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男朋友一来,杨月立刻挥了挥手,抛下老男人沈默,拎起手袋冲了出去。

    沈默目送她离开,转头打电话叫了份外卖。其实他自己的厨艺也不差,但现在一个人生活,懒得再花心思做饭,还是叫外卖更方便。咖喱饭很快就送到了,沈默吃过晚饭后,又处理了一些杂事,这个点基本上也没什么生意了,他便关了店门,支起画架来继续那幅未完成的画。

    他下午在公园已经画了大半了,在这寂静的夜里又特别容易集中精神,没过多久就上好了色。沈默放下画笔,退后几步看了看,自己觉得还算满意。

    只是还未落款。

    沈默犹豫了一下,重新拿起笔来,从右手换到左手,又从左手换回右手。他拿笔的右手仍有些微的颤抖,但竭力克制住了,一笔一划地写下“沈默”两个字。同他从前的签名稍有差别,风格倒还是一致的。

    他看着这两个字,几乎是情不自禁地,想起几年前的那一天,他推开锦绣山庄那间书房的门,看到满室都挂满了他的画。

    有些是他在学校的习作,有些是他为了赚钱画的人像,有些甚至只是信手的涂鸦,他不知道一个人要费多少功夫,才能收集到这些画。

    ……原来这就是锦绣山庄的秘密。

    那一刻沈默就已知晓,自己定然是错失了一些过往。

    他跟周扬分手后,有半年多的时间过得浑浑噩噩,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他本来想找季明轩问个究竟的,但辗转联系上季明轩后,对方并不肯见他。他最后只好去了趟医院,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才想起从前那些事。

    他曾经一度握住过那个人的心,然而最终还是放开了手。

    当年沈默从楼梯上摔下来后,被大楼的保安送去了医院,所幸他伤得不重,除了些外伤之外,就只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他头晕了好几天,记忆始终是一片混乱的,虽然记起了他被绑架的事,但对中间这半年发生的事却毫无印象了。

    而季明轩……也成了真正的陌生人。

    直到后来他的出租房到期,快要流落街头的时候,季明轩丢给他一纸合约,两人才重新有了交集。

    沈默一恢复记忆,就急着想见季明轩。他没有季明轩在国外的联系方式,只能找陈律师帮忙,陈律师颇为热心,一番周折之后,终于联系上了季明轩。

    但季明轩并不愿意见他。

    沈默又找了他几次,季明轩才通过陈律师回复他两个字:勿念。

    陈律师且委婉表示:“季小姐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

    沈默心下一凉,知道一切都已结束了。

    无论是他那段失而复得的记忆,还是季明轩那隐秘的爱恋,都不用继续追究。他跟季明轩之间始终隔着一个季安安,从此后各自天涯,再无必要相见。

    他冷静地向陈律师道谢,当天下午就搬出了季明轩的别墅。季明轩送的东西,他只动了永宁路的那间店面,这几年里开了画室,重新学了画画,时间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过去了,像是从来没认识过季明轩这个人。

    只偶尔会梦到一些往事罢了。

    沈默自嘲地笑笑,看时间已至深夜,也是时候回家休息了。他草草收拾了一下东西,临出门时,瞥见墙上挂着的日历。如今已是一月下旬,再过几天就是农历的新年了,等过完年则是——立春。

    沈默盯着那个日期看了片刻,慢慢儿收回视线。

    他回家路上有些心不在焉,到家后冲了个澡,照例打开电脑上了会儿网,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在网上订了张机票。

    是2月4日飞往国外某小岛的机票。

    第二天沈默将这件事跟杨月一说,杨月的脸颊又鼓了起来:“出国旅游?老板你太能偷懒了,年年这个时候出去玩。”

    沈默只好说:“等我回来了让你休年假。”

    杨月这才露出点喜色,问:“老板你这次是去哪里玩?”

    “老地方。”

    “又是S岛?”杨月微微惊讶,“那里可是蜜月胜地,人家都是一对对情侣一起去的,你一个单身人士年年往那跑干什么?等艳遇还是挖墙角?”

    沈默的理由光明正大:“画画没灵感了,我是去采风的。”

    杨月果然没话讲了,问:“什么时候走?”

    “2月4号的机票。”

    杨月翻了翻日历,道:“那天正好是立春。”

    接着“咦”了一声:“我记得老板你每年都是立春前后出门的,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她嗅到点不寻常的味道,转过头来看向沈默。

    沈默的心一跳,但面上仍是微笑:“当然有。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万物复苏、百花齐放,正适合出门踏青。”

    话说到这个份上,杨月也没法再追问下去了,沈默趁机打发她去做一杯咖啡。

    不多时,杨月就把咖啡端了过来。沈默昨天晚上没睡好,闻着咖啡的香气,还是有点昏昏欲睡。时间临近中午,阳光把咖啡杯的影子拖得长长,沈默半眯着眼睛看向窗外,觉得日子再悠闲不过。

    但是于这样的平静中,他总觉缺了点什么,再快活也有不足。或许正如杨月所说,有一个名字在他心上扎了根,这些年来生根发芽,往往趁他不备时跳出来,猛地占满整个胸膛。

    他这样的思念一个人。

    即使伸进一只手去,使着劲儿按了又按,弄得一颗心鲜血淋漓了,依然压抑不住。

    这个新年沈默过的很简单。他给杨月放了假,自己在家烧了几道菜,又配上一瓶红酒喝。因为只有一个人吃,再精美的菜色吃着也没滋没味,倒是跟平常的外卖差不多,吃起来都是寂寥的味道。还没到十二点他就上床睡觉了,裹着厚厚的棉被,听着窗外的鞭炮声沉沉入睡。

    翻过年就是立春了。

    沈默去过S岛几次,不用再做什么攻略,只兑好了现金、收拾好了行李,出发前一天又特意去剪了个头。他相貌本来就显年轻,刘海剪短后露出一双眼睛,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一些。

    就像……四年前一样。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他一心憧憬着跟季明轩一起去S岛,但谁料物是人非,终究只得他一个人成行。

    2月4日一早,沈默拖着行李箱出了门。他中途要转一趟机,花十多个小时才到目的地。S岛是传闻中的蜜月胜地,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海滩,沙粒洁白、海水碧蓝,景色美不胜收。

    沈默入住的酒店建在S岛南部的断崖上,套房和别墅都依地势而建,在屋内能听见海浪拍击的声响,推窗俯瞰出去,海洋尽收眼底,景色蔚为壮观。室内的装修设计也是别具一格,既融入了各种现代元素,又保留了原生态的自然风光。这家酒店刚落成不久,听说投资者也是华人,虽然住一晚的价格不菲,不过沈默出门在外,也没讲究这么多了。

    他到酒店的时候已是晚上了,先狠狠睡了一觉倒时差,第二天早上起来,才开始优哉游哉地欣赏海景。他选在这个时候来S岛,虽然有些不可言说的小心思,但明面上的理由还是来采风的,所以吃过午饭之后,就背着画板在岛上游览起来。

    他骑着脚踏车穿过岛上的小村落,躺在沙滩上看了海边的日落,品尝了原汁原味的当地美食,几天下来玩得十分痛快。当然画作也完成了不少,有几幅颇具韵味,看得人眼前一亮。

    沈默原本还想租快艇出海的,不过实在是玩不动了,后面几天就只是窝在酒店房间里专心画画。酒店一面临着悬崖,另一面则造了泳池,他有时候画得累了,就走到泳池边散散步。

    这天阳光格外得好,沈默下午没什么安排,吃过饭就去了泳池边,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构思新作品的构图。下午游泳的人渐渐多起来,沈默叫了杯咖啡喝着,忽然听见有人用中文叫了声:“明轩……”

    甜腻腻的女性嗓音,千回百转地似在撒娇。

    沈默耳边安静了一瞬,像是什么声音都消失了,只那两个字格外清晰。他鼻尖渗出微微的一点汗,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循声望了过去。

    入眼的是一个泳装美女,双腿又白又直,身材凹凸有致,一头乌黑长发尤其好看。她手挽在一个男人的胳膊上——那男人也是华裔,四十来岁的年纪,头发已谢了一大半,啤酒肚圆得如熟透的西瓜。

    啊,不是季明轩。

    沈默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暗笑自己疑神疑鬼,季明轩这名字再普通不过,跟他同名的人不知几千几百,怎么听见个名字就以为是他?

    他看着那个明轩同泳装美女亲亲热热的走过去,心里忍不住想,不知道季明轩现在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也发福得不像话?随即又摇了摇头,想,他们是再不会相见的了。

    沈默苦笑一下,打算坐回原先的位置,一回头,那笑容却凝固在了脸上。

    他看见季明轩站在数步开外的地方。

    季明轩衣冠楚楚,身姿挺拔,只比沈默印象中的更为出色。他目光笔直地望过来,面容仍是那样英俊,仿佛立于时光之外。

    杨月可没这么好糊弄,正想再挖掘挖掘,就听门外传来“嘀”的一声喇叭响。

    “呀,我家那位来接我了,我先下班了,老板byebye!”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我有个大学同学……”

    沈默忙道:“不用不用。”

    “我来这里也快三年了,就没见你交过女朋友。”杨月忽然把头凑过来,盯着沈默道,“老板,你该不会是心里有人吧?”

    杨月是爱八卦的那种小姑娘,顿时来了兴趣,猜测道:“是你的初恋?还是暗恋对象?或者是苦追多年的女神?”

    沈默想到不久前的那个梦,心跳得有些急。但他已学会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面上仍是平静。

    “没有,”他像是怕杨月不信,更像是怕自己不信,又重复了一遍,说,“没有这个人。”

    沈默脾气甚好,一边整理东西一边说:“抱歉,我回来晚了。耽误你跟男朋友约会了吧?你可以下班了。”

    杨月大学毕业就找了这份工,几年做下来也跟沈默混熟了,匆匆补了一下妆,问:“老板你晚上吃什么?不会又叫外卖吧?”

    “是啊。”

    她刚画完眉毛,两条弯弯的眉浓得似墨。

    沈默恍了一下神,一时竟答不上来。

    “二十九也是老男人了。”杨月拿起眉笔,淡淡扫了扫眉毛,“年纪越大,在婚恋市场上越不吃香。”

    沈默道:“没遇上合适的。”

    沈默收拾好画具后,将背包往肩上一背,快步走出了公园。他在永宁路那边有一间店面,是当年跟季明轩分手时,那人转到他名下的。他后来简单装修了一下,开了家小小的画室,生意不好不坏,勉强可以维持温饱。

    因为是下班高峰,路上有些堵车,沈默回到画室的时候,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他雇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帮忙打理画室,这时候见他回来,杨月脸上就有些气鼓鼓的,道:“老板,你又跑出去偷懒了!”

    “再喜欢也不能天天吃。”杨月放下粉饼,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老气横秋的说,“老板你都三十岁了,也是时候交个女朋友了吧。”

    沈默呆了一下,道:“我过完年才二十九岁。”

    但对于青春靓丽的女孩们来说,二十九和三十有什么区别?

    “又是咖喱饭?”

    沈默又答了一声“是啊”,说:“我喜欢咖喱。”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沈默一梦而醒。

    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夕阳的余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他在公园的草坪上睡了个午觉,头发和衣服上都粘了草屑,样子颇有些可笑。路过的人看见了,朝他露出善意的微笑。沈默也不介意,跟着笑了笑,起身捡起扔在地上的画板。

    他从几年前开始重拾画笔,试着用左手画画,一点一点慢慢练习,虽然还追不上以前的水平,但也算让自己满意了。他今天原本是出来写生的,但太阳实在太好,忍不住就睡了一觉,没想到会梦到这么久以前的事。

阅读貌合神离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无限娇宠都市情缘清穿之盛宠福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