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015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到底还是不想欠他的。横刀暗忖。还是要照顾伴侣的自尊心的。“行。就这么定了。”他点头。至于补到哪种程度算好,阿酒说了不算,得他说了算。

    安正初可不知道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听见他同意,松了口气,浅浅一笑“那我们赶紧收拾,回村卖东西找村长。”

    一听就知道重点是卖东西而不是接任务。横刀无奈摇头,弯腰继续收兔子尸体。

    安正初站在沟壑中间的台子上,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别漏了呀,每一只都是钱呢。”看看,看看,沟壁边上还贴着只兔子,他竟然直接略过去了!

    这小财迷……横刀无奈地瞅了他一眼,认命退回去将遗漏的那只兔子捡起来。

    很快,一圈走完,所有猎物全部收拾干净。

    站在沟底的横刀双手攀上草地,长腿一跨,眨眼就从沟底翻上来。完了他拍拍手,示意安正初“出来。”

    安正初看了眼足有两米宽的沟壑,点头“好。”往边上挪了挪,错开横刀的位置,然后胸有成竹地屈膝,上身前倾,做出立定跳远的标准姿势。

    横刀突生不详预感。

    安正初深吸一口气,双臂后摆,脚跟踮起,跳——

    横刀顾不上多想,跃回坑底,扑到前方——

    “闪开啊——”安正初刚起跳就看到横刀跳下去,但身体已经刹不住车,他急忙大呼——

    “啊——”前脚掌将将就到坑边,完全站不稳的安正初一个倒仰,整个人往下摔,正正儿砸到横刀身上。

    还没站稳就被砸趴下的横刀……

    他就知道……

    “嘶——疼疼疼——”安正初扶着腰龇牙咧嘴站起来,另一手试图去拉横刀,“你没事吧?”

    横刀满头黑线爬起来,劈头就骂“你这个白痴!”

    安正初缩了缩脖子“干嘛?”横刀这是第二回骂他白痴了……

    横刀对上他无辜的神情,深吸一口气,压下脾气“这沟宽足有两米,你练什么立定跳远?助跑不会吗?”

    “那个,”安正初呐呐,“我读书的时候,立定跳远跳两米没问题啊……”

    横刀大怒“这里是游戏!!你不知道自己的属性吗?”光一个敏捷就够呛的。“你看看,有我垫着,你都去掉小管血……你是不是白痴?!”

    安正初低头乖乖认错“对不起,我忘了。”发飙的横刀看起来挺凶神恶煞的,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丝毫不觉得害怕。

    他偷觑了眼横刀,见他还板着脸,忍不住抬手揪住他袖子,轻轻扯了扯,“我下回一定会注意的,别生气了好不好?”

    横刀一愣。阿酒这是在、在撒娇?!什么怒意什么着急愤怒瞬间抛诸脑后,他整个人都荡漾起来。

    轻咳一声,他抓住安正初的手,拉下来,极其自然地握在手心,温和道“以后做什么先问过我,知不知道?”

    温热的触感从手上传来,安正初下意识看了眼俩人握在一起手,然后惊觉有几分不妥,恰好横刀说话,他连忙点头“嗯,我知道了!”同时,用了几分力欲要将手抽回。

    横刀顿了顿,顺势松开他,还一本正经地转移话题,指着半人多高的沟壁“这高度,爬得上去吧?”

    安正初自信满满拍拍胸口“没问题。”转身攀上草地,脚一蹬,手用力一撑——

    屁股上陡然多了股热源——

    是、是横刀的手。

    低沉稳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爬上去。”

    安正初耳根发烫,急忙顺着他往上托的力道一骨碌攀着沟壁爬上去。

    待他翻上去,横刀惋惜地收回手,再回味地搓了搓手指。看着瘦,没想到屁股肉呼呼的……

    偷偷点开好友栏——摸了下屁股,涨了1。也就是说,阿酒心里不排斥刚才的接触……嘿嘿嘿!

    “横刀?”

    横刀倏地回神“啊?来了。”若无其事将手放到草地上,微微一用力,轻松翻上草地,拍了拍手上的尘灰,顺手拉起他安正初,“走,回去接任务。”

    安正初反手拽住他,迟疑了会儿“现在也差不多要用午饭了,我们先去河边,做顿饭吃了再回去吧?”

    横刀诧异“你饿了?”想了想,“还是算了,我们去尝尝这里的特色饮食。”他估计阿酒都没怎么吃过这个新手村的菜点,想在离开前带他尝尝。

    “那个太浪费了,我们还有这么多食材呢。”安正初抿了抿唇,讨好地看着他,“要不我给你做叫花鸡跟红烧兔肉吧?”

    横刀瞬间变节“好!”伴侣要做饭给他吃呢,幸福。

    于是两人愉快地转道村外小河。

    然后——

    横刀对着堆得比他还高的野鸡尸体、兔子尸体,瞠目结舌“什,什么?”

    安正初解释道“很快的。采集皮毛的技能一放,几秒钟就能搞定一只。我们俩一起弄,肯定更快。”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安正初腼腆一笑“那个,整只卖,我们只能卖给屠夫鲁叔或小饭馆的简老板,分开的话,肉依然可以卖给他们,但是羽毛可以卖给杂货铺的张婆婆,兔皮、兔毛可以卖给裁缝邹婶,比整只卖值钱多了……”他眼巴巴看着横刀,“我们俩一起弄,很快的。”

    哎玛雅,小可爱眼里带着光……横刀张了张嘴,无奈地抹了把脸,妥协了“行,你说干嘛就干嘛吧。”

    男人大丈夫,伴侣的事,赴汤蹈火也要上,何况是剥皮取毛这样的小事!

    安正初顿时眉开眼笑“那我们赶紧动手,一会儿我给你做叫花鸡跟红烧兔肉,我以前做过,特别好吃。”嘿嘿嘿,他就知道……横刀这人真容易心软。

    横刀一顿,掩下眼中的疑云“好,做多点,吃不完还能放储物袋放着。”

    安正初点头,摩拳擦掌对上那堆野鸡兔子“开工!”

    横刀收敛心神跟上去。就他家小傻瓜打了一上午怪剩下的精力值,可搞不定这么一大堆,他肯定要帮忙的。

    就着河水,俩人对着一大堆的野物使用采集皮毛技能——开玩笑,这么多,不用技能,纯靠自己剥,得剥到何年何月?

    毕竟是游戏,如果不是手动操作,而是使用系统技能的话,为了不显得太过血腥暴力,系统会将整个剥皮过程加快进程,就如安正初所说,几秒钟工夫就能把兔皮剥下来,这样一来,就比实际动手快多了。

    横刀抓住一只兔子点开采集技能,等技能读条的过程,顺口问他“你的剥皮技能怎么学来的?”他自己是经常要去户外打猎烧烤,自行领悟的,这家伙属性这么差,肯定打不了小动物吧?

    安正初抓起一只兔子点开采集技能,闻言抬头“我给屠夫鲁叔打过小工。”

    横刀了然。看来这个技能不是自行领悟的。

    就这样,俩人埋头在河边剥皮采羽,间或闲聊几句。

    横刀心血来潮,还跟安正初讨教起古代诗词跟历史名人。

    安正初磕磕巴巴地用星际语跟他聊,很多话他还不知道用什么星际语来解释,说几句就要卡壳一会儿,很快就急出一头汗。

    横刀每每看他微张着嘴、涨红了脸、拼命想词儿的样子就忍不住咽口水,然后一脸体贴地给他送上合适的词汇。

    安正初又感激又佩服“我没想到你懂这么多。”现代人都不见得能有几个懂古诗词的,横刀竟然很多都能接上话。尤其是,华夏语还不是他母语。

    虽然星际语跟华夏语差别不算太大,他依然觉得横刀很厉害。

    横刀谦虚一笑“家学渊源罢了。我母亲是这一块的专业人士,我从小看得多听得多。”话锋一转,“倒是你,才是实在让我佩服,很多观点和角度我都没有听说过。”

    安正初抿唇笑“那有什么,这是我专业,我好歹学了这么多——咳,”他惊觉不妥,急忙刹车,“术业有专攻而已,我就是比别人略懂一点。”

    一点?他那专业的母亲都不一定能塞得过他了……

    专业?学了这么多……年吗?

    回头可以往这个方向查一查。

    横刀心里思绪翻转,面上丝毫不显“谦虚了。这叫略懂的话,大伙都可以叫文盲了。”

    文盲?他现在才是。被政府盖章定论为文盲的安正初苦笑了下,不接话了。

    横刀一怔,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沮丧起来。扫过对方手上的野鸡,他转移话题道“这些弄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我,你去做那个……叫花鸡是吧?”

    安正初眨眨眼,扫过已经去掉一大半的尸堆,欣然道“好,我这就去准备。”说完,他将手上这只处理好的鸡提起来,朝横刀自信一笑,“叫花鸡超好吃的!你肯定喜欢!”

    横刀暗松了口气,扬眉“这么自信?”

    安正初一抹鼻子,神气道“那当然,等着。”提着鸡匆匆跑去河边。

    横刀无奈摇头。这性子,真像是没出社会的人……

    待得他这边把野物尸体都处理好收进储物袋,那厢安正初的叫花鸡跟红烧兔肉都出炉了。

    叫花鸡,精力+8,血量+300,精力恢复速度+2

    红烧兔肉,精力+7,30分钟内敏捷+2

    横刀挑眉“属性不错啊,以后吃的就交给你了!”

    安正初欣喜“能帮上忙就好。”

    横刀点头“厨艺很少人学,大家都是买的干粮。有你在,我们都不用愁吃饭的事了。”

    “我们?”安正初疑惑。

    横刀拍拍他脑袋“我是指其他的……队友。以后给你介绍。”

    安正初点点头,撕下一块鸡翅膀,递给他,期待道“来,尝尝。”

    “谢谢。”横刀忙接过来,低头就咬——

    “怎样怎样?好吃吧?”安正初一叠声问道。

    横刀一脸复杂地抬起头“你……”他艰难地将鸡肉嚼完咽下去。

    安正初呆住“啊?很难吃吗?”

    “你之前是不是没做过类似的菜色?”

    安正初急道“我,我没……系统刚才提示我领悟了煨跟红烧的技能啊!”

    横刀无奈“刚领悟你还问我好不好吃?”

    安正初弱弱辩解“可是,可是……我的包子面条都做的挺好吃的啊!”

    横刀斜睨他“你确定一开始就是好吃的?”

    安正初张了张嘴。

    横刀仰天长叹“傻瓜啊……这是游戏啊……厨艺技能是有熟练度的……”咸死他了!

    低级菜品跟高等级一点的菜品需要的熟练度不同,这两品菜色一看就不低级。他现实中烧烤技能也不错,就这样还吃了几天的焦肉呢……

    完全忽略了厨艺熟练度的安正初哭丧着脸“对不起……”

    明明他现实能做得很好吃的……

    垃圾全息网游,说好的全息仿真呢?

    作者有话要说  横刀伴侣太傻怎么治?在线等,挺急的。

    阿酒……垃圾游戏害我!

    “是谁盯着那点钱不放的?”横刀也沉下脸来,“你这般计较,是不把我当朋友吗?”

    朋友……安正初抿了抿唇,败下阵来“那什么,我要是能把你的衣服补好,那些药钱我们再商量行吗?”

    横刀立马正色“放我这里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想卖都可以,不用着急。”

    安正初正将长木仓上的兔子尸体拔下来,闻言愣了愣“啊?放着干什么?这些是要卖了换丝线补衣服的。”顺手将兔子扔进储物袋最后一个格子。

    哦对,他差点忘了这茬——阿酒这是想赚钱养他吗?嘿嘿嘿。

    横刀“哦”了一声,挑眉“又来双标?”他轻哼一声,“不收钱也行,把药费的事给我忘了。”

    安正初……

    “你怎么老盯着那点钱不放啊?”他语气微恼。欠钱还钱,天经地义。怎么能老占别人便宜呢?不说药钱,他不到两天就升级到15级,都是全靠横刀。人情暂时还不了,钱难道还不能还吗?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已经刷了一上午了,他就不信安正初的储物袋还没满。

    安正初抿了抿唇,微赧道“那个,不是还有你的嘛。”

    昨天一天下来的,光是些低级的蝴蝶螳螂尸体,都能换一些高级丝线,今天的怪更高级,也更值钱,还能吃!怎么能浪费?

    横刀心里暗爽,表面不动声色。他站直身体“补衣服的钱我一会给你。”

    安正初错愕,急忙摆手“不用不用,你帮我这么多,怎么能再要你的钱——”

    这般一想,横刀就干脆利落地跳进沟里,开始收取地上的尸体。

    见他这般爽快,安正初登时喜笑颜开“放心,不会占你太久包裹的,回村里我就把它们卖了。”

    沟壑深度有限,为防止下一波怪踩着尸体跳过去打着阿酒,每刷几波怪,就得将其中尸体清理掉。再加上,一停下来要收猎物,阿酒就会两眼放光满脸兴奋……咳咳,练级至上的横刀表示,唔,勤俭持家也是一种美德,猎物必须收!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主动停下来,让阿酒收猎物。

    对上安正初有几分忐忑的脸,他抹了把脸“行,装了再走。”

    阿酒第一次主动要用他的东西——即便只是借用储物袋——必须给与肯定!甚至还要行动支持!万一拒绝了,他以后都不敢开口怎么办。

    虽然他着急接任务,但千金难买阿酒高兴!

    横刀……

    很好,阿酒对他终于是稍微放开了一点了。不过……他的内心怎么这么复杂呢?

    听到系统消息,横刀终于是松了口气“过来,我们去接任务。”

    “好。”安正初将长木仓举起来,晃了晃上面刚挂掉的兔子,“稍等片刻,我把这些收了。”

    横刀扶额“……你的储物袋还没满吗?”

阅读垃圾游戏害我[全息]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是职业NPC超神学院之天使之神最牛古武者锦堂香事神话穿梭重生之最强天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