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叶丘出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右手手掌握拳,脚掌猛地一踏地面,对着石头人巨大的手掌,挥拳而上。

    血鬼瞧见叶丘的变化,嘴角的戏谑消失不见,一丝毫无预兆的慌乱突尤的浮现心底,使劲了晃了晃脑袋,想将之驱赶,却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

    ‘彭’的一声巨响,没用预料中的骨骼碎裂声响起,石头人巨大的身体悬停在那里,数秒钟过去,‘哗啦啦’掉下一堆碎石,原本数丈的身躯暮然间缩小了将近一半。

    叶丘扭了扭手腕,“蛮力挺大。”简单的几个字却带来了难以置信的效果。小蛮龙挣扎着站起身,靠在树干上,小小的嘴巴张成O形。自从叶丘插手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停手的白长老和岩峰亦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

    血鬼就更是夸张了,他最是明白‘血脉石鬼’的力量,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以肉体之力与之对抗而不落下风。隐隐间感觉到自己的精心策划将可能付诸东流,顿时怒不可遏起来,身体一晃便是飞到‘血脉石鬼’的肩头,手掌再次结印。

    结印完毕,血鬼脸色一阵惨白,虚弱感袭来,连续两次的精血损失已经要伤及身体根本了。阴恻恻的笑声响起,“敢戏耍我的,叶丘,你是第一个。”手掌按在石头人的额间,一滴滴殷红的鲜血透过指缝滴落,手掌染成了血红,“为了感谢你的戏耍,接下来让你尝尝‘血脉石鬼’真正的威力。”

    说完,染红的手掌又是一番,那柄血红色的长剑出现在了手中,单手成掌狠狠的一拍剑身,血剑发出一声悲鸣,一道血色的虚幻模糊的血色身影被血鬼抓在了手中。血色鬼影发出尖利的惨叫,挣扎着扭曲的身体想要逃离血鬼的手掌。

    血鬼呵呵一笑,说道:“这是蟠龙郡,铁剑门的门主,当初竟敢和我‘血刀门’作对,被我活活的折磨了七七四十九日,然后抽取魂魄,炼入血剑之中。”血淋淋的话语轻描淡写的从血鬼嘴里吐出,不带一丝愧疚,隐隐间的兴奋让人不寒而栗。

    叶丘冷冷的看着血鬼将残忍的折磨视作一种艺术,并堂而皇之的公之于众。眼底的愤怒却如火山般喷薄欲出。

    “现在,让你尝尝拥有魂魄的‘血脉石鬼’的滋味。”手掌狠狠一捏,迎着血脉石鬼额间的血色印记就是一拍,扭曲惨嚎的魂魄消失不见。

    血脉石鬼穆然睁开眼眸,原本的茫然呆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活生生的残忍以及暴虐。石头人仿佛竟拥有了人性一般。

    怒吼一声,四周刮起阵阵恶风,石头呼噜噜的滚了过来,粘附在石头人表面,本就庞大的身躯再次膨胀了起来。

    “捏死他。”血鬼冷笑的举起手掌,朝着叶丘一指。

    血脉石鬼带着隆隆的巨响冲撞过来,硕大的手掌握成拳,周围驳杂的各色灵力蜂涌而聚,夹杂着碎石,断木。转瞬间便凝成了一个巨大的灵力球,“陨石波弹”。血脉石鬼竟然会使用灵技了。

    罩顶而来的灵力球,几乎占据的方圆数十米的空间,即使速度再快怕也难以闪避了。“你再硬抗我看看。”血鬼明白叶丘的处境,嘿嘿的笑道。

    叶丘昂头看着若陨石天降的灵力弹,血鬼想象中的慌乱神色并未出现,嘴角扯起一抹笑意,“你避不开····。”话语还未说完,叶丘的身影却是凭空消失不见,“并不代表我也避不开。”血鬼不可思议的看着凭空消失的叶丘,紧接着慢慢浮现在半空的身影,‘血脉石鬼’蓄力的一击却是来不及转向,狠狠的轰在了地面上。

    “神通之术!”段落霞喃喃道,这个突然闯进的男孩已经给他太多的预料之外的惊喜了,最初的精湛演技,接下来的反转,让这个象牙塔里长大的女孩突然间对自己的毫无道理的骄傲以及自信,产生了第一次的怀疑。也许我才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小丑。小蛮龙落寞了起来。

    烟尘散去,叶丘身影落下的时候,正好在石头人抬起的手背处,一踏,借力再次跃起,手掌成拳,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缓缓的吐出,“蛮王劲,千钧!”

    “玩够了,那就开战吧!”叶丘原本颤颤巍巍的身体,在石头人奔袭而来的霎那挺立了起来,小小的身躯在数丈高的石头人奔袭而来的阴影下显得渺小而脆弱,但那不屈的脊梁却给人一种即使天塌下来也傲然屹立的倔强。

    原本慌乱的眼神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夜空般的深邃,瞳孔中央的那一丝冰冷恰如黑夜中的一点星光,带来无尽的希望。

    叶丘连忙以衣袖遮脸,连连摇头道:“你认错人了,误会误会。”

    阿丑站在树枝间,撇了撇嘴,这家伙真是能演。连一旁懒洋洋趴着的小灵都是一脸的鄙视。

    “误会,呵呵,今日既然遇到我算你倒霉,边城魏家也算是我血刀门的附庸者,这点小麻烦还是要帮忙解决下的。”血鬼身形一闪,挡住叶丘的去路,冷冷的说道。

    “哦,打我,哈哈。”血鬼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大笑了起来,数息过后,突然收起笑容,立马变幻成一幅狰狞的凶恶嘴脸,残忍的说道:“今日留下一只手臂,就放你走。”

    血鬼很是享受这种几近变态的折磨,特别是看着对手像是见到鬼一般的害怕自己,他的心脏就忍不住的跳动加速。要不是现在时间和地点不对,他可是想好好的炮制叶丘一番。

    手掌再次结印,原本呆立在一旁的血脉石鬼,突然睁开血色的瞳孔,俩汪血色湖泊般的眼瞳,盯着叶丘,大踏步的走了过来。巨大的手掌一抓,这一抓要是被抓实了,叶丘的全身骨骼都会被捏碎。

    段落霞有些畏惧的盯着血鬼手中的雪白短刃,冷哼一声,高傲的扭过头不再看他,却是不敢再顶嘴了。

    “等会儿,你下去救下那小丫头。”阿丑突然出声,说道。

    “啊···”叶丘正看得津津有味,听到阿丑的话语,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有些不解的说道:“看戏不是挺好,干嘛要多管闲事。”

    “你别逼我。”叶丘颤抖着伸出手,指着血鬼,“我凶起来可是要打人的。”

    段落霞支撑这身体,缓缓的靠在树干上,望着这突然闯进来的倒霉蛋,有可怜,有同情,还要一点鄙视。她最是看不惯这种起初好像吊的很,一见到是血鬼又立马换了付嘴脸的怂货。

    叶丘刚走到近前,听到血鬼的喊话,顿时慌张了起来,连忙挥挥手,道:“不好意思,走错路了,我这就离去。”

    血鬼一愣,原来是个胆小鬼,定睛望去,待瞧清楚容貌后,阴冷的说道:“慢着,这不是边城叶家的叶丘吗?真是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

    “血鬼,你可别胡来····。”不远处的岩峰见到这一幕,高大的身躯一哆嗦,暴躁的喊了起来。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对面的白长老便开口说道:“放心,血鬼少爷心里有数的。只不过是吓唬吓唬你家小姐罢了。”

    岩峰有心无力的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姐,却是摆脱不了白姓老匹夫的纠缠。

    血鬼呵呵笑着伸出手掌,就准备摘下段落霞的储物戒指。

    “真没想到这大晚上的出来撒泡尿也能遇到欺负小女孩的无耻行为。”叶丘踩着沙沙的枯叶声响,一步一步的从树后面走了出来,“哪来的无耻盗匪,竟敢欺负小姑娘,还不快快退去。”

    血鬼一愣,收回手掌,望着慢慢走来的身影,一时不敢确定对付是何来路,随即自报名号高声道:“我血刀门做事,你最好速速离去,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个猪脑子!”阿丑伸出食指,点了点叶丘的脑袋,“血刀门已经和魏家走到一起了,早晚都是敌人,你出手救下段家小丫头,结个善缘。以后说不定有用。”

    叶丘立马会意,嗯了一声。

    夕阳终于是燃尽了它最后一丝的余晖,落入地平线,黑暗像流浪者内心的孤独,无情的肆虐而来,转瞬间便弥漫的整片天地。

    “不给,就是不给。”段落霞的脸色在夕阳完全褪去的那一刻,更加的显得苍白。倔强的性格使然,一咬牙,拧着脖子,带着哭腔说道。

    “真是个倔强的小丫头啊,看样子不给你长点记性,你莫不是以为这里是‘蟠龙郡’城里。可以任由你无法无天。”血鬼往前一步,脚掌离颓然坐在地上的段落霞只有一步之遥,手掌一翻,一柄透亮的匕首就出现在了手中,雪亮的刀身反射出炫目的白光照射在段落霞的苍白小脸上。小蛮龙缩了缩身躯,有些畏惧起来。

阅读一指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超能小农夫隐秘娇妻:坏坏老公,真要命快穿套路:逆袭BOSS反撩男神天下豪商兽神血脉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