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忽闻马蹄齐疾,抬头少年将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实际上,少年根本也没多想。

    待得将这颗药丸吞下之后,周九剑便感觉到,体内似乎有着一道清流在流淌着,诸多伤势纷纷减缓,连同气府气机,亦也随之变得平缓了下来。

    只感觉到一阵舒适,这颗药丸的效果却是立竿见影的显现了出来。

    只是,还没待少年再好好体会这颗药丸的好处,却听见了少女颇为冷淡的声音传来:“我今晚要说的,与那老槐阴谋无关。打也便打了,亦也无多大要紧,至于它那机缘一事,更是可有可无。我想说的,却是你今日所行之事。”

    周九剑闻言看向刘月,这才发现,她的面容神色,与平常相比,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娇容似冰,一脸冷漠,却是只有她在与人对敌,亦或是动怒之时,才会显现出来的。

    有些不对劲呀……

    怕是,有什么地方惹恼了她了?

    少年这么一想,便有些忐忑,也实在没想到少女突然间转变得如此之快,在递药给他之前,明明还是好端端的吧?

    然而,这都是少年的错觉。

    周九剑有些谨慎的问道:“呃,那个……我今日,有哪里做错了么?”

    少女冷眸一望过来,便感觉空气突然间一凝,少年的内心立即就紧紧一揪,连得呼吸都赶忙放慢放低了几分,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你想想。”刘月便只吐露了这么三个字来。

    周九剑于是在脑中不停回顾,绞尽脑汁,却想不明白,自个儿到底是哪里做错了。难不成,是凤凰仙剑落下来时,他为了顾及曦曦的安危,于是做出的那番动作,被她看在眼里,被认为是轻薄之举了?

    但是,总归不至于,为了此事,大晚上的敲门来此兴师问罪吧?

    嗯,还先是给了自个儿一颗十分奏效的药丸,莫不是,先礼后兵?

    少年不太确定,索性摇摇头,道:“想不到,要不,你说吧。”

    刘月一脸认真的看向他,道:“为什么,你要在受伤之后,还非要启衅于那株老槐,说你还有一剑,仍可与其一拼?”

    周九剑愣了愣,没想到她竟然说的是这事来,随即笑了笑,道:“那时候,我确实是还能使出一剑呀,而且,据我估计,威力还极为的不同凡响,虽然或许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但是总归问题不大。”

    看着少年仍是露出着这副神情,却引来了少女越加的气愤,声音也更加冰冷,道:“那你可想过,后果么?若是那株老槐没有与我们说和,而是继续打下去,你拖着这一副受伤之躯与那老槐换上一剑,即使你能将其重创,固然你这一剑很强,但是,之后呢?你,会怎么办?”

    末了,少女仍是一脸冷漠道:“你想死么?”

    你想死么?

    少年的心中,给出的答案,自然是不想的。

    只是,若是循着少女所说,而自己因为先前说出的那番话以及做下的那番举动,所迎来的结果,必然又会真的就是这般……

    他突然间陷入了沉默,心中默默思量。

    半响,他突然抬眸望向少女,道:“那时候,我是想帮你来着的……”

    听得少年这番如若执迷不悟的言论,刘月更加冷声道:“休要找这般借口,你心中自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番话来。”

    周九剑一怔,脑海中的画面不断的闪过。

    而后,他自然回忆起了,自己是因何说的那番话。

    却是,那株老槐,先前所说,将他击飞时,是留了几分力道的,因此将他惹恼,又或是说这番话使得少年面子上过不去,之后便无异于逞强一般说出之后那番话语。

    脑子一热,便将什么都给忘去了,满脑子都只有冲动之举。

    待得如今再一重复回忆,少年不禁为自己当时之举感到羞愧难当。

    实在是,太过愚蠢了。

    “是我错了。”少年有些难堪的低下了脑袋,默默道。

    刘月并没有因为他说出了这一句话就饶过他,继续道:“先生吩咐我们到南边的黄泉洞天修行历练,亦是寻求机缘,而今尚且行不过十之三四,你便想着身负重伤,亦或是干脆就此丢了性命,然后让先生把你带回青云山中,随意找一处地方,将你埋葬了么?你可记得,当初上山之时,你向先生所求的大道,以及你说过要为你爷爷报仇之事么?你可曾想过,若是因此而丧失了性命,你所求的这一切,岂不是尽皆做梦幻泡沫消散了么!你究竟有没有好好想过?我们是剑修,而不是莽夫,书上亦说,凡事皆谋而后动,方能保得自身无虞。可是,你呢,你有想过么?”

    平日里颇少有言语的少女,一气之下,却说了如此多,但也足见,少年在她心里面的重要性。

    若是无足轻重之人,自然不会如此费言,由得其自生自灭便好。

    桌上的热茶渐冷,早已不见热气冒出。

    刘月这一番话,却是说进了少年的心中。

    便见,周九剑突然沉默起身,在刘月的目光注视之下,少年挺直了腰板,然后也在注视着她,随即一弯腰,朝着少女行了一礼。

    “今日之语,我必然谨记于心。下次,定然不会再犯了。”少年一字一顿说道,面容亦是十分坚定。

    就听周九剑再道:“今日之举,确实是我做错了,只因那小小面子关系,就意气用事,险些酿成大祸。”

    少女却是没想到,少年蓦然之间却向她如此庄重行礼,不由感到万分意外。

    面颊上腾的一红,随即又迅速收敛起来。

    少女强装着冷冷道:“你……好自为之!”

    而后又站了起来,一步做两步,走到门边,开门,之后连门都没给少年掩上,径直回到了自个房中,“砰”的关上了门。

    桌上的热茶已然凉透,两人方才却是动都没动。

    周九剑看着刘月离开后,才又缓缓的坐了下来。

    心中所想,自是反思自个今日种种。

    一再回忆,只觉得亦是一再的愚蠢。

    心中暗恨,自个儿怎么会生出做出这般念头举动来。

    心下沮丧无比。

    然而,少年有所不知的是,这,大抵也是少年人必然会有的心性与行为。

    只是,对于他来说,如此之举,却实在是做不得。

    却无有给他任性的机会。

    一步抉择,行将踏错,则万劫不复。

    反思许久,少年才将门重又关上,复熄灭了油灯,摸黑回到榻上,盘腿疗伤。

    对于少女今夜特地登门与其述说诸般,周九剑的内心自是尤为感激的,是以他也才会对她行那般礼数。

    非是见外,而是实在是干系重大。

    若是少女没“点醒”他,可能,他如今或许尚且还是仿若梦中,亦不会思过自省。则下次必然再犯,一次两次,终究不会次次都如此幸运,等待他的结果,不言而喻。

    少年心中暗自警醒。

    ……

    一夜无话。

    隔日清晨,少年缓缓睁开双眸。

    他一夜未眠,都在榻上运转法诀疗伤,不过观其神色,却是尤为精神抖擞。

    从榻上下来后,便拿起梧桐木剑,在房中独自练习每日功课。

    二十遍游龙剑法。

    不过,由于自个目前还是有伤在身,是以他并没有提用体内的气机,而练剑的速度亦是颇为缓慢,就像是老朽家翁在舞剑一般。

    即使如此,少年的一招一式仍是十分严谨的,没有丝毫遗漏错误。

    经过昨夜一夜的疗养。少年体内伤势虽然没有好全,却也无多大碍了,只需之后几日再疗养一番,估摸着也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想来,他体内伤势能好得这般快,大部分功劳,却是要算在刘月给予他吞服的那颗药丸之上,简直是事半功倍。

    估计,那颗药丸定然也是价值不菲的,要不然,怎能起到如此显著的疗效来。

    可见,刘月待他,从来都是极好的,便连同得少女昨晚专程来与他说的那番话一样。

    想到如此,少年心中仍不禁有些心热。

    待得他将二十遍游龙剑法练完之后,忽然间,门房外传来了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

    少年一听,心中一估摸着,必然是曦曦无疑了。

    随即开门一看,果然,迎面就见着了一张宜喜宜嗔的漂亮脸蛋儿来,少女今日,则是穿着一袭粉红棉袄,宛若一朵争艳桃花。

    “喂,木头,早呀!”曦曦看着他眯眼笑道。

    周九剑亦是一笑,感情她是要叫定了自己这么一个称呼来了。

    不去多管,一看曦曦身后,站着的则是一袭黄衫的刘月。

    看她的面容,似乎还颇有一些冷意。

    少年对着她亦是一笑,道:“早!”

    少女脸色蓦然掠过一抹赧颜,不知为何。

    她看了看他,随即微一点头,而后当先往楼下那边走去,抛下两个字:“走了。”

    少年愣了愣,随即跑入房中:“马上,我收拾收拾。”

    曦曦则朝他做了个鬼脸:“哼,磨磨唧唧,懒木头!我先走了!”

    说完,她亦是跟着刘月走了下去。

    周九剑在房中一阵收拾,然后搭好梧桐木剑,赶忙走下去,才看见,原来两人仍在大厅中等着他。

    三人与那掌柜的结了客房,在掌柜的一连迭的恭送下,走出客栈去。

    今日无雪,亦是大好天气。

    却见,大街之上,有数列黑甲士卒,源源不断行过,将这渚城的整条大街都给占据了,自北向南。

    一大早,却是赶上了一支大军自城中经过。

    排成长龙的黑甲大军,前不见头,后不见尾,人势之众,亦不知多少。先行的步行士卒,皆持刀配弓,徐徐前进着,而后则有一大队刺矛士卒,全身覆甲步伐沉重有序,擦得发亮的矛尖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熠熠光辉来,极为耀眼。

    三人站在客栈门前,看着这支大军经过,有些大开眼界。

    这便是,那个打下了这大泽北部十多国的神秘锐甲?

    远处大街上忽而传来一连串高亢吆喝声,而后是如同密集鼓点般的马蹄声。

    少年三人,本欲要走。

    只见得,那大街远处的骑军突然而至,三人正巧不巧,刚好将道给挡住了。

    周九剑一转眼,就见得一匹矫健黑马,其上坐着一名黑甲骑士,迎面而来,其后,则是十数骑紧紧跟着。

    数十丈的距离,对于一名骑士,对于一匹四蹄狂奔的马儿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闪开!”只听得那名骑士高声喝道。

    那匹黑马却不见半点停下之意。

    少年心下立时感到一阵不喜。

    步伐往左挪了一步,只见得曦曦与刘月却是如他这般,三人仅仅让出了一道仅容单马过去的距离。

    而且,还十分的考验着马上骑士的技术。

    这一幕,街上有序前进着的众多士卒,亦看在眼中。

    众目睽睽之下,便见得那名骑士转瞬即至。

    覆身黑甲,面部之时,则是戴着一副半覆面的面具,只露出一双精芒外放的眼眸来。,而他手中,则还持着一柄长枪。

    忽听到一阵“希律律”的声音传来,马蹄齐疾,眼看着这匹黑马如若势不可挡一般,来到三人面前,则突然随着这名骑士猛一拉缰绳,双腿夹紧马腹,这名黑马随之人立而起,而后发出一声高昂的鸣叫声。

    少年就看着眼前黑马前蹄骤起,后蹄则倒退了两步,随即才又落下,马上的那名骑士,左手松开缰绳,右手一挥舞长枪,呼啸一声,枪尖一抖,便指了指他,又缓缓的移向曦曦和刘月。

    长枪在稍稍往前递去,那枪尖,自然可以刺到三人任何一人。

    黑马从鼻子扑哧扑哧的喷吐出气来。

    周九剑皱了皱眉头。

    骑士之后,那十数骑亦也纷纷到了他身后,一番旗帜飘扬,绣着一只怪鸟。

    “大胆!”骑士身后有人高喝。

    骑士摆了摆手,却示意他们勿要多言。

    只见他却自个将那半覆面的面具缓缓摘下,而后露出了一张极为年轻英俊的面容。

    周九剑一看,倒还有些吃惊。

    锐利的双眸,稀薄又宛若刀尖的斜眉,高挺的鼻子,再配上一张看似浅薄的嘴唇,构成的,则是一副冷酷而极具魅力的面孔来。

    看他年纪,并不大,似乎与三人这般年纪相仿,浑身都透着一股英气逼人的气势。

    像是一名少年将军。

    只见他的面容神色上,却毫无一丝感情波动。

    他看着三人,而后淡淡说道:“你们,想死么?”

    长枪枪尖,似是闪过一丝银光,寒气逼人!

    少年一看,原本想推脱说“不要”的,不过一转眼看见她那不容置疑的眼神,想来肯定也不会再收回去了,是以,也只好接了过来,二话不说,便将其倒入口中吞服。

    少年对她,自然是极其信任的,既然她都说是疗伤药了,那自然也就不会再生出是不是毒药之类的怀疑了。

    “今日之事?”周九剑眨了眨眼,道,“是不是,你觉得有什么问题?”

    刘月望向他的双眸,面容上带着几分严肃,道:“对。”

    少年闻言,亦也随之肃容说道:“我也觉得,那老槐大有古怪,如此莫名其妙相邀,非福非祸,以他那般半剑圣之境尚且还需要我们这般剑师剑士的帮忙,想想就极为的不可思议,所以,后边必然隐藏着大阴谋来,我们可绝对是沾之不得的。”

    周九剑一愣,轻皱着眉头,疑道:“怎么,我说的不对么?那,就说说你的看法吧。”

    少年如此说,刘月却没立即答说,而是突然取出了一只琉璃净玉瓶,然后从中倒出了一粒金色的小药丸至手心,随即便闻到了一道淡淡的清香。

    刘月将药丸递至少年面前,淡淡道:“疗伤药,吃了。”

    不过,公然邀请人女孩子家进自个房间内,还是这深更半夜的,若让人看到了,也不好。

    刘月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进来。

    周九剑于是将门悄悄的关上。

    少年可能没想到,此番话倒还真让他说了个正着。

    不过,刘月却又摇了摇头。

    猜不透她这番表示,究竟是什么意思来着。

    少女朱唇轻启,道:“我要说的,是今日之事。”

    “那,进来说?”周九剑侧了侧身,与她说道。

    总不至于,两人就这么杵在这门口上说事吧?且不说少女要与他说的事情是否重要,能不能让别人听到。即使是无足轻重,两人这般样子,也不太合适。

    望向少女,而后再道:“所以说,是什么要紧之事么?”

    刘月看了看眼前热气腾腾的淡茶,又再看着他,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这使得周九剑有些摸不着头脑。

    转过身来,发现她已经坐在了桌旁,桌上点着一盏油灯,昏黄的烛光映衬在她的面颊上,仿若是在散发着一道柔和的光芒。

    桌上还摆着一壶店小二方才拿上来的热茶,少年在两人面前分别摆好茶杯,然后都倒上了一杯茶,随即才在刘月对面坐了下来。

    他有些意外。

    看向少女,问道:“有什么事么?”

    刘月看着他,道:“有。”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实力至上的种植之旅极品透视仙医网游神话三国之逆天玩家末世穿越:霸道军长独宠妻慈母之心[综]如影谁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