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生离死别悲歌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昨晚一夜风雪,书音早已身体不适,一直头痛发冷,还不停地恶心干呕,着实地让人焦心。

    而沈姨娘早就旧疾复发,行动多有不便,人老年迈,再加上这风雪的摧残,恐怕身体遭受不住。

    张岳一户独居林中深处,向来少与外人交往,只求平静安稳的生活。

    虽说此处避远幽静,少有人来往,可现下邤傲天咄咄逼人,邵晖一行也不便露面。

    晨曦之时,天色未亮,张岳和他的妹妹张玲琳便前去镇上请了大夫,又抓些治风寒的药,也好为书音前去广州做些准备。

    只是姵姗又是叶千城的义女,他又将其嫁给了邵晖,所以又命人重新打造一对一模一样的玉镯,这也算是对姵姗的情深。

    邵晖深深地瞧上了玉镯片刻,顺手戴在了手上,回望了书音眉稍眼角的黯然憔悴之后便离开了。

    说着,邵晖望向沈姨娘,柔和道:“此刻怕是邤傲天的人已经遍布了整个万花镇,若是在两个时辰内我还没有回来,那就不用再等我了。”

    邵晖紧紧握住书音的手,温和道:“你们先等阿岳回来,如果在此之前我还没有回来,就叫阿岳送你们一程,三妹、姨娘,你们相互照顾些,先我一步去广州吧……”

    邵晖说话的声音如此低沉,像是在交代遗言一般,眼神冰冷而深邃不解其意。

    邵晖深深吸着一口气,淡然说道:“姵姗虽是怀着身孕,有汪妈妈在她身边,也会照顾左右,我会快些回来,只是你们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若是阿岳先回来了,你们就不用等我了。”

    随后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玉镯,只见他深深地望着那只镯子光泽细腻,雕刻也是如此的栩栩如生,与苏俊熙的那只一样刻着一个“叶”字,整个镯环以凤凰于飞最为精致。

    那原本是叶家传下来了的一对龍凤玉镯,一只是给叶书音的,另外一只便给了苏俊熙。

    谁也想不到在叶家危难之际,苏俊熙连人影也没见着,更是负了书音的一番好意。

    她却不曾知道,苏俊熙两年前便已心有所属,心中却不敢高攀了叶家小姐。

    泪花泛眼,声声痛失,回想起苏俊熙那番柔情似水般的眼神,既恭敬又深情,怎能不让人思念。

    书音听着不解邵晖话中深意,她才缓缓从他怀中离去,一双迷茫的眼望着邵晖,说道:“叶家发生这么大事,我相信俊熙他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他一定还在‘花韵商铺’,你帮我找一下他,好不好?”

    沈姨娘眸似千瞳,情深愿与谁人知,轻声叹道:“小晖,姵姗还怀着身孕,要不你先回去,这些日子姵姗还需要你的照顾,去广州的事,我和音儿相互照顾些,只是会拖慢了行程,误些时日罢了。”

    邵晖心想,昨晚一起约好在“怨女桥”会面,没想到苏俊熙却不守信约,也难得书音对她一片痴情。

    他望着书音苍白憔悴却不禁摧残的丧脸,却忍心不下,温婉轻柔地应了声:“难得你对他如此情深,我先答应你,只是恐怕他对妹子你没有那般情深义重。”

    书音只是想着平日里她爹爹对自己的百般呵护,就连出门都让几个丫头跟着,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会落得如此处境。

    原以为他爹爹对苏俊熙恩重如山,大恩于他,且自己又如此倾心,他就会对自己百依百顺,那可是苏州多少富家子弟梦寐以求的心上人。

    他用手轻轻抹了一下书音脸颊滴落的泪花,内心却沉重得让靠在他怀中的书音听到那一声声的心跳声。

    书音对苏俊熙的一片痴情已让邵晖难以回答,他只望着这个心力交瘁的妹妹,实在让人痛心。

    “二哥……我现在好想……好想他,你帮我找找他,好不好?二哥……”叶书音沙哑的祈求声中冷冷凄凄。

    书音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苏俊熙会这番无情无义,她却只是轻轻摇头,柔弱而不可置信地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俊熙会如此薄情寡义,平日里我爹爹对他如此恩重,他怎会弃我于不顾?”

    邵晖通红的眼泛着泪花,已然不敢眨一下眼睛,生怕泪珠掉了下来,又增添几分凄凉之意。

    娇弱之身玉软花柔,声声哀痛中亦然梨花带雨,声泪俱下,无限凄婉。

    叶书音倚在邵晖怀中,却又身怀缟素,蓦然瞧上一眼,亦不觉叹然,如此女子,悲泣声中让人怜惜不已。

    她紧紧地靠着邵晖,可是不管怎么靠着都没有丝毫的温暖,似乎那阴冷的寒气刺入心骨。

阅读风华诗韵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综]这个审神者有点方主神想谈个恋爱[综]末世之杀戮魔帝不正经恋爱屠户家的美娇娘[综]审神者宇智波炑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