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过府(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少年一笑,连连点头道:“姑娘说得极是,我也觉得,就以我自己这点微薄实力,当真不配跟在你家小姐身边,只是涂添累赘而已。”

    听了他这般话语,曦曦这才一脸满意,一双明眸,再望向他时,看着他那般模样,这才顺眼了一些,笑道:“总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哼哼,你要知道,我家小姐,曾经可是那大汉的……”

    “曦曦!”还不待曦曦把话说完,她的身后,刘月已然出声。

    曦曦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不知道自家小姐怎么突然间就醒来了。

    “小姐……”曦曦赶紧又变成一副乖巧模样。

    只见刘月走到她身旁来,美眸一瞪,右手举起,作势就要朝曦曦的脑袋拍下来。

    曦曦赶忙闭上眼睛,下意识的还缩了缩身子,就等着那一巴掌拍下来。

    然而,等了半响,却始终没等来小姐对她的这一下惩戒。

    曦曦紧闭的一双眼眸,细长挺翘的眼睫轻轻的抖了抖,随即,少女悄悄的张开一道眼线,偷偷一瞧。

    却见,自家小姐原本已经举起来的手,早已放了下来,只是看着她而已,并没有打她。

    只不过,观小姐的面色,却是有点难看的。

    曦曦这下才放下心来,彻底将双眸张开,然后看着刘月,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只管摆出一副诚恳的表情来,道:“小姐,曦曦知错了!”

    是不是真的知错了,也就只有她自个儿心中,才能明了。

    刘月看着眼前少女,每次被自己责骂时,都会露出这般神情,再说上一些知错就改的话语,一如既往,却总是奏效。实际上,还是因为自个儿不舍得去对她多有责罚,又始终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一般待她,那就更加是于心不忍了。

    是以,才使得这丫头,这般性子,虽说大部分是天生使然,但亦是有着几分后天的影响,总归,离那端庄矜持、优雅懂礼的诸般品质礼数,可算是背道而驰,越行越远了。

    如今,再想如何也是于事无补了,除非这丫头,突然转了性子,不过,这事,终归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刘月皱了皱眉,看着她,亦是不知再说什么为好,轻叹一声,想了想,仍是说道:“再胡说八道,就把你送回青云山去,让你天天抄书,我再让先生看着你,看你还乱跑!”

    听到刘月这么说,还特意提起了剑甲来,似乎才终于将这头小狐狸给震慑住了。

    曦曦连忙将头摇成一个拨浪鼓似的,急道:“不要!小姐,我才不要回去抄书呢,我也不想去见李先生,我只想呆在小姐身边,我保证,再也不乱说了,求你了,小姐!”

    看她这般样子,刘月也不说话,只是单指点了点她的额头,面容一松,随即才是一笑。

    一看小姐这般举动,虽然没再说话,不过总归是对她笑了出来,那自然,就是不再追究了。

    曦曦心里边亦是一松,而后也笑了出来。

    却听刘月的面容突然又严肃了几分,对她道:“下不为例!”

    曦曦则只顾着傻笑,连连点头。

    看到这一幕,周九剑亦是有些忍俊不禁。

    刘月慢慢走了过来,站到少年面前,看她神情,眉目之间有些犹犹豫豫导致的褶皱,亦也并没有掩藏起来,想是少女心里边,一时之间有些话,可能在犹豫不决,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周九剑一笑,还不待她说出话来,自个儿倒是先出口了,笑道:“走吧?”

    刘月一愣,随即看着少年的面容,看到其满面笑意,那一双格外有神的眼眸,亦如两口清澈见底的幽泉,却并不深邃,清清淡淡、幽幽静静,却是如此的纯净。

    少女轻皱的眉头,缓缓松开,随即也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来,回应道:“走!”

    那本是犹豫难断,不知如何说出口的话语,却已然被少年那两口清泉,一抹如若轻风般的笑意,给吹得烟消云散了。

    三人继续启程,迎着清晨的阳光,由上山路径,又转而向山下行去。

    这座乱云山,周九剑虽然早早便已听说过,然而实际上,却并没有走过。以前在这大泽行走,所走之路,东西南北,大多是沿着各国的驿道官道行走,若是恰好没有那驿道与官道可走,他才会另辟蹊径,循着一些荒途小道去走,不过,实际上次数却是少之又少的。

    这乱云山,他自然也是第一次走的。

    前两日登山之时,还算顺利,亦也没遇上那些断头死路,走了两天,连最高的山峰都翻过了,想必,之后下山的路途,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三人同行,自然是比着俩人同行之时,有所不同。

    少女曦曦一直黏在刘月身边,倒还真是一个话唠,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而刘月也不见有任何无奈,反而还颇为开心的,与她聊着天。至于少年,则还真的就像是充当了一名护卫一般,在前开道,踏着积雪,“沙沙”前行。

    虽不知这座山中的具体路径,但只要方向没错,大抵也不会出现走错路,这般情况来。

    此处山势,倒是颇为平缓的,放目所见,空林之中,不外乎冰雕白雪。

    难得今日出现了大好阳光,寒意稍退,这座山中亦也稍稍热闹了不少,不时,便能看到些许的野兽踪迹来。

    三人一直走着,也中途也没有停歇,走了大概有半日多,如今所处位置,看似已经下到了半山腰处。

    也不知道,到得入夜时分,能不能走到山脚下去。

    蓦然之间,前方雪地之上,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来。

    三人前行的脚步,顿时一止,少年在前,右手提剑,凝神向前望去,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这阵声响。

    突然,却听到身后曦曦一声惊呼,道:“小姐,快看!”

    便见她往着身边一指,刘月随之转头看去,连同周九剑,也不禁好奇一望。

    只见三人身旁十数步距离外,一棵浑身披满白雪的树木,突然有一道道藤条在缓缓的移动着。

    “这是什么?”曦曦一脸奇怪的问道。

    刘月将少女拉到了身后,而后右手轻抬,白玉京缓缓浮起,剑尖所对,则正是不远处那棵怪树:“曦曦小心,别乱走。”

    刘月轻声的叮嘱,身后少女自然是一脸乖巧顺从。

    周九剑亦也拔剑戒备的望向那处怪树藤条,脚步向后退了几步,与刘月俩人靠拢,等会若是出现不测,也好有个照应。

    便见,除却那处树木的藤条再动之外,三人四周,所有的树木藤条,在同一时间,亦也尽皆动了起来,在三人身旁的雪地上蔓延而过。

    雪地上不断耸动着,乍一看,便如同地上似是过去了无数条蛇一般。

    三人汇聚在了一起,背靠着背,望向四周。

    “这是什么情况?”少年低声说道。

    刘月摇了摇头,答道:“不懂。”

    只见那四周的藤条,却并没有向三人袭来,反而还通通绕过了三人,只是朝着一个方向聚集在一起。

    而后,就在三人的目光注视之中,便见那无数根藤条,在他们身前一丈之外,构筑成了一条特殊的道路来,宽约十尺,两侧还特意搭建两道护栏,而后便在这山中,一直延伸而去。

    那起点所在,自然就是三人面前所站之处。

    “小姐,这是一条路!可以走诶!”曦曦一脸惊奇的说道。

    刘月抓着她的小手,以防她乱走,随即才道:“我自然知道这是一条路,只是,这路能不能走,可还说不定,万一要是有诈,怎么办?”

    “似乎也是不简单呀。”少年道。

    刘月听后也点了点头。

    能在这做山中,能操控四周树木上盘绕的藤条,构建成一条奇异的道路来,而且一路延伸,长度似乎也不短,如此法力修为,自然不是等闲之人可做到的,这幕后之人,哪可能会简单嘛。

    就在此时,空旷的山林之中,突然传来一道颇为苍老的声音,又不断的回荡着,如若山风吹鼓:“贵客临门,老夫岂能不招待一番,略尽地主之谊?三位小友,若是不介意的话,可否抽出些许时间来,到老夫府上作客?且请放心,老夫绝无半点恶意。”

    这道声音传荡了许久,这才袅袅消散。

    三人对视了一眼,有些摸不清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好客隐修,邀请过路修士,作客府上,而后又再送上一番大机缘?

    周九剑看了看双姝,道:“去,或是不去?”

    刘月看了看他,说道:“你来拿主意。”

    少年一听,又看了看曦曦。

    曦曦朝他作了一个鬼脸,随即道:“哼,我听我家小姐的!”

    少年点了点头,想了想,这才说道:“那就……不去了吧。”

    周九剑听了,有些哑口无言,按她这般说法,还说配不配的……感情,自个儿,倒成了一名随行剑侍护卫了?

    嗯,剑侍搭婢女,倒还和她成了般配了。

    曦曦没想到,他居然会问自己这个,想象之中的针锋相对也没有发生,这人……怎么就这么好欺负呀?

    少女嘟了嘟嘴,又看了看他,随即才满不在意道:“没呢,小姐她……还要睡挺久的呢,你就慢慢等着吧!”

    少年看了看她身后,随即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道:“哦。”

    “那你如今,是什么境界?”少女再问道。

    “唔,剑士之境。”周九剑答道。

    曦曦撇了撇嘴,看着他,又道:“那你可真不咋滴,比起我家小姐来,更是大大不如。唉,也真不知道,就你这样的人,怎么配跟在我家小姐的身边。”

    看到少年没有反应,少女又不依不饶道:“喂,你怎么像块臭石头一样,傻愣愣的,连话也不说?”

    少年有些无语,心中暗自想到:说话,要说什么?难不成与她说,呃,今天天气甚是不错呀,哈,哈哈哈哈……

    还是算了吧。

    便听少女继续说道:“你也是一名剑修么?”

    周九剑听了一愣,随即慢慢点了点头。

    “怎么?”少女看见周九剑仍在看着她,便又挑了挑她那并不算得多尖细的白润下巴,语气亦也不见得有多好。

    周九剑懒得跟她一般见识,只是问道:“你家小姐,醒来了么?”

    若是整日里都争争吵吵,矛盾频生的话,那自然不会是他的本愿。

    然而,这终究也只算是周九剑他自己内心的想法,不远处的曦曦,却没有半点要放过他,歇战止兵的意思。

    曦曦却是双手抱胸,面对着周九剑的直视,毫不退让,哼道:“这我怎么知道?听你昨晚说话自然是好端端的,可是,谁知道,万一你今早突然就遭遇了些什么倒霉事来,变成了个哑巴,也是很有可能的嘛!”

    听她这么一说,周九剑更是感觉到分外无语,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

    突然发觉,眼前少女的性子,和胡青鸾那丫头,倒还真是有几分相似,想必,若是让她们两人聚在一起的话,必定会十分谈得来。

    曦曦看到周九剑仍是没理会她,提着那把木剑,练完剑法之后,便径自看着远方山林,连看都不看她。心下有些气恼,生气的一跺脚,再道:“喂!你是哑巴嘛?我跟你说话呢!”

    听到她这么说,少年这才转过头,看着她,直视少女红瞳,缓缓道:“我是不是哑巴,你自然清楚。”

    一时之间,又不知道应该回她哪句话合适,少年又不是那种睚眦必报、锱铢必较之人,索性沉默以对,也省得又要闹出了什么误会麻烦来。

    少年心里可算是明白了,眼前的这头小狐狸,一点都不是省油的灯。想想,以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得和她一起同行,周九剑的心里,也谈不上是如何光景,大概,也是好坏参半吧。

    当然,少年发自内心的想法,肯定是想和其好好和睦相处的。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造梦先生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娇宠圣意遗画师至尊蛊医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