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化骨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啧啧啧,乔吉十分不齿,将脸转到一边,不看他们,果然有了心上人的人都一样没脸没皮,真不害臊!

    乔吉正在黑夜里小心地赶着车,突然马蹄轻颤,马儿一阵嘶鸣,前方路口突然窜出两匹马来,乔吉以为是追兵,大喝一声:“什么人?!”勒住缰绳,及时让马车停了下来。

    “是我,柳如菲!里面坐着的是魏哥哥吗?”柳如菲为了追上魏延,半路将马车换了,换成了两匹高大的黑马,披星戴月地赶路,就怕跟魏延错过了。

    坐在马车里的魏延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此荒郊野外的地方,柳如菲怎么在这?而旁边龙倾闻言,周身气息更是冷了八度,羞怯的笑容渐渐消失,看着他的眼神十分危险;魏延还没反应过来,龙倾便快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坐到马车的另一边,看都不看他一眼。

    魏延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柳如菲真是阴魂不散,怎么到哪都有她?如果不是从小到大的家教太好,他真的想当场骂娘!

    负气地伸出头来,果然见柳如菲和她的丫鬟绿竹骑着黑马,立在马车旁,见到他顿时露出一脸喜色;魏延看了又看,确定不是做梦,这才口气不善道:“你怎么来了?”

    “魏哥哥,我追你追的好辛苦,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赶上了!”柳如菲一直跟在魏延的后面,本来是追不上的,但是行至他们落脚的客栈,得知魏延又往回赶了,这才骑马在这等着,远远看见一辆马车经过,柳如菲立即上前询问,果然是魏延。

    看着眼前英俊挺拔的男人,柳如菲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觉得这一路上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只是看见端坐于马车上的龙倾时,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正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龙倾见柳如菲心里不舒服,柳如菲更是视他如眼中钉肉中刺!眼神转了转,突然单手扶额,装作无力的样子道:“魏哥哥,我这一路追你追的好辛苦,现在突然有些头晕,我可以进马车坐一会吗?”

    意思不言而喻,就是想将龙倾赶下去,独自霸占魏延。

    龙倾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想到两人之间的婚约还在,之前的旖旎缱绻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利落地跳下马车:“马车太挤,我下去吹个风,里面让给你们了!”

    柳如菲一见他倒有自知之明,冷哼一声,豪迈地下马,就要坐到魏延身边;魏延哪会不明白她的心计,跟着龙倾就下了马车:“坐了这么久,腰酸背痛的,正好下来活动活动筋骨。”眼睛却一直盯着龙倾,视柳如菲于不顾。

    被魏延这么冷淡的对待,柳如菲一时有点下不来台,上马车也不是,不上也不是,独自一个人站在冷风中凌乱。

    “小姐,我们进去吧,这更深露重的,小心冻坏了身子!”丫鬟绿竹见自家小姐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见她可怜,连忙上前扶住她。

    “嗯。”柳如菲不置可否,转头盯着月色下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眼泪渐渐滚了上来,她这么作践自己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她心头的那个男人;魏延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没脸,柳如菲负气地上车,踢了脚马车内昏睡过去的公孙雨,把怨气全都撒在他身上。

    “嗯......”公孙雨受了伤,柳如菲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踢得不轻,在睡梦中痛苦地哼了一声。

    乔吉没想到龙倾居然脸不红气不喘地任魏延牵了手,这哪还是那个冷若冰霜的男人,根本换了个人嘛!他早就觉得他们两人有问题,果然有一腿。

    魏延见龙倾没拒绝,心中顿时一喜,自从得知他跟柳如菲的婚约后,就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这让他怎么能不兴奋?握住白皙柔软的手指一通乱揉,魏延得寸进尺地将龙倾的手腕拉到自己怀里,用温热的体温温暖着他略微冰凉的手指,脸上全是傻笑。

    “龙倾,你终于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龙倾由于未服解药的缘故,醒的比他们晚了一点,但看他面色红润,精神不错,魏延这才放下心来。

    “没有,我很好。”龙倾被魏延殷切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完全没有面对楚玉时的阴狠毒辣,此时他只是那个明月宫如青莲般温润如玉的公子,面对关心自己的人,同样会不好意思。

    想到楚玉,龙倾的笑容渐渐凝固在白皙的脸上,双手慢慢握紧,指甲深深陷入血肉里,出口的话语深冷刺骨:“楚玉死了吗?”他投出的暗器虽然偏差了,但是也能要了他半条命。

    魏延看他那样,心中难过,都怪自己没保护好他,居然让楚玉钻了空子,轻轻拿下他自虐的手指,放过被擦的通红的唇:“龙倾,别擦了,嘴唇都变紫了,当时你突然倒在地上,我实在关心你的安危,不敢去追他,这才让他有了逃生的机会。”

    龙倾不语,原来竟是自己拖了魏延的后退,想到没能亲手结果了楚玉这个贼人,龙倾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手上突然传来一阵湿热的感觉,在这个微凉的夜晚,给他安全,给他温暖,龙倾看了眼一脸温柔的魏延,心中感动,暴戾的气息压下去不少;瞥见偷偷盯着他们的乔吉,龙倾难得没甩开魏延的手,大方地让他握住了。

    “呼!没事,我还行!”公孙雨忍不住擦擦额头的冷汗,二十几年第一次感到了害怕:“我以为楚玉已经很变态了,没想到这个人更变态,简直刷新了我的认知。”他到现在还有点腿软。

    魏延连忙接住他快要倒下去的身子,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自从受伤,一路忙着追赶楚玉,公孙雨根本没有好好休息,也没有治疗,现在终于支撑不住了,魏延不忍心道:“阿雨,为了龙倾辛苦你了!”

    “老魏,说什么傻话,龙倾就跟我弟弟似的,他出事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公孙雨扯了扯嘴皮,笑了下。

    “没有,逃了!”魏延眼睁睁看着龙倾离开自己的怀抱,靠到马车的另一边,手里温热的感觉犹在,心中有点失落。

    “怎么不杀了他?他这种人罪该万死!”居然敢碰他!龙倾心中的暴戾渐渐浮了上来,掏出怀中纯白的手绢,狠狠擦拭着性感的唇瓣,用力之大,仿佛想擦下一块皮来。

    “你说的也对!”乔吉想了想,楚玉这个人的确深不可测,前方到底有没有埋伏,谁也不知道,他们还是不要过多逗留的好。

    “嗯......”昏睡过去的龙倾终于慢慢醒了过来,茫然地看看四周,发现自己居然躺在魏延的大腿上,连忙面红耳赤地爬了起来,摸了摸通红的脸颊,十分尴尬。

    装着化骨水的瓷瓶应声而落,液体缓缓流出,将地上的花草纷纷化成了水,黑衣人没想到自己一心对付公孙雨,却着了别人的道,看着胸前的剑,后悔已经来不及。

    “阿雨,你怎么样,能撑得住吗?”乔吉见黑衣人终于倒地不起,扶着龙倾走了过来。

    而楚玉在受了那么重的伤后,独自骑马上路,只是刚走了几步便倒了下去,幸亏路过的老农救助,否则就要命丧越国了。

    “老魏,我们就这么放走楚玉,根本是放虎归山,我怕他以后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宽敞平稳的官道上,乔吉一边赶车一边道。

    “嗯,我知道,但我们不知道他在越国到底埋伏了多少兵马,所谓穷寇莫追,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到卧龙堡,寻得乔老帮主的庇护,那样便安全了。”魏延岂能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黑衣人一拨一拨的来,而且个个武功高强,路数诡异,公孙雨和龙倾又都受伤了,他们不能多留,只能尽快离开。

    魏延拍了拍公孙雨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也许这就是兄弟吧!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谁也不愿看着龙倾出事。

    “乔吉,把龙倾扶上马车,我们尽快离开!”未免再生变故,魏延立即吩咐乔吉将楚玉留下的马车牵了过来,四人在夜幕的掩映下,一骑绝尘,往卧龙堡进发!

    公孙雨警惕地看着他,连连倒退数步,本来他还想着两人旗鼓相当,又都是制毒高手,不如握手言和,不要再斗下去,却不想对方是个阴险小人,居然趁他不备,用化骨水对付他!

    化骨水是什么,谁都知道,只要沾上一点点就能侵蚀皮肤,连骨头都能化掉,身上有伤口之人更加危险,此物一度令武林中人闻之色变!而公孙雨如今身上受了伤,衣服上到处是血液,沾上一点便大罗神仙都救不回!

    “吃我一剑!”正在这时,魏延见公孙雨这边战事迟迟未了,知道遇到难啃的骨头,悄悄绕道黑衣人身后,奋起一剑,用力刺进他的身体,七星宝剑在月色的照耀下泛着冷冷的寒光,剑尖直刺黑衣人的胸膛,穿胸而过。

阅读凤倾天下之涅槃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至强者降临吴限宇宙极品全能学生修真聊天群海贼之一刀必灭超级捉鬼道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