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不存于世之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却突然转过了身来,面对男子,高挑的身姿,甚至比着他,还要高上一些,是以,两人目光对视,便难免有那么一点以高看低的俯视感觉,对此,男子自然是不甚在意的。

    她看着他,眸光冷冷,语气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话中的意思,男子明白,自然不是说他现在突然的推门而入,而是在此之前,十数日前,在那蜃楼洞天之上的那场战局。

    她的容颜,如今若是让西极地洲上的任何一位道家大天师看见了,必然要咬牙切齿,恨不得让她立马就在这个世间上灰飞烟灭了才好。

    却已然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了!

    她却不是别人,就正是那名突然出现在蜃楼洞天上的神秘女剑仙,一剑,便将蜃楼洞天毁去,还将那诸多道门精英苗子,连带着也收去了性命,更是惹来了西极地洲道门挥之不去的满涛怒火。蜃楼洞天上的一战,几位道家大天师拼着几件品相上乘的法器毁去的代价,却也只是换来了将其打得重伤而已,甚至,尚且没能将她诛杀,还让她成功逃去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

    而这位女剑仙能够如此成功的逃脱数位大天师的围追堵截,如今她身边的男子,却是功不可没的。多亏了有他在旁照应牵制,是以在女剑仙逃出三千里之后,才能在那几位道家大天师眼前,突然消失,然后任凭他们再如何施展大法力想要寻觅踪迹,却已然是无迹可寻了,最终只能带着满腔无法抑制的怒火,愤而返去。

    对于俩人,自然是恨其入骨的。

    而如今屋中俩人,一位,是不可一世的女剑仙,另一位,却是一名儒家圣人。

    男子温和一笑,早已收起了心中那一丝忧伤来,道:“自然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

    女子微微眯着眼,细长眉毛一挑,道:“我用得着你来援助?”

    她那浑身的冷意,却不像是性格使然,却更像在那杀戮之地呆的久了,而沾染上的,浓郁杀气。

    相较之下,男子身为儒家圣人,一身浩然气,虽然尽皆内敛,然而神情举止,表里内外,却仍是透着一股儒雅谦逊的书卷气,掩之不去,皆是在自然而然间体现而出,使得外表也变得十分柔和,温润内敛,从无声处却显出了充足的魅力。

    却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

    男子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能应付,只是……怕你伤得太重了。”

    这话,却也将那关心之意,毫不掩饰的表露了出来。

    女子不领情,冷道:“多管闲事。”

    男子默然。

    沉吟半响,才又问道:“玉宣,下一步,你要去哪?”

    女子眉头一皱,对于这个称呼,似乎是颇为反感,确切的说,却不是反感这个称呼,而是这个称呼,是由眼前之人说出。

    不过她到底却没因此说什么,只是不假思索,道:“大庆。”

    “大庆?”男子疑惑,“你去那里干嘛?可是……要去看一看你的生父生母?”

    女子冷冷的摇了摇头,道:“不,我是要去杀了那杨侦。”

    语气冷漠,男子一听,却是明白了是什么事情。

    他想了想,道:“可是,那杨桢,如今却还未出世吧?”

    女子眸光一冷,毫不犹豫的说道:“那我便去杀了他生母,季氏。”

    男子看着她,看着她的面容,不起一丝波澜,心中蓦然生出一种感觉来,就好像是她如今却已不像一个人,而是一把剑,一把沾染了无数鲜血的锋利长剑。

    她欲要杀人的决心,自始至终就从未变过。

    心中犹豫再三,又掠过一丝不忍,男子终才缓缓说出口:“玉宣,够了吧?你已经把千叶杀死了,将来之事,已然生出了诸多变数,若是你再杀下去,恐怕……”

    女子看向男子,道:“恐怕什么?”

    男子欲言又止,终还是淡淡摇了摇头,只是道:“或许,我们如此作为,将来之事,却不尽如我们之意……”

    “那又如何?”女子反问。

    看着她这副如此决然神色,男子更是感到内心深处隐隐作痛,虽说身为一位儒家圣人,已然站至了世间山巅,看尽风光,但是对于所在意的事物,却终究难以做到绝情无情,他忍不住提高了几分声调,说道:“你难道不明白么?你把千叶杀了,那就已经将你的命数更改了,那就意外着,你将来极有可能踏上不同的道路,也有可能会是一个凡人,而不是如今你这位剑仙!你将会因此在这世间消散的!”

    “但是!”女子,或是说,名叫珑玉宣的女子剑仙,极为认真,亦也语气冷硬的说道,“我师傅,却能免于一死,就不会被千叶那个贱人所害,就能安然存于这个世间!有此结果,我在所不惜!你能懂么?”

    儒家圣人,一身学问在身,上知千年,下推五百年,可谓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如今,却半哑了言。

    面对珑玉宣所说,他懂,也不懂,而他却也只想回答:不懂。

    珑玉宣看了看他,默然一阵,忽然又道:“之所以要杀那杨桢,亦或是他生母季氏,也是……为了我自身在考虑的,”

    男子一听,眸光蓦然一亮,但随即又露出了一丝犹豫,但到底是一点就透了。

    心下自然是将男子好意,给无视掉了。

    看着她的神态反应,男子虽然是已经习惯,但心中难免却还是有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进门的男子,一身白衫,风度翩翩,眉眼淡柔不带一丝锋芒,乍然一笑,便如沐春风,立时给了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单单观其举止容貌,便可知道,这是一位只要站在人群之中,就能受万众瞩目的男人。

    他关心道:“你的伤势还没痊愈,还是再回到榻上歇一会吧。”

    闻听此言,她却是一声冷哼,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更还带着一丝不屑。

    心中所思所想,她堂堂一位剑仙,即使是受了颇重伤势,有所不济,但又总不至于还连正常行走坐卧,都不能进行,非要像那待字闺中的千金大小姐一般,偶染风寒,就必须在床榻上躺个十天半月么?

    她自榻上坐了起来,还未站起,便已显出了高挑的身子,身穿着一件淡黄衣衫,贴身得体,待得她站起来之后,衣衫下摆逶地,将一双均匀且无一丝赘肉的大白细腿掩去,她似乎是不太习惯如此衣着,细长英气的眉睫皱了皱,却还是走了过去,倚靠在那窗几边沿,往外眺望。

    窗几之外,青山绿水,烟波浩淼。

    远处是层层叠叠的大小山峦,近处则是一处浩瀚无波宛若明镜洁玉的湖面。

    一位英俊的男人,面前,却是一位算不得美丽,而且还对他无比冷漠的女人。

    男子一笑,神色无异,早已习惯了。

    除却那大道修行、满身仇怨、以及她那唯一的一位师傅之外,这世间,却似乎便已再无任何能让她容纳于心的事物了。

    而他,自然也是被排除在外的了。

    读书写字、作画颂诗,她打小便会,却自来不喜,如今更是不愿多看一眼,实际上她的眸光,却汇聚到了桌几书柜侧边,朝外打开的窗几。

    窗几之外,有风光美景,袅袅传来。

    听着身后来人之声,她却无任何反应,一双眼眸仍是平平淡淡,几近于冰冷无情。

    身后来人,曾经被人冠以“当世美玉”之称,无论是其面容外貌,亦或学问功德,再或是山上的修行进境,却也皆是这世间那屈指可数的数位佼佼者之一,更可算是他们之中唯一的一位全才,是以又有人称其是“美玉无瑕”的。而世间女子,自然也无不是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与其做那比翼鸳鸯,长相厮守的,却好像就只有她,对于他,显得那般不甚在意,甚至于,不屑一顾。

    她的世界,却是单调而孤寂的。

    有几只白翼红冠的鸾鸟,低低飞过湖面,划出了一道道细小的涟漪,而后“扑通”一声,尖长的鸟喙突然扎入了湖中,随即便叼出了一尾摇摆挣扎的肥鱼,而后便见鸾鸟展翅一飞,再次荡起了湖面波纹,最终向远处飞去,消失在了远处山林之中。

    身后突然传来了推门之声,随即,便听到了一道语气温醇柔和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高兴之意,道:“你醒了?”

    蓦然间睁开眼眸,她下意识的环顾四周,辨清周遭事物,然而眼神却淡然冷漠,也谈不上什么戒备警惕之意。

    这是一间摆布雅致的卧室,床榻靠沿,不远处有一个造型独特的青铜香炉,从那炉子上升腾起一缕缕渺渺白烟,传入她的琼鼻间,清清淡淡,倒是没感觉到有多浓重,用的却是她唯一一种对此不感冒的熏香。

    她的眸光透过香炉子后面,有一个琳琅满目的博物架,对此她倒没多感兴趣,在博物架之后,是一张桌几,其上摆放的是上好的宣纸狼毫与水墨,一旁则还有着一个小书柜,而桌几之上,最上边的宣纸之上,墨迹未干,自然代表着先前还有人坐于此处。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花都最强逆天主宰最强超神主宰系统都市狂人男友他美颜盛世总裁的试睡专员英灵之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