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争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魏英索性昏死了过去。

    “今日真是打开眼界,没想到叶家公认的废材,才是隐藏的最深的,不过,我魏家的东西可不是这么好拿的。”不远处,人群自动分散开来,一道健硕的老迈身影踏入圈子,哈哈笑道。

    魏家的护卫立马,躬身行礼。叶丘脸色凝重,这位半百老者是魏家的三爷,人称‘笑面虎,魏行风。’可是玄境的强者。

    杨铁山紧握手中兵刃,上前一步挡在叶丘身前,对付这种玄境的强者,他也是一点把握都没,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护主的决心。

    马景程悄悄退后几步,消失在人群中,然后疾步狂奔,回叶家搬救兵去了。

    阿丑吃下最后一口糖葫芦,伸手摸了摸小灵柔顺的毛发,撇了眼魏行风,便收回了目光。

    叶丘上前一步,朝魏三爷拱了拱手道:“小子见过三爷,不过,我母亲唤我回家吃饭,我就不在此与三爷攀谈了,后会有期。”

    说完,转身离开。

    “东西留下,便让你走,不然····。”魏行风看着叶丘想要开溜的身体,身影一晃,拦住叶丘的去路,说道。

    “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咋滴,魏家准备出尔反尔了,这可是有损魏家的脸面啊,这件事情,周边的朋友们可都是见证人呢?”叶丘一字一句大声的说道。

    魏行风老脸一白,这小子可真是狡猾,要是现在对叶丘出手,即使夺回灵宝,也会落得个出尔反尔,不讲信誉的下场。

    眼中阴狠光芒一闪,此子隐藏的太深,还是先行除掉为妙,本来魏家与叶家就是死对头,要是待到叶丘成长起来,怕是会对魏家造成巨大的威胁。

    “既然叶少爷认为是赌博,不过,那毕竟是你的一面之词,还是先随老夫去魏家坐坐,待魏英醒来,确定你所言无误的话,老夫再将叶少爷原原本本的送回叶家。”魏行风说这话的时候,便是五指弯曲成鹰爪,向着叶丘抓去。

    叶丘疾步后退,奈何实力相差太多,却是如何也无法摆脱魏行风的抓捕。正当魏行风手掌要抓到叶丘肩膀之时,旁边突然,一道凌厉暗器袭来,要是魏行风不停下的话,瞧那暗器的凌厉程度,怕是会将掌心刺个通透。

    魏行风只得抽回手掌,避开暗器的袭击。暗器失去目标,噗呲,一声刺入青石地面,待到灵力散去,定睛一看,原来是枝竹签,纤细的竹签却是刺进地底,堪堪留出一小截尾巴。

    魏行风双眸微眯,沉声道:“这是我魏家与叶家的私人恩怨,希望阁下不要插手。”

    阿丑慢悠悠的站起身体,淡淡道:“刚才还是你魏家的人说要抓我去当侍女呢?怎么现在又成与叶家的私人恩怨了。”

    魏行风凝重的看了眼,漫不经心的神秘少女,低头轻声的对着那几个护卫询问了几句,听得护卫的回答,脸色变得铁青,狠狠的瞪了尚在昏迷之中的魏英一眼,道:“既然是我魏家有错在先,那先前的灵宝就当是我们魏家对姑娘不敬的赔罪礼,希望姑娘不要责怪。”

    阿丑表情淡淡,懒得理会。

    魏行风瞧得阿丑的模样,心有不甘的嗫了嗫嘴巴,却是没有出声,朝阿丑拱了拱手,道:“回府!”

    叶丘松了口气,好奇的盯着阿丑,道“我问你个问题,不知····”

    “不要问了,问了我也不会回答你的。”阿丑似乎知道叶丘要问什么一般,说道。

    叶丘悻悻的吞了吞舌头,手一挥,道:“回家喽!”

    刚没走出几步,一道绝美的身影飘忽而来,在叶丘身前显出身影,急切道:“丘儿,没事吧!”

    这道身影自然是叶夕月了,叶夕月瞧得叶丘没事,这次抚了抚胸口,向来温和的脸庞,此刻却是有着冷冽之色,“真是群不知好歹的老狗!竟然胆敢动老娘的儿子了。”

    叶丘头一次见叶夕月发火,心底却是有着暖意缓缓升起,熨遍全身。

    杨铁山也是聚与叶丘身侧,脸上却是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这个叶家公认的废材,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叶丘笑了笑,对着萎靡的魏英笑了笑道:“今日多谢,魏少慷慨解囊,下次必定请魏少喝酒。”

    “废话说完了的话,就动手吧!”叶丘淡淡道。

    叶丘越是云淡风轻,魏英越是感到被轻视,那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感觉让他感觉很不爽,脸庞犹如晴空下突然密布的乌云,黑的让人心悸,阴深道:“血焰诀,斩!”

    魏英黑着张脸,一咬牙赤红长剑往手掌上一抹,鲜红的血液流出,沿着剑柄扭曲的流向剑尖,当剑尖处凝聚出一滴血液时,赤红长剑剑柄处一颗暗红的宝石突然发出迷蒙的红芒,魏英手握剑柄对着叶丘狠狠斩下。

    身影一动,手掌握紧成拳,全身灵力沿着手臂凝与拳头表面,心底暗喝一声:“蛮王劲”,原本凝聚于拳头表面的灵力却像是消失而去,不过,仔细之人可以发现,叶丘的肉掌似乎变得晶莹剔透的起来,拳心处一道银色如柳叶般大小的纹路盘踞,似一条微小的盘龙,隐势待发。

    血红剑芒下一刹便与叶丘的晶莹肉拳在半空中相撞,出奇的却无太大的声响,叶丘站立处,青石碎成粉末,叶丘一咬牙,冷喝一声:“破!”鲜红剑芒应声碎裂,消散而去,魏英身影一颤,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身体倒地,神情萎靡,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这震惊性的一幕,让两方原本在交手的人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争斗,魏家护卫畏惧的退了回去,将魏英扶起,重重的围拢起来,以防叶丘突然下杀手。

    叶丘信手拍了拍衣袖,颇有一番高人风范,叶丘今天也是突破到了‘人阶六重’再加上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即使是高出几个等级的都敢正面硬撼,何况魏英不过是和自己的实力一般,哪是自己的对手。

    魏英脸上的狰狞之色渐渐被不可思议遮盖,似乎是被叶丘这一记老道的撞击撞傻了一般,一时间竟然爬不起来。

    周围原本为叶丘暗道可惜的人们,这一刻确实个个长大了嘴巴,此刻若是有人卖鸡蛋的话,肯定会非常的畅销,因为每个人的嘴巴里都可以赛下一个。

    一道鲜红剑芒脱离长剑,射向叶丘,鲜红剑芒掠过,空间似乎都被染上了点点鲜血之色,青石街道上一道一指深的印痕浮现,切割面光滑如镜。

    叶丘眼色微凝,这是魏家最为著名的灵技‘血焰诀’是其在这边城称霸一方的最大凭仗,此剑诀需以自身鲜血孕养,每次使用都会对自身造成不小的损伤,端是狠毒。

    朝着魏英勾了勾手指,道:“看我如何打碎你的自信。”

    魏英眼中阴狠再次浮现,手掌一抹,一柄赤红长剑闪现,有些颤抖的手掌握着长剑时,信心似乎又回来了,“不管你得到过什么机遇,也不过是个废材,今天我就让你明白废物和天才之间的鸿沟,不是靠一点破机缘可以弥补的。”

    待到魏英磅礴灵力凝聚的拳头临近面庞的时候,叶丘才不慌不忙的抬起右臂,朝其拳背狠狠一扇,像是在拍打一只烦人的蚊蝇一般,砰!的一声,聚魏英全身之力的拳头被一股巧劲斜斜的拍离。

    叶丘得势不饶人,趁其余力未接的情况下,身体踏前一步,来到魏英身侧,身体微屈,肩膀狠狠一撞‘蛮山崩’爆发,砰,魏英的身体抛飞而出,远远的划出一道颇为狼狈的弧线,摔到地面,强烈的撞击将青砖铺就的地面都撞裂开来。

    魏英终于再次爬了起来,“真是个狡猾的小子,竟然学会偷袭了。”为自己的失利找到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魏英再次重拾了信心。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愿接受那些超出自己内心先前设定的剧本,找个理由将原本濒临破碎的期望再次粘合起来,来自欺欺人。对付这种人,只有将他的内心完全的摧毁成粉末,并扬了它,让他再也找不回曾经的自我设定。

    叶丘颇为不屑的摇了摇头,魏英一个连前进路上做踏脚石都不具备资格的小人物罢了,哪有心思和其争辩。

    阿丑微微的点了点头,对于叶丘这高超的实战能力也是略感惊讶,毕竟实战能力不是靠修炼天赋就可轻易掌握的,这是要靠长久以来的生死之间的战斗才可以锻炼出来。

    所以往往那些将脑袋别在裤腰上的冒险者,同级之间几乎没有几个大家族出来的修炼天才能够正面与其搏杀。大家族的天才虽然修炼天赋高,但缺少的正是生死之间的锻炼,对付弱于自己的还好,在那些佣兵里面他们是很不受待见的。

    魏英的凌厉的喝声响起,语气中那暴怒之中夹杂着深然的杀意,土黄色的拳头弥漫着厚重之感,仿佛迎面而来的是一座万丈大山,朝着叶丘的面门轰然冲撞而来。

    “厚土拳”‘人阶’中级灵技,以刚猛著称。

    叶丘面不改色,强烈的气压凝聚风势,将一身普通的黑色长衫吹的上下翻飞,在配上那削瘦的不动如山的身影倒是显得气势非凡。

阅读一指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逆光者从零开始的末世游戏娇宠八零我本红颜祸水宇宙便利店[综英美]神话穿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