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圣器残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咯咯咯的笑声,清脆如落落玉盘的珍珠,“不要了,回家要我爷爷给我炼制把比这漂亮十倍的灵器。”段落霞只是单纯的看不惯血鬼的霸道蛮狠,稍稍的恶心他一番罢了,说起灵器哪家比得过拥有闻名大陆的炼器大师的段家来的多。

    虽然灵器如愿的到手,但是却并没有丝毫的喜悦,毕竟白白的多花了将近十万的金币。血鬼目光阴冷的瞪向段落霞所在地包厢,冷冷道:“去,查一下那小丫头带了那几个随从。”

    站在血鬼身旁的一枯瘦老者点了点头,悄然离去。

    接下来的一些林药,灵器都是比较罕见的稀有物品,而血刀门和段家终于也是没有出手,或许这些东西并入不了他们的法眼。拍卖会叫价声此起彼伏,终于是展现出了它应有的样子。

    “下面拍卖的是一件残缺灵器,具体等级不明,功能不明。”夏喜儿刚说完,便惹得下面一阵起哄,有些人更是故意出言刁难,“什么都不明的东西,也拿出来拍卖,真是想钱想疯了。”

    夏喜儿也是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硬着头皮,高声喊道:“灵器残片,起拍价三万金币。”夏喜儿真是想不明白长老们为什么将这残片还要订立一个拍卖低价,一般只有非常稀有,珍贵的物品才会订立低价的。

    果然话语刚落,便引来无数不满的控诉,挤满人的密闭空间内,突然爆发出的声音,惹得夏喜儿心烦意乱,几次解释都是显得苍白无力。只好颓然的站在台子上。小手拿着木槌,就要敲下去,算作流拍。

    “三万五。”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让杂乱的闹腾停了下来,一个个目光都是齐刷刷的望向发出声音的包厢,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喊价声是叶丘发出的,只是因为阿丑轻轻的在其耳边说了句,‘无论如何也要拍下来。’

    叶丘能够感觉到阿丑语气虽然轻,但还是透露出些许的激动,能让想来平淡的阿丑激动的东西,叶丘想想就心奋。他完全相信阿丑的眼光,即使阿丑指着路边的一块石头说这是一块灵宝,叶丘也会立马的将之捡起,并小心的珍藏起来。

    阿丑轻轻的握着挂在脖子上,藏在衣领里的一根圆柱形挂件,挂件传来隐隐的火热温度,并有越来越高的迹象。银色面具下,小脸因为激动显得有些潮红,心脏不由的加快跳动了起来,暗暗道:“我族圣器,终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血刀门’所在的包厢,魏真恭恭敬敬的站立在血鬼身后,听得喊价的声音,突然满脸虚伪的笑容收起,走到血鬼身旁,躬身道:“血公子,这喊价之人便是我所说的叶丘,叶夕月之子。”

    “哦。叶夕月和那负心郎的儿子吗?真是运气不错。”血鬼扯起嘴角,冷冷笑起来,“你把那东西拍下来。”

    魏真点了点头,喊道:“五万。”

    叶丘脸色一冷,望向血刀门所在的包厢,“魏家已经和血刀门混到一起了吗?果真是蛇鼠一窝。”

    “六万。”叶丘继续喊道。

    夏喜儿刚准备落下的木槌的手收了回来,饶有兴趣的望向叶丘所在的包厢,不明其用意。她也是知道那间包厢里住的是叶丘一行人。

    “七万,边城叶家的叶夕月之子叶丘,何必躲躲藏藏。”魏真高声说道。

    听得是叶夕月之子,下面顿时像一锅开水般沸腾了起来。上了些年纪的人都是知道,当初的叶夕月可是蟠龙郡有名的美人,追求者更是不计其数。可惜郎有情而妾无意,叶夕月偏偏没有选择蟠龙郡的任何一位青年才俊,而是和一位青山郡的青年好上了,当初此举可是惹恼了无数的追求者。堂堂蟠龙郡的美人却嫁给了其他郡的人。可惜最后这一对金童玉女没有过上神仙眷侣般的生活,最后叶夕月落得个被人抛弃的下场,还为其生下一子,取名叶丘。

    当初此事可是轰动了整个蟠龙郡,有人同情惋惜,有人幸灾乐祸,最后叶夕月回到家族独自抚养叶丘。这么多年下来,一提起叶夕月,还是会惹来同辈中人一阵唏嘘。

    叶丘也不辩解,“八万。”

    “九万。”

    “十万。”

    “十一万”魏真咬了咬牙,喊道。

    魏真脸色铁青,他拿来的钱已经快见底了,他可是准备买上一件出手的灵器的,没想到为了阻挠叶丘在这件破灵器上耗尽了财力,可是,这是血鬼下达的命令,他也不敢违抗。只好心里默默的祈祷叶丘再加价,这样一来自己没有钱加价了,血鬼也不好难为自己了。

    “算了。”阿丑阻止了正要往上加价的叶丘,在其不解的眼神中,道:“等晚上了再抢回来便是了。我们省点钱也好。”

    听得阿丑不容置疑的冷冷蹦出几个字,叶丘悄悄的为魏真默哀了起来。惹恼了阿丑,就是魏真的爹来了恐怕都讨不了好处。

    叶丘思绪一转,看样子老李头的身份不简单啊,连段千魂都给他面子,帮忙炼制灵器。

    血刀门的血鬼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是无可奈何,冷哼一声,“十五万段家的小丫头,你倒是再往上加啊。”

    “呵呵,云城,嗯,不错。”阴寒的声音道。

    “五万真是不巧,这件灵器卖相挺好看的,买回去玩玩也不错。‘血刀门’别人怕你,我段家可没必要给你面子。”娇笑声响起,竟然是一个稚嫩的女声从另外一间贵宾室里传出。

    “段落霞,我听说你哥哥段浪可没来,没人给你撑腰,信不信我弄花你的脸。七万。”血刀门再次出声,虽然一如既往的霸道,但有些人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一丝畏惧意味。

    “蟠龙郡,段家。是最早在蟠龙郡立足的家族,其实力比起‘血刀门’犹有过之。没想到他们也来了,看样子我们只有看戏的份了。”海风苦涩的摇了摇头,道。

    “段家?闻名千辰大陆的炼器大师段千魂和段家什么关系?”叶丘想起上次老李头说起段千魂的名号,问道。

    “段千魂自然是段家之人,而且还是段家的大长老,位高权重。当初我父亲托了许多关系,也没能请动他帮忙炼制一件灵器。”海风说道。

    “四万,这本灵技还行,我蟠龙郡‘血刀门’要了。”霸气的不容置疑的狂妄语气,却有着一种嗜血的阴寒划过众人心头,不由的大了个寒颤。‘血刀门’蟠龙郡三大家族之一,行事霸道蛮狠,大多数人都看不惯,但真正敢惹它的却没几个。

    偌大的拍卖场诡异的安静了下来,连原本那些个叫嚣的最厉害的角色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出声,生怕一部小心惹怒了‘血刀门’引来灭门之祸。

    “呵呵,不错。”一件贵宾包厢内那阴寒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是在夏喜儿落下木槌,宣布‘血刀门’拍得灵技。

    “哦,呵呵,血鬼,有本事过来试试。九万。”稚嫩的女声再次针锋相对。

    将近千号人的拍卖会倒是成了两家人的角斗场,其他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热闹。

    果然不出所料,夏喜儿的话语刚落,那间贵宾包厢里,笑声再次传出,“哈哈,真是幸运,这月轮我也要了,一万。”顿了一顿,有接着道:“可有人跟我抢。”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下面嘀咕声一片,虽有不满,却无人敢强出头。那个叫的最欢的云城的人,还阿谀的奉承道:“‘血刀门’的大人,您尽管喊,定是没有人敢不识抬举,我云城唯‘血刀门’马首是瞻。”

    “滚,没钱来充大爷,云城算个鸟,我出三万。”话音还未落下,便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

    “三万一次三万两次三?”夏喜儿举起木槌,红润双唇缓缓的吐出清晰的音节。

    “哎,看样子此次‘百城争霸赛’前三名又是‘蟠龙郡’三大家族之间的争夺,没我们什么事喽。”海风说道。

    叶丘眼神一凝,这次可是答应母亲拿个好名次的,不管是谁,挡我者,战!

    “第二件拍卖物品,玄阶灵器,月轮。”夏喜儿眉头皱了皱,但还是出声说道。这件月轮玄阶灵器,和前面拍卖的‘月斩’可是天生一对,现在灵技被‘血刀门’强买了去,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件灵器‘月轮’的。看样子这灵器卖不出高价了。

    “好霸道的家伙。”叶丘撇了撇嘴,语气不屑。

    “确实是太过霸道了,不过,我们这些小家族怎么根‘蟠龙郡’的三大家族相比,他们可是在千辰大陆上都排的进名次的大家族。”海风点了点头,对于‘血刀门’的蛮狠也是颇为不耻,却又是无可奈何。

    夏喜儿的话语刚落,此起彼伏的叫价声便从四面八方的响起。

    ‘三千金币’话音刚落,便有另一个声音响起,‘五千’。

    “一万,各位好,我是云城陈家的,还望大家卖我个面子,在下?。”

阅读一指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NBA之超级经理人杀手老公俏千金你比星光美丽梦里见过你特种兵之至尊阎罗代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