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画室里,几个女生相约着要去小卖部买点零食吃,来到门口的时候,她们看到迎面走来的殷寻和阮清时,激动的愣在原地,脚步再也挪不动了。

    “同学,阮觅在里面吗?”阮清温和的问道。

    被问话的女同学语无伦次的:“在在在的,在那个角落里。”

    ”好的,谢谢。”阮清道了谢,和殷寻一起走进画室。

    张子鸣又发现了阮觅造型上的几个问题,继续帮她修改着,阮觅才发现自己的眼界还是有点低,看不出很多的问题。

    殷寻和阮清进来时,就看到阮觅和一个长相还不错的男生坐的很近在交流绘画,很投入的样子,当他们走近时,那二人还丝毫未察觉。

    殷寻忽然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抬起手,从后面粗鲁的按揉着阮觅的头发。

    阮觅受到了一丝惊吓,抬起头来,这才看到殷寻和阮清。

    “你们怎么来了?”她惊讶的问道。

    “听你这语气,好像不希望我们来?”殷寻阴阳怪气的说。

    “你吃□□了?”阮觅怼道。

    殷寻顿了一下,之前那小迷糊竟然变得伶牙俐齿起来了,还敢质问起他来。

    “阮清,你妹学坏了。”

    看着殷寻吃瘪的样子,阮清忍着笑。

    “那也是跟着你学坏的。”

    “咳咳,我感冒还没好,你们别气我。”殷寻咳嗽了两声。

    这时,在改画而被打断的张子鸣敲了敲画板:“你还看不看,不看我画我自己的了。”

    “不好意思。”阮觅先是跟张子鸣说了声抱歉,然后看向阮清和殷寻,说道:“你们快走吧,我在上课。”

    殷寻和阮清从画室里出来。

    殷寻的心情一直难以平复:“我们这是被嫌弃了?果然女大不中留。”

    “你吃醋了?”阮清心里明镜儿似的。

    “呵呵,怎么可能。咳咳咳!”

    殷寻以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瓶可乐你还是赶紧喝了吧,再放下去就坏了。”阮清给他送过去一道意味深长的笑。

    殷寻一时又被噎住了。

    张子鸣是班里画画数一数二好的学生。

    因为张子鸣的缘故,阮觅收获了不少,就连老师过来欣赏的时候,都说她画的不错。

    阮觅的心情很不错,临近中午休息的时候,她去洗手间洗了下手,因为还没下课,洗手间里的人很少,阮觅扭开水龙头让清澈的水冲刷着沾着炭灰的手,洗完之后她顺便关上门上了小号。

    正上着厕所,忽然两个女生边聊天边走了进来。

    “蓉雪,这周末你真的要去殷寻家吃饭吗?”

    “嗯。”一道甜甜的女声。

    “你妈妈真的决定要嫁给殷寻的爸爸吗?”

    “唉,是啊。”

    “那你们不就变成兄妹了,这样你还会喜欢他吗?”

    “不知道。”

    “也没关系,毕竟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张蓉雪伸手要推开一个隔间的门,发现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她皱了皱眉,刚刚她们说的,应该都被听到了。

    阮觅蹲在里面有点尴尬,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去。

    就在这时,下课铃声叮铃叮铃的响起。

    而她裤兜里的手机铃声也随之响了起来。

    她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跟做贼似的小心翼翼的接了起来。

    “喂,哥哥。你们到楼下等我吧。”

    是阮清打来的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阮觅站了起来,她扭开锁把门推开,低着头走了出来,那两个女生还站在那里。

    阮觅不去看她们,匆匆洗完手想要赶紧离开,忽然,背后响起了那道甜美的声音。

    “你是阮清的妹妹吧?”

    阮觅侧身,看了她们一眼,隔壁音乐班的女生,穿着舞蹈服和舞蹈鞋,长得很漂亮。

    说话的是翘马尾瓜子脸的女生。

    “是。”

    “刚刚的事,请你不要说出去。”那女生请求道。

    刚刚的事?她妈妈要嫁给殷寻爸爸的事?还是她喜欢殷寻的事?

    无论如何,阮觅都不是多嘴的人,她不喜欢说三道四。

    于是她点了点头。

    说实话,她觉得女生很有气质,跟殷寻挺配的,好可惜啊。

    阮觅磨磨蹭蹭的走出来,阮清和殷寻已经在篮球场等着她了。

    殷寻远远便看到了阮觅,等她走过来,感觉太阳都要落山了。

    “小乌龟,你能再慢点吗?”若是换作别人,殷寻早就不耐烦了,面对这个小东西,他总是多了一丝耐心。

    “今天想去哪里吃?阮清温柔的问道。

    “食堂。”阮觅脱口而出,来学校快一个星期了,她还没尝过食堂的饭菜呢。

    “这个点的食堂的人有点多,我打电话让祝满和蒲元真占个位置。”阮清说着立马拿出手机来打电话,接着三人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食堂的人挤的发慌,进了食堂,祝满和蒲元真远远的向他们招手。

    三人走了过去。

    “饭已经替你们打好了,不合胃口别赖我哦。”祝满指着桌上的饭菜。

    “我们都还行,可能殷寻的嘴会有点挑。”阮清开玩笑的说。

    阮觅方才习惯了跟两个男生吃饭,这会儿要跟四个男生吃饭,有些不大适应。

    她默默扒着餐盘里的饭吃。

    祝满给她点的是菠萝咕噜肉,还有糖醋排骨,她欲夹起一块咕噜肉,忽然,一双筷子伸了过来,将她筷子下的肉抢走。

    阮觅翻了个白眼,接着去夹另一块肉,那双筷子又伸了过来,还想夺走她的肉。

    阮觅抬头,殷寻一脸享受的将从她这儿抢走的肉放进嘴里,她瞪了他一眼:“你在干嘛?”

    “吃饭啊。”他理所当然的说道。

    阮觅看他面前的餐盘里的菜完好无损的,问道:“你怎么不吃你自己的?”

    “我嘴比较挑。”

    什么呀,明明他们点的是一样的。

    “阿寻最近怎么那么爱耍流氓?”祝满对于殷寻最近的表现也是一头雾水,好像特别爱欺负人家小姑娘。

    “暴露本性而已。”蒲元真倒是习以为常。

    “阿寻,你怎么不挑我的吃?”阮清一本正经的问道。

    “你的不香。”殷寻漫不经心的回答。

    阮觅在心里悄悄吐槽,明明就是看她好欺负。

    “唉,快看,美女!”正吃着饭的祝满忽然激动起来。

    张蓉雪和肖玲玲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因为食堂的位置几乎被坐满了,就他们那一桌还有两个空位。

    祝满见机会来了,激动的站起来,招呼着:“两位学妹,这里有位置,快过来坐。”

    “好啊。”殷寻点了点头。

    早上看对面的教室空空如也,殷寻竟然有些不习惯。

    张子鸣一直在看着,只听他说道:“我来帮你改改吧。”

    然后他将凳子挪过来,靠近阮觅,接过她的笔在她的画纸上修改。

    阮觅的身体有些僵硬。

    “谢谢。”阮清接住了水,他向来不管待谁都面带微笑,彬彬有礼的。

    殷寻就有些桀骜不驯了,他从来不接受陌生人的东西,见女生另一只拿着矿泉水的手还腾在半空中有些尴尬,阮清替殷寻接了过来,女生这才有些小雀跃的跑开。

    阮清打开瓶盖递给殷寻,紧接着,他打开自己手中的那一瓶,喝了口水:“今天阮觅专业课,要不要去看看?”

    阮觅刚坐定后,这时,旁边来个人,张子鸣将画架摆到她旁边,他并没有看阮觅一眼。

    阮觅心想,他应该也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因为整个画室就数这个角落的人最少了。

    她把静物的图片夹在画架旁边,从笔盒里拿出削好的碳笔,脑子里已经有了清晰的构图,线条果断且准确的拉出静物的造型。

    这是十分正常的交流,只是她依旧不习惯异性的靠近,她努力将自己的视线专注在画纸上。

    高二A班上午有一节课是体育课,殷寻和阮清打了场篮球,满头大汗的,班里一个女生给他们递来了一瓶水。

    阮觅觉得,这个男生看起来是高傲了一点,但那只是他的外表,内心应该是个热心的人。

    阮觅改了一下,似乎怎么改都不是很对,她叹了口气。

    画室在教学楼一楼,一个两百多平方空阔的教室里。全部学生围在一起,看老师做完示范后,各自找位置画画。

    阮觅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角落里比较安静,她画画的时候不喜欢被吵,不像有些学生,就喜欢坐在一块边画边聊天。

    似乎察觉到阮觅在看自己,张子鸣别过脸来,阮觅迅速将自己的视线收回去。

    张子鸣忽然伸出笔来,点了点她画纸上画的罐子:“透视错了。”

    阮觅没想到他会给她提出错误来,经他这么一提醒,她也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她说道:“谢谢,我改改。”

    当她把全部的造型都画好时,听到旁边哗啦啦的碳笔摩擦在画纸上的声音,她往旁边瞥了一眼,张子鸣已经画好造型现在已经在排调子了,速度好快啊,而且他画的静物的造型十分准确,一看就是很有功底的。

    阮觅十分崇拜那些画画厉害的人,虽然她画画也不错,但都是自学而来的,而张子鸣应该是从小被培训出来的画画功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周五是高一E班的专业课,上完早读课之后所有学生便拿着画具到画室上美术课。

    这一天相对来说是比较轻松和自由的,因为在画室里可以相互互动和自由出入。

阅读宠你到天荒地老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向往的生活之神鬼驿站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重生相师:名门第一继承人荒野生存365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