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年迈的掌柜眯着眼问,“这形容能更准确点吗?”

    “高。瘦。胸大。”叶安柯一贯冰冷的语气。

    鬼穆昊,“她叫离诺,她走之前应该留了什么话吧。”这里是碰面的地点,若离诺不在她必定是碰到了什么必须解决的事情,走之前应该会留有口信。

    “没有没有。”掌柜不耐烦道,“你们到底要不要留宿一晚,要就赶紧拿钱出来。”

    “多少钱?”

    掌柜,“一枚银币。”

    杨,“卧槽,你怎么不去抢?这这什么房啊这么贵!”

    鬼穆昊卷起袖子,“对不住了。”

    杨有些莫名其妙,“哥们你道歉干啥?”

    却见鬼穆昊和叶安柯眼神交流了一下,下一秒双手一撑越过柜台快速从背后把掌柜压在柜台上。

    杨愣愣看着叶安柯从袖口拿出一颗药丸。我去,这小两口耍阴招时还挺有默契。

    掌柜闭着嘴抵死反抗。楼梯处传来声音,杨怕是什么人来碍事赶紧上前要拦着。

    昏暗的楼梯口走下一个女子,手中提着灯,很谈定盯着杨。

    杨开口,“这位客人,还是回去歇着为妙,别惹事上身。”

    女子却不为所动,继续往前来。杨伸手摸自己的佩剑以示威胁。

    掌柜看到女子后更激动地挣扎了。叶安柯没理会身后的动静,拿着一根签子打算撬开掌柜的嘴。

    女子笑了,“几位是因为住宿费太贵才有此举吧?”女子细小的眼睛眯起来很是温和。

    杨,“姑娘也觉贵吧。这个店可真黑心!想必这楼主不是什么好人,肯定是个贪图钱财的宵小!”

    小颜仍然笑着,面不改色道,“是啊。我猜也是。不过,这个掌柜的也是为人做事的,放了他吧。”

    鬼穆昊,“抱歉,我们付不起住宿费,但我们必须在这里等一个朋友。”

    小颜,“几位的朋友可是离诺姑娘?”

    “你知道?”杨惊喜道,“我就说这娘们不可能自己跑了,肯定留了什么话。”

    小颜,“离诺姑娘说,她很快会回来。对了,她还给几位准备好了房间。”

    叶安柯总算放开了签子,鬼穆昊也放开了掌柜,掌柜正要对小颜激动地控诉,小颜看着掌柜温和道,“夜深了,掌柜也歇下吧。这几位客人就由我带去楼上。”

    小颜说完,掌柜也不再说什么,退了下去。叶安柯留意到了这个细节,这个突然出现女子,大抵和楼主认识。

    “麻烦姑娘,大半夜的还起来给我们带路。”鬼穆昊。这姑娘大概受了离诺嘱托一直等他们到此时吧,不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小颜走在前头,“我是受人之托。”

    不对劲,屋里有人来过!离诺半夜回到红木楼自己的客房。手摸了摸袖子摸了个空,离命已被那个叫小颜的女人拿去,身上倒是有几件暗器。

    在冰天雪地中徒步许久又饶了许多圈子,好不容易甩开了尾巴想回来好好睡一觉的离诺压抑着怒火捏着暗器对准房中的呼吸声。

    “是谁?”突听一声喝。

    屋内的灯被点亮,为了避免误伤,离诺赶紧出声,“是我!”

    杨从躺椅上起来,“去哪了?大半夜的。”

    “你们怎么在这里?”离诺疑惑道。

    “我们不是约在这里碰面吗?”杨。

    叶安柯,“这个房间不是你就给我们的吗?”

    “你不是让一个女人带我们来这吗?”鬼穆昊。

    “不是。我发现有人在监视我,不知是哪里的人,想着要把他甩掉,所以走的时候没敢留任何线索。”离诺。

    “离诺,看来,你没有真的甩掉那个人。”叶安柯。

    “什么意思?”离诺。

    鬼穆昊,“在你回来不久前,我们发现门外有人,跟出去,虽然被他逃了,但安柯说是老朋友。”

    “鬼国的人。”杨道。

    离诺往椅子上一坐,“我去,白折腾一天,原来正主还在楼里!”转头看着鬼穆昊,“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第二天,天擦亮时侍女对小颜道,“那位姑娘求见。”

    小颜正在用着早饭,干脆道,“不见。”

    “她说是来告辞的,请务必让她见一面。”

    小颜,“不见。”该做的事她已经做完了,她不想再看离诺。不过,离诺大抵有满腹的疑惑想问自己吧。

    又过了一会,侍女来报,“那位姑娘和同伴离开了。”

    小颜起身,“跟我上顶楼。”

    在顶楼,小颜凝望着那几个背影发呆,茫茫的雪地里,几人边打闹边走着,渐行渐远。

    小颜看着几人的去路,看天地之大,观万物之多,所有人不过如同尘埃一样渺小无力,如今虽生龙活虎的,但总有一天成为白骨黄土,若是小颜自己,她会在变天之前好好珍惜与所爱之人的每一天,决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和名誉去交换自己死后的任何东西,小颜是商人,她很清楚如何计算利益,在她眼里,死后任何东西都是虚的,活着才能享受世上的一切美好。这样殚精竭虑有什么用,可有人会记得你的付出?你甚至不会名垂青史,再过一百年,这片土地无论是荒凉破败还是草长莺飞,都不会有人记得你。这些人能改变什么,他们又到底能走多远?算计了这么多,若还是失败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

    直到再看不见人影,小颜转身离开顶楼。

    而她刚才所注视的雪地上,正是离诺一行人。

    “还在想那个叫小颜的女人?”杨问离诺。

    “嗯。你说,她为何要把离命还给我?说起来,这几天她帮助我不少。”离诺。

    叶安柯,“你想听听我的看法吗?”

    离诺看过去。

    叶安柯,“这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饭,她今日所赠他日你必定会还的。你看,你记住了她。”

    “那对她来说有什么用?她似乎很有钱,我的魂术也不值得她青睐。”离诺。

    叶安柯,“她是商人,商人可是最会算账的。所以,你不必担心自己欠了她什么。”

    离诺,“好像有这么些道理。”

    前面是一片树林,只是叶子都掉光了。

    鬼穆昊停下来,“是时候分开走了。”

    离诺从杨手中牵过一匹马,“各自小心。”

    说要离诺翻身上马,头也不回地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而鬼穆昊几人继续朝着剑之都的方向走。

    “主子,他们分开走了。”飞雪。

    俏言默,“跟着鬼穆昊。对了,今天你的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飞雪低头,“属下惭愧,昨日派去跟踪的人没回来。”

    那么,离诺因为什么走?俏言默想着,但不管如何,俏言默的目标是鬼穆昊和雪火。

    叶安柯,“他们跟来了,什么时候动手?”

    鬼穆昊,“还没到时候。”

    红木楼一楼。

    杨看着柜台,和掌柜描述道,“有没有见到一个女人,胸这么大,身材还不错,长的一般般的?”

    夜风刺骨,门开了又合。

    俏言默走过去一把推开窗子,任寒风进来,好清醒清醒自己的头脑。飞雪跟了俏言默很久,是俏言默亲近之人,若不是涉及到凯度明和鬼穆昊之间的事,俏言默几乎是不会惩罚她的。

    只能说鬼之子鬼穆昊倒霉吧。俏言默想。鬼穆昊这一行人的行踪,在回到鬼国之前,俏言默和她的人都会紧紧跟着他们,就像狗皮药膏一样粘着他们。鬼穆昊要找焰冰和雪火,她按照命令是不会阻拦的,但她会抢夺。

    俏言默把思绪放回地图,落在那片小草原上,离诺会回来,鬼穆昊等人也会来这个小小的楼中,抢夺雪火不是容易的事,她需要好好计划一下。

    --

    三更半夜,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飞雪道,“主子,跟去的人是专门培养出来跟踪的人。”

    俏言默看过去,道,“不,离诺很机灵,她是意识到了有人在看着她才决定离开红木楼的。她一定会甩掉我们的人后回来的。方圆百里没有其他可投宿的地方,她只能和鬼穆昊等人约在红木楼碰面。”

    “主子,有些话,我知道不当讲,但我还是要讲。”飞雪是俏言默的亲随,从俏言默进入军营开始便伺候左右。

    说起来,俏言默和鬼穆昊也是共同征战过的。那是一场掠夺之战,不过两个将领并没有在战场中相见。

    刚才飞雪说,俏言默说过鬼穆昊称王是鬼国最好的选择。俏言默的确这样认为。只是,凯度明说过,他不可能是鬼王。现任鬼王如今是被人操控而不自知的傀儡,弄权的祭司白也会成为鬼王吗?不,她不相信凯度明会臣服于这种人。手指不自觉握紧,鬼国到底是生养她的国家,她不相信凯度明会真的帮白也毁掉鬼国。

    “飞雪。”俏言默站了起来走到飞雪身后,声音很轻道,“没有下次。”

    俏言默收回剑,而跪在她跟前的女子背后是已经是一道血痕。飞雪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俏言默故作冷漠道,“若非接下来还需要用到你,你的惩罚不会如此轻。记住,别再问不该问的。回去歇着等你的人通知你人跟丢了的消息吧。”

    “属下已经派人跟上了。”飞雪道。

    俏言默拿出一张地图,端详着图中火焰山和红木楼附近的地方,道,“你说她能甩掉你的人吗?”

    俏言默沉默半响,声音很冷,道,“飞雪。你是我的士。你只需要听从我的命令。”

    飞雪立刻跪在地上。

    俏言默是鬼国将军,听令于鬼王,但比起鬼王,凯度明才是她第一听令者。凯度明和鬼国祭司白也有交易,但即使是俏言默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交易。身为下属的俏言默自然也不会逾越身份过问太多。

    “飞雪,你想说什么?”俏言默。

    “主子,我不明白,为何我们要与鬼之子为敌。鬼之子应该有机会回到鬼国。当初在军营,主子自己也说过,鬼穆昊称王才是鬼国最好的选择。”

    第四十八章

    “你说,那个女人大半夜能去哪里?”

    俏言默听完飞雪的报告后道。

阅读云境大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之神豪国王红楼之小皇子奋斗记重生之民国女子天下豪商直死无限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