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五章:琐言闲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刘月看了看他,而后莞尔一笑,道:“不能轻敌,还有,你有伤在身,明日就不要出手了,我来便可。”

    少年一听,这哪成!张口便想说,自己这般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明天是可以一战的……

    这话,还不待他说出口来,三人身后,蓦然传来一道声音:“那个……刘姑娘,请留步!”

    突然被人打断,周九剑一愣,随即转头一看。

    只见,身后来人,却是那轩辕岚。

    此时的他,虽身着盔甲,却没带头盔,一头长长的黑发扎束做发髻,前端又留了一小撮额发,半遮半掩着左边眼眸,却又显得出几分飘逸之感,再配上其冷酷却俊逸的五官来,初初看着,亦是一副极为完美的形象。

    莫名之间,却觉得,他是不是与刘月有些般配?

    周九剑的心中,不知不觉间掠过了一抹莫名的感觉,只觉得如此一想,心中便有些不舒服,亦不知是为何由来,不经甩了甩头,将这个念头忘掉。

    左左脚膝盖突然给出踹了一脚,力道也并不轻,少年一吃疼,又自转头一看。

    发现竟然是曦曦,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走到了他身旁来,踹了他一脚,还一脸气愤的瞪着他。

    “又怎么了?”少年低声问道。

    只见得少女毫不客气的扯了扯周九剑的肩头衣物一角,随即也压低了声音,对少年发出警告:“臭木头,我警告你,若是,你下次,再敢那般称呼小姐,我……我就对你不客气?”

    周九剑闻言,低声笑道:“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呀?要不,我干脆也叫你‘曦儿’吧?”

    听到周九剑如是说,曦曦蓦然间便将双眼瞪得老大,而后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数倍,道:“你敢!”

    少女这不由自主的一声,却是让刘月与那轩辕岚也听到了。

    “怎么了,曦曦?”刘月皱了皱眉儿,看向她,有些疑惑道。

    方才曦曦与周九剑两人在窃窃私语,她可没听到,主要是,这轩辕宏突然自帐中出来,又是指名让她留步。是以少女的心神,并没有留意在两人身上,而是正自奇怪,为什么这轩辕岚,会叫住自己。

    而后,曦曦就突然声调颇高的叫出了这一声来。

    看到小姐望着她,曦曦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

    刘月一脸怀疑,看了看她,然后又看了看周九剑,随即又才看向轩辕岚,道:“有什么事么?”

    曦曦亦是在此时,又压低声音与少年威胁道:“不能,这样,叫我!”

    周九剑暗自一笑,就不再理会她了,而后又望向了面前两人去。

    “哼!”曦曦一声颇为不满的轻哼。

    就只见得那轩辕岚,望向刘月,看他那一双冰冷的眼眸,此时却有一丝温温柔柔的感觉,而后听他缓缓说道:“姑娘的玉佩,还在我这里,我是来归还给你的。”

    经他这么一说,才看到,原来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枚玉佩。

    正是今晨由刘月掷出的那枚龙雀玉佩。

    此时,这枚玉佩被他拿在手中,经高挂云天的太阳一照,倏尔便折射出一缕缕光芒来,极为耀眼。

    刘月一听,原来是这事而已,看了看他,又点了点头,淡淡道:“谢谢。”

    说完,便上前,然后伸手,想接过那枚玉佩。

    轩辕岚却是愣了愣,看着少女伸出来的洁白玉手,一时之间却无半点反应。

    眼眸一顿,忽然又看到了刘月投来的眼眸,亦才突然又回过神来,赶紧将玉佩还给少女。

    看着那枚玉佩交到了刘月手中之后,轩辕岚嘴唇微微张了张,似是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突然间却又止住了,把话吞下,仅仅只是在看着面前少女,显得有些木讷,倒是颇合适他这副冰冷面容的。

    反倒是刘月接过玉佩后,又朝其淡淡一笑,随即道:“今日我失手将你的武器毁坏了,事急从权,还望多多见谅,我再赔你一把吧?”

    少女如此说,轩辕岚不禁摇了摇头,又赶紧道:“不,不必了!”

    “嗯?”刘月眼眸一眨。

    只见得那轩辕岚,蓦然看到少女这副面容,突然间,眼眸之间甚是慌乱,亦不知心中是想到了什么,就见其忽然朝她抱拳道:“告,告辞了!”

    而后就在三人莫名其妙的目光注视下,轩辕岚一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周九剑有些看不明白,转头,望向两人,道:“他这后面这般,是什么意思?”

    被少年这么一问,刘月却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然后轻轻摇头,笑道:“不知道。”

    周九剑又看向曦曦,只见曦曦只是又一声轻哼:“哼,木头!”

    这……

    只见得,两人突然一转身,亦是径自的离开了。

    少年看着双姝的背影,赶紧跟上去:“等一下我。”

    ……

    三人在这座轩辕龙雀军的营寨中,早已有轩辕朗天安排了相邻的两个帐篷供其休息。

    一左一右,曦曦自然是和刘月呆在一起的,而周九剑则是独自一人呆着。

    看了看空荡荡的帐篷之中,周九剑坐在床榻上,又有些怔愣出神。

    刘月先前所说,明日诛杀河中作乱老龟,却不让他参与,只少女一人就行。

    周九剑心中,有些担心。

    虽然说,自己修为比刘月低了太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他们遇上事情之时,他就总想站出来,挡在她们身后。

    或是责任,或是担当,又或是,某种情愫在作怪?

    少年现在想不明白,这是感觉,自己越来越在意刘月了,而当初那小丫头,胡青鸾,又好像是,距离自己已越来越遥远,牵挂与记忆也越来越淡,就好像,终有一日他们再相遇时,就会变成了陌路人一般?

    想到此处少年不禁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腕。

    凤凰仙剑仍化作着手镯,静静的戴在其上。

    毫无动静。

    却又听刘月朝他继续说道:“再者,即使我们能将那只老龟击杀,不过,我们一时之间,也不能将其炼化,我对这丹药炼化之术,知晓的也并不多……是以,之后,我们还得寻找到一位高明的药师或是术士,来替我们将其炼化。再有,那只老龟,活了足有三百年,其身上,自当是浑身是宝,不过,我们也不需要太多,只拣要最为重要的一粒妖丹便可,而那,亦是其毕生修为精血凝聚,对于你之后的剑炉铸造之时的助益,十分巨大,所以,我们这次,势在必得。”

    看少女说了这么多,那般语气,好像就是势在必得一般。而这一切,又是处处为了自己在着想,周九剑这下可不好再拂了她的一番心意,心里边更加感激,而嘴上,亦是说道:“那我,今晚再好好准备一番,明天与你将那头老鳖给杀了!必定是轻而易举!”

    刘月安静的听着少年所言。

    “我觉得,若是将其诛杀之后,入药炼化也好,不必给我吃了,实在是有些浪费了,不如,让你或是曦曦吃了?”

    刘月一听,原来少年说的是这个,随即摇了摇头,道:“不,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将其炼化服食,根本无多大作用,至于曦曦,她……很特殊,也不能吞食,所以,在我们三人当中,只有你而已。”

    就仅仅只是,为了自己?

    从小到大,少年亦是难得被人如此关心在意过。

    心下,不知是何滋味。

    “那个,刘……唔,月儿。”少年出了帐外,方才没走几步,忽然看向刘月,心中犹豫一番,终还是这般称呼道。

    两女闻言,面上神色皆是突然一惊。

    刘月蓦然闻听到少年如此称呼自己,这般称呼,在早先时候,少年甚至是不太愿意的,现如今突然这一转变,令得她心中一阵欢喜,却是悄悄的没有显露出来,只是看着他,一双美眸不停的眨呀眨的。

    “什么!?”少年闻言一阵错愕。

    还能这样子?所以说,刘月的这一切,却都是已经考虑好了的么!

    毕竟,用这般亲昵的称呼当面去称呼人家,可真的是第一次呀,先前那次,在鬼府之中,少年情急之下亦是有叫过一次。不过,那次好歹少女都已经昏迷过去,少年那般叫她,而也她听不到,自然也是无妨,只是,现在就……

    周九剑尽量保持着面上的神情自然些,而后看向刘月,道:“关于那头老龟……”

    待得诸人将此事彻底议定之后,却已然过去了约莫两柱香的时间。

    随后,周九剑与刘月曦曦三人与轩辕朗天告辞,而后走出帅帐之中。

    太过分了!

    你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侍从护卫,凭什么这般称呼小姐,你以为你是谁呢!可恶!

    周九剑掩嘴假装咳嗽了一声,给曦曦使了一个颜色,是以她先不要闹,而后,又再望向刘月,望着她那双突然之间便变得格外闪亮的眼眸,少年自己显得是十分的不好意思。

    曦曦则是叫嚷了起来,十分不满道:“臭木头,不准这样子称呼小姐!”

    看她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就要将他给狠狠的揍一顿了,之后方能解气。

    既然已经决定了此事,自然也不再会去更改,于是众人便将这诛妖一事,定在了明天。

    之后,大家又在帅帐之中,仔细讨论了一番明日抓妖的细节,该当用如何方式将其引诱出来,之后又该怎么伏击,又该用何方法将其诛杀,这些步骤,都得要好好筹谋一番,以免之后,出了差错,若是到那时,可就难以应付了。

    所以,这一切,自当是要好好筹谋一番。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独宠残疾夫君:最强农家媳变形记之神级天王重生之完美未来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重生末世:军长的最强甜妻重生国民男神:爵爷,求宠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