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解锁新课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嗯……”李图南回忆了一下彭玲草和冰心莲的药性,结合着刚刚张彩凤讲的君臣佐使的用药方法,脑袋里面灵光一闪,开口说道:”反佐药!“

    反佐药?那是什么?不是问为什么要用彭玲草做冰心莲的佐药吗?怎么就成了反佐药了??周围的一众同学听得满脸懵逼,根本搞不明白李图南在说些什么,若非这是灭绝师太的课,他们不敢闹腾,换个老师来,恐怕直接就要议论起来。

    “对!彭玲草是充当反佐药的!”李图南脑袋里面的思路也越发清晰起来,用一种肯定无比的语气说道:“冰心莲长于阴煞寒冰之中,虽然可以治疗火毒,但本身药性太烈,作为主药使用的话,中毒之人的身体很可能会受不了。而彭玲草性温和,五行属火偏土,可以用作反佐药中和冰心莲的药性,让药性慢慢发挥,而不是一蹴而就。这样就可以避免药性剧烈冲突损伤身体。”

    以前他看得书多,但都是囫囵吞枣,只知道是这么个情况,至于为什么是这么个情况就不明白了,但今天这一节课上,他却是对那些死知识有了自己的理解,这才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但,对于班里的那些学生来说,满脸写着的只有“懵逼、继续懵逼、一直懵逼”了,哪怕是班里成绩靠前,药理课从来都考满分的学霸也不例外。

    联邦政府教育部规定的高考考试内容则一共有六门,分别是武学、法术、人文、药理、阵法、道纹,其中最不受欢迎的便是人文和药理这两门偏理论的课了,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它们没什么用处,他们更愿意把时间精力用在武学和法术这些实用性强的课上。

    而在他们班,因为老夏和灭绝师太天差地别的教学风格,最不受欢迎的课程由人文课和药理课变成了药理课,只要保证能考个高分就行了,谁愿意在这上面花费时间,研究这些无聊的东西?

    是以,哪怕李图南已经解释的十分清楚详细,但班里听懂的人却是没有几个。

    不过,这不代表着他们没有办法判断李图南说得是对是错,一个个都抬头朝着张彩凤望了过去。

    结果,便看见张彩凤的神色从惊讶错愕一点点变成了欣赏和赞同,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微微点着头,表示赞同:“虽然考虑的简单了点,但整体来说还是没问题的。你能想到这些,说明你动脑子了!好好,坐下吧,继续保持!”

    我擦!什么情况?竟然说对了?灭绝师太还会夸人?

    班里的学生虽然没有叫起来,但脸上震惊的神情无疑是在武圣的呐喊着,一个个面面相觑,只觉得见了鬼一样。

    何止是他们,李图南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简单就完了,他原本以为张彩凤还会各种刁难,没想到最后还夸了他两句,回过神来,忙点头“嗯”了一声。

    他却是不知道,张彩凤在学校人缘不好脾气大,并不是因为她不讲理,相反,正是因为她太讲理太容易较真造成的,别的老师看见同事酒后来学校上课,只会装作不知,她却会上前指责纠正,这种不和群的人,名声怎么可能会好了?

    知道自己误会了李图南之后,她怎么会再继续错下去。

    “彭玲草的确是作为反佐药来使用的,但除了化解冰心莲的寒毒之外,还可以起到中和火毒的作用。不过这已经涉及到以毒攻毒方面的知识,我们今天就不细讲了,大家谁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联邦大学凌雪峰教授编著的《毒与药》……”

    张彩凤继续在台上讲着课,但班里学生的心思已经不在课上了,而是跑到了李图南身上。

    “平日里也没注意班里有这么个人,连这些东西都知道?”有惊讶的。

    当然,也有不少人在恶意揣测,“肯定是之前就准备好了的,就等着讨灭绝师太欢心拍马屁!难怪之前装的那么像,也不知道准备了多久!”

    本来一节课的时间就不长,经过这一打断,过了没一会,下课的铃声便响起来了。

    李图南正要去看下【学习】的进展如何,便见张帆一溜小跑到了自己面前,夸张无比的叫道:“我擦!兄弟,没看出来啊!我原本以为你就幻阵牛逼,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厉害了!”

    本来李图南就已经感觉到有不少人的目光在往自己这边瞟,这一下子就更多了。

    习惯了做一个路人甲小透明,这种被人关注的目光,让他有些不习惯,不过他能感觉到张帆是真心为他高兴,自然也不会怪了。

    ”碰巧以前看过这方面的书,没什么的。“李图南是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厉害的,若非有系统在,让他理解了以前的看的书,恐怕他根本想不到这么多。

    但这在张帆看来就明显是在谦虚了,大大咧咧的说道:“这么谦虚干嘛!我看咱们班在药理方面,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你!”

    他这话一出口,李图南就知道不妙,麻烦要来了。

    果然,张帆的话音刚落,便听见教室前排有人嗤笑一声:“不就是碰巧知道了一点大学的东西,装什么装!还没人比得过他,我怎么没见他考过第一?”

    “怎么?你不服?”张帆顿时不开心了,起身便要去找说话人的麻烦,李图南却是怔怔的坐在那里,脸上反而露出了喜色。

    不是他有受虐倾向,而是因为意识空间里,突然弹出的系统提示框。

    【恭喜宿主解锁初级课程“拉仇恨”,可用来提升“逼格”。】

    李图南心中满是疑惑,这时候他也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处境有些不妙,从张彩凤难看阴沉的脸色和周围同学满脸看热闹的表情来看,他应该是不小心得罪了眼前药理课老师,这问题是来找茬的!

    但,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是见招拆招。

    果然,他这念头刚刚升起,那边张彩凤便开口了。

    “最后一排穿黑衣服的那个同学,我刚刚讲到治疗火毒,要用彭玲草来做冰心莲的佐药。你不断点头,应该是听懂了,你来给大家讲讲这是为什么?”

    张彩凤突然点名让李图南起来回答问题,全班同学的目光刷的一下子望了过来,有的带着不解,不知道老师为什么会突然提问,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老老实实听课就行,非要给自己加戏,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吧?

    作为一个小透明,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上课回答过问题了,这种被众人注视的感觉,让他有些局促不安。

    “对!就是你!”他这种反应更是让张彩凤火大,原来不是没有听懂是根本连听都没有听,声音里带上了愠怒,“这位同学,你来回答一下,为什么要用彭玲草来做冰心莲的佐药?”

    嗯?什么情况?我好像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啊?哪里惹到她了?

    前者可能是因为懒惰懈怠或是这样那样的原因,是对自己未来不负责,后者则是人品有问题,若不给他个深刻的教训,这样弄虚作假下去,日后很可能会害人害己。

    为此,她还故意讲了一些课本上没有,涉及到大学“君臣佐使”的用药知识,结果发现其他学生都面带困惑忙着记笔记,唯独李图南还仰着个头干巴巴的听着,这就让她笃定了李图南是在不懂装懂,心头的火气噌的一下冒了上来。

    张彩凤是个不会隐藏情绪的人,心里有气,脸色自然也就跟着阴沉了下来,教室里比较机灵的学生顿时察觉到气氛不对,偷偷顺着张彩凤的目光望了过去,便看到了一脸恍然听的入迷的江皓。

    “我?”

    李图南这才从刚刚那种“忘我”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左右看了看,发现最后一排只有他一个人穿着黑衣服,这才略带些茫然的站了起来。

    “看我啊!兄弟!”

    张帆在心中拼命的呐喊着,咳嗦也越发的用力急促,但李图南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倒是张彩凤刀子一样的目光瞟了过来,吓得他心头一颤,咳嗦瞬间便好了,心中哀嚎:“哥们,我是尽力了啊!灭绝师太,真惹不起啊!你自求多福吧!”

    是真的听懂了?还是在不懂装懂?

    她不喜欢那些不珍惜老师付出上课不认真听见的学生,但更厌恶那种弄虚作假不懂装懂的人!

    张帆也偷偷回了下头,一看是李图南,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犹豫了一下,捂着嘴大声咳嗦起来。大半个月的相处,他对李图南的印象挺好,想提醒他一下。

    但李图南正听得入迷,哪里会注意到这些,张彩凤讲的是用药的“君臣佐使”,他从其中却想到了更多的东西,生活、修炼、阵法等等,哪个不是“君臣佐使”?

    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他感觉到了不一样的魅力。

    彼此之间偷偷交换了个眼神,交流的内容只有一点:“卧槽!这哥们儿的演技也太浮夸了吧!难怪灭绝师太跟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

    “李图南?他这是在干神马?”

    张彩凤注意到李图南已经有一会儿了,原因很简单,其他学生在她课上都是紧绷着脸面无表情,偏偏李图南一脸听得入迷的样子,时不时的还微微颔首,就像是秃子头上的跳蚤,简直不要太显眼。

    刚开始的时候,张彩凤还是挺开心的,有一个学生这么喜欢自己讲的课,也是对她的一种认可,但很快她便发现不对——无论她讲的是什么,这个学生的表情都没变过,简单点说就是“哦,我明白了,原来如此”三连。

    这便让她有些腻歪了。

阅读他们叫我大魔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造梦先生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娇宠圣意遗画师至尊蛊医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