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003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安正初在前头领路,横刀背着李竹苓跟在后头。

    一路穿林趟溪,越走越偏。

    横刀暗暗打量周围。要不是有人带路,他还真找不到浊酒一杯口中所说的新手村。

    还以为要走很久,结果刚趟过溪水没走多远,横刀就看到前面山坡后隐隐露出的几角屋檐。

    安正初自然也看到了。他扶着膝盖喘了两口气“前面就是了。”呼,好累……

    横刀无语地看着他“你行不行啊?还能不能走?”从来没见过这么弱鸡的人。

    安正初摆摆手,直起腰,从储物袋里拿出牛皮水囊,拧开盖子咕嘟咕嘟灌了两口,完了一抹嘴巴“没事,能坚持下去。”

    再看一眼他那惨不忍睹的属性,横刀皱眉“你的属性怎么这么差?”这样的属性,还怎么当职业玩家赚钱?

    安正初也是郁闷“我也不知道。”

    横刀顿了顿。这款全息网游打的卖点就是真实,一切数据都以本人身体数据为基础,不存在任何作弊行为。

    而这浊酒一杯的素质也着实是差……

    他掂了掂背后昏睡的nc小孩,状似随意地问道“你的身体是不是不太好?”

    安正初下意识反驳“我身体挺好——额,”他想起政府人员那怜悯的目光,呐呐改口,“好吧,貌似……算是不太好。”

    横刀皱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现在普通话稍微说得顺溜一点,平日里的雷厉风行就不自觉露出来一点。

    安正初这人脾气向来好,再加上出身关系,除了原则问题,他向来很好被安排。所以见横刀脸色不愉,他也不反感,还笑着温声回答“也没啥毛病,就是……”他斟酌了下用词,“身体素质可能不如,常人。”

    说到后面这句,他的言语表情不自觉带上几分复杂。

    身体素质不如常人?横刀心里一个咯噔,脸上却分毫不显“是吗?”所以才选择职业玩家这一行?他莫名地想知道具体情况,但再往下问就不太合适了。他想了想,“你多大?”

    “啊?”怎么突然跳到这个话题?安正初眨眨眼,“大概,24岁……吧。”政府给他检测结果是24岁,登记备案的信息也是24岁,他……他以后只能以这个年龄介绍自己。

    横刀没好气“你连自己几岁都不清楚吗?”不过,“没想到你还这么小。”

    24岁还小?安正初狂汗。看来这时代很长寿啊,搞得他有点好奇这个横刀究竟几岁了——

    没等他发问,横刀已经迈腿“走吧,你的精力值都掉到32了,再不走你就得躺下了。”

    安正初愣了愣,扫了眼自己的属性,不服气地跟上去“32足够我走回去了。”更低的时候他都试过呢。

    还倔呢。横刀好笑地看他一眼“实在不行就开口,歇歇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安正初不说话了,憋着股气闷头走路。

    横刀莞尔。

    果不其然,虽然村子就在目光所及之处,但望山跑死马,光是前面这段上坡路,安正初就走得气喘吁吁的。

    到最后,横刀实在看不下去“先歇歇,吃点东西再走。”

    安正初摆手“我——还行,没多远了——继续——”一句话要大喘气好几回。

    他现在确实又饿又累还疼,但村子就在前面了,要歇要吃都回到村子再说。精力值这玩意,太操蛋,吃东西是能恢复些许,但人的食量有限,吃东西对他现在这种状况改善不多,只有在家里休息才能恢复得快一点。

    而且,横刀还背着孩子呢,荒郊野地的,他停下来吃东西,让横刀等着,像话吗?

    “过了这个坡,路就好走了。”他缓过劲儿来,补充道。

    精力值的问题,横刀比安正初还了解。他皱眉想了想,腾出一只手搀住安正初“那我扶你。”

    安正初忙要挣开“你——你还——背着人呢。”

    横刀瞪他“他这点重量算什么,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脸白得跟鬼似的,“要不然就停下歇会。”以浊酒一杯的体力,加上受伤对精力值的影响,能支持到现在算不错了。

    他连说了两回让自己歇着,可见是真担心自己?

    安正初心里熨帖,忍不住感激得朝横刀笑了笑“没事,就剩几步路了。”

    横刀的视线掠过他苍白的唇“那就走吧。”右手却依然稳稳地搀着他的胳膊。

    安正初抿了抿唇,领了他这份好意。

    俩人再次前进。

    这回俩人并肩前行,安正初才觉出不对。

    他走两步,横刀才慢慢跨出一步,他走第三步,横刀就停在那儿等着他跨步。

    想到自己那可怜兮兮的5点敏捷,再对比俩人的身高……安正初汗颜。难为横刀一直配合着自己的速度慢腾腾前进,既没催他也没摆脸色,现在还扶他。

    这横刀,人真好。

    殊不知,横刀也在心里纳闷着——他什么时候这么大发善心过?

    就这么一步一挪,俩人终于翻过小山坡,看见屋宅相连的小村子,以及村口处坐着的一名壮硕汉子。

    彼时,那位汉子正头顶着nc特有的半透明字坐在一张小马扎上削竹子。

    横刀晃了眼他头上的“猎人张叔”四字就没在意。

    反倒那位张叔看到他们后诧异极了,放下手上东西就大着嗓门嚷嚷“咋啦咋啦,阿酒你这是咋啦?”完了还朝他们跑过来。

    横刀瞬间将注意力转回他身上,再三确认他确实是nc,再看他这关切劲儿……他挑眉看向被称为“阿酒”的安正初。

    安正初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扭头朝快步到跟前的张叔回答“张叔,我没事,我只是累着了。”有了横刀的搀扶,后面这段路他已经走得轻松多了。

    张叔打量他一眼“还说没事,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安正初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伤。他忙摆手“真没事,这些都是小伤,快好了。”有横刀的高等级丹药,又过了这么久,确实好得差不多了,疼也只是小疼。

    虽说拟真,终归还是游戏,伤口愈合要是太久,大家还玩什么?

    张叔略微放心些,转头看向搀扶着他的横刀,然后是横刀背上的小孩,他的眉峰再次聚拢“他们这是……”看起来能力不俗的异人,跟身着粗布裋褐的孩子完全不搭噶,这俩人是怎么走在一起的?

    安正初解释道“张叔,横刀是我朋友,他救了我跟这孩子。”顿了顿,“我们现在有事,要去找村长。”

    张叔略略放心了些,伸手扶住他另一边,先朝横刀道“你背着孩子,阿酒交给我。”然后转回头,搀着安正初往前走,“还找什么村长?你也不看看你这脸色白成什么样子,回去歇着。有天大的事都等你歇好了再说。”

    “张叔……”安正初欲要挣扎。

    张叔一瞪眼“你这孩子真是,你身体什么样儿你自己不知道吗?再多话我就把你送到老孙那里。”

    安正初张了张嘴,看看一脸戏谑的横刀,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几人再次前进。

    横刀背着孩子跟在猎人张叔跟安正初后面,不着痕迹地打量这个隐在山林里的村子。

    村子不大,玩家一个都没见着,倒是nc们挺多的。这会儿是半下午,太阳正晒,nc们基本都在各自铺子、屋子里,敞开的门户清楚明白地看见路上情况。

    他们一行一路过去,各个屋子里的nc自然看见,接二连三地跑出来,凑到安正初面前关切询问。

    一位头顶“大夫孙远德”名号的老头走过来,二话不说抓起安正初的手腕。

    其他人皆安静下来,屏息看向他。

    安正初连忙解释“孙爷爷,我真没什么事。”再朝其他nc点头,“谢谢各位叔叔婶婶阿姨关心,我真没什么事,就是累着了。”

    孙远德不说话,放下他的手,凑到他肩背处,闻了闻伤口处的药味,完了才抚着长须点头“确实无甚大碍,歇歇就好。”他挥手示意其他人,“都散了吧。”

    其他人见状纷纷松了口气,再度朝安正初慰问一番。安正初既感动又无奈,跟孙远德一起劝他们回去,他们才肯离开,连猎人张叔也被孙远德打发走了。

    被堵在nc堆外围、完全被无视的横刀盯着安正初。

    安正初回头就看到他的目光“怎,怎么了?”

    横刀走过来“没事。”

    孙远德打量了眼横刀,转向他背上的李竹苓“这孩子怎么了?”顺势摸上孩子的脉搏。

    安正初解释“他没什么事,就是太累了睡着了。”

    孙远德看出来了,他放下手“嗯。心肺有些小毛病——是不是刚遭遇大变?”

    安正初点头,脸色有些不好“嗯,这孩子刚经历了些事——”

    孙远德摇头“外头的事不需要跟我说,有事你就去找老张。”他顿了顿,看了看安正初背后空空如也的篓子,再看了眼横刀,又道,“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说完,不等安正初回答,他背过手,施施然走开。

    安正初忙躬身送他离开“孙爷爷慢走,回头我采到荠菜再给您送。”

    张远德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安正初轻呼了口气,回头招呼横刀“走,先去我家。”

    横刀自然没有意见,紧跟着他继续往前走,眼底带着深思。这家伙,跟nc的关系似乎也太好了点吧……

    一路走到村子西北角,拐进一条小路尽头,一间简陋的竹屋映入眼帘。

    “到了。”安正初加快脚步走上前,边推门边回头,带着些许歉意地朝横刀笑,“家里简陋,别嫌弃啊。”

    这角度看,他右边唇角勾起几分的时候,竟然有个小小的笑窝。

    横刀愣了愣,回过神来,摇摇头,跟着往前走“没事——”

    “砰!”

    脑袋仿佛撞到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横刀闷哼一声,倒退一步。

    “艹——你好歹把屋子权限开一下吧?”

    作者有话要说  掐指一算,每天中午12点更文有助于提升暴富几率,以后就改为这个点更新了。

    他快步走向横刀“抱歉,我们走。”

    好感度什么的,以后再研究吧。

    果然。横刀不以为然,背着孩子率先转身往林子走“那有水流?池塘也行。”

    安正初不解“为什么要客栈或水源?那是我的出生地,我有房子在那儿,你在我家洗就好了。我早上出门前才提满一缸水。”他抿了抿唇,忙又补了一句,“不要嫌弃我家简陋就好。”

    背对着他的横刀顿了顿,嘴里自然而然接上去“有什么好嫌弃的。行了,就去你那里。”

    安正初愣了愣,忙戳开悬浮在身侧的系统提示感叹号,弹出来的光屏瞬间刷满各种系统信息,全是适才受攻击时的各种提示,什么受到攻击、什么血量200、什么重伤……

    安正初把信息往下滑,想看看所谓的好感度是怎么回事。眼角一扫,就看到前面的横刀停了下来等着他。

    他不好意思地回以一笑,连忙关掉系统提示屏,顺手还将系统提示屏右下角的关闭提示开启——系统一直叮叮叮也忒烦人,关掉算了。

    所幸安正初听懂了,他挠挠腮“就,就本来就会啊,都只会些皮毛而已的……”

    横刀眼底闪过些什么,他耸耸肩“会就不错了。看来我跟你组队不亏啊。”

    这是明晃晃的夸奖了。安正初有点不好意思

    安正初见他没意见,嘴巴忍不住微扬。

    叮!对好友“横刀”好感度 +1

    横刀示意他领路,顺口问了句“你那村子有客栈吧?”从游戏拟真性来看,这么偏僻的村落,可能会没有客栈。

    安正初摇头。

    安正初翻开自己的技能列表,低头开始数“采集、烹饪、裁缝、种植、养殖、建筑、丹药……”

    “停!”横刀忙比了个暂停手势,咋舌道,“你是怎么在这么……垃圾的属性下出这么多技能的?” 难道就是因为去捣鼓这些,这家伙的等级才不高?惊诧之下,中间有个词他一时想不起来普通话怎么表达。

    横刀将孩子检查了一遍,安抚他“没事,哭累了而已,让他歇着吧。”完了他蹲下来背起李竹苓,“你出生的村子是不是在附近?”他在这里晃了几天都没见过几个玩家,更不用说村镇。而安正初这等级,不可能越过他刚才练级的区域,那么,附近必定有一个新手村。

    安正初意会“对,先去我那里。可以问问我们村的村长,看怎么安排他。”他打量了眼横刀,“而且,你也得洗洗。”

    这游戏做得逼真,用大刀挖坑的横刀浑身上下都是泥土,看起来灰头土脸的,必须清洗,否则会一直掉精力值,而且,衣服也得洗洗,不然装备的耐久度也会下降。

    横刀正想接着问些问题,眼角余光扫过墓碑边上的李竹苓,下一瞬长腿一迈,一把将昏厥过去的孩子扶住。

    安正初大惊,急忙上前探看。

    横刀看看抱着墓碑哭泣的李竹苓,转回头,将频道改为私聊“也就是说,跟拳脚功夫一样,玩家本来就会的生活技能,也能自行领悟?或者在别人的指点下领悟?不需要经过nc?”

    安正初点头,补充道“我没想到指点别人的也行。”

    横刀好奇“所以,你有几个生活技能?”

阅读垃圾游戏害我[全息]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独宠残疾夫君:最强农家媳西游之制霸洪荒重生之民国女子末世恋爱法则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