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千军万马避白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造化之拳!”

    “给我去死!”

    天道余威一阵雷光浮动,云翻雾绕之中,被一只从天而降的拳头横天截住,造化之拳,曾经无数强者陨落在他的这双拳头一下,正是有了这一记杀招才让紫灵道君有了今天这般绝巅的修为。

    “老道资质平凡,悟性不堪,若不是凭着这一双拳头和不断夺取别人的机缘如何能够修行至今?”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为,本君逆天而行,逆人而行,有何不可?”

    或许是修为停滞太久,这位道君脸上竟然出现一丝本不该出现的悲悯之色。

    “滚出去!”

    “滚!”

    “是你自己找死,如何怪我?”

    “师尊,你明明知道师兄那个废物无法将门派发扬光大,却偏偏选择将造化功传授给他,对我却只字未提,你该死,是你自己该死,怪的了谁?”

    紫灵道君法相之上出现一丝紊乱之机,乃是天魔乱入,走火入魔的景象。

    道行越高,越怕天魔,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紫灵道君神光大乱,他本就是入魔道君,天魔无孔不入,若非千年沉寂,或许早就真灵溃散,转世投胎。如今开了杀戒,天道余威有岂易于染指,一道劫火便让其道心紊乱。

    此刻,他的神宫内乱魔丛生,被他吞噬的师父如同厉鬼,紫灵道君半步法身,一点灵光乍现,顿时将天魔镇压一旁,不再理会,目光放在小花僧的身上。

    “区区天魔,能奈我何?”

    “本君正好借此天威将这天魔一网打尽!”

    千年道心,的确不同凡响,紫灵道君神色淡然,头上的金冠垂下万千霞光,将外魔阻挡在外,法相镇压之下,顿时万物俱寂。

    小花僧感受到一阵威压,不是天地之威,而是来自于远空令人心悸的那道参天法相。

    “小和尚,天道垂青,好生厉害!”

    小花僧站起身来,噼里啪啦的声响浑身一震,他望着眼前的这位不知境界的前辈好人,心中一阵忐忑。

    赤黄色村庄的一间茅草房内,那位身着长袍的夫子罕见的将那只视为生命的狼毫握在手上。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极具韵味古香古色的一句文言化为一条河流,见风即长,顿时,韩擒虎和秦天所在的位置被一道银河隔离,无声的结界将小花僧与紫灵道君封禁其中。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夫子极为俊美的脸庞露出一个疲惫的神色,或许是因为手里的狼毫太过沉重,让他拿起来,却很难重新放下去。

    南朝末年,北魏叛乱,大夏西进,南朝风雨飘摇,国破家亡在即,世家作祟,宗门四起,民不聊生。

    南朝圣主被仙宗大能镇压于玉京,全然没有回天之力,将军百死,老卒神伤,趁着南朝病虎苟延残喘之机,大夏太子抱着横扫天下的决心,一路过关斩将,无有一合之敌,那位太子就是如今大夏朝的圣天子。

    忠诚在十大常侍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然而就是那位书生,告诉天下人,读书人并非都是软骨头。

    陈子云不仅抱着一腔热血,更是世家眼中的必死决心,那位二十岁的读书人是要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南朝末一十二年,陈子云一介书生亲临点将台,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说服了大帅,但是当日在场的所有兵士都知道那个孱弱的读书人是如何凭借着一支笔,将沂水河一指截江。

    七千白袍,置之死地而后生,直奔沂水河东方的太子大营。

    大夏名将率众十万,分筑九城,陈子云七千白袍一日破三城,三日破九城。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大夏诸多将领与之纷争,无一不被枭首示众,一时间,大夏于沂水河如同面临一道白色的天堑。

    “第一日,传太子令,白马将军陈子云降我大夏,拜上柱国大将军之位!”

    “第二日,传太子令,白马将军陈子云降我大夏,拜上柱国大将军之位,授书院夫子之尊”

    “第三日,传太子令,白马将军陈子云降我大夏,拜上柱国大将军之位,授书院夫子之尊,封禅入圣之业位!”

    大夏太子之礼遇令天下哗然,封禅入圣,乃是长生久视之机缘,就算是整座天下也不会有第二人得到如此圣眷。

    大夏太子将圣眷舍得让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贫寒书生,简直不可思议。

    何为封禅入圣之业位,乃是诸子百家圣地留下的道统传承,只有踏入诸子圣殿才有资格去争取那一份机缘,古往今来,除了天命之子接受召唤传承诸圣绝学,鲜有其他人得到如此机遇。

    面对着整座天下的翘首以盼,陈子云抬起衣袖,两个规规矩矩的正楷出现在天空。

    “搬山!”

    两座巍峨山岳将数十万大军阻挡在玉京皇都门外,只听见那个白净书生低语一声:“宁可百世沉沦,不求诸圣解脱!”

    白马将军陈子云,这几个字深深的落在了大夏王朝的心坎上。

    “名帅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

    大夏太子君临沂水河,远远望着陈子云,神色复杂,注定的天之骄子,何必呢。

    “一个陈子云挽救不了病入膏肓的南朝,一个大常侍挡不住大夏的洪流铁骑,一代明君也好,一代雄主也罢,南朝圣主终究没能打破禁锢,修为绝巅,神功盖世,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

    说着,大夏太子指了指苍天,没有人可以违背天命,就算是张家圣人也只能让南朝最后的气运有所保存,仅此而已。

    “热血沸腾,掷书而起,为之神往!”

    南朝圣主手笔一辉,十二字赐言

    “老夫吞噬天材地宝不计其数,就算是天才的灵身也吃了不少,但这天道之意还是第一次尝试。”

    紫灵道君面色不变,但眼眸中的惊奇之色溢于言表,果然不亏是天道垂青的大造化,一丝气息让他停滞已久的修为居然有了一丝松动之意。

    没想到老夫修行千年,在最为关键的道途上竟然有峰回路转之相,实乃天意,天意!

    “生生造化,生杀予夺!”

    疯狂的紫灵道君此刻眼前一亮,但心中亦是有些意兴阑珊,那只蝼蚁居然真的是奉天承运之人,如此天威,若非天运之子,早就被天威轰杀的真灵溃散,不过,这也是他出手最好的时间。

    先前用来试探的造化之门被天威撕得粉碎,而今,九成九的天威被那个小秃驴承受,他紫灵道君不信,自己九步道君,半步法相的人物连这最后的天道余威也抵挡不住。

    生生造化功传承久远,他表面上是仙绝楼的副楼主,乃是正派祖师级人物,但没有任何人知晓他另一重身份,那便是极北高原杀生殿的殿主。

    造化之门从天而降,紫灵巨大的法相伸手一接,一道雷光闪过,这道造化之门被他狂掷而出,硬生生的将天道余威打断,一丝丝逸散的天意被他握在手心,一口吞下。

    “刀剑风雷,无垢之体!”

    他内心一阵激动,先天风雷之体修成,方寸之内顿时元气自生与神宫紧密相连,竟有水乳交融的舒适感。

    天道树垂下的枝条晶莹剔透,一丝丝天地元气从外界不断涌入,大道之伤缓慢的融合着那些狰狞可怖的伤口,一切都向着最好的方向进发。

    “这场造化,还是让老夫替你接着,你可以安心去了。”

    紫灵道君出手毫无保留,无数次的争夺让他明白狮子搏兔的道理,管他是蝼蚁还是狮子,自己必然要夺取这场天意,也不枉自己千年守望之苦心。

    掐指一算,正是奉天承运之机,一切都在其掌控之中,无论那个蝼蚁夺取多少造化,最后的天意必定属于他。

    “天运之子,应运而生!”

    小和尚方寸之内,洞天之间,观摩着其中万千气象变幻,置身风雷之地,不畏天威之能,万物之道,终于踏出了那至关重要的一步。

    小花僧丹田窍血雷音阵阵,风雷之体始动,鼓荡的真气发出一阵金铁轰鸣,此次天道垂青的造化让这个懵懂的少年有些热泪盈眶。

    神宫外。

    紫灵道君法相气息有些凌乱,但并不妨碍他将那些宵小之辈尽数驱逐。

    短短的一刻钟时间,潜伏在暗处的五位道君两死三伤,失去争夺的契机,在紫灵道君的心里,这场泼天造化就是为自己而存在。

    “天授其命,必承其重!”

    小和尚筋骨齐鸣,天道之威九成九落在了天道树之上,前者没有丝毫让步,原本闭合的枝叶一时间尽数张开,迎着风雷而去,一刹那,恍惚间,一道参天巨影将诸天遮住,天道最后的授予将被这株天道树尽数吸收。

    风雷之势愈演愈烈,小花僧的灵识前所未有的清明,观想方寸之内,别有洞天,一个初生的武者不畏如斯天威,从一个后天凡胎肉体,孕育风雷之意,刹那间,人生之道一览无余。

    “朝闻道,夕死可矣,古人诚不欺我!”

    风雷之意孕先天,那道光影周身窍血如同暗夜萤火,微弱不堪,但却倔强的散发着独有的光芒。

阅读摘天道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云情逸志跨过太平洋的八千公里火影忍者之吾之忍道问镜溺宠逃妻:老婆,别求饶皮墨儿梦游仙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