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荒古圣邪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夫荒古圣邪鲸一族之人,本族有铁律,凡本族之人死后必定的回归族地,如若不然,将抹去其在族谱上之名,视为叛族。老夫以死去五千年之久,观随身的族牌,再有一百年便会被视为叛族之徒,抹去族谱上的名字,届时老夫便会魂飞魄散,连转世轮回的资格都将失去。”黑袍白发老者人影一阵颤抖,隐隐间竟然虚幻了许多。

    “前辈,这件事情小子怕是有心而力所不能及。”叶丘顿了顿,缓缓说道。荒古圣邪鲸一族,他连听都没听说过,何况是寻找了,那更是难上加难。

    似是知道叶丘所想一般,老者慢慢说道:“我族确实神秘,听说过的人都是极少,知道我族族地的更是凤毛麟角,不过,老夫既然选择了你,自然是有老夫的理由的。”

    叶丘静静的听着。

    “这次进入的人一共十个,熬过灵魂风暴洗礼的人只有你一人,最后你又通过了心念蛊惑的考验,可以说是比得上一些大族的天骄了。且观你遇事冷静,为人又狡猾异常,且心性又不坏,实属难得。”

    原来,从叶丘熬过灵魂风暴的洗礼开始,黑袍白发老者便一直以自身运用的炉火纯青的灵力悄悄的观察叶丘的一言一行,才由此判断出叶丘的心地纯良,虽然说话为人狡诈,但这些都是基于不明白老者的动机为前提的,对于朋友叶丘可不会使下三滥的手段。

    叶丘惊讶的张了张嘴巴,没想到灵力竟然有此妙用,幸好没有和老者闹翻脸,要不然真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荒古圣邪鲸一族的前辈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叶丘也就没有拒绝的余地了,一咬牙道:“那不知前辈能否给小子一些地图什么的,好让小子参照参照。”

    “地图倒是没有。”看着刚要暴走的叶丘,老者笑了笑,手掌一挥,一颗黑白双色的圆珠出现在叶丘手心,道:“凭借此物,如若接近族地我自然有所感应,到时候就会出现了。”

    叶丘点了点头,将黑白色的圆柱收入储物戒指,抱了抱拳道:“前辈放心,小子必竭尽所能。”

    “嗯,麻烦了。”老者点了点头,道。

    “那···前辈···你看···我是不是可以先行离开了?”叶丘征求性的问道。

    “唉!本想送你一场机缘,不过,你既然急着离开,那我这便送你出去。”了却了心中的一桩大心事,老者心情大好,袖袍一挥,就欲送叶丘离开戏。

    “呀!我母亲从小就教导我要尊敬长辈,想来我再多陪前辈聊会,母亲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叶丘一步走近老者,盘坐下来,一副打死也不离开的模样。

    老者袖袍一挥,顿时虚空中无风起浪,各色云朵奔涌而来,途中互相侵轧柔和,待到近前已经变成了绚丽的五颜六色,老者须发黑袍飘扬,负手凭空而立,意气风发,道:“小子你既然诚心助我寻找归途,老夫亦不能小气,今日便借这‘云界’的灵力帮你凝出灵海胚胎,小子坐好了。”

    叶丘闻言大喜,依言盘膝而坐,双手掌心相对,结修炼印。

    彩色灵力蜂涌而至,如一道洪流,从叶丘的天灵盖冲刷而下。磅礴的灵力涌入体内,如夏日里,连日的倾盆大雨冲刷下那绿色植被被人为破外殆尽的黄土高原,一股蓄势待发的山洪轰然的爆发开来,而叶丘的体内筋脉便是那河道,能否容下这突如其来的大洪水至关重要。

    幸好叶丘的身体相当的扎实,‘枉死门’中夜夜的拼命修炼,造就了叶丘拥有一副远超常人的强健体魄。

    老者点了点头,对叶丘的身体素质是出乎意料的满意,他这一点是故意为之,没想到却被叶丘给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炫彩灵力像训练有素的士兵,在叶丘的腹部位置停下,凝结成一个拇指大小的彩色圆丸,这一切水到渠成,丝毫不需要叶丘动手,想来是老者以其大能力做的。

    叶丘欣喜的睁开眼眸,恭恭敬敬的朝老者行以大礼,人境九重再进一步便是灵境,而灵境就需要开辟灵海,然而开辟灵海需要庞大的灵力,一般人都是借以二品丹药聚灵丹辅助,不过,聚灵丹不光贵,而且效果也是一般般,有些人甚至在灵境滞留十数年都没有寸进,都是因为开辟不了灵海的缘故。

    老者这随意为之可是帮了叶丘大忙,这样他进阶灵境,开辟灵海可以说是水到渠成,轻而易举了。

    “前辈,此灵宝现在还在风无涯的手中,如果我寻到了荒古圣邪鲸的族地,你又如何脱身?”叶丘顿了顿,问道。

    “那老匹夫不过是掌握了此灵宝的皮毛,他连进来都不敢进来,这才会派你们这群小屁孩进来,表面上是打着试炼的幌子,其实是想借你们一探究竟。你看着待你们出去他必然会召集你们询问在这其中发生的事情始末。”白发黑袍老者毕竟是活了千万年的老怪物,风无涯这点小心思自然是逃不出他的法眼。“至于脱身···,只要你寻到族地,并捏碎我给你的信物,我自会寻来。”

    叶丘点了点头。

    又向老者讨教了一些修炼上的心得,荒古圣邪鲸前辈自然是知无不言,你一言我一语,一老一少相谈甚欢,终于叶丘还是起身告辞。

    金色光圈笼罩,叶丘的身影慢慢变淡,直至消失不见,老者也是轻叹一声,喃喃道:“小娃!当你再次出现在老夫面前时,希望你已是鲤鱼化龙。”说完,老者身影消散开来,一条遮天蔽地的庞大鲸鱼显现,尾鳍一摆,远游而去。

    “好了,你小子不必如此,死人便是死人,事实如此,何来得罪。”老者摆了摆手,道。

    叶丘略微一思考,问道:“前辈拦下小子,想来是有什么夙愿,若力所能及,小子必定不推辞。”

    “你们是怎么进入这片空间的?”黑袍白发老者问道。

    叶丘一五一十的将风无涯的一切和盘托出。

    老者点了点头,道:“我说这千年来怎么会没人进入这片空间,原来是被那老匹夫得去,私藏了起来。”

    叶丘心中暗凛,现在算是彻底的泯灭了逃跑的念头,然后又试探的问道:“那前辈···您老现在的实力如何?”

    原本不可一世的老者,听得此话,哀叹一声,道:“老夫已死之人,不过是借助之物苟且偷生罢了。”

    叶丘听得此话,并无丝毫欣喜之色,连忙起身恭敬弯身,道:“小子,口无遮拦,得罪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最终还是内心深处的一股不屈执念将叶丘从诡异信念侵蚀中拉扯回来,脚步急速的后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云彩之上,叶丘抹了抹额间的冷汗,心中暗道好险。

    远处的天空呈黑白两色,白色如纯色的牛奶,缓缓晃荡见,一股浑厚的力量碾碎周遭虚空。黑色若墨汁,同样有着无比浑厚的磅礴力量在其间涌动。

    与一路走来见到的各色云彩相比,这方世界尽头的黑白两色云彩才是真正的力量集聚之地。

    “前辈,那风无涯可是天境强者,你此说他,会不会····”叶丘试探性的问道。

    “天境强者?哼!给全胜时期的我提鞋都不配。”黑袍白发老者冷哼一声说道。

    “好了,少拍马屁了,不过,你小子这别具一格的拍马屁方式倒是深得老夫的欢心。”黑白两色的巨大鲸鱼瞧得叶丘也不打算跑了,便身影一晃,一个黑袍老者显现,白色的头发格外的显眼,笑眯眯道:“既然你不跑了,那我们就聊聊?”

    “好咧!前辈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小子自然是知无不言。”叶丘也是明白当前处境,索性放弃逃跑的念头,说道。

    约莫行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叶丘脸色凝重 望向前方无尽的虚空处,那里道道空间裂缝宛若游龙,扭动间连光线都被吞噬而去,叶丘不经叹道:“与天地自然的无穷伟力相比,人类做追求的力量显得是那样的渺小。”

    叶丘心神微微动摇,竟然不由自主的往前靠去,似乎是被侵袭心念的虔诚信徒,有种奋不顾身飞蛾扑火的诡异力量牵引着他投身进那毁灭一切的虚无中去。

    叶丘听到心中突然响起的话语,压下惊骇的神情,喊道:“在下莽撞闯入前辈休憩之地,实属意外,还望前辈海涵,。本来小子是该好好陪前辈聊上几宿,不过,家中尚有老母待养,不方便在此地度留,还望前辈通融。”叶丘在第一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就已经使出压箱底的小神通‘鬼影·闪’飞快的后退离去,待到最后一个字吐出口的时候已经远远的离开了。

    “呵呵,真是个狡猾的小子,老夫是越看越顺眼了,不过,你在我缔造的空间内和我比速度,岂不可笑。”身后,缓缓的声音传出,紧接着叶丘身前空间泛起涟漪,一条黑白两色的庞大鲸鱼挤了出来,硕大的身躯几乎填满了叶丘身前的空间。

    叶丘瞧得这一幕,悲凉的暗叹一声,表面上却是装作镇定,还尴尬的挠了挠头,笑道:“前辈真是好功夫,小子对您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叶丘远远的观望了一番,心有余悸的慢慢后退,对于这诡异的黑白两色云彩,还是离得越远越好,心中这般想法刚刚冒起,叶丘便转身飞速离开。

    然而,脚步才刚刚迈开,一道声音却是毫无预兆的在其心间响起:“五千年了,终于见到一个活人来了,怎么急着离开么?也不知道坐下来陪老夫聊聊天。”

    鲸鱼内部的独立空间大的出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海洋,湛蓝的海水呼啸着卷起千层巨浪,水中若隐若现的黑影划过,一眨眼便消失了踪影。山脉一般粗壮的树木,矗立天地之间,犹如擎天之柱。长相怪异的奇兽时而出现在茂密的树丛深处。

    叶丘心中感叹道:“好奇妙的世界!不过,幸好是降落在七彩的云朵之上,要不然随便是掉到海里,或者陆地上都免不了和那些诡异的庞然大物接触。”叶丘颇为庆幸的抚了抚胸口,脚下的步伐愈发的小心了起来,生怕一不小心掉下云端。

    痛彻心扉的疼痛过后,一切都毫无异常,虚无的空间内,漫无目的的走着。

阅读一指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屌丝道士无师命仙缘奇闻录女村长的贴身兵王我的头发能入梦养母难为[偶像练习生]一起走花路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