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尾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以少年刚才才会如此的狐疑,以为它暗地里又在预谋着什么阴谋诡计来。

    “该如何抉择,我想,三位小友心里面,应该很清楚了吧?”老槐又道。

    周九剑看了看刘月,又看看曦曦。

    曦曦自不用说,主要,他却还是想征求一下刘月的意见。

    面对少年投来的目光,刘月的面容神情却有些冷漠,似乎有些生气,不过她亦是点了点头。

    周九剑似乎没有发现她的神情变化,只是在得到同意之后,便立即望向了那株老槐,随即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好,我们答应。”

    少年给出了答复之后,却没见到老槐应给予的回应。

    这一株参天大树,突然间,似乎就这么的沉寂了下来。

    周九剑见状,立时心生出了几分警惕,暗自低声与身旁二人道:“小心,可能有诈。”

    曦曦闻言,眉儿立即也随之一皱,道:“哼,我一猜就知道不是好事!”

    刘月突然淡淡说道:“莫急,既然它先前都已经那般说了,想是并无心骗我们,别太早的盖棺定论。”

    周九剑一听,感觉到少女说的也极为有理,便也点了点头。

    “那,我们怎么办?”曦曦问道。

    周九剑看了看她,而后道:“等。”

    且先看看,这老槐,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来着。

    此时的天色,已渐渐黯淡,即将进入夜幕,然而三人此时却还呆在这乱云山之中,因为这株老槐的缘故,导致三人原本计划着赶在太阳下山之前走到山脚下的,现在算是彻底泡汤了。

    眼见得那株老槐仍是没有任何动静,就真的好比如一棵寻常槐树,只是看着其体型更大,亦也能在大冬天里看见其长着绿叶之外,似乎就真的没有任何奇特了。

    不会是,突然间就死了吧?

    但是没道理呀,少年仍然能从中感应到充足的灵气来,亦不见其有任何流失的迹象。

    左等右等,等得曦曦都已经不耐烦了,看向二人,道:“我们走吧!干嘛非得傻乎乎的等他一个回复呀!山不转水转,管它怎么了呢,小姐,咱们现在就一走了之,就算是它有阴谋诡计也好,等到它再动起来之时,我们都已经走了不知道多远哩!”

    刘月与周九剑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又一同看向曦曦。

    倒确实是如同她所说,是这么一个理来!

    事不宜迟,说走就走。

    周九剑道:“我们御剑走!”

    少年看向刘月,刘月点了点头。

    这般时候,倒确实是应该如此才对,且还管这株老槐究竟在耍什么花招,咱们一走了之!

    曦曦灿烂一笑,道:“嘻嘻,本来就该这样嘛!”

    刘月的白玉京本就一直是握在手中,此时左手一扬,飞剑立即出鞘,而后逐渐变大,悬浮在了三人面前。

    刘月首先站了上去,而后是曦曦,其后才是周九剑。

    不过,在少年半只脚踏上飞剑之上时,突然想起来自个忘记了某事,赶紧道:“等等!”

    曦曦疑惑的看向他道:“怎么了?”

    刘月亦也投来了目光。

    少年看了看两人,而后望向手中拿着的凤凰仙剑,道:“我的梧桐还没拿!”

    曦曦睁大了眼眸看着他,道:“你那把破木剑?”

    周九剑来不及跟他多说什么了,梧桐对于他自己的重要性,那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一转身,便向先前自己被老槐手臂击飞的地方跑去。

    刘月亦是御剑飞了起来。

    两人比着周九剑倒是先一步到达那地方。

    四下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枯枝断木,要想找一把木剑,可着实有些不容易,可能稍微一走眼,便将那梧桐木剑看成了一块木头都有可能。

    天色亦也渐暗。

    “都要看不见了,怎么找呀!”曦曦急道。

    却见少年神色上无一丝慌乱,镇定自若道:“用不着找。”

    少年蓦然闭眼,而后神识继而外放。

    瞬间,乱成一团的雪地之上,有一把木剑飞起,而后向着少年飞来,在半空中一转,再熟练的挂在了他的腰间。

    这一手御剑术,却还是当初在观阳台,拜剑甲所赐的。

    只要能在一定的距离之内,少年要感应到梧桐并操纵其,自是毫无问题的。

    体内气机随着这一手御剑术,顿时又自混乱了起来,而后是各处经脉窍穴传出的阵痛。

    少年的伤势,可一直都没好转,只是一直压住了而已。

    不待多想,连忙踩上白玉京中。

    刘月一掐剑诀,白玉京瞬间化成一道白芒,而后飞向天边,极速离去。

    ……

    待得三人彻底消失在天边之后,老槐巨大的身躯,突然间炸开了一个窟窿,其中有红光与绿光大炽,而后又随之一暗,紧接着,便见得有两道身影从其中掠出,落在了三人先前所站立的地方。

    仔细一看,两人一着红袍,一着绿袍,相对而立,又俱是相同面孔,居然都是周九剑三人先前所见的那名老人模样。

    “嘿嘿嘿嘿,他们三个,已经走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今,还有何办法。”只听那名身着红袍老人发出着一连串的怪笑,而后说道。

    与他对立而站的绿袍老人闻言,只是默默一叹,道:“或许,命该如此吧。”

    “嘿嘿,既然这样,那你还不乖乖交出心核,将其交予我,由我来主导这具躯体岂不美哉。你看,若是像你这般,年复一年的扎根于这座乱云山中,放着大好的山水灵气不去吸收,反而选择与其共生,过去了这数百年光阴,却才能到得这半圣之境,岂不是,太过浪费了?若是由我来主导,我们将这座山中的灵气吸收殆尽,再趁着如今外边的世道混乱,去汲取些许人族的人间气运,又不让那群山上修士发现,不出百年,必然就可飞升成仙,岂不美哉?”红袍老人如此说道。

    绿袍老人一听,却是面色一坚,冷喝道:“你休想!我告诉你,只要我还存在这世间一日,你的诸般诡计,就休想得逞!”

    红袍老人再笑,连同其一整副面容都显得扭曲阴鸷无比:“嘿嘿,放心,再过不久,你也就不复存在了。嘿嘿嘿嘿,既然刚才我能强行夺取下这具身躯神识的控制权,那么就代表着,我之后,亦也能如此。而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我一步步的蚕食,却无能为力,嘿嘿嘿嘿。”

    绿袍老人一听,面色一寒,然而,亦也随之露出来一些无奈之色。

    他说得,却是对的。

    唉!

    因为,他没想到,老槐会主动向他们道歉求和。

    明明眼前的局势是它占据了上风才对,然而突然之间,它却做出这般举动来,完全不像其刚才那般杀招尽出的风格,就宛如是在平地之间,又突然的奇峰斗转,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来。

    曦曦有些不明白,看向自家小姐道:“小姐,为什么呀?”

    刘月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周九剑,随即才看向老槐,淡淡道:“它说得没错。”

    即使少年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道:“再打下去,固然,我们还有着一击之力,或许能将其重伤,但是,我们也可能,会死的。”

    而少年所说,亦是事实。

    毕竟,这株老槐可是有着半剑圣之境的实力的,而几人打到如今,即使是刘月拼着使出了一剑止戈,亦也仅仅只是将其手臂斩落,也没见能伤着其多少,反倒是少年被他一击即中,伤势颇重。

    这般局势,多少也是有些出乎周九剑的意料的。

    周九剑听后不禁一笑,想不到,她倒是算得挺清楚的嘛。

    少年点了点头,笑道:“好的,我记住了,谢谢。”

    曦曦哼了一声,不过脸上亦是悄悄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曦曦一听,皱起了眉头,亦是自个儿在心中一番思虑,而后,似乎这才想明白了,随即把嘴巴捂着,含糊不清道:“那就当曦曦什么都没有说。”

    此举,着实是有些俏皮可爱。

    曦曦瞪眼看了看他,道:“为什么不让我说了?”

    只见刘月亦是出口道:“别说了。”

    周九剑看了看曦曦,没想到她居然会替自己说话,心下立即感到些许的感动。

    曦曦看见他望了过来,小下巴挑了挑,道:“我可是帮了你这么一次了,算是还了刚才那一次,你可要记住了哦,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

    老槐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转而望向周九剑说的。

    “你……”曦曦还想再说什么。

    周九剑伸手拦着了她,道:“曦曦,行了。”

    刘月慢慢的走回到了两人身边。

    老槐望着他们三人,又重点看向了曦曦,道:“小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为此,我也是丧失了诸多的山水灵气,若要恢复过来,亦得花上个十年八年的时间。你若真要这么算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当真要走到那不死不休的局面了?须知,凡事,都要有个代价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周九剑问道。

    老槐道:“老夫也别无他意,只是,若再这般打下去,不过是落下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罢了,既无意义,也平白让老夫损失了诸多,不值得。所以,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三位可自行离去了。”

    少年身旁,曦曦尤其不忿的站出来,看着老槐,又指了指周九剑,高声道:“就这么算了?你都把他伤成了这般模样,就想这么了事了,做梦吧!”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为妻不贤伪娘哥哥和喜欢欺负哥哥的妹妹们娱乐圈老总是我哥[重生]春意浓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挥之不去的外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