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突破,女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这突然局促起来的叶丘,阿丑一阵好笑,“看样子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的无聊了。”

    “好啦!好啦!你我虽然第一次见面,但请放心,我是不会加害与你的,你的母亲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灵···呃,一族,最守信用了,和狡猾的人类可不相同。”阿丑拍拍胸脯,然后又意识到说漏了嘴,故作镇定的掩盖而过。

    叶丘瞥了眼阿丑胸前,又瞧她拙劣的演技,暗自好笑:“还灵什么一族,真亏她想的出来,傻子都知道是灵兽一族了,还故意掩盖,那么大,的破绽遮的住么!”想到‘大’这个字的时候,叶丘又不由自主的瞟了眼阿丑的胸前。

    “原来是灵兽一族的,不知道她是什么怪物,不会是只恐龙吧!怪不得长成这样。”一想到灵兽一族,叶丘脑海里各种物种一一飘过,逐一印证。

    “喂!发什么呆呢?”阿丑看着发愣的叶丘,喊道。

    “哦,没什么,你既然要住这,那就住吧!”叶丘心虚的说道,万一要是被发现自己脑海里想法,想来阿丑会发飙吧。一只发飙的母暴龙,他可处理不了。恶趣味的叶丘已经在心里为阿丑想好了灵兽的形态,“母暴龙,不错,很符合她的形象。”

    阿丑自然不知道叶丘的想法,搬起数百斤的实木柜子,‘彭’的一声,丢到院子里,拍了拍手道:“你的这间房间,本小姐征用了,以后未征得本人同意,不准进屋。”阿丑抬起修长玉腿,走近房间,高傲的瞥了眼叶丘,将房门关上,屋子内隐约有话语传出。

    “门口那些垃圾自己处理下。”

    “好,很好,哼!士可杀不可辱,看我不····。”本想将阿丑拖出来,好好的理论一番,不过看其随手提起数百斤的柜子,这股怒气只好硬生生的憋回体内。

    叶丘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床,柜子,搬进了隔壁的房间,待叶丘搬好东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自从猜到阿丑是灵兽一族,叶丘对她的话就相信了,灵兽一族向来爱憎分明,其实也可以说是它们头脑

    简单,没有人类这么多的花花肠子,比起人类确实要可靠多了,既然她说不会暗算他,那就不会,不像人类往往容易被贪婪蒙蔽良心,对朋友下黑手。

    将房间内外打扫干净,叶丘痛快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修长的身材,深邃的眼眸,虽算不上英俊,倒也不丑。

    叶丘右手托着一大盆野兽肉,左手提着几壶酒,走近小院,往院内的青石桌上一放,喊道:“阿丑,出来喝几杯。”

    月光下,两道身影,推杯换盏间,一盆肉下肚,两壶酒喝完,叶丘红着小脸,搭着阿丑的肩旁,指着天空,醉醺醺的说道:“看,那月亮真圆。”

    阿丑也是红着脸,迷迷糊糊的道:“好圆。”

    月光下,小院里,青石地面上,两人依偎在一起,睡着了。命运就是如此神奇,原本毫无牵连的两人,因机缘,或巧合,走到了一起,而只需对视一眼,就胜过十数年的泛泛之交。

    “既然你要赶我,那我偏不让你如愿,至于男女授受不亲,借你个胆子,你敢么?”阿丑迈动她那修长的美腿,走到叶丘身前,俯下身轻声的在叶丘耳边说道。

    丝丝带着女孩体味的香气,耳边淡淡的甜腻湿气,以及女孩胸前的那一抹浑圆,让的叶丘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虽然两世为人,前世今生的叶丘都是一个雏,对于感情这方面,心里向往,却有些不知如何面对。

    “你是谁?你想干嘛?土管局的?强拆啦!”叶丘连珠炮般的话语一通乱砸,这才稍稍平复下心情,看了看正在墙角搬柜子的身影。

    身影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身,走到近前,捋起长长的蓬乱头发,伸出满是灰尘的手掌,理所应当的道:“我叫阿丑,你是叶丘吧!你的这间房间通风更好,阳光 更足,我住这间,你搬到隔壁去。”

    叶丘傻愣愣的看着这个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女孩,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只得木偶般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孩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就一个字‘丑’,轮廓秀美的脸颊上竟然有着一块血红色的胎记,随着女孩的每一个表情都挪动出可怖的弧度,即使是开心的笑脸,配上这胎记也变得异常恐怖了起来。

    阿丑看着这个样貌普通,长相普通,拥有着大众长相的男孩,在看到她脸上的胎记时的无悲无喜,即没有大部分人的厌恶,也没有少部分人的故作可怜,深表同情。在他的眼眸中阿丑看到了平等,清澈的眼眸深处没有过多的感情表露,见到自己犹如是见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一般,即使自己长得如此难看。

    “我的命是你母亲叶夕月救的,我也无处可去,就在你这里呆上些日子吧!顺便看看她口中的一无是处的儿子,究竟要装多久,呵呵。”阿丑丑陋的脸庞上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紫色的眼眸促狭的看着叶丘,说道。

    “这个,男女授受不亲,我看阿丑姐还是搬到别处去住吧!”叶丘暗自心凛,这个阿丑不简单呐!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居然看出了几分自己的底细,这种人还是离得越远越好,毕竟自己也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万一她心存不轨,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半个多时辰下来,精气神均已达到巅峰状态,叶丘睁开眼眸,深邃的眸子如一汪深潭,沉静、神秘,“是时候突破了。

    取出玉瓶,一颗混元的莹白色丹药出现在叶丘手掌心,‘灵力丹’人境修士最爱的辅助修炼丹药,有些大家族的弟子,甚至将灵力丹当豆子,每天数颗,在起跑线上就远远的甩开家境普通的修炼者好几条街。

    叶丘这是第一次服用‘灵力丹’,像他这种生活在小家族的边缘,修炼天赋又差的人物,没被家族驱逐还是看在他母亲是族长的份上。一般来说家族都分为数个派系,相互间可算不上友好,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简直是一场宫斗大戏,那种精彩程度,深得市井大妈的喜爱,让得他们茶余饭后又多了些谈资。

    幸好前世的强大心脏和见多识广,才没做出转身就走,或者表露出厌恶的表情。

    叶丘平静的看着这个拥有魔鬼般身材,纤细白皙玉腿,且诡异脸庞的女孩,伸手手掌与那双布满灰尘却有着修长五指的女孩相握,道:“很高兴认识你,阿丑姑娘。”

    “这是什么?好臭···”叶丘发现头顶有东西,伸手拿下,竟然是自己塞在床底的数月的臭袜子,一股恶臭差点把自己熏翻。

    叶丘冲出重重包围,气愤的冲进屋子,刚踏进房门,迎面而来的是一只破鞋子,还好身手敏捷,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侧身闪过。

    在小院的一块巨大的青石上盘膝静坐,丝丝灵力沿着周身毛孔、窍穴渗入,绵绵密密,微微清凉的感觉漫遍全身,肌肉、细胞、骨骼、争相吞食,发出愉悦的信号。

    全身十四道主经脉内,发丝粗细的晶莹灵力细线按照某种轨迹流遍全身,灵力这种神奇的能量,可以增强身体各个方面的素质,又有着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所以这里能够修炼的人,是平凡人眼中的神,简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压下心中跃跃欲试立马就进入‘枉死之界’修炼的冲动,这种神秘异宝还是谨慎点好,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晓,要不然不说自己难逃暗杀,抢夺,就是自己在意的那些亲人,朋友也难逃厄运。

    颇为欣喜的睁开眼睛,但叶丘欣喜的表情颇为滑稽的徒然凝固,然后慢慢的由晴转阴,紧接着是乌云压顶,是暴风雨将要来临的前兆,怒喝声犹如惊雷般响起:“我艹····谁TM的敢来小爷的地盘上闹事,活得不耐烦了。”

    叶丘刚刚由忘我的修炼中醒来,他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一大堆杂物的中间,被子、床铺、桌子···胡乱的将自己围住。

    将丹药塞进嘴巴,顿时化为一股暖流,汇进经脉内的灵力丝线中,纯净温和的灵力突然加入,叶丘凝定心神全力运转,尽最大努力的炼化这股灵力。

    时间流逝,日上三竿,原本在‘人境二重’停留了数年的懒散身体的前主人叶丘,终于突破了,感受了经脉内足足粗了几倍的灵力丝线,身体各个方面机能均有着大幅度增长,速度、力量、感知···再配以叶丘炉火纯青的基准灵技战斗技巧,现在在‘枉死之界’内杀个五百傀儡是没什么问题的。

    目送着叶夕月的离开,叶丘这几天来感受到这片世界的温暖与冷漠,与生前的蔚蓝星球相差无几,只是这里的感情似乎表现的更加的纯粹,爱恨分明。

    “其实,也挺好。”第一次叶丘开始接受这个世界,融入世界。

    叶丘的小院不大,也就三四间房,位置偏僻,几间房屋几乎淹没在绿色的海洋里,空气清新且安静。

阅读一指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僵约之献祭万物玄幻之最强煞星神承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红色冷锋孤狼佣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