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题诗一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嗤”的一声将烛火点燃,偌大的屋子顿时明亮起来,虽然过了百年的时光,仍能看出当年的富丽堂皇;正厅的墙上挂着一幅《九夏松峰图》,画作大气磅礴,妙笔生辉,将松树,怪石恰到好处的镶嵌其中,远远看去,彷如活物,立于你眼前。

    两旁题诗一首: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而另几幅与其说是画,不如说是涂鸦,牡丹画的歪歪扭扭,不成形状,字体生硬,仿佛出自刚上学堂稚子的手笔。

    一看这些就是两个人的手笔,有可能是苏家主人苏有航和这个丫鬟的作品,没想到这个苏有航还是个多情种子,能冲破礼教束缚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是值得人敬佩的!

    将衣服全部脱下,反正这么大院子里又无半个人影,公孙雨便光着身子来到井边,将吊着破旧木桶的绳子放了下去,打了满满一桶水上来;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了,仍不及一大桶凉水从头到脚冲下来的舒服,公孙雨接连冲了三桶才停下;又打了桶井水将衣服洗了,只穿着纯白色的亵衣在屋子里晃荡,远远看去,可不就是一抹东飘西荡的游魂嘛!

    不过,这座院子近期似乎有人住过,在某间房间内他欣喜地找到了火折子,在这个黑暗吞噬一切的地方,没有什么比光明更令人感到亲切了。

    正厅右手边高耸的拱门立于其间,同样紫檀木,雕花镂空,却又有些不同,拱门两边刻出的形状是一只直冲屋顶的牡丹,枝叶繁茂,花朵妖艳;拱门内还有一长案,上面文房四宝摆设齐全,毛笔和纸张早已风化,但还能看出点点痕迹,案几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灰,蜘蛛网结满房梁。

    墙上挂了好几幅画,虽已不太清楚,但可以看出画中的是个女子,该女子娉婷袅娜,在牡丹花丛中巧笑嫣然,眉目间含满春情,羞涩地看着作画之人。

    而另一幅图画的是个丫鬟,从她的服饰,双挂形梳辫,都可以看出她是个地位卑微的丫鬟,但是她的心情却很好,不卑不亢,英气十足,眼神清澈。

    诗句跟松峰图一点都不搭,仿佛是后挂上去的,仔细看去,右下角写着蝇头小字:苏有航题。看来这幅字是苏家人题上去的,里面尽显情爱之意,足见当时男主人的心情。

    书画下面摆着一长方形紫檀几案,两旁同样放着紫檀雕花木椅,都搭着暗红雕花椅搭,下面同样放着脚踏,两边又有一对高几,放着名器花瓶,桌子中间还有一只熄灭的香炉,早已无法闻得当时的幽香。

    由于现在正在下着倾盆大雨,公孙雨并没有多作停留,找到想要的东西,便停下了。

    这里跟外面看到的不同,坐落着精致的四合院,中间一口上了年代的古井,里面黑黝黝的,像一个张开大嘴的怪兽,胆小的人恐怕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公孙雨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左顾右盼,想到今晚要在这凑合一夜,他好歹找个地方洗洗身体。

阅读凤倾天下之涅槃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明之大奸臣严嵩狂暴仙医都市至强者降临实力至上的种植之旅薄情总裁上错床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