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沈默只管抱着他不放,脸贴在他背脊上,轻声说:“我想你了。”

    那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时愣着没动。

    沈默绕到他身侧,抬高脸去吻他。他有点儿意乱情迷,呢喃着叫:“周扬……”

    那人身体一僵,忽然转开头去。

    沈默没有吻到他的唇,却吻在他脖子上,两片嘴唇贴着他微微颤动的喉结。他退了一下,却没退开,气息彻底乱了。

    沈默试着亲了亲他的喉结。

    那人便发出压抑过的低哑声音:“沈默!”

    沈默心跳得厉害,一点点往上吻过去。他吻他的脖子,吻他的下巴,最后终于吻住他的唇。

    那味道比想象中的更加美妙。

    沈默浅尝辄止,眼角眉梢都带着些得意劲,退开一点说:“周……”

    那人的眸色沉了沉,没等他说出后面那个字,就猛地捉住他的胳膊,将他压在身后的流理台上,低下头来狠狠吻他。

    沈默被亲得透不过气来。他后背抵在冰凉的流理台上,双手攀上那人的肩,感觉那薄薄衬衫下的身体散发着灼人热意。他与他唇齿交缠,整个人也像要烧起来。

    这时候别说是那人的名字了,他连自己的名字也记不起来。

    直到肺里的空气都快用尽了,沈默才挣扎着退开一些。那人立刻追上来,却是放柔了动作,轻轻啄吻他的嘴唇。

    沈默体内的那股热意非但没有消退,反而烧得更加热烈了。他翘起脚尖勾了勾那人的脚,道:“周扬……”

    那人呼吸一窒,说:“我不是周扬。”

    他许久没说过这句话了。

    沈默愣了愣,仔细去看他的脸,那样英俊的面孔,确实是与他朝夕相处的那个人没错。

    这么重要的人,他怎么可能认错?

    沈默松了口气,再一次扑上去。

    那人却握牢他的肩膀,并不让他得逞。

    沈默眼巴巴地望着他。

    那人笑了一下,说:“你的病还没好。”

    “我根本没生病。”

    那人静了片刻,目光落在沈默脸上,情不自禁地抬起手,碰了碰他的眼角,拇指慢慢由他眼皮上扫过。

    沈默简直以为他又要吻他。他不由得闭起眼睛,却听那人叹息道:“等你病好了再说。”

    说完松开了手,转回身去洗碗,仿佛那几只碗比沈默更具吸引力。

    沈默是借着酒劲才缠住他不放的,但更进一步却做不出来了,人家对他没兴趣,他总不能硬上吧?

    他看着那人洗完了碗,照例给他按摩了右手,然后……照例睡在了沙发上。

    沈默夜里热得很,乱七八糟的做了许多梦,仿佛梦见那人走进房里来,一睁眼却只是一场空。等他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那人早就去公司了。

    接下来他只抽空陪沈默吃了几顿饭,就匆匆飞去了国外。不过他毕竟放心不下,叫助理过来看了沈默几次,还替沈默订好了回家的车票。

    沈默当面谢过了那人的助理,转头却将车票锁进了抽屉里。

    他没有回家,在出租房里一直住到年末。

    31号那天,他早起做了一次大扫除,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下午空下来时,才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有人接,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沈默忍不住叫道:“爸……”

    那头安静了一会儿,接着“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沈默呆呆握着话筒,听见里面传来“嘟嘟”的忙音。他隔一会儿再打过去,这次再也没有人接电话了。

    沈默眼框发红,默默挂上了话筒。

    他跟周扬恋爱后,已经向家里出柜了,当时事情闹得很大,他差点被打断腿,之后就被父母赶了出来,再也回不了家。

    不过他并非一个人,至少还有周扬陪着,不是吗?

    沈默调整一下情绪,重新拿起抹布,把打扫得纤尘不染的地板又擦了一遍。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沈默懒得张罗吃的,就煮了一碗面,边看电视边吃了,然后守在沙发上等零点。

    快半夜的时候,鞭炮声陆陆续续响了起来,沈默的手机铃声也响了。沈默扑过去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传来的却是令他安心的嗓音。

    “睡了吗?”

    “没睡,在等零点。你呢?”

    “还在吃晚饭。”

    沈默“哦”了一声,想起来是有时差,问:“在国外过年好玩吗?”

    那人还是冷淡的口吻,说:“没什么意思。”

    两人随便聊了些话题,那人冷不防问:“沈默,你现在在哪里?”

    沈默脱口道:“在家啊。”

    那人又问:“一个人?”

    沈默眼皮一跳,看了看孤零零的屋子,桌上吃了一半的面,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欢快:“我回老家了,我爸妈都在呢。”

    他是不会说谎的人,怕自己露了馅,正好鞭炮声越来越响,他急急忙忙道:“爸妈喊我去放鞭炮了,我先挂了。”

    那人没有接话,只是用一种奇特的语气叫他:“沈默。”

    沈默直觉他要说些什么,屏息以待。

    过了许久,那人的声音随着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来,却仅是说了句:“新年快乐。”

    沈默回他:“新年快乐。”

    心中有些惆怅,却又有点儿说不出的甜蜜。

    沈默挂了电话后就睡下了,是睡在那人平常睡的沙发上,梦里面全是他的影子。他睡得晚,第二天醒得也晚,是听到敲门声才醒过来。

    沈默一个激灵,想不明白谁会这个时候来敲门,他迷迷糊糊地起身去开门。

    门开了。

    就像做梦一样,他思念的那个人正站在门外。

    沈默不知不觉走进去,借着那点酒劲,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那人一怔,回头道:“别闹。”

    “再过几天吧,等忙完手头的事情就走。”那人手上的筷子不停,看了看沈默道,“你一个人在家……”

    “没事,”沈默想了想说,“我正好也想回一趟家。”

    那人点点头:“应该的。”

    沈默边说边继续给他倒酒。他是存心想要灌醉某人的,但结果并不如他所愿。一瓶红酒下去,那人脸不红心不跳,反而他自己喝得有点晕乎乎的。而且这顿饭吃的一点情趣也没有,因为那人太执着于吃光他煮得菜了,从头到尾都在埋头苦吃,沈默只后悔没备点胃药。

    吃过饭后,那人自觉进厨房洗碗。

    沈默酒劲正上来,晕晕的走到厨房,靠在门边上看他。那人挽高了衬衫袖子,洗碗的水哗哗的响,水珠子溅在他的手臂上。他个子很高,身形挺拔,腰侧的线条尤为漂亮。

    嗯,这么久了都是看得见吃不着,会做梦倒也正常。

    想起那人为了分床睡而提出来的种种千奇百怪的理由,沈默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重新裹着被子睡下了。

    天气越来越冷,时间渐渐接近年底,除了无所事事的沈默外,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那人的工作尤其忙,连着几个晚上夜不归宿了,不过他对沈默的右手十分上心,无论如何总会抽出时间陪他去做复健。

    又说:“我让人给你订车票。”

    “不用了,就在隔壁市。”

    沈默主动给那人倒了酒,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他说过要去国外陪家人。

    若是真的,周扬何必偷偷亲他?

    若是做梦……

    毕竟他只是右手受伤,其他地方可是再正常不过了,好不容易敲开了那人外头的那层壳,总该尝一尝里面的滋味了吧?

    所以到了圣诞那天晚上,沈默特意炒了几道拿手菜,又配上了一瓶红酒。他记得周扬的酒量……嗯,他记不清了,应该不是特别好吧?

    那人当然也提前下班了,回来看到满桌子菜,脸上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慢慢坐下来开吃,一副要把整桌菜消灭的架势。

    那人且提前打过招呼,说是过年时要陪伴家人,只能跟沈默一起过圣诞了。

    沈默自然没意见。他对这些所谓的节日并不在意,过不过都无所谓,但那人既然提到了,他便也动了一点心思。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不知过了多久,沈默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一睁开眼睛,就急着去寻那人,却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卧室的床上。

    客厅里静悄悄的,灯早就关了,透过微弱的一点月光,能瞧见那人躺在沙发上的身影。他呼吸平稳,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沈默有些怔怔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鬓角。那地方似乎还残留着微热的余温,令他分不清刚才的那一个亲吻,究竟是真实发生过的,或仅仅是一场旖旎梦境?

阅读貌合神离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无限娇宠都市情缘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