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舍不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呃……”

    后面,张帆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之后,心中那点不满顿时烟消云散,望着李图南离开的背影,拍着桌子大笑起来:“我擦!连喝了几杯你都记得啊?哈哈哈哈,你是要笑死我吗?!”

    他原本以为李图南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书呆子,没想到只是个闷葫芦,把什么都记在了心里。

    这人,倒还不错!

    李图南也听到了身后的嚷嚷声,但他懒得去理会,两人住的地方方向不同,也没有顺路的可能,一路走到了校门口,低头看了看腕间的通讯仪,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书店十点半就关门了,今天又赶不上兼职了……”

    李图南眉头皱了起来,除了读书、修炼之外,打工兼职是占用他最长时间的事情,他真的很缺钱,若非布置幻阵可以用班费租用狼毫灵笔,对修炼有帮助,他是绝对不会主动揽下这件事情的。

    为了布置好幻阵,他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收入了,可以说现在每天都处于存款亏损的状态。

    好在今天已经将幻阵全布置完了,这件事总算是可以告一段落了。

    沿着胜利西街一路走下去,路上顺带去便利店买了最便宜的营养液充当晚餐,李图南很快便到了自己住的芳华苑小区。

    芳华苑是一个老式的廉租房小区,建筑设计全都是从省钱和多住人这两点要求,根本没有考虑过什么采光绿化这些问题,一栋栋楼房像方形柱子一样杵在那里,修得极高挨得极近,彼此之间只隔了一条水泥路和两道半米宽的绿化带,因为人多嘈杂环境封闭的缘故,小区里面的灵气浓度甚至还不如外面,更不要说是布置有聚灵阵的学校了。

    “滴答!欢迎回家!”手指在门上轻轻一划,李图南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种老式的电子防盗锁,同样也是廉租房最大的特色之一,完全属于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样子品,谁能轻而易举将它破坏掉,当然优点也不是没有,那就是成本极低,无论是安装成本还是维护成本。

    李图南租的屋子在1栋2单元的17层,一室一卫没有客厅,但有一个不大的小阳台,总共也不过是二十多平米,唯一的好处就是便宜。

    屋子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个旧木桌,到处堆满了巴掌大小的白色玉册,上面刻着一列黄豆大小的篆文,有《五行术法的基础理论》、《占卜入门指南》、《基础药理学》等等。

    与古代的纸质书和信息时代的电子书不同,因为仙法中许多深层次的东西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也必须用神识来浏览,若是承载物不合格的话,在记录仙术的时候便会直接碎掉。

    于是,便有了这种专门用来记录仙法的玉册,被称之为灵书。灵书被分为五种,白色是其中最常见也最不值钱的,多用来记录一些基础的知识,在这之上,还有青、蓝、紫、金四种,多用来记录各类法术,承载力呈几何倍增长,价格就更贵的吓人。

    他家中的这些灵书大多是曾经的课本,一少部分在书店打折处理时买回来的,算是他家里最值钱的东西。

    当然,这值钱是相对于他来说的,对于很多人来说,恐怕这些灵书扔在地上都懒得捡。

    躺在床上,李图南却没有向以往一样阅读灵书,怔怔的看着头顶上的白炽灯,发着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猛地坐了起来,打开了手腕上的通讯仪,手指一点,通讯仪中传来一道电子音:“滴!尊敬的李先生,欢迎您使用联邦银行余额查询功能。您卡上余额为37451联邦币!”

    “37451联邦币了吗?”李图南看着通讯仪,神色复杂,右手抬起来又放下,来来回回数次,到最后烦躁无比“啊”的大吼了一声,把通讯仪扔到了床上,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也不管自己还穿着衣服,打开淋浴喷头,冷水当头浇了下来,想要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这里并不是他的家,只是他住的房子,他的家在城南的天使孤儿院。

    没错,他是一个孤儿,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原因自然是疾病。

    不过,他不是缺魂少魄,而是三魂之中的地魂异常,于是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便被亲生父母丢弃在了孤儿院的门口,至今已经十五年了。

    他擅长画画,不是因为他喜欢画画,而是因为画画是相比于钢琴、下棋来说最廉价最简单的修心养性的方法,因为他听说这样有利于地魂的健康成长。

    擅长幻阵同样也是如此。

    在教室里听到张帆讲老夏的事情的时候,他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匆匆离开,只是不想让张帆看到他的反常,他不怕别人的冷嘲热讽,但他怕来自善意的关心。

    他讨厌麻烦,尤其讨厌跟别人解释。

    班里知道他真正情况的只有老夏一个人。老夏是个好老师,真心把学生当孩子,一视同仁,平常没少帮他,因为顾忌他的感受,还故意做的很隐蔽。

    但他不傻,一切都看在眼里。

    今天听了老夏的话,他而已想帮帮他,但事到临头,他却犹豫了。

    这37451联邦币不多,但也是他从十二岁开始省吃俭用打工兼职攒下来的,同样也是他准备用来看病的钱。

    他舍不得了。

    张帆说的正起劲儿,却发现李图南不知何时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顿时有些不满:”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

    ”已经很明白了,还说什么。“李图南低着头,额头刘海遮住了面颊,看不清他的表情,一直等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才突然顿了一顿,开口说道:“谢谢你这些天请我喝的二十三杯饮料,改天我也请你。”

    看着面前的墨竹山色图,张帆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估计咱们新班主任不会喜欢这种风格的!”

    “新班主任?”李图南清洗狼毫笔的动作一顿,抬起头,脸上带着疑惑,问道:“什么时候换班主任了?老夏呢?”

    他口中的老夏,是他们的班主任,也是文化课老师,脾气温和学识渊博是那种学校少有的上课能旁征博引款款而谈,下课能把学生当朋友谈笑风生的老师。”竹“这个元旦晚会主题也是他在班里和同学定下来的,寓意班里的同学日后节节高升,高考能考个好成绩。

    “什么胡说八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咱们班估计也就你不知道了!”

    张帆撇了撇嘴,见李图南面露不悦,倒也没有再卖关子,说道:“这事的根子还出在老夏他闺女身上。老夏他闺女天生魂魄发育不全,三魂六魄里面有一魂三魄都是残缺的。老夏为了给她凑够治病的钱,把家里的房子全给卖了。最后命是保下来了,但想要彻底治愈,还需要用凝魂丹来调养。”

    “凝魂丹可是三品灵丹,一颗至少也用一万联邦币,而他闺女想要痊愈,至少要三个疗程180天,每十天便要服用一颗。老夏每个月工资才多少?他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填不平这个坑。他老婆知道之后,就不想再给他女儿治了,但老夏死活不同意,结果他……”

    李图南稍稍松了口气,看着面前的墨竹山色图,心里充满了成就感,这可不是一幅普通的画,而是一个完整的幻阵,虽然是那种最低级只能影响视觉的幻阵,但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绝对不容易。

    “李图南,你这幻阵布置的还真有一套!我感觉你都能当特长报上去了,绝对没问题!”

    旁边的小胖子张帆忍不住夸了一句,另一支狼毫笔被他像棍子一样握在手里,抛起来又接住,他原本是班主任安排过来协助李图南布置幻阵的,但到最后,协助就变成了跑腿买饮料和大喊666。

    “现在还没换,不过也快了!这事在咱们班都传疯了,你竟然还不知道?!”张帆以手扶额,做出一个非常浮夸的惊讶表情,神神秘秘的说道:“老夏他老婆跟着别人跑了!”

    “什么?!老夏的老婆跟别人跑了?”李图南吃了一惊,手中的狼毫笔掉在了水桶里,他都没有去捡,皱着眉头说道:“你别胡说八道啊!”

    见李图南不理会自己,张帆也不在意,这大半个月的相处下来,他是真正体会到李图南的性子到底有多闷了,每天除了看书便是修炼,也不参加大家的活动,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同学两年多了,若非是这次一起布置幻阵,他对李图南完全没有一点印象,就好像这个人不是他们班的一样。

    但这景象只持续了三五秒,光芒便黯淡了下来,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终于成功了!布置幻阵最重要的六个节点全嵌在了画里。等到元旦晚会要用的时候,只用把灵石放到阵眼激活,幻象就能投映出来了!”

    李图南没有说话,默默地整理着手中的狼毫灵笔,他当然知道自己布置幻阵的水平怎样,这可以说是他最擅长的东西了,若是当作特长报上去的话,高考至少能加三十分。

    但……

    特长考核必须前往省会,考试费用也高的吓人,他负担不起!

    不过他这夸奖倒不是因为自己偷懒而故意敷衍李图南,而是真心实意的。

    布置幻阵虽然是高中阵法课必学内容,学校里人人都懂,但真正能布置成功、生成幻象还如此真实的,整个学校恐怕都没有几个。

    润滑而富有弹性的狼毫自上而下划过,在教室的墙壁上留下一道淡淡的墨痕,笔锋流转,轻轻勾勒,墨痕不断增多,很快便成了一根峭拔挺立的竹子。

    李图南神情专注,狼毫笔在他的手中仿佛是有了生命,行云流水之间,竹子便从一根变成一簇,紧接着便见他抬笔洒墨,泼出重重山色,再顿笔轻描,一条碎石小道霍的出现在了竹林之中,向着深处延伸开来。

    当他画完收笔的那一瞬间,面前的墨竹山色图骤然一亮,原本只是以墨色深浅明暗展现层次的竹林变得立体起来,投影出一道道幻象,将整个教室都笼罩在了其中。

阅读他们叫我大魔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僵约之献祭万物玄幻之最强煞星神承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红色冷锋孤狼佣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