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窟真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塞因:“我为什么会在你家?”

    西林扯住被子,将自己裹住:“喝醉了。”

    塞因很久没有说话,盘腿坐回地铺。

    西林终于后知后觉地清醒过来,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淡淡道:“什么都没发生。”

    塞因一脸见鬼的表情:“当然不可能发生什么!”

    西林垂下眼:“哦。”

    塞因睡了一晚上的地铺腰酸背痛,脑袋也隐隐作痛,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脏衣服,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的不雅与颓废状态。

    西林昨晚洗过澡了,穿着一件棉质的,洗的有些泛白的灰色睡衣,头发软软地垂着,白日里尖锐的气势消减了大半,他甚至当着塞因的面打了个哈欠,整只O看起来柔软极了。

    “……”

    塞因冲出了卧室,正巧撞见赤膊着上身的陌生男人从次卧里走出来。

    浓重的Alpha信息素让塞因绷紧了脸色。

    那名Alpha用一种露骨暧昧的眼神看向塞因身后的主卧:“昨晚过得好吗?”

    塞因:“你是谁?”

    “西林的室友,安格斯。”

    室友?

    他扫视了一圈屋子,能见范围内的客厅与餐厅,半点没有主卧的温馨整洁,显得逼仄而狭小。墙纸边角已泛黄,沙发套上布满了一块块不明污渍,餐厅上摆满了各种垃圾,怎么看都不像是家。

    安格斯露出笑容,低声问:“他是什么味的?”

    塞因冷了脸:“你不用收敛剂?”

    安格斯一愣:“我又没外出。”

    塞因:“可你有个Omega室友。”

    安格斯耸肩:“都是出来租房的,我又不会去他房里。”

    塞因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一起吃早餐吗?”西林已经穿好了衣服,从房间内跟出来。

    安格斯吹了声口哨。

    西林的脸冷了下来,塞因认得这个表情,那通常意味着不耐烦与厌恶。

    而安格斯不以为然,耸了耸肩去了次卧旁边的卫生间,应该是洗漱去了。

    “你昨晚喝得烂醉如泥,酒保将你塞给了我。”西林半真半假地撒了个谎,以免让塞因觉得自己动机不良。

    “以我们的关系,就算你将我扔在街边,我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塞因平静道,“何况烂醉如泥的不该是你吗?”

    “我没醉。”西林解释了一句,然后扫了眼卫生间,侧身示意塞因进来主卧说话。塞因想了想,最终还是跟进去,顺便关上了房门。

    “洗把脸吧。”西林从抽屉里取出一条未拆封的新毛巾,“你现在看起来糟糕透顶。”他又拆了一根牙刷,表情冷淡,“像极了边际荒星的流浪汉。”

    塞因没有反驳,主卧自带的卫生间的格局并不好,一开门就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清晰地照出自己脏乱的模样。卡尔维德虽没有洁癖,但也觉得不舒服。他接过西林递过来的东西时,心情很微妙。

    今天的Omega有些反常,可能是穿了松散毛衣的缘故,没有平时那么尖锐刻薄了。

    塞因刷好了牙,发现西林全程倚在墙角,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怎么?”

    西林说:“希尔说过,毕业后他会选择回国发展。”他停顿了很久,似乎实在组织语言,“你就算天天泡在酒吧里,也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塞因声音冷了几分:“所以呢?”

    眼见着两人之间的气氛又要濒临险境,西林:“我是说……你或许可以少喝点酒。”

    塞因:“……”

    西林:“……”

    一A一O拥挤在狭小的洗漱间,彼此沉默了几秒。

    塞因用毛巾抹了把脸。

    “哦,你不也是。”

    西林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缓和:“嗯?”

    塞因:“被甩的又不只有我一人。”

    西林:“……”

    塞因放下毛巾:“你该庆幸昨天夜里撞见了我,那个酒吧里至少有三分之二都是Alpha顾客,借酒消愁可不适合Omega。”

    西林语塞:“我没有……”

    塞因环视一圈不怎么宽敞的卧室,“你就住这里?”

    西林点点头。

    塞因笑了笑:“还是租房?”

    西林:“嗯,比较清静。”

    塞因意有所指地看了眼门口,屋外传来安格斯不成调的歌声。

    西林不说话了。

    塞因了然地看着他:“凯尔萨,昨晚欠你一次,有机会我会还的。”

    那场醉酒仿佛成了两人关系的转折点,自那以后,在校园里碰面彼此也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剑拔弩张。毕竟希尔一走,两人的冲突点似乎就消失了。

    好几次,塞因看到西林,眼神里甚至会带一点同病相怜的意味。

    西林则会皱起眉头,对这种趋近平淡的交集感到焦虑不安。

    直到有一天,西林的课题研究进行到深夜,实验室里的同学大多回家了,他调试好数据,终于打算回家的时候,被一场大雨堵在了原地。

    他租住的小区地处偏僻,经过的公交车只有一辆,步行到站台也至少需要十分钟。脑海中闪过数个同学的名字,然而在看到时间的时候又犹豫了。

    太晚了,雨也太大了。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又原路返回了实验室。

    希尔就是在这个时候联系了他:“最近过得好吗?”

    Beta温和的声音在清冷的实验室里仿佛带着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西林“嗯”了一声,询问他在阿萨星的情况。

    希尔说了很多,然后停顿了下来:“你那边下雨了?”

    西林:“不大,过会儿应该就能停了。”

    希尔:“西林,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

    西林:“因为很晚了,算算时差,你那边已经凌晨了吧。”

    希尔:“睡不着。”

    两人谈了很久,大多数情况都是希尔在说,西林偶尔应和几声。

    “你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在跟一个AI对话。开视频吧,我想看看你,确认终端对面真的是个大活人!”

    “……”

    西林想了想,没有拒绝。

    调试了一会儿镜头后,希尔的脸露了出来,他讶异道:“你还没回去?”

    “等雨停了再走。”

    希尔不认同地看着他。

    “你该好好照顾自己。”

    西林很快绕开了这个话题,两人聊了没多久,希尔似乎是困了,率先中断了通讯。

    他将人从床上拖出来:“这是什么地方?”

    西林不悦地皱眉:“我家。”

    Alpha的鼻子很硬挺,得逞的Omega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倏地拉开距离,耳朵通红,眼神闪烁而羞赫。

    几秒后,他忍不住又重新趴了回去,仔细端详Alpha的面貌。

    酒精还是影响了他——西林想。

    “喂。”正如五年后失忆的卡尔维德看到床上的Omega伴侣时的态度一样,塞因毫不怜香惜O地推醒了西林,“凯尔萨,怎么回事?”

    西林睡得迷迷糊糊,没能自然醒的Omega表情怔怔,双眼无神地盯着看了好久,歪头继续睡去。

    塞因:“……”

    “哟,带了人回来?”那名Alpha只围着一条浴巾,似乎不觉得在出租屋且室友为O的情况下会有不妥,眼神来回在西林和塞因中打转。

    西林皱眉,淡淡应了声,带着塞因进了自己的房间。他租住的是主卧,带一套狭小的卫生间。也幸好如此,才免了和Alpha室友共用一个卫生间的尴尬。

    那间被塞因日后反复称为 “贫民窟”的房间其实布置得很温馨,干净而整洁。

    第二天,塞因醒了过来,望着陌生的天花板,回不过神。

    他站起身,看到了窝在床上露出的黑乎乎后脑勺,更加反应不过来。

    塞因嘴里发出一连串含糊不清的呓语。

    西林捂住磕疼的牙齿,眼睛疼出了泪花。过了很久,他有了新的动作,捧着塞因的面颊,亲了亲对方的鼻尖。

    “我没有你那群朋友的终端号,也不知道你的住址,更叫不醒你,所以只能这样了。”

    出租屋两室两厅,同住的是一名陌生的Alpha。西林与他并无太多交集,平日里见了面也仅仅是点头之交。

    昏迷的Alpha睡得很沉,而且不再和清醒时那样充满压迫感与攻击性。西林将人摆在地铺上,自己趴在床沿,居高临下地打量对方。

    过了一会儿,床上的Omega慢慢挪动大半个身子悬在空中,试图凑近Alpha的脸颊。然而他高估了自己身体的长度,以至于伸长了脖子依然与对方有十厘米的距离。

    西林:“……”他又动了动,然而双臂受力不稳,整个身体滑落下来,重重磕在了塞因的下巴上。

    他其实应该将塞因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然而西林的领地意识让他本能地拒绝将自己的东西置于公共区域。

    没错,自己的东西——不省人事的卡尔 维德,现在只能作为一件“东西”存在。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事实与浪漫相去甚远。

    在酒吧的那个晚上,面色泛红满脸酒态的西林没有醉,眼神清明脸色正常的塞因反倒脑袋一歪,醉倒在了吧台的大理石台面上,发出“咚”的响声。

    西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壮着酒胆将人拖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阅读典范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级兵王学生向往生活之神级天王唐门传人在大秦魔鬼恋人:不良少女我开直播黑老板的日子星际戏精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