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有钱不赚王八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着,彭川一巴掌扇在马老板的左脸,这巴掌又响又狠,吓得小姐们咿咿呀呀作鸟兽散。

    “你,胆子不小。”

    马老板不愧是马老板,都这个时候了还沉得住气,他捂着自己的脸,看向彭川的眼神满是狠意:“你真牛逼就再扇我一下?”

    “想要?那我满足你。”

    “啪!”

    这一巴掌扇到了马老板的右脸。

    “你他吗!”马老板又惊又怒:“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你知不知道——”

    “小黄。”彭川冲愣在一边的黄经理道:“我累了,你来扇他。”

    “我。”黄经理脸色如土:“老板,马老板不是一般人,要不咱们算了?”

    “算了?”彭川呵呵而笑:“你刚才在下面扇张龙的时候不是很威猛吗?怎么,不敢打小马?小马的背景吓住你了?”

    吓住我了?

    这不明摆的嘛。

    黄经理嘴角露出苦笑。

    张龙只是一个学生,哪怕父亲是什么副董事,有李老板和马老板撑腰他黄经理也没什么怕的、

    但马老板不同。

    马老板是县里有名有姓的大哥,真要打了他,只怕自己在这里也混不下去了。

    “呵呵。”

    见黄经理不敢打自己,马老板从暴怒中恢复了过来:“黄经理啊,你还是很有眼力的嘛。”

    “小黄。”彭川正色道:“我给你一个选择。”

    黄经理竖起耳朵。

    “第一个选择,替我扇小马几巴掌,这巴掌不白扇,每扇一巴掌我给你十万。”

    “第二个选择,滚蛋走人,这是我的ktv,我不想看到没血性的大堂经理。”

    这?

    黄经理犹豫了。

    说到底,他只是一个打工仔。

    打工打工,打工不就是为了钱吗?

    一巴掌十万,十巴掌一百万,大不了一次多扇几巴掌把下半辈子的钱一次挣完!

    更重要的,马老板报复也是报复彭川,应该不会为难他这个小人物?

    想通此理,黄经理瞬间暴走,他不等彭川催促,一个箭步跑到马老板面前,先一脚将马老板踹翻在地,然后骑坐在马老板身上,双手如同蒲扇,雨点般落在马老板的脸上:“十万、二十万、三十万...”

    等黄经理赚到了五百万,马老板的脸也肿成了猪头。

    “老板?”黄经理喘着粗气道:“可以了吗?”

    “我觉得差不多了,但你要觉得钱没赚够,还可以继续打,记住,老板不差钱。”

    “明——白!”

    有钱能使鬼推磨,黄经理虽然扇得手软,但,一巴掌十万,换成你你扇不扇?

    “黄斌!我草你妈!”马老板被扇得悲怒交集,他咧着掉了几颗牙的嘴,含糊不清道:“你这个见钱眼开的狗杂种,尼玛比被我草烂了!”

    “有钱不挣王八蛋!”黄经理再次露出男儿本色,“啪啪”左右开弓,又扇掉马老板一颗牙齿。

    “彭川。”翁嘉娜试探道:“要不别打了吧?”

    “你心软了?”

    “不是。”翁嘉娜咬着嘴唇道:“那家伙刚才说我坏话,我都恨死他了。”

    “那就继续打呗,反正不用咱们动手。”

    “钱啊。”翁嘉娜提醒道:“你好不容易中了大奖,要把钱好好存起来才是,干嘛出手这么大方?一巴掌十万,再多打一会儿你以后又没钱了。”

    这是在,替我着想?

    彭川一阵激荡,没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就凭他刚才侮辱了你,别说一巴掌十万,一巴掌一百万我也愿意。”

    翁嘉娜听出了彭川的弦外之意,她有些惊讶也有些感动:“傻子。”

    “呼。”

    黄经理苦笑着停下了手。

    他真的没力气了。

    “不打了?”

    “不打了。”

    “打了多少下?”

    “快一百下。”

    “那就凑个整数。”彭川拍了拍黄经理的肩膀:“一千万,等下去前台那里拿钱。”

    “老板。”黄经理惊喜连连:“你是我见过最慷慨的老板。”

    “你也很会拍马屁。”彭川微微一笑,道:“告诉我,你以前工资多少?”

    “一万五。”

    “少了,以后我一个月给你十万,每年发十三个月工资外加一百万年终奖,能接受吗?”

    “能接受!”黄经理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老板,你,你简直是我的贵人!我,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别急着表态,你工作还没做完呢。”彭川指着躺在地上的马老板:“把这堆烂肉扔出去,我可不想ktv里有这样的垃圾。”

    “是!”

    黄经理不知哪来的力气,硬生生把马老板抗了出去。

    “好了,清净了。”彭川端起酒杯:“来,咱们喝一个。”

    喝一个?

    别说喝了,张龙惊得要吐了。

    短短一个小时,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来,他是龙哥,也是翁嘉娜的头号追求者,更是学校万千小弟心里的大哥。

    后来,黄经理把他打回原形,马老板让他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再后来,彭川站了出来,说自己中了一个亿。

    最后,彭川战胜了马老板,收服了黄经理,还摇身一变,成了这家ktv的新老板。

    如果说彭川是哥,那马老板就是个弟弟,黄经理就是个弟中弟,他则变成了弟中弟中弟。

    这,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想到自己之前多次讥讽彭川,张龙真是惊恐万分,要不是翁嘉娜也在这里,他真想抓着彭川的裤腿再来一句:“彭哥我错了!”

    “张龙?”彭川指着酒杯道:“喝酒。”

    “是是是。”张龙赶紧端起酒杯:“彭,彭哥,我敬你一杯。”

    “都是同学,什么哥不哥的?”想了想,彭川又道:“我求两位一件事。”

    “彭哥请讲!”

    “不要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其他同学。”

    “没问题啊!”

    虽然不知道彭川怎么想,但,对张龙自己而言,这里的表现实在是够丢人,不说出去真是最好不过。

    “彭川。”翁嘉娜也开口了:“这次多谢你了,嗯,谢谢。”

    彭川傻笑,正要说点什么,那边的小姐们乌压压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对彭川抛媚眼,声音更是嗲到让人头皮发麻:“彭哥哥!”

    “哟,看你这架势是要找马某的麻烦?”马老板自恃地位超凡,根本不把彭川放在眼里:“话说回来,马某出言不逊又怎么了?你敢打我?”

    “我还真敢。”

    马老板一杯下肚,意犹未尽地舔起了自己的嘴唇。

    他经商多年,之前也喝过很多高档红酒,但,跟这杯七八年拉菲相比,之前的红酒简直就是垃圾。

    “小马?”彭川微微一笑:“我这酒如何?”

    “让你费心了。”彭川收起笑容:“酒喝完了,该谈谈咱们的正事了。”

    “正事?”马老板奇道:“什么正事?”

    彭川走到马老板身边:“今晚,是娜,是我同学的生日聚会,我们本来在玩生日游戏,你却把主角请了上来,还出言不逊——”

    这个级别的红酒,已经没有统一的价格,能买了你买,不能买你不买;也没有固定的销售渠道,只某些大客户可以凭关系搞到。

    至于顶端之上,叫传说。

    你可能在某个地方或者某本杂志上看过听过有这么一种酒,但,如果没有格外的机遇,你一辈子也见不到这酒的真容。

    “你少在这里装牛逼。”马老板不服气道:“不就中了一个亿嘛,看把你能耐的!等着,你再大手大脚下去,用不了三个月你就要变回穷光蛋!”

    他想当然以为这酒是彭川花大价钱买来的,却没有想到连其他年份的拉菲都供不应求,这真正的七八拉菲应该想买也买不到啊。

    为感谢富豪集团对全球经济做出的贡献,波尔多每年送给彭万里一百瓶七八拉菲。

    “呼。”

    上等的红酒,叫品牌,这个档次的红酒得去专卖店买,价格从一千多到五千多都有,味道口感都比干红好上许多。对没喝过顶端红酒的顾客来说,上等红酒就是酒席上的硬货。

    顶端红酒,叫故事,每一瓶酒都有自己的故事。

    这一千瓶中,有一百瓶要保留在波尔多,为下一年的造酒工作提供某个标准。

    剩下九百瓶,由山庄负责人制定名单,按照名单的先后顺序,当礼品送给那些呼风唤雨的大佬。

    彭川父亲彭万里是富豪集团董事长,掌握富豪集团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是举世公认的世界首富。

    七八年拉菲,正是红酒中的传说,传说中的传说。

    相传此酒一年只生产一千瓶。

    红酒有很多种,红酒的价格也有高有低。

    便宜的红酒,叫葡萄酒,街边十块钱就可以买到一瓶,味道甜得发腻。

    中等的红酒,叫干红,一般在超市可以买到,价格不超过一千块,味道比葡萄酒稍好,但口感不行。

阅读首富的烦恼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男欢女爱豪婿最强小魔妃:夫君,来战!某天成为公主试婚100天:帝少宠妻七天七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