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军婚破坏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个你放心,我会帮你弄巴适。”

    那时候这里还没有电灯,那晚上也没有月亮,屋里的煤油灯一吹,就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二毛子只是知道床上摸进来了个人,刚要开口说话,嘴巴就被女人的手捂住,他懂得起这是要悄悄干的事,那就悄悄地干,直到两个人都累得干不动了,才停下来。二毛子总感觉得不对头,但又弄不清那里不对头,就一觉睡到天亮。

    二毛子觉得有人在扯他的耳朵,睁眼一看是表妹穿戴整齐地站在床边,再一看睡在床上的是月蓉,她好像睡得正香,吓得翻身跳下床,搂起衣服就往外面跑。

    “衣服穿起。”表妹在低声吼他。

    面红耳赤,慌里慌张地把衣服穿上,看着表妹那有点阴阳怪气的表情,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事了。

    “你胆子大喔,连她你都敢搞,军婚喔!”

    “我以为是你,不知道是她,真的不知道。”

    “不承认要不要去检查一下?”

    “没必要,大不了去坐牢”。

    “你想去坐牢?”

    “你才想去坐牢。”

    “不想坐牢也可以,这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只要表姐不告你,就不会有事。”

    “那我们去协商一下。”

    “用不着,你只要今后听她的,我保证就不会有问题”。

    “我怕你再害我一回”。

    “安逸的是你又不是我,咋个是我害你,没良心。”

    拖拖拉拉的差不多半年时间才把家具做完,为了不让外人看出问题,他们在街上租了一间房子,逢场天就是他们的鸳鸯天,至少在梁易龙转业,一家人搬到县城安家前,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事。

    好多年以后,相关的人差不多都去了墓地安家,黄二毛子已老得躬腰趴背了,几个老头在一个像今天这样的场合里,酒喝得二麻二麻的,当资本炫耀出来了。

    “你实在不去呀,我去啰,我好心帮你,过了这村就不一定还有那店”。表妹说着就做出要下床的样子。

    “我去了会不会把他吓得不敢来了啊,家具还没有做完,外人知道了家具没有做完就不来了,咋个说得清楚嘛。”

    “你敢我就敢。”

    晚上,两姊妹睡在一起,表妹故意撩拨表姐,看差不多了,才开始怂恿。

    “姐,我把二毛子弄好了,今晚上你去吧。”

    “可是我要撕掉的皮比别人多得多。”

    “怕啥子,俗话说:萝卜拔了眼眼在,将就眼眼栽白菜,你以为只有你才晓得干那些事啊”。

    “我不敢,我害怕”。

    梁易龙在部队里提得很快,已经到了团部里,月蓉怕影响他的前途,没有敢多说什么,忍啊忍啊,忍到可以随军就苦日子到头了。

    月蓉回娘家是常态,反正家里也不靠她挣工分过日子,生产队也没有人管她出不出工。娘家一起长大的姐妹邻居都羡慕她,在一起时见她们笑得春光灿烂,自己再想笑也笑不到那么灿烂,那么酣畅淋漓,苦涩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我不风流也不想风流,只是一看到姐妹们出双入对,吹灯上床的时候,自然就想起那个事情来,眼泪自己就掉下来了。

    那天,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表妹的家里,当姑娘时表妹夫是先介绍给她的,弄不清是哪么回事,就成了自己的表妹夫,弄得两姊妹从此就不愉快。现在表姐来家里了,表妹热情得很,好像她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那要不得,你喜欢你去,我不阻拦你。”

    “姐,你心里啷个想的,我还不晓得吗其实就那么大回事,只要把那层皮一撕掉,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两姊妹就这样没遮没拦的聊了个通宵。

    农闲的时候,月蓉说想请黄二毛子到家里来做一套家具,叫表妹过来帮忙,其实表妹帮不了什么忙,最多也就是避嫌而已,怕孤男寡女在一起别人说闲话。现在的二毛子再也不是以前的青皮傻瓜,人聪明,手艺好,身体壮实,说话风趣幽默,处事豁达,湾里喜欢他的女人多的是,当然他干的女人也多的是。做活路的时候,表妹总是围着二毛子转,扫刨花递工具,找到机会就来个身体摩擦,一双眼睛秋波乱射,弄得二毛子心急火撩的,趁没有外人在场,抱住表妹就亲,表妹更是不客气,像是遇到了干柴烈火。“二毛子,你敢不敢在这里过夜?”

    梁易龙中学毕业就没有怎么在家,什么大串联,造反派,斗权威,抓,他都在干。家里害怕他整出事情来收不了场,配合村干部一起,想方设法把他弄到了部队去当兵。那几年的姑娘嫁人,选择的就是有工作的和当兵的,到条件允许他可以结婚的时候,从介绍认识到完成结婚,恰好二十天,结婚后的第二天梁易龙就回了部队。月蓉是从苦竹湾外面嫁过来的,在这里没有熟人也没有其他亲人,婆家的父母年龄都不算大,身体也很好,不需要她照顾,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因为是军属,没有人强求她非出工不可。男人在部队提了干,经常都寄钱回来,所以她过得悠闲自在。周围的媳妇们羡慕嫉妒恨,但是没有办法,人家命好。别人没有时间上街赶场,只要她愿意,可以逢场就赶,别人忙得顾不上打扮,她经常穿得伸伸展展,漂漂亮亮。渐渐地她感觉到了孤独,跟女人们合不了群,男人都有意无意地躲着自己,军婚啊,再野再狂的人,都在避嫌,更没有哪个敢往那雷池里闯。

    有好几回,她看见二婶从后门把她的野男人放进屋,再看着那人从后门出来。在山坡上,不止一次遇见比自己晚两年结婚的二花妹,与别的男人在草丛里干那个事。当时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但从来没有去打扰别人。想自己男人每年回来一个把月,像搞突击那样颇死忘命地干,过后就是一地荒草无人问,白天就这里一趟那里一趟混过去,晚上是实在难熬,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通宵无眠是常事。

    “把他龟儿消费了,免得他东想西想的”。表妹边说边往表姐的怀里钻。

    “还是你有福气,想消费就消费,比我强。”

    “表姐,大家都是女人,你的苦其实我知道,没得办法呀。”

    表妹说白天没有时间陪表姐,晚上陪表姐睡觉,催表妹夫一个人早点去睡觉。农村的房屋是没有什么隔音效果的,尽管隔了一间屋,木架床被压迫被摇晃的节奏还是很清晰地传了过来。表妹来上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看表姐还没有睡着,脸一下子烧得发烫。

    “你也是喔,天天守在一起,还那么饿怂。”

    第三章军婚破坏我

    鞭炮放完了,锣鼓声也停了,主持婚礼的人喊了三遍“新郎新娘就位”,都没有看到新郎倌的影子,只有新娘子一个人站在那里。傻不溜兮的“一根筋”冒冒失失地跑进堂屋大吼:“黄五爸,二毛哥说他不空,叫你找个人帮他结一下婚”。

    黄五爸顺手抓了一根锄把冲了出去,在屋后的竹林里找到了黄二毛子。黄二毛子抱着一本说正看得起劲,背上忽然挨了一锄把,转眼看到他老汉儿冒火连天要吃人的样子,吓得丢了书就往堂屋里跑。婚是结了,咋感觉他好像跟没有婆娘一样,拜了个师傅学木匠手艺去了,成天不着家。

阅读荒村野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无尽恶人梵行挽尊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开局就娶周芷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