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快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林,来来来,给你锤锤背,辛苦一天了。”我看见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倒是被吓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牵耳朵。牵耳朵是这个城市的一个习俗,也是从上一辈流传下来的,当你被惊吓到的时候要牵一下自己的耳朵,而祈求神明不会惊扰到自己。这还是我爷爷告诉我的。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呀,小异,有什么事情要和爸爸说的。”

    “老林,你认识一个叫华生的人吗?”

    “华生?”老林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到什么,便摆摆手说道:“年纪大了,倒也记不住了,应该是不认识这个人,映像中没有看过这个名字。”

    “哎,你这小伙子,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闯什么祸了。”

    “老林,我二十多了,能闯什么祸,难道现在还能去树上掏鸟窝吗?”我反驳完老林便提起书包走向了卧室。躺在床上想着华生到底是谁,和我这次西藏受伤有什么关联,最后想破脑袋都不清道不明这里面的关系。

    想到最后一把坐起来,书桌上的那个快递盒子里面一直有金光发散出来,好奇心驱使着我走了过去。

    打开了房间里灯,坐在书桌面前拆起了那个快递,打开快递盒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檀木盒子,盒子有点想古代女子放首饰的盒子,盒子上面的雕刻着一条鱼的画面,这条鱼有点眼熟,好像出去玩的时候在某个地方见过,可脑子一瞬间就是想不起来。

    打开盒子后,里面只有一把黄金制成的钥匙,看钥匙的形状应该是清朝的鱼锁的钥匙,那时候在我国东北丹东一带常见此类家具。古时候的人用鱼的造型制锁,因为《芝田录》中记载:”门锁必为鱼者,取其不瞑守夜之意“。鱼锁因为其鱼目始终睁眼,死不瞑目,可以日夜睁着眼看守门户。

    我还注意到在钥匙的顶部刻有一个数字103,这又有什么寓意?而且古时候的钥匙大部分由铜制造而这把钥匙却是有黄金打造,观其外形应该是出产好多年了,上面还有一些小划痕,不知道从多少人手里经过多少年落到了我手里。

    黄金的发光点是从那个快递盒子里发出来,看见快递盒子里面是一个首饰盒,首饰盒里面装着一把黄金钥匙。原本打算将这个东西寄回西藏的想法一下子就消失了,顺便看了一下快递上的寄件人是华生。华生,自己从未认识一个叫华生的人,会不会派送错了,可是收件人上面明确写着”林殊异“三个字,难道是那个老爷爷,自己那晚虽然与老爷爷交谈了一会却也未问及老爷爷的姓名。正苦思冥想的时候灯突然亮了,原来是老林回来了。见到我坐在沙发上着实吓了一跳。

    “小异,你回来怎么不开灯呀。”老林一直摸着胸口,最近每一次回家大概对老林来说都是一次挑战,因为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哪里回家开灯的时候看见我坐在哪里。

    “对,就你出事后几天,有一个送上门的快递是你的,然后我随手装包里准备给你,可是那天忘了就一直落在包里了。”

    “从哪里寄过来的?”

    “西藏。”

    拿起这个快递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去拆这个快递的冲动,因为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东西,眼睛与异能的事情也是我从来不敢与任何人提起的事情。

    “算了大南,这不一定就是个好东西,说不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到时候再寄回去吧,那个地方我再也不想有什么联系了。”我摇了摇头顺手将快递塞进了自己包里。

    晚上十点多我才离开医院回家,毕竟老林又出去加班,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还不如在医院多陪陪兄弟们。回到家的时候我故意没开灯,让自己置身于一个黑暗的环境里,果不其然我的眼睛在黑暗中泛起青光,这青光可以帮助我在黑暗的地方照明我视线所及之处。这青光刚开始还会不适应,到现在倒还习惯了。将书包丢在茶几上,突然一道像黄金一样的亮光在包里投射出来,我惊奇的发现我居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这个书包里面每一个角落的地方,甚至笔在书包里画了几笔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你小子,十一去哪里不好,去西藏,落了一个月的课我看你怎么过这个学期的课,下个学期准备重修吧。”

    “文导,不会的,我一定会好好复习努力不挂科的。”

    “行了,你小子别再乱跑了,赶快回宿舍好好复习吧。”

    “什么,又是那个鬼地方。”我现在是真的怕了那个地方,听到那个地方就是条件性反射的抗拒。

    “你快打开看看是什么。”

    “这是你的。”

    “什么,我的?“

    “我说你们宿舍人哈,口口声声和我说去医院接病人,最后把自己接进去了。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那几三个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我真觉得你们在耍我。”文路侃然正色的教导着我。

    “文导,我也不想的,你看我刚出院就碰见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我想的,这都是命啊。”怕文导在继续盘查下去,我自己先委屈的控诉了一番,毕竟这么多年了,文导这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我可是了如指掌。

    “小乐,好笑吗?”老三把头转向了李乐的床位一脸冷漠的问道。

    “我觉得出院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小子在揍进来一次吧,腿部重要,就打腿,我家里还有一根双截棍长度还行。”大南眼睛看着我,说完这句话全程不停段,不喘气。

    “哥几个,我这条小命还想在活几年,你们手下留情。给,你们要的东西。“说着我把他们的东西递给他们。坐在大南的床边准备给大楠削苹果的时候,看见大南的包里有个快递,随口问了一句:“这包里咋还有个快递。”

    回到寝室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东西是挂在李乐床头的那个菩萨吊坠,估计这就是小乐子给我祈福拜菩萨的物件。这次回学校如果不是大南让我回宿舍拿点东西,估计我得在家呆到考试才回学校的。在宿舍整理好东西后,出学校打了一个车去了医院。

    “看样子哥几个恢复的不错啊,都能起床了。哈哈哈”看见这三个人躺在床上不能下床的样子,我只想哈哈大笑。

    一个月没有回过学校,在踏进校园的时候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看着象牙塔里的建筑与行人,这才是21世纪大学生生活的样子,管他上个世纪发生了什么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走在路上哼着小歌看着路上的小学妹们,突然一个人拍了一下我的脑门,不用猜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我辅导员文路,因为会这样揍我的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在医院里躺着。

    “文导,好久不见呀。”我转身向文路努力挤出一个笑脸。这四年我们整个宿舍可是没少给这个导员惹事。

阅读鱼锁生衣门不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幸运王[综]弱受养成 童叟无欺别动,再动我就亲你咯小河山万域独宰吃掉这天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