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启程,新的挑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啊,老师,逗我玩儿呢,不会真这么不靠谱吧。”

    此刻,在林弦识海内,一团黑影凝聚成人影,挖了挖耳朵,捅了捅鼻孔。鄙夷的道:“林小子,别怨天尤人了,这只是个小小的阵法就把你怕成这样,你也后还有勇气继承我的衣钵吗?那我的阵法之道你也别学了。”

    “老师,您会阵法?哇,太不可思议了,那你先教教我怎么破这个阵法。”林弦一惊一乍的道。

    “啧啧,林小子,你刚才还不是看不起我呢?怎么,又变卦了?”孤老捅了捅鼻孔,不屑道。

    “此阵法,依我估计无伤,无异,阵眼狭窄,很难攻破,若用蛮力,必吃大亏,若用巧力。”

    孤老说着,便飞出林弦识海,化成一团黑影,此刻,孤老不知从哪变出三块令牌,但都未凝实质,幻化而成。令牌呈三角之势插入石壁处,源力灌注期内,令牌竟旋转开来,一个圆形石块掉落,漏出圆形孔洞,孤老手掌印在圆形孔洞中央。

    “破。”

    孤老一声暴喝,“咔嚓咔嚓。”断裂声响起,蜘蛛网般的裂缝扩散,轰然崩塌,但是,就在下一刻,阴森的气息传来,在林弦前方处,三道人影目光暴虐凶残的看着自己,但林弦还是看到三道人影眼神深处的茫然和无助。

    “原来如此,果然是这样。”

    孤老呢喃道。

    “什么果真是这样?”林弦有些疑惑,但是眼前这三人跟自己想象中的魔偶如出一辙,这三人的气息很是古怪,似有似无,而且毫无生机,没有半点源力波动。

    “老师,他们真的是魔偶么?”林弦看着这三人警惕的道。

    “不错,只是他们都死了,刚才只是趋于生前的怨念本能回光返照而已。并无大碍,只是,小家伙,这次你可捡到宝了。”

    “老师,您的意思是阵灵?”林弦大喜。

    “每个阵法都有阵灵为核心主导阵法的运转,阵心则是阵法的灵魂,阵心一破哪怕阵灵再强大都于事无补,阵眼是阵法的躯壳,阵契是设置阵法的关键。这阵法可是变幻莫测,神出鬼没,当年我也吃了不小的亏,这次有阵灵护持,那你的实力可以更上一个台阶。”

    “老师,阵灵是不是跟天材地宝有相同之处?都可以用来提升实力?”

    孤老撇了一眼林弦。

    “你若不想化成飞灰就别给我找事干,每个阵灵都不相同,遇到邪阵灵你就挖个坑当坟头了,谁都救不了你,那可是有了灵智,且心怀歹心的阵灵,在这个大陆,反正我就见过一个邪阵灵。阵灵也分五系,跟源力者相同,当然,他们更趋近于源力本源,那玩意可以熔炼出其他源力本源的宝物,可遇不可求。”

    林弦长长叹了一口气,“老师那这个阵灵,我能吸收么?”林弦多少有些后怕,要是吸收了其他系别的阵灵,那……

    “这个倒是勉强可以,毕竟里面炼制的魔偶都挂了,这都不知道多少年的阵法了,早就把阵灵消耗的没脾气了,这时候你吸收还真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啊。”

    好了,事不宜迟,赶紧吸收,在这闭关个十天半个月的,突破筑基一阶九重巅峰也不为过,看来,这次还要我出手了,为你布置一个简单的聚源针,可以更快吸收源力,这样一来,吸收速度加快,时间也可以减少,一举两得。

    “看我如何布阵的,这对你也有好处。”……

    (本章完。)

    林弦捂着脸,我还年轻,十岁都不到,不会就这么挂了吧,我可不要啊,老师,救我,救我啊。

    孤老心中骂道:“小兔崽子,你把我当什么了,就这个阵法我都感知不到,那肯定是高阶阵法,你还是跑路吧。”

    “啊,老师,这就是个普通的山洞啊,我以为有什么好东西呢,亏我心情那么激动。”

    在林弦前方处,是一处石壁,“这就到尽头了?我记得这才刚下石梯啊。”

    “咦,这是阵法,刚才只感知到有石洞,看来这次林小子你还真是遇到大麻烦了,外面那个岩石是阵契,眼前这面石壁则是阵眼,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石壁一开则到了阵心,阵心一破,那你就大发了,阵心一破则会有阵灵,那是启动阵法的关键也是核心,在这个大陆上,会布置阵法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孤老微微一滞,陷入了沉默。

    “阴鬼宗。”林弦默默重复着这个名字,千万魔偶军团,那是何等概念啊!

    “唯一能认清魔偶的标准,他们眼神锋锐暴虐,但都没有神智,略感木讷。跟傻子差不多,就是一个杀戮机器,白痴一个。”

    “那老师,这个阵法那也是控制魔偶的,那岂不是说,我掉进去,也不是成白痴傻子了?”

    林弦飞快的朝相反方向狂奔,在这山峻险要之地,稍个不留神就可能完蛋,因此,林弦一路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断感知后面的动静,生怕那个修法境一阶五重之人追来,将他也顺带杀了,那可就冤死了。

    此刻一道微冷的声音想起:“林小子,前面石林处,一块岩石中间部位有个凹槽,按下去,有个密道,具体有什么,我也不清楚,想不想去试试,当然,你也有可能死在里面。”林弦听到此话,也是犹豫了一瞬间,双手紧握,附身而跳,落到石林出,眺目四望,果然见一块巨大的岩石,高三米,宽两米竖立在那巍然不动。林弦快步行去,果真见一个小凹槽,只是,这特么也太小了吧,林弦在心中把孤老骂了个遍。

    “老师,您不会坑我那吧,这么小,蚂蚁都进不去吧,还怎么打开?”

    林弦赶忙道:“老师,那是什么地方?”

    孤老长叹了一声:“也罢,既然你是我弟子,那也不瞒你了,那是个很邪恶的势力,掌控大陆所有魔偶军团,这个军团的数量达到了上千万之多,但大都是筑基二阶三阶,三成修法境,一成神魄境。他们把俘虏战败着用阵法之力使之成为只知道杀戮的魔偶,而他们是西南域的统治者:大陆的绝境之地之一,阴鬼宗。”

    林弦惊咦了一声,老师说的果然没错,这里面果然另有玄机。林弦一个纵跃跳入其内,待到林弦进入其内后,岩石又悄无声息回到原位,像是从没有人来过,岩石也没动过般。

    “林小子,你可别有对宝物的幻想,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洞而已,让你打开入口是让你跑路的,不是让你寻宝的,别那么贪婪好不好。”孤老嘟囔道。

    林弦闭目养神,聆听外界传来的笛声,不知笛声从何处来,笛声清脆悦耳,细远长流,湘柳长沁,沁人心脾,聆听着这美妙的笛音,林弦感到困意袭来。

    远处,一道源力波动传来,林弦猛的睁开了眼睛,朝远处眺望,那是一名修法境一阶五重的强者,不知为何,此人竟朝林弦这面飞来,在前方百米处落下。顷刻间,笛音消失,一声惨叫传出,林弦大吃一惊,那人将笛音主人杀了?这是有何恩怨,才下此毒手,林弦也是不爱管闲事之人,起身纵跃,在空中旋转一圈,落了下去。他不想在此多做停留,以免惹火上身,波及自己那可就冤死了。

    林弦揪一根头发丝,注入源力,使之比钢针还要坚硬,顺着凹槽,插入小孔内,源力加大了灌注。

    “嗡嗡嗡。”

    三声嗡鸣声响起,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岩石悄无声息挪移,露出了一人可进的洞口。

    “啧啧,林小子,沉得住气,万年寒冰也会消融。沉不住气,赤炎烈火也会陨灭。好好动脑子想想,你一根头发丝,注入源力,不就坚硬了吗,这么笨,怎么当我弟子。”

    林弦一呆,“也是哦,怎么把这个忘了呢,还是老师您博才多艺啊。”

    夜,微冷。

    一处山坡上林弦躺在峭壁上闭目养神,他离开已有五日之久,这五日,林弦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时间,因此这五日依旧没有荒废,[暗影透杀决]这本怪异的源法让林弦大费脑筋也毫无头绪,只能简单的用源力灌注在石子内,催动暗影透杀决透过一棵树,从另一面透过,但对这个鸡肋的源法林弦也是头疼的很,这五日,甚至于自己都无法透过石子进行格物挪移,这让林弦大为沮丧。

    他关心的是他第七源力球还未吸收源法,但孤老叮嘱他,第七源力球吸收重大,不经过他允许不可擅自吸收,这也打消了林弦搜寻源法吸收的念头。

阅读命运轮盘抉择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明之大奸臣严嵩汉祚高门夜夜贪欢:神秘老公不见面游戏开发狂神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透视小邪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