的婆娘,只是在不得已时才回家应付一下,偏偏应付一下,她也照样生儿生女。有时候也想白彩英,说不上刻骨铭心的眷恋,终究还是舍不得。没有了因为工作的方便,就以儿女亲家的理由堂而皇之地在一起,毕竟距离太远,难得见上一面。

    那年月兴斗当权派,很多地方的一把手都被斗趴下了,马尚伟又被调回了原来的公社当书记。官当大了,人却要丢了,心里不是一般的痛。

    叶青的男人刑满释放后就一直在他的老家务农,从来就没有到这里来过,他们的儿子一直跟着她在这里读书,有马书记眷顾,时候得也算是有滋有味。现在人要调走了,像是天要塌下来,心里的惶恐和不舍不言而喻。已经是后半夜了,朦胧的月光静静地照着河流水,河边上的大石头下,叶青像恋人般地依偎在马尚伟的怀里,眼泪一颗接一颗地滚落在胸襟上。

    “我一辈子有你这么一个女人,就啥都不想了。可是我们两个的处境特殊,要不是当干部,我真想离了婚跟你在一起过一辈子。”

    “我知道你,只要你心里一直有我就行了。有一个我想的,有一个想我的,我也不抱怨”。

    “我们可以打成儿女亲家,我的女儿跟你的儿子大差不多。这样我们今后可以名正言顺地往来。”

    “就依你的。”

    “差不多的时候,我把你也调过去。”

    “嗯,我等着你。”

    过了一年,马书记找了个理由把叶青调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只是在这一年里,他又跟莫玉花搅到了一起。

    菜不丰盛但很可口,尤其是这个季节里的蘑菇更是美味,三姑娘的酒量大,完全是带着他们两人喝,很快就都进入了醉态,最后是三姑娘彻底醉了,倒上床就睡着了。

    人就是那样,平时与人交往,总是在有意无意的遮掩自己,从来就不会把自己坦诚地展现在别人的面前,一旦酒醉就没有了那些矜持啊顾忌啊什么的,把平时刻意遮掩包裹着的郁结都坦露了出来。

    “我去会计家。”

    “你现在下山再上山,估计走到半路天就黑了,上山的叉路多,弄不好走到天亮还到不了。人家三姑娘这时候都已经在来学校的路上了”。

    “那咋办?”马书记有些为难,如果一个男人住在这里显然不妥。

    三姑娘来了,居然还提了一壶酒,那也是一个漂亮泼辣的姑娘,进门看到马书记,不害羞也不见外,“正好,你们今晚上陪我喝酒”。

    “你怎么哪?”叶老师关切地问她。

    “他们给我介绍了个人,我不喜欢,他们根本就不管我喜不喜欢,就答应了。烦!”

    “我是,你不是公社学校的老师吗?怎么到这里来了?”马书记吃惊的是怎么把一个看起来那么纤弱的女教师弄到了这么荒凉的山村学来了。

    “这里有个老师病了,我临时过来顶替。”

    “你晚上就住这里?”

    “就住这里呀,本地老师在这里都有床铺,这里经常有人走夜路时间不赶趟就在这里借宿的”。

    两个人一起做饭,俨然似一对配合默契的夫妻。看似纤弱的城市姑娘,举止动作却干脆有力,漂亮的瓜子脸白皙圆润,一双眼睛顾盼有神,乌黑的长发很随意地扎成马尾,朴素的衣着更使她显得落落大方,纯粹是一个乡村化的城市美女,感觉到马书记在傻呆呆地看自己,脸上不由得泛起了红晕,更有风情万种的韵味。

    马书记也很无奈,想不通的是学校里明明有男老师,为什么偏偏派她来,怪事。“有人陪就好,我先走了。”

    “天快黑了,你要到那里去?”

    这里是一座庙子,现在改成了学校,既然是学校,那就必须去看看。已经放学了,里面安静得有些吓人,马书记挨着一间一间的教室走完,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山村学条件差,在这里也不是怪事,老师一般都是家在本村的民办教师,放学了就回家,这里当然冷清了。看来今晚上只有到对面山上的大队会计家去住了,时间不早了,得赶紧走。

    还没有走出学校就遇见叶老师提着一串蘑菇回来了,两个人都吃了一惊,显然都认出了对方,“你是才调来的马书记”

    “不怕,晚上大队会计家的三姑娘会来陪我。”

    “那我就放心了。”

    “来不来就打官腔,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叶老师的话说得很直率,但听不出有埋怨的意思。

    “是啊”。

    “你不害怕?”

    第五章流动皇帝

    没有通公路,没有通电,说起来是一个公社,就只有简单的非设置不可的机关单位,除了学校的规模大点,就只有零零落落的十几座民房拼凑在一起,还不到十月,天气已冷得开始有人穿棉袄了。这里应该是最偏远的地方了,说起来是平调,调到这里来就已经是惩罚了。马尚伟自己的事自己最清楚不过,哪怕是再失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集合了这里的所有公职人员在一起搞了个欢迎聚餐,也就那么十多个人,里面唯一的女人听说是学校里的代课老师,叫叶青,是大城市里来的知青。

    眼看就要入冬了,除了值班留守的,公社干部都划片驻队,检查过冬及来年春耕的准备工作。虽然说从就在山里长大,走山路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里的路也太难走了,路窄路陡荒草多不说,经常是走大半天也遇不到人家,渴了好办,到处都是山泉水随便喝,饿了就难办了,要是没有遇到野果子,就只有饿着肚皮往前走,又累又饿摸黑走夜路并不是稀奇事。幸好自己身体强壮,不然累倒在路边喂了狼也不一定,趁天没有黑得赶紧走。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