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六话:尾行的大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身上还有一股女人的香味,井之头五郎,昨天晚上肯定去做什么坏事情了吧!”

    “哎?”

    井之头五郎强压着心中的震惊,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快吃吧。”

    看出井之头五郎的局促,老客户也不再出言调戏了,示意开餐,一边谈起正事来。

    追溯到昨天晚上,在宾馆里洗白白后听到清脆的门铃声从自己房间外传来,井之头五郎一边用毛巾擦干头发一边打开门。

    屋外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也就是几个小时前的老家是静冈县的咖啡馆老板娘。

    在吃晚餐的时候,井之头五郎便收到了自我介绍为老板娘的讯息,一边聊着便聊嗨了,喝了两杯酒的井之头五郎同交谈甚欢的老板娘发了自己的地址,开玩笑一般地约在一起再喝一杯。

    井之头五郎本来也就是酒精导致荷尔蒙上头开的玩笑,没想到老板娘当了真地来了。

    “酒呢?”

    老板娘无所畏惧地进到屋内,在小客厅里扫视着,没有找到酒的踪迹,一边脱下从上到下盖住膝盖的羽绒服,露出里面更为sexy的红色长裙。

    “不是说喝酒吗?”

    老板娘完全没有看到井之头五郎眼睛随着红色长裙变成了红色,还在不知深浅地挑逗着。

    “啊-”

    下一秒,被一把抱起的老板娘先是惊吓地叫了一声,眼睛眨啊眨地看着井之头五郎,随后一手勾住井之头五郎的脖子,一手在井之头五郎的脸上抚摸着。

    “你就是酒。”

    井之头五郎将老板娘往里屋的床上一扔,压了上去。

    你撩的火,哭着也要自己熄灭。

    等井之头五郎再次醒来,老板娘软软地瘫倒在身上,柔情似水。

    “五郎君,我叫静冈香叶。”

    承欢几度,井之头五郎从静冈香叶的口中得知了后者是一位遗孀,由于丈夫婚后不久便早逝,便回到自己老家静冈,后来又来到新地方开设二店。

    互相扯了很多,荷尔蒙慢慢淡去的井之头五郎还是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被静冈香叶从背后一把抱住。

    由于屋内充满着暖气,井之头五郎干脆没有穿衣,却透过镜子发现静冈香叶穿着自己的衬衣抱着自己。

    柔软的身躯依靠在井之头五郎的背部,脑袋在井之头五郎的背上扭动着。

    长发飘飘,弄得井之头五郎痒痒的。

    再度温存过后,井之头五郎在静冈香叶的服侍下穿好衣物准备出门。

    除了不肯把身上的白衬衣还给井之头五郎,让井之头五郎不得不换上还未完全烘干透的,其她的一切都让井之头五郎很满意。

    答应下会再来静冈香叶的咖啡馆,一个早安吻后,静冈香叶这才依依不舍地和井之头五郎告别。

    回忆告一段落……

    “说了那么多有的没的,最后不也都吃了吗?”

    井之头五郎一边吃着美美的炸肉饼,一边完成了工作。

    走出SOMETIME馆,井之头五郎吐槽着一边吐槽自己一边吃完了的老客户,不知不觉走到了小吃街。

    今天有着选择障碍的井之头五郎一直走到街尾都没有停下来,等炸肉饼被消化掉这才下定决心随便选一家。

    回头,就是你了!

    一家标着咖啡厅却完全不像咖啡厅的咖啡厅。

    招待井之头五郎的是一位黑色毛衣的女服务,看完菜单的井之头五郎又开始了今天第三次选择综合征。

    最后在小店所有顾客都选择后被迫选择了番茄酱意面和汉堡肉。

    番茄酱意面的分量着实感人,带着满满的爱意送入嘴间,

    唔,唔,这个真的不错。

    再吃上一口沾满酱汁的汉堡肉,番茄酱、酱汁、蛋黄酱三种味道环绕在舌尖,奇妙地不可言语。

    最后一口喝掉附赠的味增汤,美味可遇也可求~

    “再来一份米饭!”

    顺着胃口再要了加了一份米饭,井之头五郎无意发现旁边的白发老者居然选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套餐。

    “这里的很好吃吧!”

    白发老者的语气明显是感叹而不是疑问,见到井之头五郎点头表示赞同,又接着说道:

    “别老迷信这个专家说的健康,那个教授说的什么保健,叔我这么大岁数,就觉得人啊,还是按照自己想法吃好喝好最重要了!”

    井之头五郎大叔一脸斯巴达,原来在岛国也有砖家叫兽......

    两个叔级别人物一二三四PK着干掉了套餐,最后以井之头五郎多出一碗米饭获胜。

    年龄上,井之头五郎有些胜之不武。

    不过在最后结账,被外表冷酷的黑衣短发女服务问去了联系方式,哪怕是就餐上的失利,最多也就是一比一平吧。

    ......

    “纳尼?人呢?肿么不见了?”

    井之头五郎急冲冲地跑下楼梯,鬼鬼祟祟的样子略显猥琐。

    “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一个女声从背后传来,井之头五郎吓了一大跳,转身看到了一个看自己眼神怪怪的女人。

    说是女人,其实年龄应该也不大,最多不过十八岁刚刚成年的样子。

    “哎,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看痴汉的眼神看着我......”

    事情要从一个梦说起,梦里的井之头五郎正在吃东西。

    一份又一份的佳肴进入口中,不知道吃了多久,总感觉不大对劲。

    怎么吃了这么久,还是感觉不到饱的感觉。

    “五郎,五郎。”

    双眼睁开,美梦被吵醒,井之头五郎尴尬地擦擦嘴,面前是特意邀请井之头五郎来观看话剧彩排的吉田先生。

    井之头五郎的人脉十分广阔,吉田先生得知井之头五郎在武藏野市吉祥寺离自己不远,特意开车接了井之头五郎来观看还未开放的话剧彩排。

    “看来很失败呀,居然看着睡着了。”

    吉田先生有些沮丧,坐到井之头五郎的身旁。

    “没有的事情,只是突然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真是抱歉。”

    “真是可疑呀。”

    “没有真的,最后女主角的笑容真的很美。”

    “哎,不过这也的确是五郎的风格。”

    井之头五郎故作镇静地抓了抓头,有些心虚,其实说实在的话剧确实不怎么好看,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女主角了。

    “吉田先生!”

    小剧场的后门突然打开,一个男人冲了进来。

    “找不到筱宫小姐了!好像是出走了!”

    “你说一般会有人带着炸肉饼上门拜访的吗?肯定是你自己很想吃吧?早饭没吃,肚子饿得咕咕叫,一闻到好吃的,就走不动道了吧?”

    老客户故作正经地调笑着,坐姿不雅地摇来摇去,突然像是闻到了什么,脸色一紧。

    由于等待了些许时间,担心时间问题所以井之头五郎也没来得及吃,可是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

    “真对不起,我来晚了。”

    井之头五郎表示自己的认错态度,老客户也表示了理解。

    “这个就是你迟到的原因吧?”

    “十分抱歉。”

    井之头五郎点头道歉,不置与否。

    太棒了,不用排队!

    “你好,来一份炸猪肉饼。”

    井之头五郎开心地冲小店店员说道。

    “没关系,也怪我没有提前通知您过来。”

    不过在看到井之头五郎拿出的所谓配茶吃的炸肉饼,老客户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半开玩笑着:

    面对如同老友一般的老客户,井之头五郎有些尴尬,毕竟在岛国准时是很必要的东西。

    老客户给井之头五郎和自己倒上两杯热茶,井之头五郎连忙也拿出放在桌上的两袋炸肉饼。

    走到熟悉的街道,看到了一家熟悉的店铺。

    平时排着长长队伍售卖现炸小吃的元祖丸小吃店,此刻却是空荡荡的。

    陷入选择可乐饼还是炸肉串的纠结,最后好不容易抉择下来,转身这才发现排队的队伍变得漫长起来。

    啊!

    提着还热乎乎的炸肉饼来到客户的SOMETIME馆,已经是临近十一点了。

    “不好意思,炸猪肉饼要十点才开始卖。”

    由于要赶首班车,井之头五郎早餐都没来得及吃,来到吉祥寺的元祖丸老店一心只想吃拥有巨大热量的猪肉饼,却没想到还没到时间开卖。

    车站,早晨的第一列地铁停下,井之头五郎地铁上下来已经是九点了。

    来到新的城市,感受着这座城市包含着的很特别的朝气。

    这个地方也不是第一次到来了,武藏野市吉祥寺。

阅读微微一笑很逸然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官梯(完整版)独断大明美女在上极限运动之自动升级贴身战龙斗魄星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