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月宫往事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听到花容的话,炎寂缓过劲来,在他掌心里微微动了两下,虚弱至极的睁了下眼睛,“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哈哈哈……”花容觉得世间最好笑的事情,莫过于此刻听到他的这番话,大笑了好半天,笑声回荡在祭室里,似乎笑出了眼泪,才止住笑,慢慢说道:“你可知,她身为月宫之主,仙界无致神女,这么荣耀尊贵,为什么会对你另眼相看,青睐有加?”

    躺在他手心里了的炎寂,此刻已经不动了,花容眯了眯眼,左手虚空一挥,唤出无数豆大的红色小珠子,这些红色小珠子有的发着微微红光,有些又红的耀眼,而后他用左手轻轻一捏,虚空中将它们捏成一颗珠子,璀璨的不能直视,然后把蛇嘴捏开,将珠子塞了进去。

    不消一会儿,炎寂周身的微微发出红色的光来,在他几近透明的身体里,红的诡异的光,迅速在他全身游走,炎寂此时也睁开了眼。

    他眼中迷茫不解,只消几秒,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后蛇身忽的弓起,抬起头来,吐着蛇信,露出闪着红光的獠牙,狠狠说道:“你杀了多少我的族人?啊!!!”

    说话间,他迅速从花容手掌,窜到他脖颈后,张开大嘴,准备在他脖子上咬一口,但他却暴躁的控制着自己,哑着声音,愤怒问道:“你就这么恨我?”

    花容从鼻腔里冷冷哼了一声:“你可是他们最大的靠山,相信他们比我更想你活着,所以我跟他们说要内丹是为了救你,他们毫不犹豫的将这些腥的发臭的东西吐出来,叫我交给你~”

    炎寂再也按耐不住,红光一闪,窜到空中,凌空化出人形,只是因为才补上的灵力才刚能助他化形,却不能随他心意变幻自己的容貌,此时的他犹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火精灵一般,红色的长发,无风而摆,护着他赤裸的身体,他的皮肤却如透明一般,几乎透明到能看见皮肤下流淌的红色血液,赤色竖瞳的双眼尤为诡异妖娆,秀而高挺的鼻梁左边,从眼睛下方有一片红色蛇鳞延伸到左耳边上,他红色的薄唇发出“嘶嘶”的声音,吐出蛇信,“蛇族修炼本就不易,这些内丹之力恐怕也有一千年左右的灵力,你是将我蛇族屠戮殆尽了么?”

    “我哪有那么大本事?”花容抬首,看着漂浮在空中这个诡异的炎寂,半晌才微微挑眉,笑了笑说道:“这样的你,我这是头一次见,也算是他们的造化了……”

    “你胡说什么!”

    炎寂暴怒,一条鞭子凌空劈下,威力大到似乎将这空间都抽出一条缝隙来。

    花容轻轻一闪,躲到一边,速度快到不可用肉眼捕捉,可是他的动作却十分潇洒悠闲,仿佛此时他面对的炎寂并不是在打他,而是在跟他把酒言欢,他优雅的抬手向炎寂的方向,迅速做了一个“掐”的手势,瞬间就将空中的炎寂捏住了脖子,炎寂疯狂的想挣脱,却根本挣脱不了花容的控制,约莫半盏茶的时间,暴躁到全身发出璀璨红光的炎寂,又化成一条红色的小蛇,在他掌中盘旋。

    花容微微笑了笑,轻柔的说道:“你的好师父,再过段时日就要来了,要不要跟我一起看看她,到底能不能从别人的灵魂中挣脱出来,啊?”

    “你会遭天谴的!!!”炎寂愤怒吼道:“杀生无数,欺师灭祖,我从来没见过像你一般丧心病狂的修仙者,你总有天会遭报应的!!!!天道,会将你劈的灰飞烟……”

    炎寂话没说完,花容就将他扔进了乾坤瓶之中,瓶中的炎寂依旧愤怒异常,不断在瓶子里游走,瓶中不仅雾气翻腾,还带着丝丝雷电,劈在暴走的炎寂身上。

    “灰飞烟灭?哼哼……”花容看着瓶子,抽着嘴角冷笑了一下:“在残影池里呆过的我,还怎么扛过雷霆天劫?索性怎么高兴怎么来吧……”

    花容伸手,手掌对着地上伏着的炎寂轻轻一抓,炎寂这条小红蛇,便飞到了他的手掌中,毫无生气的耷拉成面条形状,摊在他手掌心。

    “你当她是师父,愿意用内丹为她打造真身,那是你欠她的!”

    炎寂此时的真身,已经不能用“一条”来形容了,花容走进祭室,就感觉到阵阵热浪,扑面而来,从炎寂身体里溢出的神力震荡在祭室之内,若不是祭室本身有法力加持,恐怕早被这层层巨大的力量给破坏了,饶是这样,祭室的墙壁和顶层也不断有砂石掉下来。

    炎寂本来可以控制真身大小,可是现在哪里还有精力收敛自己的身形,体内灵力越是蛮横,他的身形就变化的越大,这偌大的祭室,此刻已经被炎寂硕大的真身,塞的满满当当,而且他的身形还继续在涨。

    这样下去,这个好容易布置出来的祭室怕是要毁了。

    “花容,你……”炎寂闷哼几声,虚弱问道:“你想,我,死?”

    “还能说话,那就死不了……”

    花容话音将落,炎寂惨叫一声,就见蛇身一圈圈慢慢缩小,最后就缩成比泥鳅大不了多少的小红蛇。

    他那样敬重、爱戴的师父,从来都对他视若无睹,而那个伤好之后成天撒泼打滚,卖萌装可爱的炎寂,却颇得师父的欢心。

    所以,更多时候他特别讨厌炎寂,可偏偏炎寂当时还是智慧尚未开化的懵懂小蛇,总喜以真身示人,到处肆意玩耍,赤裸坦荡到花容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除了师父师叔,整个月宫之中,就剩下他唯一一个活人,顺理成章的,炎寂就特别喜欢缠着他。

    没错,这个缠着就是字面上的缠着,不管是花容守门,还是采仙草,还是修炼,炎寂他总喜欢变成小蛇的模样,缠绕在他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花容抬手,在空中画出一个符印,银色如水一般的印符慢慢变大,最后将炎寂整个真身都包裹起来,在他身上阵阵发出皎洁的白光。

    霎时间,祭室里的震荡停止下来,炎寂周身泄出的灵力也敛去不少。

    这个魔咒一般的念头,曾今有段时间,一直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甚至有一回,他偷偷变出真身,然后将炎寂带到幻宵门外,小心的叼在嘴里感受了一下……

    想到此处,花容抬手用拇指轻轻蹭了下唇角,感觉莫名的疼了一下,随即他又放下手,转身走进了祭室。

    为什么师父不喜欢自己,而师父她到底又喜欢炎寂的什么?

    思及此处,花容眼中透出冷漠的光来,他抬头看着天上的那弯残月,心中泛起的苦涩,从胸膛一直窜上喉咙,最后连口中都带着丝丝苦涩。

    然后,这个呆,他也发不下去……

    那个时候的炎寂,真比现在要可爱的多,花容虽然讨厌炎寂,讨厌师父总是偏心,可是当炎寂缠着他时,却又从心底里觉得的他可爱,尤其是他的真身,虽然红的似乎要滴出血来,可是偏偏阳光一照,就能看到他被照的几乎透明的身体,周身隐隐泛着红光,犹如一块上好红玉一般,细腻又透亮。

    每每这个时候,他都在反复思考着同一个问题:如果将炎寂吃在嘴里,那将会是什么感觉?会不会与从前吃的蛇有不同的味道,更或者说炎寂嚼起来会更加劲道?

    他守门时候,炎寂盘在他肩头打盹,他采仙草时候,他缠绕在他胳膊上,他修炼的时候炎寂缠在他腰间……

    除了他发呆的时候,这是炎寂唯一不缠在他身上的时候,这个时候,炎寂变成一个奶萌奶萌小孩子的模样,强自忍耐自己不动,坐在花容对面,歪着头圆睁着无辜的双眼,好奇的看着他发呆。

    花容曾是鹤族年轻一辈之中最出类拔萃的弟子,所有鹤族中的少年都以他为榜样,他的父母和姐姐也为他自豪骄傲,尤其是他在成为太阴星主亲自挑选上的弟子后,这份荣耀和优越感,将他捧的十分高,可是来到月宫却发现这里跟自己想象的并不一样,不仅没有严师,更没有苦修,所有的一切都跟太阴星这颗被世俗人称为月亮的星体,发出的光一样,冷情又寡淡。

    尤其是炎寂来了以后,师父种种偏爱的行为,又狠狠打击了他,他根本感觉不到自己到底哪里优秀,甚至还怀疑从前自己是否优秀过……

    也许那个时候,他对师父和炎寂,就在心里埋下了恨意,难道就因为他身受重伤,所以才得到师父另眼相看?他这个从来都小心翼翼,不敢行差踏错半步的大弟子,鹤族之中最优秀的后辈,凭什么就比不过一个刚来的,快要死了的小炎蛇?

阅读好女绵绵:高冷仙君太难撩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跟着饕餮有肉吃[穿越]变形记之神级天王软,化,物如影谁行首席老公,强势爱!红楼梦之霸天纨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