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寝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快投降吧,这样的话我就放开你!”少女这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听出她很气愤。

    投降?投什么降?枇杷虽然脸因为脖子受压而憋的通红,但也忍不住笑了。对方说是来揍他的,但却使出了杀招,除非她真心想要干掉自己,否则是不可能动手的。

    “好了姑娘,别闹了,快下来吧,这姿势怪不害臊的。”

    这位武者少女不知道的是,枇杷一开始是有点吃惊,但认清这招本质后倒觉得没什么。于是在反击之前,出于君子道德好生劝解着头上坐着的那位少女。

    对方这么轻松的态度让她觉得自己被小看了,少女愤怒道:“别开玩笑了,现在只要我一用力就能要你命,还不快投降!”

    枇杷心里面已经笑翻了天,到底投降什么啊,投降之后然后乖乖打自己一顿么?最为关键的是少女似乎还没看清楚自己的处境,连枇杷现在还稳健的站着这点都没留意到。

    一般来说头上挂着个女孩,就算轻至五六十斤那种瘦排骨,这么高的中心人也会难以控制自己的平衡,所以这套寝技用上去,对方必然会倒在地上。而枇杷不仅没倒下,还稳稳的站住了,下盘的稳健出神入化。如果少女见识多一点,就知道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高手了。

    “到底投不投降?”眼见枇杷没反应,少女富有弹性的大腿收紧了,夹得枇杷脸已经有些发紫,一般人在这种攻势下早就要么晕了要么求饶了。

    枇杷可不一样,就在少女认为他不可能做出像样反击的时候,突然他脚下一蹬,整个人跳到将近两米的高度,紧接着身体灵巧的在空中翻了个跟斗,而头部正好是翻转的外圈,少女被这么一甩,顿时头昏眼花,手脚也忘了使劲,又被摔了出去。

    又?她轻盈的身体如脱线的风筝,落到地上的时候都轻飘飘的,然后差不多又晕了过去。

    与其说是摔晕的,不如说少女是被甩晕的,这已经是枇杷留情的下场,他也并不想伤害到少女。如果真要动真格,他只要稍微动用点内力,脖子便会大大的超越对方双腿的力量,要扭断他的脖子会比扭动一个生锈少油的水龙头开关还要难。

    到那种情况下,他只要伸手打上去,上面无法躲闪的少女会结结实实挨上他可以打死人的一拳,不过这不是他所期望的罢了。

    这次少女倒是苏醒的比上次快多了,睁开眼睛,枇杷的手刀已经横在她喉咙间。

    “杀了我吧。”一颗泪滴从她俏脸上上滑下。

    不知什么时候,少女整个身体都爬到了枇杷头上了去,大腿已经死死从后面夹住了枇杷的脖子,胳膊则抱着枇杷的头。这种寝技是中华武术中比较罕见的,枇杷更是从未见过。

    这个姿态有点像孩子们坐在老爸肩膀上的动作,不过枇杷很清楚这招的威力,自己脆弱的脖子已经被对方用有力的大腿夹住,头也被控制住,只要对方一用力脖子便会被扭断。这一招的阴毒,着实令人害怕。

    “这,是谁啊,如果是我做错了,我能道歉吗?”

    绝不是因为害怕,枇杷单纯想要避开麻烦事,少女的身手已被摸的七七八八,虽然功夫不错甚至很有天赋,可比起枇杷来说还有那么一点点距离的。

    而少女可不这么想啊,在她的认知里,刚才被打晕纯属自己大意。不过自己未经人事的酥胸居然被眼前这个大个头的青年触碰到了,对于她来讲比杀了她还要难受。所以看着他的时候深褐色的大眼睛里已经多了些疯狂的仇视。

    有力的上踢、直拳是很典范的格斗技巧,在枇杷眼里简直不要太好躲,这是看透动作的人才能有的游刃有余。

    任何轻敌的行为都会招来严重的后果,这是师傅常教训枇杷的话,此刻斗志不那么盎然的枇杷犯了个大错,他低估了眼前这位少女的实力。

    没想到少女并不是无脑才上来跟他搏拳的,枇杷用肘尖去破对方一记重拳的时候,少女以十分灵活的姿势突然把上半身的重量压倒他身上,然后还没等枇杷反应过来,她整个人爬上了枇杷强壮的身躯,手脚扭动调整着自己的动作。

    即使是隔着风衣,戳上去的柔软手感也能充分表现这是个女孩的身体。想到刚才似乎还摸到对方敏感的胸脯部位,枇杷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

    因为被戳到身体,少女发出了“嗯”的呻吟声。

    枇杷吓了老大一跳,一屁股后坐到地上。还好看到对方没有醒过来,否则他这么像痴汉的动作是怎么也洗不清了。抹了把汗后试探性的喊道:

    “不能,受死吧你这色狼!”说完,她就又打了上来。似乎要跟枇杷决一死战。

    不知是什么缘故,她这次逼近枇杷后只是单纯的用与枇杷缠斗着,完全没有刚才那样的高速和猛力,这种拳脚的交锋是枇杷的长项,可因为失去了要好好报复对方的想法,枇杷只是很敷衍的接着每一招。

    这一刻少女的脸色倒是恢复了一个武者应有的坚毅,她冷冰冰的回道:“是没见过,但有人花钱让我来好好教训一下你,乖乖束手就擒吧!”

    这是枇杷心里是苦不堪言啊,他一个小小的保安又值的哪位大爷这么惦记着啊,居然都要买凶来打他。这货对白天刘阿卡的事情已全然不记得,自然想不到是刘阿卡这个纨绔。

    女流武者倒不是没有,只是对方在刚才的战斗中表现出的是大开大合的刚猛路线,一般是男人才这么打的,这令枇杷产生了对方只是个个头不算大的男人的错觉。

    然而现在发现对方是个女娃,枇杷再也没有打下去的欲望了。只好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蹲下来试探性看看对方反应。

    似乎是脸上的凉意提醒了她,她慌忙的摸了摸脸,发现墨镜和口罩都不见了,连风衣的兜帽也都落了下来,女儿身已暴露无遗。从她脸上满是难堪,发现光用双掌挡不住脸后她放弃了,只好面带羞涩的恶狠狠看着枇杷。

    但枇杷同样不怎么好意思,毕竟打女人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

    “那个啥,姑娘,我们好像没见过面吧,无冤无仇为何要来找我麻烦呢?”枇杷老实问道。

    “喂,醒醒,你没事吧?”

    断气脉的时候枇杷留了手,不会晕太久。果不其然,少女很快就懵懂的睁开了眼睛,一脸迷茫不知自己在哪。不过当她把视线转向一旁,枇杷憨厚的笑脸落入眼帘的时候,身体本能的向后一个空翻,然后稳稳落到地上。

    枇杷在那傻站着,先前的杀意全无。看着在地上晕倒偷袭自己的少女,不知作何应对。

    茶黑色的秀发在地上四散着,下面是一张绝对能说得上可爱的娇颜,眼睛紧闭着但看得出是一双大眼睛,长而密睫毛即使是夜晚黯淡的路灯也能清晰可见。不算太挺拔的鼻子让其曲线刚好控制在可爱这个范畴内。

    这是个无论用“可爱”还是“漂亮”都可以形容的少女。枇杷这个直男所不知道的是,她还几乎是素颜,脸上娇嫩的皮肤是天生而非化妆品所致。

阅读我的美少女富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纨绔修炼手册绝地大明星深渊卡牌(综FGO)我不是所罗门!狼子野心氪金论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