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金鳞鲤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船儿随波缓缓飘荡,一摇一摇,像儿时的摇篮。

    夜,静谧的月光下,如果说白天的‘金月湖’是辉煌的绚烂的,那么,夜晚的湖泊又是显得如此的柔美,柔的像少女纤细腰肢间扎起的银色绸缎丝带,随着轻盈的舞步婉转起赏心悦目的弧度。

    扁舟在银色湖面上飘荡,船中叶丘面容舒展,沉沉睡去。小灵四仰八叉平躺着,圆鼓鼓的肚皮敞露,脑袋斜歪在一边,嘴角还流着长长的哈喇子。阿丑摘下面具,完美脸型上一块血色的印记似在月色下蠕动,阿丑望着叶丘和小灵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转瞬间又似想起了什么,五指在船舷上捏下深深的指印。

    月若银盘,叶丘缓缓醒来,睁开双眼,与阿丑四目相对,僵持下,阿丑率先败下阵来,恼怒的轻嘬一声,将脸歪像别处。

    叶丘心情大好,拿起船桨向岸边划去,毫无征兆,不堪入耳的歌声响起。

    “月半弯,好浪漫,月光下的你显得特别的好看?。”

    一首前世的浪漫情歌从五音不全的叶丘嘴里哀嚎出来,吓得熟睡中的小灵一骨碌的爬起。

    深夜的中的边城城门紧闭,叶丘阿丑和小灵跃上数丈高的城墙,蹑手蹑脚的溜了进来,稀稀拉拉高矮错落的房子林立,偶尔几家亮着灯火,从中传来小孩的哭闹声和母亲轻声的慰哄。

    叶族大门紧闭,门口两尊石兽在橘红的灯笼下显得面目狰狞,叶丘叩响门上铜环,杨铁山不耐的将大门打开,见到叶丘略有疑惑,还是尊敬的叫唤一声。

    叶丘溜了进去,杨铁山严肃的告诫另外几个侍卫不可对他人提起今晚叶丘少爷晚归的事情,其他侍卫点头称是。现在的叶丘可不同于以前,自从族试得了第一之后,这匹强势崛起的黑马正处于风口浪尖之时,有说他是侥幸得第一,也有说是以前故意扮猪吃老虎,等待一鸣惊人的机会。

    可以说现在的叶丘就是拉个肚子也会被好事的人传出数个不同版本。杨铁山是叶夕月的心腹,自然是希望叶丘少些八卦传闻,虽然当事人也许并不在乎。

    回到小院与阿丑挥了挥手叶丘继续回房补觉,今天是穿越以来最为放松的一天,不知不觉间似乎心境又有些许提升,张弛有度确实有些道理。

    叶族最高的建筑是族长专门的卧寝,叶夕月站在窗口看着偷偷摸摸进来的叶丘和阿丑,会心一笑,转身休憩去了。

    爱和关心有时就是在暗处默默无闻。

    两人一猫你争我抢的喝着浓郁的鱼汤,怪不得金鳞鲤鱼被称为千辰大陆十大美味之一,果然名不虚传。

    一大锅鱼汤喝完,小灵连鱼骨头也全部啃完,叶丘和小灵毫无形象的躺在甲板上,肚子明显的圆鼓了起来,阿丑也一改往日的清冷,斜靠在船舷上,望着夕阳怔怔出神。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金色鲤鱼即将逃回湖泊,只要落入水中即使是神仙也难再次将其揪起,金色鲤鱼在落水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口水刚好喷到了尚在半空的大猫脸上。

    这时,金色鲤鱼身下湖面,突然水花涌起,一个水球恰好裹住鱼身,鱼儿拼命挣扎水球却牢不可破,水球慢慢的飘起,啪,水球破裂,金鳞鲤鱼在甲板上乱跳。

    出手的是静观其变的阿丑,这一手巧妙的控水之术秒到毫颠,叶丘自愧不如连连叫好。

    叶丘在金鳞鲤鱼那完美的空中一挺绷断足以承受千斤的鱼线时,脑海中灵光一闪,但似乎又差了点什么,只好将这瞬间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等回去在细细琢磨一遍。

    日头西移,湖面上波光粼粼,像揉碎了的金粉洒进湖面,金色满溢。

    ‘咕噜’叶丘疑惑的看向趴着的小灵,小灵猫头转向静坐的阿丑,阿丑尴尬的笑了笑,叶丘也大声笑了起来,小灵也应和着。

    金月湖,落日森林外围相当出名的一处湖泊,湖泊据说是地下河冒上来的泉水冬暖夏凉,且湖中生活着一种金色鳞片的鲤鱼美味异常,是各大王公贵族,土豪暴发户用以和他人吹嘘的本钱,金鳞鲤鱼被称为千辰大陆上最美味的十大食物之一。

    至于金月湖的由来,据说是每当月圆之夜,湖中金色鲤鱼便会跃出水面,远远望去犹如一轮轮金色的弯月,才借此得名。

    不过,金鳞鲤鱼极其难以捕获,寻常商铺根本没得出售,据说难得捕获一尾都会被大型拍卖会收罗去拍卖。叶丘虽是边城人士,但对钓鱼是相当不喜欢,这才落的尴尬的下场。

    与此同时,‘扑通’一声,大猫掉入水中,折腾起一大波水花,小灵在水里惨嚎两声,悲戚的喝下数口湖水,叶丘抛下鱼竿,小灵才顺势报紧鱼竿,拖上了船。

    浑身湿透的小灵悲惨的趴在甲板上,吐出一大口水才悲愤的站起身,怒目而视,狠扑上前,将蹦跳的金鳞鲤鱼一口咬住,往前一抛,扑通一声丢入炉灶上的早已烧好的开水中,这才解恨的晃了晃身体,水花四溅,然后又兴冲冲的卖力吹火。

    叶丘双腿成弓步站立,双臂紧握鱼竿,猛然发力,阳光下一条肥硕的金色鲤鱼被高高抛起,溅起绚烂的水花,约莫半米长的金色鲤鱼身体在半空中弯成弓形,紧接着猛然一挺,一股巨力沿着鱼竿传来,将蓄势待发的叶丘都生生的拖到船沿,膝盖狠狠的顶在船舷上才没闹出被鱼拖下水的尴尬画面。

    然而,虽然叶丘止住了身体,但是鱼线却是耐不住如此大力拉扯,崩的一声,鱼线断裂,大猫小灵哀嚎一声,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高高跃起,扑向就欲逃入水中的金色鲤鱼,小灵的猫心里鱼比啥都重要,即使自己不会水,这千钧一发之际不顾一切扑向大鱼。

    小船中间,一座简易炉灶中燃着熊熊火焰,灶头上一大罐热水早已沸腾,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瓦罐旁一直肥硕的黑色大猫略显不耐的时而吹着气,猫眼望向少年时充满着鄙夷,可惜不会说话,要不然肯定将那少年破口大骂一顿:“已经钓了一个多时辰了,连一尾小鱼也没钓到,还要本喵爷吹火,要不是本喵不会游泳,早就下去自己抓去了。”

    扁舟的两人一猫自然是叶丘阿丑和大猫小灵了,一大早来到边城外的湖泊钓鱼,现已差不多日上中天了,一杆未收,刚来时的叶丘还信誓旦旦的带来小灶和瓦罐准备带阿丑好好的吃一顿野餐,可惜,没想到这‘金月湖’里的金鳞鲤鱼如此难钓,一个多时辰下来,叶丘从最初的斗志满满到现在的兴致缺缺,都可以归功与早上没吃早饭,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静坐船头的阿丑倒是古井不波,小灵只得将希望寄托在阿丑身上,颇为讨好的亲昵蹭了蹭阿丑的小腿。

    突然,随意被叶丘丢在船帮的鱼竿猛的一阵晃动,即将被拖入湖底的一霎那,叶丘反应过来,猛的握住鱼竿,哈哈大笑起来:“小鱼,吃了爷爷的饵,还想跑?”

    阿丑也是睁开美目,转过头望向顿时生龙活虎的叶丘,大猫小灵扒拉在甲板上的身体猛然跃起,心奋的喵叫一声,张开嘴咬住叶丘的裤管,使尽的往里拖。

    时间在大猫小灵的不耐的一口一口吹着炉灶的郁闷心情中缓缓流逝,幸好小灵的脸本来就黑,要不然这会儿准能看到张被烟尘熏黑的猫脸。

    时间又过去一个时辰,叶丘的身体愈发的软塌塌下来,眯起的眼睛几乎已经合上,小灵气呼呼的一巴掌扇到脸上才一骨碌的惊醒过来,叶丘怒目而视,却惹来大猫小灵的一脸鄙夷神色,心虚的叶丘只得尴尬的挠了挠头,强打起精神。

    湛蓝的天空,和煦的阳光,清澈的湖水,微微泛起涟漪的湖面,一叶扁舟在湖心缓缓飘荡,没有划桨人,没有帆,像水中的一片窄长的树叶,漫无目的,随波逐流。

    扁舟之上一身米色粗布练功开襟衫的少年斜靠在船舷之上,四仰八叉的在晒太阳,原本挺大的眼眸眯成一道缝隙,斜斜的望着蓝天之上那轮金色的太阳,太阳周围有着一圈彩色的淡淡光晕,甚是美丽。少年右手边一杆青竹鱼竿随意的摆放着。

    扁舟的另一头,盘膝坐着一名青衣少女,丝质的薄衫在微风中微微飘扬,吹显起女孩完美袅窕的轮廓,少女脸上一扇银色面具,面具表面雕刻着美轮美奂的怪异藤蔓,每株藤蔓的顶端都开着一朵妖异的花朵。少女正襟危坐,并不平稳的小船并不能影响少女的打坐,纤细的身材纹丝不动,如老僧入定。洁白的皓腕露出衣袖一截,芊芊五指捏同样捏着一杆青竹鱼竿,鱼线抛出华丽的弧度,浮标随着波纹缓缓沉浮。

阅读一指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茅山捉鬼笔记大唐好相公霸天武魂末世穿越:霸道军长独宠妻直死无限小夫小妻小仙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