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01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专心对付它,其它草龟有我看着。”横刀沉稳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安正初顿时稳下心,握紧匕首专心对付面前的草龟。

    横刀扫了眼附近草龟,确认这些草龟的动作如他所料的慢吞吞后,就将注意力转到安正初身上,根据他的情况及时给予建议指点。偶尔有草龟抵达安正初身边,都被他一刀挂了。

    然后,等安正初打完一只,横刀再放一只过去。

    就这样,一刷就是连续三个游戏时。一直到安正初升级到十级的提示音响起,横刀才喊停。

    安正初顾不上收回插在草龟身上的匕首,弯腰扶着膝盖直喘着粗气。

    横刀看了眼他再次掉到40以下的精力值,暗叹了口气“今天就到这里吧。”

    安正初眼前一亮,抬头看他“可以回去休息了?”

    “嗯。天都黑了,你的精力值靠食物补不了多少,必须回去。”横刀翻出一瓶果汁递给他。

    安正初迟疑了一下,直起身接过来“谢谢。”然后低头慢慢啜饮。已经用了横刀这么多的红药,不差这一瓶果汁了。

    待他喝完,横刀略松口气“走,我送你。”

    送?安正初愣住“……你要走了?”

    横刀无语“想什么呢?我跟你还组着队呢。”

    组队而已,随时可以解散……安正初抿了抿唇,眼神如是说道。

    横刀一看就知道他误会了“我这边有个视讯留言,我待会下线看看。”

    现代人普遍喜欢呆在第三世界里,为防止失联,游戏系统都会跟视讯系统接轨。若是现实中有人联系,系统会加以提示。只是,系统只提示了一次就没了动静,那这通视讯估计不急。所以他打算先送安正初回去。

    视讯留言?是通讯工具吗?安正初半懂不懂地点头“哦。你要忙的话就去啊,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不急。”横刀伸手扶他。

    也不知道是系统原因,还是他刷怪一天带来的后遗症,即便喝了瓶果汁,安正初依然疲惫不已。既然横刀说不着急,他就顺势依着他的力道往前走。

    刚走了两步,他猛然想起什么,急忙按住横刀的手,扭头去看后面“等等,等等,我的乌龟——还有匕首——”

    横刀……

    无奈松开他,倒回去捡起他刚杀死的草龟尸体,以及尸体上的匕首。

    安正初嘿嘿笑着接过来“谢谢啦。”顺手将匕首草龟往储物袋里塞——“诶?怎么塞不进去?”他奇怪。

    “……是不是满了?”横刀猜测道。

    “不可能啊,每个格子能堆叠99个呢,哪里——额,”安正初尴尬抬头,“真的满了。”

    他的储物袋放了太多杂物,只有五十格的新手储物袋里,有一半是他的锅碗瓢盆调味料以及攒下来的各种材料。

    今天刷的黄凤蝶、蜜蜂、草龟又都是数以百计,一下就把他剩余不多的储物格子给填满了。

    横刀回忆起他曾经共享到队频的储物袋内容,头疼道“装不下就不要了。”

    安正初瞅瞅手上的草龟“就差这一只,我拿着回去好了。”

    横刀无语,拿过他的草龟扔进自己的储物袋“我帮你收着吧。”

    安正初愣了愣,忍不住笑眯了眼“好,等我卖了钱我们再分。”

    横刀拍拍他脑袋“好。”他算是看出来了,阿酒不太喜欢占别人便宜……哼,他是别人吗?

    俩人慢慢走回竹屋。

    把安正初安置在唯一的凳子上坐好,横刀一气掏出一堆吃的喝的放到桌子“你随便吃点,好好歇息,别乱跑。我一会就回来。”

    他身上有吃的啊——安正初听到他念了声“系统”,顾不上桌上的食物,一把将人按住“等等。”

    刚准备点向退出按钮的横刀停下手“怎么了?”

    安正初快速问道“你的衣服——你那些破了的衣服,”他迟疑了一瞬,还是决定说下去,“介不介意让我试一试?”

    横刀救了他、带他练级、教他打怪、给他药、给他吃的……他却什么都没做,药钱现在也不上。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他是可能帮得上忙的。

    横刀呆住,看着他“……你要帮我补衣服?”

    安正初登时误会了。他连忙收回手,躲开他的视线“算,算了。你要是介意就算了……”毕竟他的缝纫技能还不到三级,而横刀的衣服,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很贵。

    横刀反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受宠若惊般一叠声道“不介意不介意!”不等安正初说话,他另一手探进储物袋,唰唰地就将几套脏兮兮的破衣服掏出来,一股脑塞进安正初怀里,“呐,都交给你了!”

    他没记错的话。几百年前,都是媳妇儿给丈夫缝补衣服的。现在阿酒主动给他缝衣服,四舍五入就是他媳妇儿了。

    安正初……

    他瞅了眼怀里的破衣服,不敢置信地看向横刀“这么多?你——你就放心交给我啊?”虽然脏兮兮,可衣料触感跟上面的各色绣纹都不会骗人——妥妥的高级装备。“万一补坏了……”

    这是要退缩?那可不行。横刀忙安抚他“随便补,补好了就是赚。补不好——”他对上安正初紧张的神色,坚定道,“补不好也没事,就当练手了。咱俩以后就是一对——队伍的,你的缝补技能要是练起来了,我也得益。”

    他这么爽快,安正初反倒迟疑了“可是……”

    横刀没等他说话,接着又道“而且,我相信你的能力,再差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差,你就放心动手吧!”他拍拍安正初,“行了,就这么决定了。你有空再弄,好好休息,等我回来。”

    说完,像是生怕他反悔似的,不等他回答,“咻”地一下就下线了。

    安正初……

    秦瀚心情愉悦地从游戏里退出来,抓起边上的浴袍往身上一套,随手系好,再点开手环上的视讯留言。

    光幕一亮,一名短头发、穿着白大褂的端庄女人突然出现在半空中。

    “阿瀚,我这边的项目出了点问题,短期内可能没法回去。你父亲估计会等我一起。我们尽量在你的假期结束前回去。抱歉了。”女人朝他歉意一笑,“别的也没什么事,不用着急给我回讯。”

    略停了停,光屏连带女人的身影都慢慢消散不见。

    秦瀚皱了皱眉。他想了想,点开手环,拨通某个号码。

    半空中再次弹出半透明屏幕。

    接连两声“嘟嘟”作响的信号声,屏幕一闪,适才的端庄女人再度出现。

    “阿瀚?”女人带有几分疑惑地看过来。

    “妈。”秦瀚点头打招呼,“是我。”

    女人,即秦瀚的母亲陶锦夕也已看清楚这边是谁了,她露齿一笑,颇为愉悦地朝他挥挥手“你没看到我的留言吗?怎么这么快拨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看到了。”秦瀚顿了顿,“您现在方便说话吗?我有些事情想问问您。”

    陶锦夕挑眉,往旁边看了眼,似乎站起来,开始移动。

    看她身边环境的变化,应该是往角落走。

    过了会儿,她在一处墙根下站定“你想问什么,说吧。”

    “我想问问您,东r32星是不是有文化传承比较高的华夏族?或者,有没有生活得比较传统的族群遗留在那里?”

    肉眼可见池塘边、近岸处的草龟们都朝这边转了过来。

    安正初登时紧张起来。

    安正初弯了弯眉眼“嗯,那我准备了。”说完就开始掏家当。

    小锅,蘑菇,姜,盐等,将蘑菇清洗过后,在旁边另起了一堆篝火,就开始煮汤。熬到一半,他才突然想起什么,犹犹豫豫地朝横刀要了点兔肉加进去。

    可没把横刀郁闷死。行了,别说现实见面了,这家伙跟他拿点肉都这般思前想后的。哦,差点忘了还有药费这茬呢……

    “草龟低攻低敏,就算引起暴动,爬过来也需要时间,你连木头箱都不需要带,正适合给你练习敏捷。”横刀解释道,“这种生物喜欢缩脖子,这点游戏做得很逼真,但它是怪,四足肯定会伸出来攻击你,你就盯着它的手脚打。”

    安正初点点头,紧了紧匕首,深吸一口气对上池塘外围一只落单的草龟。

    玩家浊酒一杯攻击8级草龟,引发同群落部分草龟不满,部分草龟由被动攻击转为主动攻击

    横刀扫过他紧张得不停抓握膝盖的手,暗叹了口气吗,收回视线“快好了,再等一会。”翻过兔肉继续烤,忍不住再次敲开好友栏——

    好友浊酒一杯好感度21

    组队练级这么久,又送药又不停接触,才加了这么点好感度。

    吃完晚饭,收拾妥当后,俩人绕过村子来到池塘边。

    接下来,安正初的对手是9级的草龟。

    他缩了缩腿“那个,光吃烤肉是不是有点太干了?我这里有点鲜蘑,要不要再做份汤?”

    横刀回神,看到他忐忑的小表情,登时反应过来,不由有些懊恼,急忙接口“有的话当然更好。”

    横刀惊诧“所以,你不介意我去你家住?”正常人不是应该介意这一点吗?

    安正初下意识辩解“都是男人,有什么好介意——额,”这么说像是在邀请横刀过来,他顿了顿,急忙摆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大哥,你这兔子肉好了没有?好饿啊。”

    还有,浊酒一杯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都是男人”?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突然不说话,又是在自己拒绝见面之后,安正初莫名觉得有点心虚。

    啧,破系统,一点也不智能。

    横刀磨了磨牙。

    找他?还要他当导游?安正初笑得干巴巴的“我们才刚认识,你不怕我把你卖了吗?”

    横刀打量了他一眼“就你这小身板,你觉得你能卖了我?”他收回目光,拿小刀在兔肉上划开几道口子,“再说,我只是去逛逛,又不住你家,你怕什么?”他以为安正初察觉到自己的意图。

    安正初舔了舔嘴唇“那什么,你要来我当然欢迎。”他眼神有些闪烁,对上横刀诧异的眼神,立马垂下眼睑,“只是,我不太爱出门,对外面不熟悉,没法带你逛……”

阅读垃圾游戏害我[全息]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明之大奸臣严嵩绝世武魂独断大明薄情总裁上错床超级捉鬼道长神话之最强许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