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祖剑问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剑盒里还是悠悠的传出这句声音,一遍又一遍,再没其他。仿佛有人在不断的对着苏云发问,但那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只是平静的冷漠。

    “好吧,服了你了,我想想可以了吧。”苏云无奈,只好试着是回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在苏云说完那句之后,剑盒里面的存在终于换了一句。

    “唉……”剑盒里的存在传出这句话之后,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云听到这声叹息后,心中一紧,神魂似乎被粉碎后瞬间复合,然后用手紧紧的捂着胸口,痛苦万分。

    “你到底不是他。”剑盒中传出落寞的话语。

    “他是谁?”苏云瞪大眼睛依然镇定如常的问道。

    即便他现在是鸿蒙境,他也很清楚,就在刚才,剑盒中的存在已经将他肉体以及神魂都仔细搜寻了一番,甚至有可能将他解体后一点一滴的剖析过,然后又将他复原,不然他何以感受到这般撕心裂肺的痛楚。

    “你只是拥有他的一丝神魂,却如此的幸运,你到底不是他啊。”剑盒中的存在依然自顾自的说道。

    “恩?”苏云这时一脸正色,一甩衣摆,双手向后背去,抬头凝视着剑盒,向前迈出半步,眼中泛着精光,眼底幽深,仿佛是无数星辰爆炸后整个宇宙都归于平静般的深邃。

    他这一挥手,一抬头,一提步,尽显一代宗师的气韵,不再有丝毫的嬉戏揶揄之色。

    因为他知道对方已经明了他的神魂之秘,故而再也没有掩饰的必要。

    “你相信轮回吗?”剑盒中的存在问道。

    “相信。”

    “她曾经说过,你不出现,她变孤独一生,哪管轮回不变。”

    “她是谁?”

    “如果你是他,你就不会忘记她。”

    “为何?”

    “你生所为何?”

    “为她?”

    “可以这样说。”

    “那现在如何?”

    “你不是他,故一切不尽在掌握之中。”

    “那你为何出现?”

    “因为你的那一点神魂。”

    “当年她曾问过我,是否愿意陪她一起等你回来。我说愿意,但她却孤独的上路,将我留下。”

    “那么现在我问你,是否愿意等她出现?”

    “可我并不知道她是谁。”

    “你没必要知道她是谁。当她出现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你是谁?”

    “我只是一把剑。”

    “剑?”

    “是的,剑。一把锈迹斑斑,即将断裂的剑。”

    “为何今日才出现在我面前?”苏云在青云时间不短,倘若他是它要找的人,他很纳闷这剑为什么以往不出现在他面前。

    “因为你身上的气息,今日才微微散发出足以让我觉醒的气息。”

    “是吗?”苏云微微一惊,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问世间情为何物?”那把剑继续说道:“当年天玄子,一生痴苦,我问过他。如今你怎么看?”

    “情为何物?于我何干?”苏云平静的回答道。

    “看来你真不是他…”

    “是的,我就是我。”

    “如此甚好。”

    然后天地一片安静,再没有任何声音,苏云也是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苏云抬头看向圣碑之巅,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他看到满天飞剑在天玄山脉上空盘旋时,空中不时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最后实在无法冷静,脸上浮现出装作若无其事的笑容。

    “我说,需要这么大阵仗吗?”苏云一脸谨慎的看着那个剑盒,他不知道如果剑盒里面的存在突然发难,又会是一番什么境况。

    洗剑阁洗剑池旁的宝剑才刚刚离地,也就停在了空中;两望桥桥面的光芒才露出一点光晕,也就不再继续增加;柴门开了一道缝,便不再继续,里面露出一道一道清辉,显得神秘万分。

    天玄的其他洞天福地,灵脉圣土纷纷传出低吼的声音,片刻之后便被遮盖,然后变成无奈的*,后来便沉默了。

    此时的天玄宗,只有圣碑之巅的大师兄还在推演,云台的苏云好奇的东张西望,看了看腾空而起的仙剑,但那些仙剑并没有散发出往日的仙光,都变成了普普通通的铁剑。

    然后天玄山脉所有腾空的仙剑纷纷向着天空飞起,一把剑尖接着另一把的剑尾,在整个天玄山脉盘旋开来,如剑河一般环绕在天玄山脉上空,缓缓流动。

    苏云看着刚才说话的所有人如中了定身咒一般,一动不动。于是他好奇地在人群中穿来穿去,时不时敲敲这个人的头,扯扯那个人胡须,捏捏这个人的脸蛋,拍拍那个人的臀部,好不自在,好不快活。

    当他看到云台的飞剑唰唰唰的飞起时,一脸惊吓的指了指祖剑剑盒。

    两忘峰两望桥上,江辞子挥了挥衣袖,两望桥的桥面光芒四起。

    同时在天玄峰各个修行洞府与灵脉之上,诸多天玄长老与前辈高人,纷纷感受到巨大压力,都在准备着守护大阵。

    圣碑之巅,大师兄心头一紧,望着下方的云台,想要看穿,但除了淡金色云层,什么都看不到。大师兄立刻盘坐在圣碑之上,闭上双眼,手指飞速地不停掐算,试图推演天机。

    圣碑之巅也普普通通,那非石非玉的碑,沉静的如充满智慧的老者,深邃而*。大师兄坐在圣碑之巅,不受任何影响,眉头紧锁,放在膝上的双手手指不停的动着,手指头时不时露出一闪而逝各色光芒。

    当那声音的响过一遍之后,天玄山脉如空洞幽深的山谷一般,将那句诗不断的回荡,反复的唱响。

    看剑峰,以及云台之外的天玄山脉其他地方,时间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被停住。

    天荒峰未名崖的三人,手还没伸出,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风吹过,一切依然静止,发须轻衫如雕刻般,纹丝不动。

    燕淮楼、流墟城以及素月在那一行字出现的那一瞬间,相互伸出手掌,抵着对方,似乎要结一个大阵来抵御什么。

    洗剑阁洗剑池旁,“锵”的一声,辰尘身边的宝剑极速飞起,想要插入洗剑池中,然后激活剑池大阵。

    的确,此刻天玄山脉时间已然被定格了,只有仙剑能动。

    看剑峰剑林,天剑颤抖,剑林之上众剑纷纷腾空,多的不计其数,密密麻麻将整个看剑峰遮盖。

    终年如白昼的天玄山脉,此时仿佛出现了一片方圆百里的乌云,在看剑峰顶踟蹰不前。

    就在天玄众人都开始试图抵御那种莫名压力的时候,一道声音缓缓由祖剑剑盒传出,听不出男女,配合着那一行依然散发着柔和却又让人无法逃避的光芒的诗句,响彻整个天玄山脉:“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这道声音响起的时候,云台众人的随身仙剑,纷纷不由自主的浮现于他们主人身前,然而他们的主人此时却一动不动,仿佛时间被定格。

    那一行字在空中静静摇晃着,如大湖中被风吹起的涟漪一般,轻缓温柔。

    天玄虽然没有昼夜之分,但此时天玄山脉的仙光已然无法作为整个山脉的主色调了,那行字出现之后,天玄山脉被字体散发的朦朦金光覆盖,山中雾霭全都披上了一层淡金色,从远处看来,此处如远空朝霞初升的地平线。

    天荒峰未名崖。

阅读七眸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明之大奸臣严嵩茅山捉鬼笔记汉祚高门环保大师超级捉鬼道长万兽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