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秘的令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房屋不是很大,一张床就占了大半个房间,身旁就一个衣柜,几乎没有什么摆设,虽不显拥挤,但有些单调无味。林弦抱着凌茗感觉不是很舒服,双腿微微弯曲,干脆直接把凌茗放到自己腿上,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在他看来,这样更方便、舒服一些。当林弦把凌茗放下来的一刹那,只感觉下面似乎是碰到了什么,那种感觉从没有碰到过,很是奇妙,软绵绵的。林弦并没有多想,继续找换洗衣物。凌茗并不是第一次在这睡觉了,衣物都放在了一起,方便以后换洗。凌茗羞的无地自容了,之前就被林弦的举动搞的束手无策,这次更是过分,但生气的同时,心底有些异样的情绪,她感觉这样不太好,但有些舍不得。

    当林弦找好衣物放到凌茗身上之时,只见衣物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虚无,林弦呆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手,这也太诡异了吧!不对,自己昨天明明是穿着衣服的,更何况,就算没穿衣服,那此刻就超乎想象了。自己拿着没事,那为何放到小茗身上就化成了空气了呢?想着想着,不由自主间又拿了一件衣服与凌茗触碰,果然,与之前如出一辙。这是为什么呢?那自己为什么无事,林弦越想越是费解,干脆直接抛到云霄之外。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凌茗没穿衣服!他突然间想到了父亲,父亲昨天展露的实力让林弦极为震撼,原来父亲并不简单,他的实力超乎了自己的想象。“父亲,小茗出事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华沉浸在柳萱的离开中的伤感,手中紧紧握着一个小盒子,看着盒子的眼神中竟有些湿润。盒子散发着古朴而沧桑的气息,上面雕刻着古老的黑色符文,符文中散发着点的金色光芒萦绕着,显得格外奇异,盒子正前方,一对金色双翼环抱住一团火焰,火焰并不灼热,但仔细望去,火焰若隐若现、微微跳动,格外奇特。林华在之前就感觉到了林弦房内的异样,只是探出意念扫了一下,并没有在意,只是以为小孩子之间的玩闹。但林弦的话让林华感到了有些不妥,赶紧起身,手中盒子依然未离手,意念微动朝林弦屋内,意念刚进入屋内,萧杀之意将意念笼罩期内,林华心中一惊,并未有着急之色,只见身形未动一股股无形波动自其体内涌出朝着屋内而去。二者相撞,似隐隐有着嗡鸣声传出,萧杀之意并没有败退迹象,一柄黑色长剑凝聚而出,朝着林华幻化出的意念分身而去,意念似一拳打出与之抗衡,无形波动散发,向外扩散。林华很是惊讶,以现在的实力虽不能算顶尖,但是这个层次的巅峰也不为过。林华也是高傲之辈,当年虽是草根出身,但天资聪颖,天赋也是极为恐怖,全大陆公认的绝代五娇林华位居第二。

    “好了今日就启程吧,还有一段路要走,今后的路,将由你们而改变。”

    (本章完。)

    林弦只感到一股暖流进入自己体内,驱散了那股冰寒,身体重新得到了掌控。只感到一阵柔软的东西压到自己胸口,很是舒服,林弦有些疑惑,抬手摸到了一团柔软。“呀!”一声娇呼,凌茗那本就未退的红晕更加重了几分,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羞死人了。声音有些颤抖的道:“林弦哥哥,这个……这个不能摸呀。”凌茗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男女之事,像这样的情况,按照她自己的了解,是要成婚后才能做的事情。自己还小着呢就被哥哥占了便宜,凌茗越想越是害羞,干脆头直接钻进林弦的怀里,巧手不停捶打着林弦“坏哥哥,坏哥哥。”

    林弦莫名其妙的挨了几拳,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凌茗这是怎么了。不就是摸了一下么,以前又不是没摸过,还看过呢。林弦只是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谁知道说出来会遭遇什么。凌茗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轻声道:“林弦哥哥,帮我找衣服,你抱着我找吧,这样也不是办法,你总不能抱我一天吧。”凌茗考虑到自己不能离开林弦身边,说不定还会发生这种事。“啊!抱你,怎么抱?”林弦有些疑惑,这妮子怎么了,刚才不是不让摸她么,现在怎么让抱了呢?女孩子,真是搞不懂。凌茗白了林弦一眼,脸色不禁一红,轻声道“不许偷看。”林弦转过头去,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吧,凌茗见林弦转过头去,悄悄的松了口气,修长的双腿直接夹住林弦的腰部,双手环抱在林弦的脖子上,身体紧紧的贴在林弦身上。”“好了,你去取衣服吧,不能摸我哦。”林弦很是无奈,起身去衣柜找衣服了。

    林弦下床打开门,只见父亲抱着一个小盒子,正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眉头扬了扬,刚要开口就打断了。“这是你母亲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这里面的东西是你日后将要面临的敌人,但也是唯一能找到你母亲的凭证。”林弦眼角有些湿润,母亲还是走了,但看着这个小盒子的目光中夹杂了坚定,母亲您放心吧,日后实力巅峰之时,成就圣尊之日。林弦还记得母亲的那番话,时机、责任、年轻一辈、地位!

    默默的接过盒子,入手温润光滑,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凉,而是有些温热。将其打开只见一块金色令牌静静的躺在盒子内,令牌正前方一对金色羽翼环抱住一团火焰。看着这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令牌,林弦很是费解,不知道有何用处,但是母亲留下的,肯定有其奥妙。

    “明天你们就去科里纳达城,时间也不早了,还有一星期就到了招生仪式,你们两个的实力算是能过关了,这个给你。”说完林华掏出了一本卷轴递给了林弦,你之前已经吸收了三个,这是踏入第四重的源法,至于第五重,就要靠自己了,雏翼丰满就要翱翔于天空,以后的路你自己走。林弦惊喜的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突破了两重,直达五重。林弦接过卷轴打开,《火乾爆》三个大字出现在卷轴最上方,看着火乾爆的的催动方法,林弦心中暗暗吃惊,这本源法并不简单呐!

    意念之间的碰撞,轻微的创伤泽导致根基不稳,修炼速度缓慢,重则意念破碎,神魄俱灭。林华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打不必要的意念战,爆喝一声:“小茗,凝住心神,聚源力,控意念与体内,将这股意念收回。日后再想控制这股力量用意念催动即可,这用来防身保命绰绰有余了。”凌茗听得此话,赶忙照做,只是林弦还抱着自己,无法凝聚心神罢了,但不得不强行压下心中的异样,按照林华所说的话照做。双手解出一道印节,握成一团球状,食指朝上,拇指微微弯曲。在凌茗脑海内,一柄黑色小剑盘旋在空中,陡然间,小剑停滞在半空中,在黑色小剑剑柄处,凝聚出一团黑色小球,小球那漆黑深邃的球体内部,散发出一股吸力。萧杀之意像是被牵引般顺着凌茗额头处缓缓流入期内,带消失殆尽后,小剑便沉寂了下来。像是从未出现般消失不见。

    林华松了一口气,这样打下去非两败俱伤不可。甩了甩脑中的杂念,林华向林弦屋内走去,刚抬手准备推开门,林弦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父亲,小茗没穿衣服。”手微微一滞,停在了半空中。林弦自然不知道刚才触目惊心的意念之战,好在,就在刚才,衣物没有得到损坏。两人赶紧将衣物换好,只是在穿衣过程中,林弦自然而然的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凌茗对林弦目光中的好奇很是无奈,两人在异样的气氛中穿好了衣服。

    一道和煦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射在狭小的小床上,床上两个娇小的人儿抱拢在一起,凌茗纤细修长的小腿压在林弦的腿上,头靠在林弦的手臂上,双手搂住林弦的一只胳膊。林弦缓缓睁开双眼,周围依旧是熟悉的环境,雪已经停了。但诡异的是,凌茗和自己都没有穿衣服,甚至于被子都消失了。感觉到大腿一阵麻木酸疼感,手臂更是失去了直觉。林弦看了身旁的女孩儿一眼,凌茗似乎还在梦乡,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嘴角边还有一滴口水,林弦抬起剩下没有受到伤害的手,在凌茗嘴角擦了擦,这个举动似乎是把凌茗惊醒了,头动了动,抬起了那双清澈透底的眼眸。此时,林弦在凌茗抬头间,正好看到凌茗的胸口,眨了眨眼睛,并不知道那有些鼓鼓的是什么东西。凌茗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但还是感觉有些不对,自己的身体怎么那么轻呢,头往身下看去,只见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正以一个不和谐的角度搭在林弦身上。

    “呀!”惊呼了一声,俏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后根,凌茗赶紧起身,与林弦保持了一个距离。凌茗的反应让林弦吓了一大跳,等反应过来之时,凌茗已经不在了自己的身旁,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怎么这么冷呢!”

    凌茗脸还是红红的,稍微发育的身体也是带上了一些红晕,显得格外娇俏动人。林弦可没时间看那动人的娇躯,他感觉自己快要冻僵了,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了,甚至于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凌茗看到此时的林弦心中一紧,说时迟那时快,顾不得自己连衣服都没穿,抬起手去握林弦的手,林弦那冻的有些泛白的手恢复了几分血色,凌茗眼前一亮,像是知道了什么毫不犹豫地扑到林弦身上,双手紧紧环抱在林弦腰间。

阅读命运轮盘抉择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武道宗师都市之神豪国王吴限宇宙权路风云五神天尊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