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朝春去红颜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院中吹雪,寒风刺骨,此时一个男子慌忙地跑了进来,清秀俊俏的脸被寒风刮起丝丝裂痕,他便是书音的二哥余邵晖。

    叶书音与她姨娘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急促地说道:“三妹,我知道你不想嫁给邤傲天,二哥带你走,离开苏州,咱们回广州去。”

    叶书音止住泪水,哀声说道:“二哥,你别傻了,我知道你疼我,可是二嫂还怀着身孕呢,再说了现在往哪走啊?况且我爹还没找到呢,我这一走,叶家就真的没了。”

    “三妹,你别傻了,你一个人是撑不起叶家的,趁现在邤傲天还没有来,我先送你出城,先到城外的农户家去躲躲,明天一早,我就送你离开苏州。”

    “不行,我不能走。”叶书音突然摇头说道。

    此时她闺房外的喜婆高声喊起:“时辰已到,新娘入娇——”

    余二哥见她犹豫不决,急忙催促倒:“三妹,你赶快收拾东西,能带的都带上,快跟我走吧。”

    “可是……”叶书音含着泪水,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下去。

    余二哥见她定不下主意,可是他又不忍心看着她以后在邤家受罪,他直接拉住叶书音的手,忍泪说道:“三妹,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咱们快走,离开苏州这个地方。”

    叶书音不敢直接视他二哥,只表现出她那软弱无力的身躯,哭泣着喊到:“姨娘……二哥……我真的可以走吗?”

    她姨娘哭着说:“小晖,你带音儿快走,到广州托人稍信回来,好让姨娘也安心些。”

    “不行,我不能丢下姨娘,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嫁了,姨娘你跟我们一起走。”

    她姨娘深深叹了一口气,望着她自己病痛的腿,已经经不起风雪的摧残了,再看看这叶家大院,她擦拭了泪花之后,冷冷地说道:“姨娘老了,走不动了,姨娘要陪着这座院子,守护它到老爷回来,你们快走吧,别管姨娘了。”

    “你要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来的时候邤家的人就已经快到了,你要是再不走,你会后悔一辈子的。”余二哥催促道。

    “可是……俊熙他……?”叶书音与苏俊熙心仪已久,不忍与心爱之人就此离别,可现下又毫无选择。

    “三妹放心,我已约苏俊熙到城南‘怨女桥’外等候,就等你了。”

    叶书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了落下了,她更舍不得她姨娘,劝说之下,她姨娘也同意一同离开。

    “吉时已到,新娘入娇——”门外的喜婆再次喊道。

    片刻之后,喜婆见里面没有动静就敲门试问:“叶小姐,该启程了,一会误了吉时了哟!”

    她姨娘早就看其不顺眼,隔门一声大怒,道:“你这臭八婆,关你什么事,让邤傲天亲自来接——”

    这是他们离开之前故意刺激一下喜婆,好让她不敢再次敲门打扰。

    此时邤傲天正坐在马车里,马车之上挂满白绫,奠字灯笼,正往叶家驶去。

    虽说叶千城生死未卜,但是叶书音却釜底抽薪,偏要让邤傲天做孝子,还让他舍弃汽车用马车,不然她就算死也不会嫁给邤傲天。

    邤傲天面对这么一个俏丽美人儿,他也只能选择妥协了。

    马车之中,邤傲天面目狰狞,满脸淫笑,喃喃哼道:“叶千城,我看你怎么跟我玩?我先玩你女儿然后再玩死你,我让你身败名裂,但时候让你跪地求我。”

    随即他出声问道:“现在离叶家还有多远?”

    “少爷,约还需要半个小时。”车外的人回答道。

    “好,你通知前面的刘管家,让他先去打点一下叶家上下,把事儿给我办妥咯,别给我出什么幺蛾子。”邤傲天吩咐道。

    “是,少爷。”他的下人奉命而去。

    夜中灯火通明,叶书音一行人已经到了“怨女桥”,桥上雪上加霜使身体弱不禁风,书音的姨娘早已病疾复发,寸步难行。

    桥上白茫茫的一片积雪,却只有叶书音他们三个人,他们已经等了足足二十分钟,苏俊熙却没有如约而至。

    叶书音望着长长的桥梁,心伤不知情归何处,弱弱地问道:“二哥,俊熙呢?你不是说他在桥上等我们吗?可他人呢?”

    余二哥没有回答,只是心里非常的焦急,不知如何是好,若是邤傲天到了叶宅,发现他们已经离开了,估计得把万花镇翻个遍。

    “小晖,看来你是约错人了,苏俊熙不会来了。”她姨娘失望地说道。

    “不可能,苏俊熙应该不会骗我,就算他骗我,那他也不可能骗书音。”

    “小晖,你太天真了,这人啊总是为自己着想的,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人心往往才露出最真实的一面。”她姨娘声音颤微,看向两个年轻人。

    余二哥轻闭双眼,仰天长叹:“人呐,还真是奇妙,心爱之人都可以弃之不顾。”

    叶书音眼泪不止,已经来不及擦干就被冷风吹得凝固,她满脑子都是苏俊熙,原以为可以和他远走高飞,那也不枉费她的一片心意。

    可是桥上,就连他的一丝气息都没有,她也只能失望地说道:“姨娘,二哥,我们走吧,走到哪算哪。”

    叶书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已是痛彻心扉,对苏俊熙失望不已,边走边流泪。

    此时叶家大宅已是阴清凄清,刘管家先邤傲天到了叶家,虽说一群人守在院外,院中却也冷冷清清。

    刘管家到叶书音的闺房外,那四名大汉和喜婆还在雪中受残。他上前便问道:“叶小姐还没出来吗?”

    喜婆一见刘管家,立马喜笑颜开,开口迎合道:“哎哟喂,我的刘大总管,刚才我还在想您呢,您终于来了哟,叶小姐还在里面呢!”

    “这里没出什么意外吧?”刘总管问道。

    “哎哟,瞧您这话的,我办事,你放心,现在刘总管都亲自来了,有您在,那还出得了什么事啊?”喜婆一边说着,一边往刘管家身上扒拉。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这里又没有什么外人,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刘总管一语言中,随后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的全是大洋。他从里面取出几块大洋递给喜婆,然后对着她说道:“你这老妖婆,这是赏你的,以后好好办事,好处少不了你的。”

    “哎哟喂,谢谢刘总管,以后老婆子一定为总管肝脑涂地,服务总管。”喜婆拿着大洋,对着刘管家抛媚露眼的。

    刘管家一声斥道:“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为我肝脑涂地,这话要是传到邤少爷的耳朵里,恐怕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就总管说得对,只要总管罩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喜婆连忙说道。

    “你去催一下叶小姐,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刘管家吩咐喜婆道。

    喜婆应了声“是”,扭扭捏捏地走了过去一边叫喊着:“叶小姐,该启程了,快要过了吉时已了哟!”

    屋内没有人回应,她正要去敲门之际,突然身后有人朗声叫道:“慢着!”

    还没等喜婆回头,就先听见众人齐声喊道:“少爷——”

    喜婆赶紧行礼说道:“邤……邤少爷。”

    邤傲天一脸笑意,对着喜婆说道:“王婆子辛苦了,这大雪天的,也着实的难为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为少爷办事都是应该的。”喜婆笑着回答道。

    随后邤傲天对喜婆摆手示意,让她先退下去,又对刘管家使了个眼神,大声喝道:“刘管家,赏——!”

    “是,少爷!”刘管家又掏出了几块大洋打赏了喜婆。

    邤傲天这才大摇大摆地走到叶书音的闺房门外,转身对着他的下手们说道:“我的妻子怎么可以让一个下人去打扰她,我亲自去接她出来,从现在开始以后不管谁见着少奶奶,都要给我客客气气的。”

    “是,少爷!”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邤傲天一声大笑,喝道:“鸣鼓,奏乐。”

    顿时,整个叶家大宅鼓乐喧天,开始热闹了起来。

    寒冷的夜晚,众人披麻戴孝,可是这不是葬礼,而是一场前所未有过的婚礼。

    邤傲天一声乐喊:“书音,咱们该启程了。”

    “新娘上轿,新郎祖耀——”喜婆开始喝道。

    “书音,该走了。”邤傲天再次喊道。

    闺房之中还是没有人回应,邤傲天敲了几下门之后又喊了几声道:“书音……书音……”,依然没有人回应。

    邤傲天勃然变色,一脚把门踹开,立即跑了进去。

    此时屋子被烛光照亮,却一个人也没有,他怒火冲天,顺手拿起桌上的花瓶大摔在地,只听见“砰!”的一声,邤傲天一声大叫:“书音——”

    纵然门外鼓乐齐鸣,屋子内的邤傲天大叫声音都已经吓坏了刘管家,他大叫一声:“少爷!”

    喜婆看此情形不对,连忙吩咐乐队停下。

    邤傲天咬牙切齿,怒发冲冠,一把火烧叶书音的闺房,随后从闺房之中跑了出来,大声大怒:“这个臭婊子,竟敢逃跑?等我歹到你,再收拾你们父子。”

    随后他一声大怒,道:“王婆子,你是怎么看的人?你太让我失望了。”

    “少……少爷我……我……!”喜婆惶恐不安。

    邤傲天的怒气令人发指,他一声吩咐下去:“把王婆子拖下去,砍掉一根手指。”

    喜婆立刻神色慌张,大喊求饶,道:“少爷……少爷这不是我的错呀,少爷——”

    邤傲天一声哼道:“他们应该没走远,只要还在镇内,给我掘地三尺都要找出来。”

    “是,少爷!”众人同声说道。

    邤傲天怒火中得意忘形,摇头望着叶书音燃烧的闺房,一抹奸佞,哼道:“叶千城啊叶千城,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是他把你送进地狱的,这可怨不了我了,那就让这座宅子陪你下地狱吧!”

    随后他吩咐众人,说道:“一把火给我点了这里。”

    顷刻之间,只见叶家宅子燃起了熊熊烈火,邤傲天奸佞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大院之中,众人离开之后,只待宅子化作灰尽。

    叶家的古宅,原来是清幽别致,庄雅豪气,院子中三处大堂、四处别苑、五处阁楼、七处亭子,是按照了佛家七堂和道家五行来建筑,那是万花镇最大的古院。

    如今一把大火结束了这多年来了的古院,实在令人可惜。

    风雪之中,叶书音一行人还未离开万花镇,此刻她们到了镇中杏花村,村子离叶家其实还不算远,若是邤傲天要追上来,恐怕一个小时就错错有余。

    绕过村子,远远望去,在那西郊的渡口处有一片林子,林中只有一户人家,似乎太过于苏州繁华,霓虹的灯光已经盖过了那些不起眼的小户人家。

    透过林子,从杏花村隐隐约约也可瞧到那微弱的灯光渐入眼帘。

    叶书音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落到如此处境,更没想到苏俊熙对她却是虚情假意。

    然而上天似乎不会眷恋可怜之人,就在渡口的石桥上面,叶书音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恶心干呕,上气不接下气,胸口沉闷得慌。

    她姨娘也是腿患疾病,在风雪天气里根本就有些跟不上,几乎五步一气,十步一歇。

    寒风呼啸之中,叶书音发出微弱的声音,喊道:“二哥……二哥……”余二哥还没有反过来,她就晕倒在地。

    只听见她姨娘哭喊道:“音儿……音儿……你怎么样了?”

    听到姨娘的叫喊声,余二哥才扑了过来,抱住书音,不停地喊道:“三妹……三妹你怎么了?来,哥哥背你,等到了阿岳家,我们就可以休息了,你再坚持一下啊。”

    余二哥心里暗暗想着,有一天他要连本带利的还给邤傲天,可当他把书音正从怀里扶到背上的时候突然傻了,远望去,那镇中燃起的熊熊烈火让他心里颤颤地喊道:“姨……姨娘,你看……那是不是不是城南?”

    他姨娘回头一看,几乎傻眼了,久久说不出话来,她内心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抚摸着身体虚弱的书音,片刻之后她才悲泣哭道:“造孽啊……造孽啊……这个天杀的邤傲天,你真是混蛋,总有一天你要被雷劈死,真是造孽啊!”

    姨娘的痛哭声让书音开始清醒了过来,当她看到城南火光冲天的时候,她已知道那是叶宅,正是她的家呀。

    书音一下跪倒在地,朝着火光的方向三叩首,痛声喊道:“爹……女儿对不起你,我发誓,只要我一天活着,女儿一定会让邤傲天加倍的偿还。”

    她知道,可能自己的爹爹真的不在人世了,她也心中抱有那一丝丝的希望,心中无比的痛苦,可如今沦落至此。

    余二哥的眼泪哗哗落下,扶起姨娘和书音,忍住哭声,对邤傲天恨之入骨,狠狠地着说:“邤傲天——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十倍、百倍的偿还。”

    寒风虽刺入身骨,怨气之下已经让书音忘记了寒冷,忍痛扶着姨娘随余二哥向林中走去。

    她蓦然地转过头来,声音如泣如诉,说道:“若不是这样,又怎能知道谁真谁假呢?我倒要看看邤傲天有没有那份诚意娶我,顺便看看苏俊熙是真心实意的爱我,还是对我虚情假意,我也只看他今晚会不会来。”

    她姨娘望着书音憔悴的脸,那清雅红妆正被书音的眼泪渐渐淡去。

    她姨娘内心担忧,两眼泪花,叹气着说道:“前些日子邤家差人来说,老爷被人陷害,十有八九是凶多吉少了。”

    叶书音抽泣几声,又问道:“那邤傲天怎么说?难道他就一点眉目都没有吗?”

    她姨娘眼眸之中全是失望,一声哼道:“邤傲天倒是说有些消息了,可是他要硬逼着你先嫁给他,否则他一点消息都不会透露。姨娘觉得,这个人不可信,他一定是想套路你,没准老爷就是被他害的。”

    叶书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紧闭双眼,声音断断续续,哽咽得难受之极,背对着她姨娘,说道:“想我叶家家大业大,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只是没想到我就要嫁给那个我最讨厌人。”

    叶书音本已心有所属,她与苏俊熙心仪多年,没想到为了她爹爹,她不穿囍服,却要穿着孝服,选择在夜晚嫁给邤傲天。

    她姨娘也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实属忍心不下,却也没有办法,只是问了一句:“孩子,姨娘有些不明白,老爷只是生死未卜,或许还有些希望,再缓缓可能就会有些眉目了,你为何现在就为老爷披麻戴孝,还要穿着孝服嫁给邤傲天呢?”

    白色花轿正落在东阁闺房,花轿前可见四名男子和喜婆正忍受风雪摧残,却也悄无声息。

    闺房之中,一名白子女子借助微弱的烛光正在对着镜子染眉梳妆,她一笔划过眉稍,眼泪直流。

    一曲终了,她伤心欲绝,含泪咽声,沙哑微弱,冷冷地道了一句:“姨娘,别再弹了,我心乱得很。”

    “那二哥派去的人呢?难道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吗?”叶书音苦苦问道。

    “孩子,你别傻了,你二哥派的那些人,不是被邤傲天收买的,就是糟遇了不测,一个也没有回来。”

    凭借他自己的势力,趁人之危,威胁叶家,想要迎娶叶书音,否则叶家的家产就会被江南的几处恶商瓜分。

    闺房之中叶书音一张冷漠的脸对着她姨娘说道:“姨娘,已过半个月,我爹爹可有什么消息了?”

    镇中雪深数尺,大街小巷挂满白绫,奠字灯笼,彼时,万籁俱寂,空悬残月。

    袅袅琴音,肝肠寸断,叶家大宅之中,宅子大门外,已经站着一伙人,他们手里都是拿着唢呐或者乐鼓等一些祭祀的器具。

    叶书音是苏州的一大美人儿,也是江南第一首富叶千城的女儿。

    可现下叶千城遭歹人所害,生死未卜,音讯全无。叶家庞大的家产就要面对被瓜分的下场,而在江南的势力当中,最有实力便是邤家。

    邤傲天是邤家的当家人,他父母早年逝世,他却少年有为,继承着家族的庞大家产,得势之后,雄居江南第二富商,是最有实力可与叶千城匹敌的对手,然而他却是江南最有势的一家,若不是顾及叶书音这个俏丽美人儿,恐怕他早已对叶千城下手。

    那妇人从窗边轻轻走了过来,对着她含泪哭道:“音儿,我苦命的孩子呀,以后姨娘不能陪你了,你好生照顾好自己,到了邤家,千万别强出头,能忍的都忍着,那不比在家呀!”

    “我知道了,姨娘,可我……可我爹爹他……”那女子两眼泪花,抽泣着望着她姨娘,满脸的不愿与憔悴。

    三月春分,七月花残,永生天下。

    民国十六年,农历二月二十一,夜幕之下,朝春暮雪,纷飞苏州万花古城,寒风凛冽,阴冷凄清。

    城中南镇,花色迷人,俏女倾城,故名“万花镇”。

阅读风华诗韵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五神天尊重生之民国女子[综英美]跨越了次元怎么破小夫小妻小仙人兽神血脉慈母之心[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