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才子大会(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生不敢,是,是……”石泰崇看到左老发怒了,是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诶,左老,既然石泰崇想要跟林枫比较,就再加赛好了,之前不也是定了规矩的么。”陈松儒打个圆场道,既然场上有人不服,就让比赛进行下去好了,不然别人会说他偏向林枫的。

    “谢陈老,既然如此我这里有个对子向林枫挑战,希望林枫赐教。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

    石泰崇说出对子之后,抬头看了看林枫,这个对子是他前些日子偶然得到的,但是一直也想不出下联,他就不信林枫能在片刻间就想出下联。场下也是一阵赞叹声,石泰崇不愧是一个人才,仓忙间想出的对子也这么厉害。

    但可惜碰到了林枫这么个开挂的,带着华夏五千年的文化来作弊,谁能比得过他呢。

    “呵呵,你这个对子太小儿科了,还以为你多大本事呢,我随随便便就能对出来。你听好了,彩云天,彩云间,彩云天上彩云间,云天永久,云间永久!”

    哗,台上台下一片掌声经久不息,没想到林枫这么厉害,竟然顷刻间便作出了如此绝佳的对子。

    “都说了你是小儿科,除了这个,我还能对出下一个,听雨阁,听雨落,听雨阁中听雨落,雨阁三更,雨落三更!不知这个对子如何?”林枫随即又对出一下联,石泰崇脸色发青,就连手中的折扇也扇不动了。

    “陈老,未承想您老教出的学生如此怪才,这个对子我都还没想好怎么对,林枫居然直接对了两联出来。”一旁的左老惊叹道。

    “哈哈哈,客气客气了,林枫这小子还是太冲了,不懂得谦虚,稍微控制一下也好啊,哈哈哈。”陈老一双眼睛都笑的看不着了,还故作矜持的笑着,生怕别人看不出他的得意。

    “哼,对出下联又如何,既然上联能出,下联必定有人能对上,有本事你出个上联来让所有人都对不出试试。”石泰崇还是不服,于是想要将林枫摆上所有人的对立面,他就不信林枫能比得过整个帝国的才子。

    “如你所愿。我这个上联只有五个字:三光曰月星。还请石兄赐教。”

    众人又是一片哗然,此联看似简单唯有五个字,但是仔细琢磨,顿时发现此联的不寻常之处。盖因联语中的数量词,一定要用数量词来对,上联既然有“三”,那下联就不该有。

    但紧跟其后的“曰月星”三字均是单独的物事,凑在一起,刚好合称“三光”。这就造成了下联无论用哪个数字来对,不是多余三个字,就是少于三个字,实在是非比寻常啊。众人冥思苦想了许久也想不出如何应对此联,席上的评判也是埋头苦思。

    石泰崇听到林枫的上联,第一反应过来的就是三才天地人,但是上联已经有了一个三,下联再出现遍是不合适的,想了许久也想不出,看到席上的评判也在频频摇头,于是对着林枫说道。

    “你这副上联以数目‘三’为要,明摆着就是在难为人,分明是无对之对,我就不相信这个世间还有人能对出来。”

    “可笑至极,你自己也说了,只要有人能出上联,必定有人能对出下联,你此番说我这个是无对之对,岂不是打你自己的脸了?”

    “我就是不信有人能对出下联。”石泰崇红着脸道。

    “要是我对出来了又如何?”

    “要是你对出来了我便认输,此局就是你胜出了,我也从此不再吟诗作对。”既然撕破了脸皮,石泰崇也毫无顾忌,甚至堵上了自己的书生生涯。

    “好,你且听着。四诗风雅颂”

    “三光日月星,四诗风雅颂。”众人念了一下便觉得此乃绝配,诗经分为风雅颂三大类,但是雅却又分为大雅、小雅两类,拆开便是四种,统称为四诗也没错。

    “好好好,林枫果然是天纵之才,陈老得此徒弟,余生无憾也。”席上左老赞叹道。

    “都是师父教导得好,其实三光日月星也不止这一副下联,比如一阵风雷雨,两朝兄弟邦,都是可以的,世上本无绝对之对,只需要时间来揣摩,都是可以对出更好的下联的。”说完林枫向着陈老所在方向鞠了个躬。

    “一阵风雷雨,两朝兄弟邦。好对好对,天纵之才,天纵之才啊!”众人细细念了一遍,发现林枫说的没错,果然世上无绝对。

    “此局对对联毫无悬念,依旧是林枫胜出。陈老,林枫这番为你长了不少脸啊!”林枫连着两局胜利,陈老脸上泛起了红光,太得意了。

    台下众人连声鼓掌,今日可算是大开眼界了,原来林枫并不如传闻中所言是个纨绔子弟,而是个绝世的天才。

    接下来第三局音律,左老直接让林枫上台先演奏,林枫为大家演奏了一曲《高山流水》,一曲完毕,场内鸦雀无声,都沉寂在林枫的曲音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此曲是林枫前世最喜欢的古曲,此曲乃伯牙所作,音节最古,其意巍巍洋洋,不可拟测者也。全在停顿得宜,气韵自然,调达抑扬高下,意味无穷,指下节奏良非易之。

    “天涯何处觅知音,刻苦铭心总难寻。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林枫弹奏完毕又念出一首诗。场上众人这才清醒过来,掌声再次经久不息,看来第三局音律的胜者也是非林枫莫属了。

    接连三局的比试,林枫当之无愧的成为才子大会的魁首。

    “我不服,这个对子是我先对出来的,就算他也对出来了也不能说我输了,我还要跟他比拼。”石泰崇之前失了一局,眼见对对联是自己最拿手的却输给了林枫,他十分气愤。

    “哦?你的意思是我评判不公平咯?”左老有点恼怒,瞪着石泰崇说道。

    “有了。”只听到一声大喊,还是那个石泰崇。

    “小生想起之前去东面爬山,到达山顶是已是傍晚时分,联想至此得出下联:山上看日落,落日看上山。请诸位指教。”石泰崇又摇了摇折扇,一脸高傲的道。然后回头看了看林枫,似乎是向林枫挑衅,之前林枫拂了他的颜面,现在就针对起林枫来。

    场上众人连连称赞,确实是个好对子。听到众人的惊叹声,石泰崇越发得意起来。

    “来就来,怕你啊,听着:贤出多福地,地福多出贤。”

    哗,众人又是一片惊呼,没想到左老困惑许久的绝对,在片刻间便出现了两个绝好的下联,尤其是林枫对出来的意境更甚。

    “好好好,林枫真乃天才,不仅诗作得好,连对联也这么拿手,看来这场对联比赛也是林枫胜出了,不知诸位有何意见?”左老听到林枫的应答,顿时鼓起了手掌,连声称赞。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好诗好句,此诗表达了深沉凄婉的离情别绪,以景寓情,情景交融,词境委婉曲折、深沉精细而又温柔敦厚。不错,写的真不错,不愧是陈老的关门弟子,文采竟如此之好。”台上左承乾惊叹道。

    “左老谬赞了,小生不才,唯恐丢失师父的颜面。”林枫行了个礼道。

    “切,这要叫对出来了?”只听林枫一声嘲笑。

    “你,有本事你也对出一个来啊。”石泰崇看到是林枫,无比恼怒道。

    顿时场上众人纷纷苦思,却又频频摇头,良久也无人应答。

    林枫听到这个对子差点笑出声来,这个对子林枫前世也曾听过,是乾隆爷提的,但是乾隆爷自己没有想出下联来,然而百年后华夏人才辈出,古代所谓的千古绝对到了现代已经被网友对出无数下联来,林枫知道的就有好几个。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作诗环节到此结束,胜出者是林枫,接下来就到了第二个环节,对对联,由左老提出上联,参赛者对出下联,对仗最为工整者作为擂主,然后由擂主出题,胜者则为下一位擂主,直到无人对出来为止,有请左老出题。”

    “老朽此前应友人相邀前去城南天然居饮酒,临走时发现天然居门楣上有一上联: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但是只有上联,没有下联,问询掌柜之后得知此上联乃一高僧所提,至今未有人对出下联,老朽思考甚久,也无法对出下联,如今就以此上联为题,望诸位能替老朽解答。”左老起身看向众人,眼中也不乏一丝期待,希望有人能对出此联。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好一个回文对联,好一个绝对。

    “嗯,贤侄谦虚了,在我看来,此作诗比赛便是你胜出了。”

    “承让承让。”林枫对着石泰崇拱手道,石泰崇脸色渐黑,本以为此次大会魁首必定是他,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让他颜面扫地,于是狠狠地瞪了一下林枫拂袖而去,回到自己的包厢。

    林枫看到师父点名要他作诗,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自己鬼知道如何作诗,还好这个世界作诗的水平远远比不上华夏古代那些诗人,也不知道李白杜甫之流,林枫此刻十分感谢前世的师父强迫他去念书,随便拿着华夏几千年的文化来用,分分钟秒杀他们。

    于是林枫站起来直接吟道。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阅读异世神王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武超神学院之从漫威归来漫威之我是警察清愁似半泉清流潜伏搞笑圈一夭祸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