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强征入伍 旧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嘿嘿,‘闻名’也好,‘见面’也好,都好,都好!”穆懿乖张的说道,调侃的意味很浓。

    “你……”井木犴很是恼怒,这个“木公”可不像其他人那么好对付啊。他正要发怒,可是刚一开口,斗木獬就发现了两人的异常。

    斗木獬一直不知道井木犴来了天砀山以后,为什么就一直要求见那个“击退”奴儿(翼火蛇)的先天神灵,现在他知道了,原来这俩人先前有矛盾啊!

    看着这俩人一个以势压人,一个咄咄逼人,斗木獬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还是早点兵发南洲,大局重要啊,于是抢在井木犴发怒前,开口道:

    “调皮,木公兄弟,你调皮了。快向井木犴将军道歉。”

    斗木獬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温不火,温文尔雅,很有磁性,听着就很舒服。

    看着有人做和事佬,穆懿索性就坡下驴,躬身一礼,说道:“不好意思啊,对不起,将军,跟您开个玩笑!”

    穆懿也不想和井木犴撒欢的闹,之前只不过想给阿傍出口气。可是实力没人家强,权利没人家大,只能过过嘴瘾,编排几句。但是后来想想,完全没有必要,等拳头大了,直接找回来就是了。

    “很好,很好,心思缜密,有勇有谋,能屈能伸,好,木公,好样的!”不知道的人以为这是斗木獬在称赞穆懿,其实不对,这是那个操着一口“闷雷音”的井木犴说的。

    穆懿自己心里都嘀咕着:你从哪儿看出我心思缜密,有勇有谋了?

    “不愧是以一敌百,击退奴儿,拯救东洲的大英雄!”井木犴说道,而且还冲穆懿竖起了大拇指,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南州局势风云诡谲,凤凰一族所谋甚大,我看不如这样,老獬大将军。”

    “嗯,怎么了?”斗木獬疑惑的问道。

    穆懿听到这儿,本能的感到不对劲,他刚要开口说几句,紧接着就听井木犴说道:“老獬大将军,不如我们征辟木公入伍,随我等大军南下,驱逐凤凰一族!”

    “这个,不好吧?”斗木獬说道。

    “嗯,我……”穆懿刚开口,就被井木犴打断了,主要是后者的嗓门太大了,穆懿就是接着往下说,别人也听不到。

    “有什么不好的,大局为重,木公兄弟有勇有谋,定能助我等一臂之力。”井木犴大义凛然的说道,这还不算完,他还要添一把火,他说:“你想想,奴儿(翼火蛇)这招‘偷渡资敌’之计,多么隐蔽,多么狠辣,狮煊多少年都没发现,木公兄弟才来几天,就把这事给解决了。这是何等的眼光?这样的军事才能不入伍从军,建功立业,岂不浪费大好才华!”

    “这个,慎言……不过,你说的也对,但也得问问木公兄弟的意愿啊!木公兄弟,你看……”

    “我……”穆懿那个无语,怎么就能和军事才能扯上关系,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这还用问么,木公兄弟是何等的胸怀,他一个先天神灵,加入咱们东洲,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洪荒稳定么,百族安康么?他咋能不愿意呢!”

    原来大嗓门还有这用处啊,都不用抢着说,开口就把所有的声音压下去了……

    “那好吧,既然木公兄弟也愿意,那就这样定了吧!”斗木獬说道,“咱们明天就出发,为了洪荒,战!”

    “斗木獬将军,我……”这可不行,南洲烽火连天,这事可不能答应,必须回绝了。可是……

    “木公兄弟,这样吧,我做主,许你五百部众……”又是井木犴,咱们之间有这么大的仇么?非要拉我上战场!

    “够了!”穆懿吼道,他必须吼着才能把井木犴的声音压制住,他说:“我不能去南洲!我等奉狮煊大总管之命,谨守天砀山,无法听从两位将军的调配!”

    “呵呵……哦,原来这样啊,那就算了……”斗木獬说道,他也不想强迫别人,以穆懿的能力,或许有些小聪明,但于南洲战局可有可无啊!

    “不行,这可由不得你,这是军令:即逢战事,便宜行事,凡我东洲部属,即使你不愿意,我也可强征你入伍!”井木犴沉声说道,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穆懿疑惑地看向了罗刹,罗刹点了点头,有点为难,他说:“木公,是有这样的军令,这是东洲两帅四将的特权!”

    “哈哈哈,听到了么,现在,由不了你,即使是狮煊,也帮不了你!”井木犴傲慢地说道,语气中透露着奸计得逞的兴奋。

    也算不得奸计,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穆懿避无可避。

    “你……”穆懿很是愤怒,但是一时间没有别的法子,他说:“你倒是煞费苦心啊!为了对付我,这样的伎俩都用得出来了,我是好生荣幸啊,井木犴大将军……”

    这几句话,穆懿说的咬牙切齿。

    “嘿嘿……”井木犴阴森森的朝着穆懿咧开嘴轻笑着,他慢慢地向穆懿走去,一步一步地走到穆懿的跟前。

    穆懿一步不退,就稳稳的伫立在那儿……

    直到俩人的鼻尖都快碰一起了,在场的其他人都紧张地快窒息了,都怕俩人一言不合就在这儿打起来,那可就是——“手足相残,同室操戈。”

    这是五位至尊麒麟王都很忌讳的事,即使穆懿是先天神灵,但他现在也是属于东洲西南道的部属。

    穆懿和井木犴都很克制,俩人距离近的可怕,四目相对,其实彼此都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井木犴一反常态地用只有穆懿能够听到的声音,说:

    “还记得正西道的‘无忧谷’么?谷里住着一只与世无争的‘九彩驼鹿’,实力还不错,最起码比星日马的那个废物儿子强很多,有印象吧?”

    穆懿听到这儿,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井木犴,一个很坏很糟的念头闪过,他说:“你……不会吧?我们……”

    “不错,”井木犴还是用仅有穆懿可以听到的声音说:“他是我儿子,唯一的,他从没有杀过生,吃过肉,喝过血,他喜欢修炼,喜欢安静,但是,……”

    即使这么近,穆懿还是看到了井木犴眼里崩裂的血丝,杀气与悲伤弥漫了他整个眼球,而穆懿的脑海里,则回忆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幕……

    实在太累了,最近老加班,只能保持三千字了,不好意思各位朋友!

    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

    穆懿知道自己和井木犴有些尴尬事,所以直接以官方身份对答,彼此也有点顾忌。

    “哦?那到底是‘闻名’好呢,还是‘见面’好呢,木公?”井木犴的声音粗声粗气、阴阳怪气,很不入耳。

    “呵呵……没错,我就是斗木獬,很意外么?”那个满脸横肉的粗鲁“汉子”抢在罗刹之前开口说道,声音很好听,很有磁性,和他的长相万般不配,他说:“你就是木公啊,我都听素素和罗刹说了,你很好么,很优秀!”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穆懿心里想着,嘴上却是说道:“大将军有礼了。”

    说着,他挣扎着起身,准备行个问候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狗屁的礼节!

    行完礼,穆懿扭头看着那个从进的洞来就盯着他看的清秀消瘦、风度翩翩的身影,上下打量了一会,穆懿真是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声音粗狂,口无遮拦、骄横跋扈的“井木犴”,这长相,真的配不上啊!

    奇怪的组合,不过也可以理解,据说斗木獬是异种犀牛,井木犴是变异驼鹿,体型也应该是个这,可是这声音,我勒个去。

    于是穆懿用调侃的话语问道:“那这位仪表堂堂、英姿飒爽的将军就是‘井木犴’大人么?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闻名啊,西南道大总管狮煊麾下——木公,见过井木犴将军。”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嘿嘿……”他说着,右手还揉了揉胸口。

    这就是阿傍,撒谎都不会,他很耿直:如果真的没事,他也不会下意识的去揉胸口,但他又不想让穆懿担心,嘴里说着没事。

    这是一个很没心机的人,穆懿对他的那一丝愧疚消失了,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他自己醒了,那这几天就别想消停了,还修炼?修炼个毛去吧!

    “唉,别别别,木公兄弟,听说你伤的很重,不用起来了,别牵扯了伤势!”

    “不碍事的,大将军。”虽然“斗木獬”极力劝阻,但穆懿还是起身,行了一个问候礼。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的人多的是,别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上犯忌讳,被人阴了……

    罗刹感觉现场气氛很是古怪,所以赶紧给双方做了介绍,以期缓解一下。

    “呃……这……”穆懿疑惑的看着罗刹,说道:“罗刹,紧张了么,你是不是介绍错了?”

    “嗯,醒了,我没事!”穆懿认真的说到,他看出了阿傍对他的关心,心里生出了一丝愧疚,不该瞒他么?

    想起了刚才外面的争执,穆懿问道:“你没事吧?”

    可是……

    “木公,呵呵……来,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高大威猛的是‘斗木獬’将军;这个风度翩翩的是‘井木犴’将军。”罗刹说完,接着对井木犴和斗木獬说道:

    “至于这一位,就是那个伤员,也是井木犴将军刚刚说的传言中以一敌百、拯救东洲的先天神灵——木公,您们说,巧不巧?嘿嘿……”

    一阵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很快就有四个“人”相随着走了进来,左右两边分别是罗刹和素素(张月鹿),中间是两个陌生“人”:一个健壮肥大,满脸横肉,额头中间好似还有一个肉瘤;一个清秀消瘦,潇洒出尘,风度翩翩。

    从之前的谈话中,穆懿知道这俩位就是东洲四大将中的“井木犴”和“斗木獬”,但是却不知道哪个是哪个,没有法力,“望气”这种小神通却是看不出太多的东西,不过光看长相,加上之前听到的声音,应该可以确定个差不多。

    “阿傍,让他进来吧!”

    “踏踏……”

    “木公,您醒了?”第一个冲进来的,是阿傍。跌跌撞撞的,他仔细地打量着坐那儿的穆懿,急切的问道,“您……”

阅读洪荒三圣——东王公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反派都是我前男友[剑三]都市妙手天医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用武力征服娱乐圈[星际]氪命玩家大明之最强锦衣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