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刘易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好了。”见到来人,汪瑶似乎也很高兴,“能带我们回武阳城吗?”

    “啊?”声音透出惊喜,“没问题,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苏倩,我们也好久不见了,怎么,看起来,程萧是死了?——哦,汪瑶,汪明笙他老人家怎么样了?还有你爸爸,我们尊敬的市长大人?”

    “他们都死了。”汪瑶淡淡道,让人很难听出话语之下隐藏的情绪。

    “啧啧,真是报应,哈哈,汪瑶你别误会,我可不是针对谁,我这个人向来说话比较直,恶人总有恶报。因为你们汪家就你一个好人,所以现在上天把你留了下来,还把你送到我的面前,让我来照顾你。”

    听着这些话,陈恪看着说话的年轻人在车子后面露出的半张脸,不由得在想这人脑子是否有病。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汪瑶说,“核爆之后,是新的开始。”

    “没错,汪瑶,我就知道你很识大体,当年我就知道你对我其实是有意思的,只是上天要给我们一些考验,现在,我们之间的阻碍已经完全不存在了。现在,你——我是认真的汪瑶,你愿意嫁给我吗?”年轻人殷切地看着车后的人。

    陈恪稍微挪了一点位置,但很快就被看守他的士兵用枪狠狠顶了一下。

    但陈恪也终于看到了汪瑶的表情,女人很平静,让人看不出任何爱憎的痕迹,而旁边的苏倩却脸都白了,浑身发抖,显然非常愤怒。听到年轻人的话,苏倩大喊道:“刘易姚你个王八蛋简直癞蛤蟆想吃……”

    “啪!!!”

    突如其来的巴掌把汪瑶吓了一跳,中了这一巴掌的苏倩更硬生生飞跌出去,消失在了车子后面。

    怒意还挂在脸上,刘易姚轻轻甩甩手,努力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容,看着汪瑶:“你生在过去那样的环境里是你的不幸,现在,我要给你新的生活,把过去那些不好的东西,全都从你的生命里斩断!”

    说到这里,他才想起什么,扭头向着陈恪这边看来:“他是什么人?”

    “我答应给他食物和武器,请他送我们到洪山城。”汪瑶说,“程萧得罪了你,但是苏倩和孩子是无辜的,你能不能放她一马?”

    “如果没有她,你应该很快就可以忘记过去那些痛苦的记忆了吧!”刘易姚说。

    “刘易姚,我答应你的求婚,但是我要苏倩作伴娘!”汪瑶说。

    “你……”刘易姚想了想,点点头,“好,随你。”

    他转身对身后的一位中校说:“你们继续去青城区,今天15:00之前,我们要招募到至少一万青壮,还有技工,遇到任何反抗,格杀勿论,张团长,交给你了。”

    “是!”

    刘易姚道:“三连,回去。”

    刘易姚带着汪瑶上了前面一辆绿色吉普,两位士兵过来,其中一个和陈恪一起过去把倒在地上低声哭泣的苏倩扶起来,随后陈恪扶着苏倩上了车,上车的时候,他悄悄做了点手脚,让车子后面的一个窗户留下了一道缝隙。随后两个士兵也上了这辆车,分别坐在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

    陈恪扶着苏倩靠着水晶棺材坐下,苏倩口中满是鲜血,陈恪倒水给她,让她先漱一下口,就在这时车子开动,往武阳城的方向去了。

    在他们的后面,是另外一辆吉普车和一辆运兵装甲车。

    “没事吧。”陈恪扶着苏倩慢慢坐了下来。

    苏倩的右脸脸颊肿了起来,透出紫青色的淤痕。

    “还好,应该没大碍。”上车以后,苏倩的右手始终没有离开肚子,“谢谢你。”

    “那就是汪瑶要躲的人?”

    苏倩眼睛通红,“嗯。”

    陈恪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看着苏倩捂着的小腹,问道:“几个月了?”

    “九个月。”苏倩说着,又悲从中来,泪水在眼眶汇聚,“就是不知道刚才那一下,对胎儿有没有影响。”

    陈恪看向了车头的两个士兵,伸手把旁边汪瑶放在水晶棺材上的笔记本拿了过来,上面还留着汪瑶写下的算式和方程。陈恪翻了一页,在空白的纸上写着:“这个刘易姚是什么人?”

    苏倩看了陈恪一眼,后者朝她眨眨眼,说道:“希望他能平安降生吧,你别和刘易姚争锋相对了,汪瑶嫁给刘易姚也好照顾你,之后你就能好过一些。”

    苏倩接过纸笔,在纸上写着:“他父亲是第九军军长,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可能是武昌城内军衔最高的几位长官之一。刘易姚原来在中央科学院,对汪瑶觊觎很久,后来还试图侵犯她,被刘元力保才没被枪决。”

    “希望吧,倒是你,这次护送汪瑶有功,一定能得到丰厚的奖励。”苏倩半真半假地说着,看着陈恪。

    她一面说着,一面又在纸上写着:“你能救我们吗?”

    陈恪沉默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他或许真如苏倩所说会很安全,甚至还会获得奖励,那样他根本无需冒险。

    苏倩揉了揉眼睛,又在纸上飞速写着:“这个人精神有问题,反复无常,除了汪瑶,你我都有可能死。”

    “洪山区安全吗?”陈恪写道。

    “安全。”

    “可你公公只是个团长。”

    “洪山区是秦军长作主,他是亲近汪院长的。”

    陈恪问:“死了没?”

    苏倩摇摇头:“不知道,死的概率不大。”

    在这个过程中,二人一直在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在士兵看来,两人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所以根本没有多管,只是偶尔在后视镜中看到两个人有些奇怪,回头看一眼,却也被陈恪糊弄过去。

    “轰隆隆隆!”

    轧机的滚动声,他们到了一座足有十三米高的城门前,大门打开,武阳城显露在他们的眼前。

    来人没有去看陈恪,而是露出惊喜神色,张开双臂笑道:“oh!天啊,汪瑶!!真的是你?我做梦都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哈哈哈,真是注定的啊,真是注定的啊!”

    带着狂喜笑容的他走到了汪瑶的身前,上下打量着对方,后者被车子挡住了,所以陈恪没看清她的表情。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士兵走了过来。

    “长官,我们从青城区过来。”

    “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士兵透过车门向着车内看去,看到了苏倩和汪瑶,“车上的人都下来,检察一下。”

    “什么人啊。”这时自行火炮上下来了一个人,“青城区出了事,肯定是蓄意而为,咱们对那边过来的任何人都要小心。”

    说话间,他走了过来,汪瑶和苏倩看到来人,神色都是一变。

    陈恪却无法看到到车子另一边两位女伴的表情变化,来到武昌城后,遇到的士兵都给他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那甚至是他这么多年来在几个国度中第一次见。所以在这座危如累卵的城市中,最为令他安心的,反而是这些士兵。

    陈恪依言把车子开上了汪瑶说的那条路,他从后视镜看到汪瑶喝了口水后,又到了车尾部水晶棺材旁边的那个槽口,查看上面的方程,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

    “汪瑶,受伤了就休息一下吧?”苏倩关切道。

    “我没事。”汪瑶动也不动。

    汪瑶不得不扶着苏倩下了车,有士兵过来检查车子。陈恪在另一边给那位士兵讲述刚才在青城区的所见所闻。

    “只有一把手枪,看来是普通人。”过来了一位中士,了解情况后,已经打算放走他们了。虽然车子内部有些奇怪,但这个时代,为了增强野外自保能力,车辆的改装早已花样百出。

    火炮调整着角度,将他们锁定了。

    停下车,陈恪将防化服紧了紧,举着手下了车。

    “你没事吧。”陈恪问。

    “逃出来就好,现在赶紧去洪山区。”汪瑶说着,指着一条路,“从这里绕过去,大概几公里外有个小路去中央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横穿过去。”

    汪瑶留意到了前面的情况,“不太妙。”

    “怎么了?”陈恪问。

    “他们来的方向是武阳区。”汪瑶说。

    陈恪看了她一眼,有些奇怪这个女人对车子上的东西似乎过于关切,但想到人家是正牌的科学家,说不得是迸发了什么科研热情,便也没再多想。

    然而,车子开出没多远,就见一支军队迎面过来,其中甚至还有三辆装甲车和两辆坦克,对方也发现了他们,纷纷举枪瞄准,有士兵迎面过来,伸手拦截。

    冲出城门后又开了好几公里,陈恪才降低了速度。

    后面传来了呻吟声,苏倩担忧道:“汪瑶?”

    陈恪也看过去,就见汪瑶跌在地上,捂着额头。她从叔叔家拿出来的东西滚落地到处都是,此时她右手在一个包里翻着什么,不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创可贴,苏倩帮她贴在了额头的伤口上。

阅读中土之光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级兵王学生甜蜜进击:捕获忠犬男友巫道格莱格的多面战场没想让你爱上我[快穿]欢甜喜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