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追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个汉子看到金乌教分舵就在眼前,正在高兴,不防背后光芒一闪,随后自己的意识就淹没在这道光芒里。

    吴松一道剑气将那个汉子砍翻,三两步来到他的身旁,从他的怀中取走清光镯。

    那边徐文一看清光镯已经落入吴松的手中,大骂一声,“可恶!”

    徐文从怀中掏出一个烟花弹,点燃后向夜空中射出一发烟花。

    烟花升空,爆开后,形成一个红色的三足鸟形状。

    这是一个信号,是告诉其他金乌教的成员,立刻前来。

    金乌教分舵里立刻窜出十几道黑影,唰唰唰向这边赶来。

    吴松拿着清光镯,转身向城外奔去。

    徐文紧紧跟在后面,跑出去十几里,双方已经离开了湖州港,来到了城外。

    吴松运起神锋无影,身法迅捷,把徐文远远抛在后面。

    徐文太胖了,跑到这个时候,是累的气喘吁吁,再也跑不动了。

    徐文停了下来,让后面的人继续追着。

    不久,芸娘和余思也来了。 两人本来准备前往灵崇郡国,结果看到徐文的烟花,知道清光镯出事了,急忙向这里赶来。

    芸娘和徐文在后面,余思抛下两人,向吴松追了过去。

    他有认主兵器飞天靴相助,身法速度和吴松不相上下。

    在追逐了一个时辰后,其他金乌教的人都被甩在了后面,只剩下余思还在追着吴松。

    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直维持在一里地左右,既没有增加,也没有缩短。

    吴松甩不脱余思,余思也追不上吴松。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一直到月落乌山,到了下半夜,余思终于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

    元力消耗太大,无法再继续驱动飞天靴了。

    吴松有化生珠在提供元力,情况要好一些。

    又过了半个时辰,余思终于放弃追逐。

    吴松摆脱了金乌教的人,长舒了一口气,在野外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睡了过去。

    天亮之后,吴松继续赶路,中午十分,来到一座小城。

    吴松来到一家酒馆,要了酒菜。

    他向小二打听这里距离灵崇郡国还有多远,小二告诉他还有五百里。

    五百里的路程,骑马的话, 大概两天就可以到了。

    刚刚好,三天之后就是三灵之战了。

    经过昨晚的一番追逐,吴松是有些饿了,酒菜上来后,狼吞虎咽起来。

    正吃着,忽然吴松将口中的饭菜全都喷了出来。

    饭菜里有毒,身体自动运行千方经,开始排毒。

    “嗖嗖嗖!”

    只听数道破空之声响起,从窗外射入了数枚暗器。

    吴松挥掌拍去,将射来的暗器全部打飞。

    下一刻,从窗外蹿入一个人, 手持长刀直取吴松。同时,头顶房顶碎裂,三个人从上面落入酒馆。

    四个人将吴松围住,挥刀砍来。

    吴松运起天象拳, 打飞一个人,窜出包围圈。

    来到酒馆外面,一阵箭雨射了过来。

    吴松身形一闪, 闪到旁边的小巷中,转身逃走。

    后面金乌教的人急忙追来,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城外。

    吴松这跑着,前面冷不丁闪过一道剑光。

    吴松忙低头一躲,避开刺来的长剑,退到数米之外。

    定睛一看,偷袭他的人原来是余思。

    昨晚被吴松甩下后,余思找了一匹马,连夜追了上来。

    芸娘和徐文落在最后面,和吴松比拼脚力他们都不行的,但是此去灵崇郡国,沿途上有不少金乌教的分舵。

    芸娘马上写信,飞鸽传书给前面的分舵,让他们派人拦截吴松。

    余思到达小城后,就找到了当地的金乌教分舵,和他们一起伏击吴松。

    “把清光镯留下,我们暂时就放你一马,否则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余思冷冷道。

    “有本事你自己来拿。”

    吴松说着,身形一闪, 直取余思。

    余思挥动手中长剑,急架忙迎。

    两人战在一处,一时之间只见剑光闪动,掌风呼啸。

    吴松知道不能恋战,否则,一旦后面众多金乌教的人追过来,那就完了。因而每一下攻击都使出了全力, 余思虽然有飞天靴相助,但是在吴松全力攻击下,很快就抵挡不住。

    再战片刻,忽然吴松踉跄了一下,余思大喜,连忙抓住机会,挺剑刺来。

    吴松这是诱敌之计,已经暗中运起生月大法。余思正向吴松赶来,忽然觉得一股大力从脚下涌来。

    余思见机得快,急忙跳到一旁,在千钧一发之计避开了吴松的攻击。

    然而余思已经被吓得冒了一声冷汗,吴松趁着他愣神的当儿,跃到他的背后,一拳打在余思的肋下。

    余思横飞出去,摔在地上。

    吴松的一击,打断了他两根肋骨,但是性命无碍。

    打倒了余思,吴松立马逃走。

    这一日行到子夜时分, 吴松实在是走不动了。

    他所处的地方是一片田野,此时是秋收时节,在田野里到处都是麦跺,吴松找了一个很大的麦跺,在里面挖了一个洞,就躲进洞里睡了一觉。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吴松起身继续赶路,走了一个时辰,来到一座大城。

    在城墙上写着三个大字,格得城。

    吴松知道这座城市,这里是灵崇郡国都城以西最大的城市。它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商业十分发达。

    城中有上百万人口,有十几个修真门派。但是不知道是因为这里铜臭气太重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里的修真门派最强也不过是一品宗门,整座城中只有两位先天境强者。

    吴松进入城中,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一桌酒菜。

    格得城距离灵崇郡国的都城只有不到两百里,以吴松现在的脚力,到明天凌晨应该就能赶到。

    距离三灵之战开幕,还有一天,明天吴松一定能赶到。

    他打算在客栈里休息一下,然后一鼓作气,赶到武院。

    酒菜很快上来,小二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上面放着荤素各色的菜肴。

    “客官,您的菜来了!”

    小二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将一样样菜肴放在桌上。

    “客官,看您的样子,是赶了很长的路吧?”

    小二上完菜,夹着托盘,站在桌边笑道。

    “嗯。”

    吴松是饿坏了,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没有怎么理会小二。

    “好嘞,客官,您吃着!”

    小二高声道,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反而上前一步,靠近吴松。

    在小二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小二手持匕首,刺向吴松的肋下。

    吴松及时察觉,右手握拳,一拳砸在小二的胸口。

    小二倒飞出去,口中狂喷鲜血,倒地身亡。

    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小二倒地之后,店中原本在吃饭谈笑的客人全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抽刀在手,紧紧盯着吴松。

    吴松苦笑一声,心说看来这个清光镯对金乌教来说,确实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他们这次是铁了心了要把东西抢回去。

    而且,吴松同时也对金乌教的势力之大感到心惊。这一路走来,几乎在任何地方都能碰到金乌教的人。

    既然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吴松也就不着急,继续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在进行生死搏杀之前,至少先把肚子填饱。

    但是一屋的人虽然对吴松都是虎视眈眈,但是并没有人动手。

    过了一会儿,店门开了,有三个人走了进来。

    三人一字排开,当中一人衣服华贵,神态威严,一看就是一个久居高位的人。

    另外两人则神态恭敬,应该是当中那人的手下。

    三人来到客栈中间,两个手下紧走两步,其中一个搬来一个凳子,另一个拿自己的衣袖仔细的将凳子擦拭了,然后第三个人才在凳子上坐下。

    “你就是吴松?”

    坐在凳子上的人开口道,语气颐指气使,仿佛吴松只是地上的一粒灰尘。

    吴松没搭理他,扒了一大口米饭,吃的津津有味。

    吴松估计是无法追上他了,当此之时,也顾不上其他了。

    他一把抽出蚀龙宝剑,发出一道剑气。

    徐文驱动认主兵器银色腰带,迎向吴松。

    旁边那个汉子带着清光镯,跃到房顶上,向金乌教分舵赶去。

    吴松看到那个汉子逃走,不愿与徐文久战,一拳打在徐文的身上,将他打得后退数米。

    三人就这样,展开了追逐。

    金乌教分舵那个巨大的院子,就在不远处,约莫有一里地。

    持有清光镯的汉子,在吴松前面十几米远的地方。

    吴松运起生月大法,凝聚地面上的元力,打入那个汉子的体内。

    “啊!”

    那个汉子惨叫一声,被巨大的元力挤压全身经脉,最后爆体而亡。

    吴松趁机跃上房顶,向那个汉子追了过去。

    徐文有银腰带护体,挨了吴松一拳,一点事都没有,也跃上房顶,紧紧追着吴松。

    “受死吧!”

    吴松大喝一声,运起天象拳,打向徐文。

    “怎么回事?”

    一个汉子从马车里下来,责问车夫道。吴松一看,这是一个绝佳的偷袭机会,当即出手。

    两人直接撞破马车板壁,从马车里蹿到外面。

    “是你?”

    徐文一眼就看到吴松,大为惊讶。

    一道血水从那个汉子的体**出来,打在马车的帘子上。

    车内的徐文和另一个汉子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儿。

    在马车行到一个小巷中时,忽然空中爆出一团烟花。

    拉车的马被烟花的声音吓了一跳, 嘶鸣着人立而起。

    马车夫猝不及防,从马车上跌落在地。

阅读极品全能保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男欢女爱落尘重生之都市仙尊豪婿女尊重生之独宠娇夫郎最强小魔妃:夫君,来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