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赏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吴松敬佩道,天底下的父母,大致上都是爱惜自己的孩子的,不愿意让孩子吃一点苦。

    为了让孩子成才,肯硬下心肠,逼孩子吃苦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不是我的父母,我是一个孤儿,从小跟我姐姐一起长大。训练我的人于我有大恩,他吩咐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们。”

    刚风为难道,兄弟之间本不该有所隐瞒,但是恩人有命,他不得不遵守。

    “无妨,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刚风兄有苦衷,那就算了。”

    吴松也不在意,立刻岔开话题,谈别的事情。

    几人整晚闲聊,聊得很投机,尽兴方回。

    没想到的是,云容竟然喝醉了。

    吴松他们几个聊天,云容也插不上嘴,就一个人在旁边小酌。

    她喝着这果酒,是越喝越觉得好喝,一杯接着一杯,不知不觉就把一壶酒给灌进肚子里了。

    这果酒是劲儿小,但是喝多了也会醉人的,更何况云容的酒量本就极小,等到席散之时,云容已经俏脸发红,醉眼朦胧了。

    按吴松的意思,是要立刻把云容送回住处,让她好好休息。但出了酒馆后,云容嚷嚷着要去赏月,吴松心道,姐姐,你一个盲人赏什么月呢?

    怕伤云容的心,拐弯抹角地劝她回家,但人家就是不依,无奈,吴松只好辞别刚风和李坤,带着云容去往武院旁的一座小山。

    云容是喝嗨了,一改往日娴静淑女的模样,一路高歌。不得不说,云容的歌唱的是真好,即便是醉了,歌声还是十分动人。

    只是歌词吴松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听起来完全不像是人族语言。

    来到山顶,吴松抱着云容,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道,“云容,你不是要赏月吗?现在开始赏吧。”

    云容不再唱歌,失明的双眼看着月亮,神情专注,像在想着什么事。

    吴松摇头苦笑,心说还挺像那么回事。

    一会儿,云容忽然指着夜空大叫,“你看,有人从月亮上过来了。”

    夜空晴朗,天上连一朵云都没有。

    “是,他们从月亮上下来,要把你抓去了。”

    吴松以为云容是在说醉话,配合着她随口瞎说。

    “你也知道他们是来抓我的?我们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云容惊慌失措地大叫,紧紧抓着吴松手臂,身体似乎都颤抖起来。

    “没事了 ,没事了,云容,没人会来抓你的,你放心。”

    吴松连忙安慰云容,把她抱得更紧,同时心里悔恨不已,编什么瞎话不行,偏偏说什么有人要去抓云容。

    不过吴松也感到疑惑,喝高了的人,一般胆子都贼大,怎么这个云容刚好相反,胆子变得这么小?被他随口一句瞎话给吓成这样?

    吴松安慰了一番,云容渐渐的放松下来,酒劲儿发挥作用,睡了过去。

    吴松抱着云容,返回住处。

    在他离开不久,漆黑的夜空中忽然闪过一点光芒。

    两日后,是外院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吴松和刚风一早就来到外院的祠堂处。

    迎接他们的是外院执事长老郭谦,他会负责给他们讲解武院的规矩,日后的生活等事宜。

    “请问长老,还有一名弟子怎么没来?”

    祠堂前只有吴松和刚风两人,那个萧山并么有出现,吴松感到不解,直接询问郭谦。

    “那名考生已经被院长作为重点培养对象,破格进入内院,和内院弟子一起修行,所以他今天没有来。”

    郭谦干巴巴的道,声音就像他的人一样,像是一根又瘦又干的竹竿。

    “天才就是不一样啊!”

    吴松听了只咂舌,一般人要想进入内院,必须符合两条硬性规定:二十五岁前,达到元种境。

    这个萧山倒好,直接无视规定,连外院都不用呆,一上来就进了内院。

    “好了,以上就是武院外院的规矩,违反其中任何一条,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屡教不改者,将会被武院革除学籍,驱逐出去。今天就到这里,你们两个现在去找自己的老师吧。”

    宣读完所有的外院规定后,郭谦像是总算卸下一个包袱般,扭头就走。

    外院的弟子,七人一组,每组有一名老师带着。

    这名老师负责教授学生修炼功法,带领他们进行各种训练。

    吴松和刚风被分到了同一组,老师名叫张一鲁,是一个先天境初期的修士。

    每一组都有固定的上课地点,吴松和刚风按照郭谦的指示,来到一个房间外。

    里面只坐着一名学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看起来十五六岁,梳着两条马尾辫。

    “请问,这里是张一鲁老师的教室吗?”

    吴松有些迟疑的道。郭谦说的教室是这么没错,可是教室里为什么只有一个人?

    “是这里的,你们是新来的师弟吧,快请进来吧。”

    小姑娘嗓音清甜,像是含着一颗糖,热情的招呼吴松两人。

    吴松和刚风面面相觑,都有些尴尬。按照武院规矩,先进学院的弟子为师长,后进者为师弟。

    所以虽然他们比小姑娘年长,还是得叫她一声师姐。

    “师姐好,我叫吴松”

    “师姐好,我叫刚风”

    犹豫了片刻,吴松和刚风硬着头皮叫了一声。

    “两位师弟好,我叫杨爽,嗯,你们请坐吧,老师一会儿就来了,千万不要着急哦。”

    被这样一个长相甜美、说话奶声奶气的小妹妹叫师弟,吴松和刚风都是一脸无奈,有一种过家家的感觉。

    “师姐,请问其他师兄弟都去哪了?”

    吴松道,不是说一个小组七个人吗?怎么现在只有他们三个?

    “都转到别的老师门下了。”

    杨爽道。

    “为什么?”

    吴松有些不解。

    “这个啊,师弟,我就不便明说了,那涉嫌诋毁老师的名誉。”

    杨爽的小脸上满是为难之色。

    “诋毁老师?”

    吴松更加疑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师来了,老师好。”

    吴松正在沉思之际,门外忽然走入一个人,杨爽立刻站起来,大声道。

    来人似乎连路都走不稳,跌跌撞撞的走上讲台,一股浓重的酒味弥漫开来,连吴松和刚风闻了都忍不住皱眉头。

    看到刚风背后的伤痕,李胖子有七成相信了他的话。因为他对这个伤痕太熟悉了,凡是武院外院弟子,包括他在内,背后都有这样的伤痕,都是长时间背负重物留下来。

    “怪不得刚风兄修为惊人,原来如此。刚风兄,训练你的人是你的父母吗?令尊令堂真是真是令人佩服。”

    李坤有气无力道,仿佛他刚刚才进行过这些训练。

    “听起来也没有什么苦的,我小时候的训练就和这些差不多。”

    刚风摇摇头,并没有觉得这些训练有多么地苦。

    “真的,我没有在吹牛。我从五岁开始,每天就要背着重物进行长途跑,到七岁时,已经可以背负百斤重物,在两刻钟内,往返二十里地。喏,这是我背负重物留下的伤疤。”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刚风掀起衣服,露出背部,有两道清晰的伤疤从肩头延伸下来。那是在长年累月地背负重物后,被带子磨出来的。

    “我的天!你不会真的从小就这么训练吧?那你可太厉害了。”

    武院酒馆里有一种果酒,是用几种稀有水果配合其他辅料酿制而成,劲道小,味道清新。考虑到云容不喜欢烈酒的酒味,所以吴松专门叫了这种酒。

    虽然如此一来刚风和李胖子就无法尽兴,但反正他伤势还没有好利落,不能饮烈酒,两人也只能将就了。

    没想到这种果酒上来后,云容一闻到味道就非常喜欢,主动倒了一杯尝了尝,更加喜欢了。

    “刚风兄,不是我说你啊,你一招之间打败外院弟子是很牛,但是你不能因此就吹牛好吧。这些训练我一个炼体境巅峰的修士都吃不消,你小时候哪能受得了?”

    李坤翻了个白眼,对刚风的话一个字都不信,断定他是在吹牛。

    刚风道。

    “背着一百斤重物奔跑几十里地、长达两个时辰的打坐调息、名为和高年级师兄切磋实则当沙包挨打的实战训练等等,都是一些变态的训练。”

    四人在二楼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叫来酒菜,开始吃喝。

    “这酒和别处的不一样,味道挺好。”

    “武院弟子的生活呢,总体来说是比较辛苦的,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然后一整天就是各种训练,晚上不到子时,你是绝对躺不到床上的。”

    李坤对武院的生活是极为厌烦,大倒苦水。

    “都是什么训练?”

    “李坤,成为外院弟子后,生活是怎样的?”

    李坤两年前就成了外院弟子,吴松之前一直也没有问他在武院的生活,现在他自己成了武院弟子,自然先打听一下。

    在入院考核中,像张衡那样对考生下那么重的手,是绝不允许的,武院承诺吴松一定会严惩张衡。

    在七皇子的疗伤圣药,和吴松自身强悍的身体素质下,两天之后,他的伤已经好了大半。

    当晚,为了庆吴松和刚风成功考入武院,吴松、云容、李胖子和刚风一起来到武院酒馆。

阅读极品全能保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男欢女爱落尘重生之都市仙尊豪婿女尊重生之独宠娇夫郎最强小魔妃:夫君,来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