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遭遇恶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三个人各要了一份牛排套餐,由于是第一次休假,三个人的心情都很不错,松杉威猛还破例请独孤冷和尉迟富喝这里最便宜的红酒,不过对于这种味道十分奇特的洋酒,独孤冷和尉迟富都没有太大的兴趣,整瓶红酒基本上被松杉威猛一个人消灭得一滴不剩,转眼间,三个人盘子里的牛排已经所剩无几,松杉威猛也开始醉话连篇,不过即使是这样,在结账时,他还是不忘要求aa制……

    三人走出老杰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本来决定去上网的,可一阵寒风吹过,红酒的效力彻底暴发,松杉威猛已经失去了独立行走的能力,独孤冷和尉迟富只得临时决定先把他送回宿舍,可还没走几步,又是一阵狂风掠过,几声咆哮划破夜空,独孤冷和尉迟富警觉地停下了脚步,两人对视一眼,不禁皱起了眉头……

    “冷冷,咱哥儿们不会真的这么点儿背吧!”尉迟富笑了笑,脸上竟挂着一丝莫名的兴奋。

    “拜托,能不能别叫我‘冷冷’啊,太恶心了!”独孤冷无奈地摇了摇头,刚刚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又松了下来。

    “怎么恶心了?多亲切啊!”尉迟富一脸不服气地笑了笑说道,“怎么办,上还是撤?”

    “唉!咱们好歹也是天使啊,如果就这么撤了,是不是有点儿太窝囊了?”独孤冷看了看身边的尉迟富,“你说呢,小黑?”

    “说得没错!那就这么决定了!”尉迟富和独孤冷同时松开了搀扶着松杉威猛的手,而此时的松杉威猛却在酒精的作用下摇摇晃晃地原地转着圈,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

    “一起来吧!”独孤冷朝尉迟富点了点头,两个人同时把手放在了胸前的制服胸针上,由于大城市的人口密度大,留给灵体自由活动的空间比较小,所以平时很少有恶灵出现,自从来到天津,独孤冷还没有遇到过真正的恶灵,不过今天看来是在所难免了。

    随着灵力的注入,两道白光闪过,独孤冷和尉迟富先后穿上了洁白的学员天使制服……

    “威哥怎么办啊?”尉迟富回头看了看松杉威猛,那家伙已经坐在地上昏昏欲睡了。

    “没事儿,看我的!”独孤冷坏笑着伸出右手,水汽迅速在他的掌心凝聚,不一会儿,一个由冰水混合物组成的半透明球体旋转着撞在了松杉威猛的脸上。

    “哇!冷冷,你这办法是不是有点儿太暴力了啊!”看着松杉威猛那狼狈的样子,一旁的尉迟富狂笑不止。

    “啊!”尽管独孤冷的办法看起来有些简单粗暴,可效果还是十分明显的,一月中旬的天气加上彻骨的冰水,松杉威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独孤冷和尉迟富的正前方,三个高大的黑影正在向这边移动。

    “你看,我的办法好用吧!”独孤冷得意地笑了起来。

    “恩,厉害厉害!”尉迟富也配合地伸出了大拇指。

    “啊?那是什么?我的天啊!是……是恶灵!”松杉威猛眯着眼睛看了好久,终于看清了那三个黑影的真面目,赶忙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颤抖的双手在胸前摸了半天,可就是摸不到制服胸针。

    “威哥,你在那儿瞎摸什么?胸针在右边呢!”尉迟富无奈地大喊道,原来松杉威猛的制服胸针戴在右侧,而他的手却一直在左侧来回摸索。

    “啊?哦!”松杉威猛先是一愣,恍然大悟后,终于摸到了胸针,白色的天使制服也穿在了他的身上。

    “这回正好,一人一个!”尉迟富推了推眼镜,一脸自信地说道。

    “哎呀!你们两个在那儿干嘛呢!怎么还不快点儿逃啊!”看到独孤冷和尉迟富两个人不慌不忙的样子,松杉威猛急得直跺脚。

    “干嘛要逃啊,这么好的机会,不活动活动多可惜啊!”尉迟富一脸轻松地看了看独孤冷,“是不是啊,冷冷?”

    “都说别叫我冷冷了,真是的……”独孤冷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什么?你们是不是疯了!那么大的家伙,你们居然想……好好好,不过我今天喝酒了,浑身没劲儿,这个机会让给你们俩了!”松杉威猛后退了两步,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你丫到底行不行啊!还松杉威猛呢,我看你丫改叫松杉萎靡得了!”尉迟富咬牙切齿地叫喊道。

    “算了,我最了解他了,看来这次就只能靠咱们两个了!”独孤冷转过头,恶灵们已经到了跟前,那是三只浑身长着灰白色绒毛的大家伙,棱角分明的手臂看上去更像是两根干枯的树干。

    “冷冷,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没见你真正出过手呢,呵呵!”尉迟富笑了笑,丝毫没有把面前的这三只恶灵放在眼里。

    “说来惭愧,我来天使学院属于半路出家,而你可是被清荷长官称为天才的正牌精英啊!很期待你的表现哦!”独孤冷同样一脸轻松地笑了笑,“在学院混了这么长时间,祈祷语都快忘记了!”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拿我开涮!”尉迟富收起了笑容,上前一步,伸开了双臂,“伸出爪子吧,炼狱决!”

    伴随着升腾而起的强大灵力,两股猛烈的气流从尉迟富的身体两侧呼啸而至,迅速包裹住他那平伸着的两条手臂,电光石火间,两个银灰色的金属护手在气流中骤然呈现,闪耀着金属光泽的护手前端分别是三根笔直的长钩,气流消失后,那锋利的长钩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烁出阵阵寒光……

    “厉害!不愧是被清荷长官称为天才的家伙,真是气势恢宏的祈祷啊!”独孤冷缓缓地抬起了右手,“看我的,在寒风中嘶吼吧,雪狼牙!”

    彻骨的寒气直冲云霄,大片的乌云席卷而来,鹅毛般的雪花纷纷落下,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水汽在独孤冷的手中逐渐凝结,最终形成一把晶莹剔透的冰之剑,剑身中央的六角雪花图案将剑身分隔成上下两个部分,从六角雪花中刺出的两根锋利的冰锥,远远看去,就像是两颗冰冷的狼牙……

    “啊……啊切!”随着周围气温的逐渐下降,松杉威猛被冻得浑身发抖,最后缩成了一团。

    “可以啊,冷冷!”尉迟富也不禁打了个寒战,“就是有点儿冷啊!”

    “没关系,活动一下就不冷了!”独孤冷笑了笑,似乎已经习惯了“冷冷”这个称呼。

    “该死的天使!”中间那只恶灵发出了一声低吼,另外的两只恶灵跟着他一起将身上那钢针一样的绒毛射了过来。

    “制约术之二十三,霜守护!”独孤冷上前一步将尉迟富挡在了身后,水汽迅速在他的身前凝结,一面透着寒气的冰之盾牌瞬间呈现出来,钢针碰到冰之盾牌,噼里啪啦地掉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碎冰。

    “真不愧是法术部队出来的天使啊,居然可以将霜守护运用得如此娴熟,佩服啊!”尉迟富看着地上的碎冰,忍不住赞叹起来。

    “小黑,我可要出招了!”独孤冷手中雪狼牙疯狂地舞动着,大量的寒气聚集在他的四周,“雪狼暴风!”

    寒风夹杂着雪花,呼啸着直奔三只恶灵而去……

    “糟……糟了……快逃!”中间那只恶灵大叫着跳到了一边,不过在寒气的作用下,他那树干一样的手臂上还是结出了一层薄冰,而另外两只恶灵则由于躲闪不及,变成了两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可恶!居然逃掉了一只!”独孤冷看着那只妄图逃跑的恶灵,正准备追上去时,胳膊却被尉迟富拉住了。

    “别,别,别啊!怎么你也得给我留一只啊!”尉迟富松开独孤冷的胳膊,如闪电一般瞬移到那只惊慌失措的恶灵面前,“炼狱乱舞!”

    尉迟富刚刚的瞬移已经让独孤冷惊叹不已了,现在这招“炼狱乱舞”更是让他瞠目结舌,由于攻击的速度太快,独孤冷根本看不清尉迟富的动作,甚至无法确定尉迟富究竟攻击了对手多少次,短短的三秒钟时间,恶灵那千疮百孔的身躯便在夜色中灰飞烟灭了,而尉迟富也已经回到了独孤冷的身旁……

    “小黑,你这也太夸张了吧!”独孤冷瞪大眼睛看着身边这个黑瘦男孩儿,一脸的不可思议。

    “凑合吧,呵呵!”尉迟富一脸轻松地笑了笑,“还有两只怎么办?”

    “哦,这个就简单了!”独孤冷再次举起雪狼牙,准备给剩余的两只恶灵最后一击。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一直躲在不远处的松杉威猛突然来了精神,“把他砸个稀巴烂吧,鬼舞大斧!”

    松杉威猛双手紧紧地握着一把短柄大斧头,咆哮着扑向了一只已经被冻成冰砣的恶灵……

    “松杉威猛!别乱来!”独孤冷想上前阻止却没有来得及。

    “去死吧!”松杉威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劈头就是一斧,恶灵连同那冰层一起被劈成了两截,冰块碎了一地,恶灵也跟着灰飞烟灭了。

    “哟,威哥这么勇猛吗?”尉迟富不免有些惊讶,“他不是喝多了浑身没劲儿嘛!”

    “我的雪狼暴风实施起来分为两步,第一步,通过水汽凝结将敌人冰封,第二步,通过寒气渗透至敌人于死地,现在刚刚进行到第一步,敌人只是被冰封而已,并没有死亡!”独孤冷面色凝重地看着松杉威猛,略显担忧地说道,“如果攻击的力量把握不好,说不定会……”

    “哈哈!去死吧!”独孤冷的话还没有说完,松杉威猛又拎着斧头,砍向了第二只恶灵,由于刚刚的第一击消耗了不少的灵力,这一击的威力明显下降了很多,结果只是劈碎了恶灵表面的冰层,恶灵不仅没有被消灭,反而一下子挣脱了出来,那干枯的手臂瞬间勒住了松杉威猛的脖子。

    “糟了!我担心的就是这个!”独孤冷见状大惊失色。

    “救命啊,咳咳……”松杉威猛被勒得脸色铁青喘不过气来,斧头也早已经掉在了地上。

    “危险!冷冷,怎么办啊?”尉迟富一下子也没了主意。

    “哦?这附近有家老杰克很不错哦!呵呵!哈哈哈!”听独孤冷这么一说,松杉威猛一下子高兴起来。

    天使学院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边,有一家看上去有些不起眼的老杰克牛排西餐厅,要不是有松杉威猛带路,独孤冷和尉迟富肯定找不到这个地方,一进门,松杉威猛便和这里的女服务员打起了招呼,一看就知道,他是这里的常客……

    “你丫别拽我……哎……”九曲超仁极不情愿地被杜康家铭拖下了楼梯。

    “那咱们啥时候出发?去晚了可就没地儿了!”尉迟富兴致勃勃地说道。

    “先说好了啊,aa制!”由于涉及到花钱的问题,松杉威猛一下子没了热情。

    “好了好了,赶紧走吧,谁请到时候再说吧!”独孤冷把尉迟富和松杉威猛推出了宿舍。

    “反正我不请!”走出宿舍后,松杉威猛仍然喋喋不休。

    “哎呀!不行就我请!”独孤冷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哎呀,反正是明天的火车,今天晚上又没事儿干,走吧走吧!”松杉威猛拽着独孤冷的胳膊就往外走。

    “就咱们两个人啊!”跟一个男孩子单独去吃西餐,独孤冷总觉得有点儿不太舒服。

    “那还能找谁啊?”松杉威猛习惯性地撇了撇嘴,“海林是今天晚上的火车,肯定去不了啊!”

    “不是说好了你请嘛,你丫变的也太快了吧!”尉迟富一脸无辜地扯着嗓子叫喊道。

    “我什么时候说请客了!”松杉威猛说完,用责备的眼神看了看另一边的独孤冷。

    “一边儿凉快去!让我陪你丫喝酒?想都别想!我宁可去吃牛排!”九曲超仁瞥了杜康家铭一眼,很强硬地拒绝道。

    “哎呀!一个人喝酒有啥子意思嘛?走嘛走嘛!大不了我请客,走嘛!”杜康家铭不容分说地拉着九曲超仁就往楼下走。

    “独孤冷,想不想吃牛排?”第一个收拾完东西的松杉威猛走到独孤冷的身边兴奋地说道,热衷于西方文化的他对西餐自然也是情有独钟。

    “你不着急回家了?”此时此刻,除了回家,任何事情都很难提起独孤冷的兴趣。

    “牛排?哈哈!我去我去!”尉迟富大叫着拽了拽身旁的九曲超仁,“走啊,一起去呗,威哥请客,难得啊!”

    “牛排有什么好吃的?你丫自己跟他们去吧!”九曲超仁似乎对牛排没有半点儿兴趣。

    “对头对头!吃啥子牛排嘛,难得盼到个假期,去跟老子一醉方休撒!”杜康家铭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九曲超仁的身后钻了出来。

    “嘿!超哥,小黑,吃牛排你俩去不去啊?松杉威猛请客!”独孤冷推开门,向正站在走廊里闲聊的九曲超仁和尉迟富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啊?不是!独孤冷,我可没答应请客啊!”一听要自己请客,松杉威猛一下子慌了神儿。

    每天晚上,独孤冷都会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和这个叫做蓝齐儿的女孩儿聊聊天,没过多久,两个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久而久之,蓝齐儿简直成了独孤冷的精神寄托,现在的独孤冷甚至开始有些感谢公玉静了,如果没有那个小太妹,独孤冷就不会认识这个喜欢听自己讲故事的女孩儿,而此刻的公玉静却依旧郁闷,她所做的一切仍然无法改变断弦一的冷漠……

    每年的一月中旬到二月下旬这段时间是天使学院的休假期,绝大多数的一年学员都会利用这个假期回家探望父母,独孤冷自然也不例外,随着最后一门考核的结束,独孤冷风一般地冲回了宿舍,打开门才发现,松杉威猛居然已经在里边收拾东西了,原来为了能够早点儿回家,考核还没结束这家伙就提前跑了回来,已经数门考核不及格的他根本不在乎再多这么一门……

    平日里一向整洁的宿舍此时也已经是乱作一团,所有人都在忙着整理自己的东西,和独孤冷一样,自从在七子岛通过了身体检查,这些精英们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如今个个都是归心似箭……

阅读月狼天使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风是叶的涟漪跟着饕餮有肉吃[穿越]慈母之心[综]小夫小妻小仙人神话之最强许仙重生国民男神:爵爷,求宠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