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老师?师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知为何,自己身体变的越来越灼热,心中像是压抑了一团火焰要宣泄出来般,他把这一切归功于赤焰浪涛杀吸收的真源上,或许这股吸收而来的真源要爆发般。

    林弦眼睛变得赤红,手中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将凌茗的胳膊挣脱开来,手上源力释放,将凌茗包裹,二人飞速的朝上而去。

    凌茗感到自己的皓腕被林弦挣脱,也是清醒了一些,便感到已经脱离了池水,林弦在下面紧紧抱住凌茗,但下一刻,凌茗感到腰部一痛,林弦加大了手上环绕凌茗的力度。他只感到自己不知为何要突破了,那种袭遍全身的燥热,似乎是要宣泄出来般,真源不断在体内流转,速度越来越快,骨骼爆响咔咔响起起。就在此刻,林弦手中微微用力,将凌茗仅仅与自己贴合。“嗯。”凌茗被林弦搂的很不舒服,闷哼一声。从林弦身上传来的炽热的温度告诉凌茗很不正常,但她并无作为,生怕惊扰到了林弦。

    林弦体内真源释放体外,六团源力球光芒大放,炫彩夺目,一颗模糊不规则的光团凝聚而出。但此时,林弦只感到身体某处一阵剧痛,手上青筋暴起,承受突如其来的剧痛,指甲紧紧嵌入凌茗的肌肤,溢出丝丝鲜血。凌茗瞪大了眼睛,林弦的手太过霸道,但她不敢释放源力护体,生怕伤到林弦。

    那颗不规则源力球在肉眼可见下成型,在林弦身周盘旋,而林弦的气息显然已达到筑基一阶七重。长舒了一口气,林弦睁开眼睛,四目相对,此刻林弦紧紧咬住凌茗的嘴,林弦只感到嘴中一甜,微苦,带一点腥味。

    唇分,林弦看到凌茗嘴角还在流着鲜血,但大眼睛欣喜地看着自己,心里温暖之余带着心疼。“傻丫头,你怎么不离开啊,这得多疼啊。”

    凌茗用源力将嘴上的伤口愈合,眨了眨眼睛,:“林弦哥哥你要加油哦,我都修法境二阶九重巅峰了哦!”林弦看着凌茗那甜甜的笑意,不知为何心里一阵触动。点了点头,看着这张倾世容颜,林弦竟有些出神。“小茗,你真漂亮,你怎么变成大姑娘了。”听到林弦此话,凌茗心中很是甜蜜,将之前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阐述给了林弦。林弦听了暗暗摇头,那你总不能为了我杀了那么多人吧。

    此刻,“林小子,别墨迹了,既然你已经突破了,那我们该启程了,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另外你这源力球的吸收我也给你想好了,之后我会用意念传授给你。你顺着池低那个入口就可以出去了。”听到老师此话,林弦道:“我们该走了,出口在池水里面。”凌茗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身长袍递给林弦,穿上略微宽松,但可以把整个身躯遮盖,倒可以掩饰身份,凌茗己幻化出淡青长裙,将身躯包裹,凌茗真源释放包裹二人,纵身约入池内。

    (本章完。)

    “老师,您看够了吧,她是我妹妹,还不说让我怎么出去。”林弦心中对神秘人道。“啧啧,林弦小子,艳福不浅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为你倾心,小小年纪竟不动心,意志坚韧,心如磐石,老夫还真是没走眼啊。”

    林弦自然将神秘人的话忽略了,他感觉自己二人在慢慢下落,这样下去肯定会极为麻烦。现在唯一能借助的只有自己了,但此刻,自己的嘴被凌茗吻着,说不出话,胳膊被小茗搂着更是腾不出手来释放源力。

    “咦,这是什么?”凌茗在林弦离开的地方望去,只见地面微微松动,沙尘卷起,似有踏过的痕迹,以及地面上沙尘不规则的位置,意味着有风吹过被吹起的痕迹。“这么深的深渊怎么可能有风呢,除非是跑起来带动的微风,若不然这怎么可能将沙尘吹开呢?肯定是林弦哥哥,他还活着。”凌茗想到林弦可能还活着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丝甜甜的笑意,这是凌茗小时候不曾有过的甜蜜。

    朝着一个方向快速飞去,凌茗加快了速度,她想早日见到林弦,来确定心中的想法。

    林弦按照神秘人的指引,前方豁然开朗。光芒依旧黑暗,但对于来说却如同重见天日般光亮。在林弦眼前的是一座黑色沧古大殿,大殿并不大,长宽约数十米,中央处竖立一座水池,水池并不大,长宽约四米,不知深度为何?水池波光莹莹,水波摇曳,但奇异的是水池之水竟是墨绿色。在大殿中宽两米长两米的石板床坐落在一角。

    林弦看到这个绝色少女不禁一怔,这个人越看越是眼熟,甚至有些亲切,但身上那股修法境二阶九重巅峰的气息还是让林弦吓了一跳,师傅说的果然是真的。讲体内的真源压制到最小程度,生怕漏出一丝一毫。当林弦看到凌茗散去衣物,漏出身体时,大眼睛更放大了几分,楞楞的望着凌茗,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女孩子的身体。小茗的身体稍显稚嫩,但有些发育的身体还是让林弦多看了几眼。但眼前的这个女人,那就完全就是不同的视觉盛宴了。

    凌茗落到水里后,便感到源力运转速度加快,一眼就看出,这对修炼速度有所提升,但落到水底后才感到不对,在对面处,一名少年瞪大了眼睛目视着自己,凌茗怔怔的望着少年出神,揉了揉眼睛,她有些不可置信,眼前之人不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林弦哥哥吗?一行清泪滑落,与湖水融合。黑色源力包裹身体,转顺便到了林弦眼前,双手环抱住林弦,哭着道:“林弦哥哥,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凌茗声音很是哽咽,夹杂着哭腔。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林弦吓了一大跳,听到熟悉的林弦哥哥,才有些不确定地道:“小茗,是你吗?”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湖水便顺着林弦的喉咙流入身体内部,听到林弦口中的咕噜声,凌茗看到林弦被湖水灌注口中,眼神中的惊恐让凌茗慌了,不知为何,张开小嘴堵住了林弦的嘴,两唇相碰,凌茗身体一颤,瞪大了眼睛,身体犹如触电了般浑身无力,依旧没有松口。林弦只感到嘴上一阵冰凉,一个激灵,身体下意识的绷直,双手环抱住凌茗小蛮腰处。这不抱不要紧,这一抱凌茗黑色萧杀之意释放,顷刻间林弦的衣服化成了乌有。

    凌茗手仅仅搂着林弦,想将林弦推开,但又不敢,唇瓣上传来林弦的温度,自己的腰紧紧被林弦搂住,渐渐的凌茗眼微眯了下来,眼神变得迷离,闭上了美眸,嘴唇动了动,开始回应林弦。林弦对此一无所知,对凌茗的迎合也是默不作声,嘴上传来的冰凉开始升温变得灼热,唇瓣上的竟然让林弦感觉有些舒服,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凌茗在做什么。

    “喂小子,想啥呢,当我不存在呢?”林弦从自己的想法中醒过来,连忙道:“小子怎么敢呢,我刚才想前辈您为什么在这里。”林弦赶忙转移话题,那道声音声音的来源停滞了下来,似乎陷入了沉思。随着声音再未响起,林弦也是未曾多言,就这样再度陷入了尴尬,深渊深处再度死寂了下来。

    过了数盏茶功夫,声音再度响起,竟有些苍凉和悲伤,“好多年了,我也记不清楚了,我就知道,是那些人若不是那些人,我岂能落到如今的地步。”听到这些模棱两可的话,林弦一阵腹诽,这不是跟说没说一样吗?卖什么关子啊。

    当然林弦自然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并没有说出来。现在他关心的问题是他要怎么出去,而那个把自己扔下去的罪魁祸首。想着想着林弦眼中爆出一抹凌厉之色。

    这时候,神秘人开口了:“小子,看到那个水池没有,跳进去,它可以掩盖你的气息,而且对你的修炼速度大大提升。突破一阶七重数日即可。”“啊,师傅,突破一阶七重?我明明……”话未说完,林弦就感觉到自己不知不觉突破了一重晋级一阶六重。“这还多亏你那炽热的真源,在你昏迷间暴动,我给你压制住了,若不是如此,你早就挂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跳进去啊,那女人距离你不远了,这只是权宜之计,若她真心想杀你,那你就顺着水池底部的密道跑路吧。”闻言林弦走到水池旁,屏气一头扎进其中,竟没有荡起丝毫浪花。

    凌茗一路加大了感知,其中不乏迷了路,但顺着林弦走过露出的蛛丝马迹还是有了新的发现。看着这个大殿,凌茗有些疑惑,在之前就找不到林弦哥哥的脚印,这次竟凭空消失。美眸流转到池子处,狐疑的看了一看,他总觉得有人若有若无的看着自己。甩了甩头,抛开杂念,看着这潭池水,凌茗有些迷离。这几日的赶路,风尘仆仆也没有洗澡,这次有这机会,她岂能放过。意念散去,长裙消失,取而代之的那凌茗完美的娇躯,白皙而动人。纵身一跃,跃入其中。

    上方,凌茗意念传出,一路上感知着异样的源力波动,显然她并没有感到那股熟悉的真源,甚至于丝毫源力波动都没有,以至于凌茗陷入了林弦死亡的圈中。

    凌茗是跟着林弦下落的方向而下来的,若距离差距没错的话,林弦应该就在这附近。当凌茗落到林弦落地旁的不远处时,只感到毛骨悚然的源力波动传来,心中一惊,黑色长剑浮现在凌茗手中,准备迎敌的架势。

    就在此刻,一声夹杂着森冷的声音响起,“小娃子,若不是老夫出手,那我就可以没事干给你上坟了,再给你立个碑。桀桀,刚掉下来我以为你是个女娃子,长得跟女娃似的,不观察一下还沉被蒙蔽了,啧啧,倒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小娃子。碰到老夫不知道你是倒霉,还是幸运。倒也算你运气好,没有直接把你给吞了。”

    林弦听到这道森冷声音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一个激灵,那道声音袭遍全身的冰冷。倒话语中的意思让林弦有些汗颜和后怕。自己虽漂亮吧,自己也不否定,毕竟母亲都夸我呢,父亲看自己的目光跟禽兽似的,呸,不是,跟流氓似的,呸,也不是,跟老鼠看大米似的。林弦邪恶的想着,为啥子长那么漂亮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好奇怪的哦。

    神秘人道:“傻小子,还愣着什么,拜我为师啊,你还想让我拉下架子收你为徒不成,那岂不是显老夫名下无人,都急得找不到边了。气煞老夫了。”林弦赶忙跪下行拜师之礼。“师傅,您可愿收我为徒。”“哈哈哈,好好好,好徒儿,起来吧。”神秘人连说了三个好字,显然极为高兴。“你放松心神,我会潜入你的识海,暂居于你体内,这也对我日后恢复大有裨益。”闻言,林弦放松了心神,只感到脑袋一凉,剧痛传来,但只是一刹那便消失了。

    林弦沉入心神入识海内,便看到一团黑影,便道:“师傅,是您么?”黑影一阵涌动,并没有回答,林弦一紧:“师傅,是您么,别吓我啊。”黑影传来一阵暴喝,“叫魂呐你,我就特么睡个觉都不安宁,赶紧滚蛋,有事情我便叫你。”黑影一滞,又道:“上面有人下来了,大概千米距离,此人对你来说很强,修法境二阶九重巅峰之人,是个女人,此人杀气很重,还有萧杀之意,必定杀了不少人,你要小心,赶紧离开,不要逗留一天,从你面前方处直走,有障碍物左转走百米,右转。”话音刚落,林弦就动了起来,修法境二阶九重巅峰强者,那可以将他秒杀的存在啊。赶忙起身,真源都不敢释放,怕暴露气息,只能摸黑行走。

    林弦不知道的是,神秘人要收他为徒另有原因……

    “小子,看来你下来还有原因呐,说来听听,也算个乐子了。”林弦见跟院长有些异曲同工之妙的神秘人,心里的芥蒂也消散了一些,倒有些亲切。“我是被一个修法境二阶三重之人扔下来的,而他背后的人我并没有与他为敌,不知为何要取我性命。”林弦有些疑惑的说道。“区区修法境的蝼蚁,也敢在这放肆,看来我要出去露露风头了,看来当年都忘记我了。算你好运,那我就勉为其难带你一起走吧。”

    林弦听到此话,并没有怀疑,在这不毛之地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岂是易于之辈,大喜,“多谢前辈,日后必不忘此恩。”“你先别得意太早,这可是有条件的,你要拜我为师才行。”林弦一呆,“拜你为师?倒也是不可以,除非……”“除非什么?你可别忘了,是老夫救的你,毛都没长齐还跟我提条件。”神秘人似乎有些生气,吹胡子瞪眼的样子让林弦吓了一跳。只是林弦看不见神秘人在哪,黑不拉几的,看个鸟啊。林弦赶忙道:“前辈,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想说除非你愿意帮我找到小茗。”林弦一五一十将凌茗之事告诉神秘人,“她在上面生死不明,是生是死还不好说。”

    黑暗的深渊,毫无异色,不时传来阵阵惨叫,荡人心魄。伸手不见五指的暗黑,来自灵魂深处对黑暗的恐惧油然而生。单调、乏味、寂糜、孤冷,这是深渊唯一的主调色。

    某一处,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为这沉寂下来的深渊带来了些许生机,一阵咳嗽夹杂着倒吸冷气的声响传出。

    当林弦睁开眼的那一刻,一阵骨头断裂传来的剧痛袭来,紧接着如同散架的松散传遍全身,剧痛夹杂着奇痒无比的感觉让林弦欲罢不能,痛并快乐着,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就挂了。”林弦有些无语的说到。

阅读命运轮盘抉择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八十年代雨很甜你总是暗恋我[末世]最强修仙奶爸小可爱[快穿]睡醒的相府千金[重生]抗日之铁血狂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