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阴身阳神,武道共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残破短剑,没有掉落地上,而是蓦然消散,一半在浮空中,一半在男鬼手中,化成黑雾。

    方三叨再凝神看向那头男鬼。

    一击失手,男鬼便即往后退去,也不恋战,必是仍紧紧记得方才所吃下的大亏。

    男鬼面貌,比之先前肉身的俊逸容颜,可谓是丑陋不堪,倒退之时,一双眼睛,却忽然红光大绽。

    只见四周鬼雾,陡然间巨增,而后,变化成了一个个持矛执剑身披甲胄的无面阴兵,立马就将方三叨给团团围住,然后在男鬼的一声令下,刀兵剑戟,不管长兵短兵,皆一拥而上。

    重重围攻之下,男鬼女鬼,亦也没放过这个时机,紧随其后。

    身困场中的方三叨,却不见其有半点惊慌神情。

    按刀静候,坐等时机。

    围困阴兵,利矛长戟,当先刺来,四面八方,宛如无间牢笼。

    利刃攒刺而来。

    三尺,

    两尺,

    一尺,

    直至半寸之间!

    持刀大汉,沉默之中,这才蓦然出刀。

    十数名无面阴兵,再外边,则是分别占据左右的两名恶鬼,重重围困中,密不透风。

    只见中心之处,却有一声断喝。

    “斩!”

    刀罡白光,随声而出,自李三叨四周左右,画了一个满圆!

    噗嗤噗嗤!

    伴随断喝刀出之后,则是一道道沉闷的声响传来,只见那所有阴兵,手中兵器,身上甲胄,却都尽皆断裂破碎,就在同一时间内,那一道满圆刀光尚且未尽,然而这些阴兵,却都尽皆被斩成了两段,从化黑雾。

    那两头男女恶鬼,眼看着方三叨蓦然斩出的这一刀,刀罡直面而来,却是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来。

    那头男鬼,爱惜自身,冲势立减,身形一变,顿时远远的退开了。

    而那白衣女鬼,却是一脸凶戾,硬生生朝着那道刀罡撞去,而后身上亦是红光大作,这一道刀罡,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将其斩为两段,竟只是使得其从肩上到腹部落下一道深邃伤口,而她却已然冲破了过来,手中两爪,毫不犹豫的刺入方三叨的左右胸膛,尤其疯狂!

    这一道满圆刀罡,威势巨大,斩尽了围困阴兵,还迫退了男鬼,也算是重创女鬼之后,仍是未尽,四周庭院假山,皆被其一刀切下,围墙坍塌,连带着支撑着这间厅堂的两根粗壮梁柱,亦也是被切断了一根,而另外一根,被切至一半,摇摇欲坠。

    看得少年,实在是有些担心,万一这厅堂要是倒塌……

    方三叨看着近在咫尺,如今亦也与他一般鲜血淋漓的美艳女鬼。她硬扛着那一刀刀罡冲来,并再次将自己重伤。而她身前白衣,亦已然支离破碎,在方三叨面前,几近于赤身裸体。苍白无色的躯体下,胸前虽说是血肉模糊,但仍是看得清楚那两处销魂峰峦,再顺着窈窕裸露的身姿往下看去,便见芳草萋萋,尽入眼底。

    到了这般地步,后背遭了一爪,左肋也是一处重伤,而今又被女鬼这般将双爪刺入胸膛,尚且距离左胸心府也是近在咫尺,鲜血汨汨,此时,方三叨却还能笑得出来。

    看他一双眼眸,竟是落来女鬼赤裸娇躯之上,四处游掠,大饱眼福,亦是带着一丝下流。

    女鬼冷笑着,亦是看着他,说道:“怎么,方哥儿,不是说宁愿与母猪一起,也不愿沾染到奴家么?”

    却见方三叨居然也不再提到反击,亦或是将女鬼双爪挣脱,反而讪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呵,呵呵。”

    女鬼眸中一闪,突然一探首,双唇吻住了方三叨。

    周九剑观此一幕,大出意料,脸上腾然一红,想不到居然变成了这番场面,寻思着是不是把自己的双眼也给蒙上了。

    不对,事情不该这样发展呀?

    再看向方三叨时,却见其竟然是一脸享受,忽然一把将女鬼揽入怀中,一人一鬼,唇舌交缠,眼前一幕,实在淫靡不堪。

    却见那女鬼在与方三叨交吻之时,眸中蓦然再现红光,自其口中,不断吸食出丝丝缕缕的阳气出来,而她双爪之中,亦也在不断从方三叨的胸膛伤口,吸收着精血!

    “小心,有诈!”女鬼吸食阳气精血这一幕,亦是落入了周九剑眼中。

    却见那法外化身居然毫无反应,仍是一脸着迷之色,少年心下着急,看了一眼身边少女,似乎是进入了空冥之境,不受外物干扰,少年就欲拔剑冲出厅堂,去助那法外化身一臂之力。

    然而,心中刚刚如此打算,尚且还没行动起来,却见那名男鬼,竟然已经堵在了厅堂门口,一脸桀桀笑意的看着他,道:“你们两个冒失鬼,还是先顾好你们自己吧,嘿嘿嘿嘿,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身后那个小姑娘,现在的状况,可一点都不好吧?若是我现在将她惊醒,嘿嘿嘿嘿……”

    “那你,就去死吧。”周九剑冷冷说道。

    那头恶鬼,一脸诡异笑容:“死?我却是已经死过一次了,那般滋味,我至今仍是记忆犹新,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尝试过?”

    周九剑不再多言,将少女护住身后,双手握着梧桐,严阵以待。

    那头男鬼,缓缓飘入了厅堂之中。

    ……

    庭院之外,方三叨与那名女鬼犹在交吻,难舍难分。只是,不同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名女鬼原本被重创的伤口,外翻模糊的血肉,竟然在逐渐的恢复如初,肤如凝脂、雪白光滑。而方三叨,面上神色却越来越灰白,再无血色之说,他一身健壮的身材,亦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着。

    女鬼心中无比得意,想不到,居然如此容易就能吸食到了这个方三叨有阳气精血,如此可口美味。

    亦是不知他突然是犯了什么浑,呵,这世间男子,到底却也都是一般德性,就是一群无耻的好色之徒罢了。

    女鬼一脸享受的吸食着方三叨,先前抢夺了先手,而又不见他有所反抗,如今到得了这般地步,即使他现在清醒回过神来,却也只能任由她肆无忌惮的吸食而已了,还能怎么挣扎反抗?

    哼,掌中蝼蚁。

    然而女鬼却不知的是,由始至终,方三叨眼眸之中,却一直清明无比!

    眼看着方三叨的身体越来越干瘪,胸膛血肉,渐渐也无法再吸出精血来了,即使是他手中那把极轻的涂膻宝刀,亦也握不住了,“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眼看着就要沦落到厅堂内那诸多干尸一样的下场。

    女鬼的得意之色,亦是再也遮掩不住,将方三叨的阳气精血吸食之后,胸前伤口彻底愈合,也看不见一丝受过伤的痕迹,而她的赤裸娇躯和容颜,却显得是愈发的妖冶美艳!

    只需再过数息时间,方三叨的精魂神魄,便也彻底的随之消失了。

    干瘪的身子,宛若一件空壳皮囊,蓦然间,却浑身都披满了耀眼金光!

    女鬼眸中突然现出惊恐之色,好似触碰到了火炭铁烙一般,惊叫一声,立马从方三叨金光闪闪的身子上脱开,然后躲得远远,畏惧神色,遍及整张容颜。

    一股恐怖的威压,突然从方三叨身上弥漫而开,女鬼大气都不敢再出一下!

    便见金光之下,方三叨的干瘪躯体忽然又自充盈了起来,一道道金光符箓,蓦然现出,贴在了他的金身之中。

    而后,又见他的身子似乎变得透明了起来,肉眼可见的一道道血液又重新在流淌着,然后是那浑身的经脉窍穴,尽皆沾染上了金光,而在其中,却有着一道气势不小的气流,在四周疯狂流窜,却极为的对金光以及那一张张符箓抵触,泾渭分明,又大肆针对,令人大感意味。

    然而这一幕也仅仅只是一闪而逝而已。

    只见方三叨浑身金光忽然间便又尽皆收敛了起来,然后,却见一尊道家的金身法相,左手法刀右手法剑,从他的身体中飞出!

    飞了出来后,这尊金身法相却望了方三叨一眼,而后是一声无奈的低叹,所为如何也不得而知,就见这尊金身法相随后便冲天而起,四周事物,尽皆被其冲散。这鬼府禁制,在法相面前却被视同如无物一般,一撞即毁,伴随这金光忽起,然后漫天的鬼雾阴风便被尽皆驱散干净了。紧接着,那尊金身法相,飞入了天际云端之中,不可目视,最终了无踪迹。

    本是一座阴森鬼府,蓦然间却不复存在了,忽然间天地清明,冬日暖阳射入庭院之上,四周的一切,随着鬼府被破,亦也皆在这世间逐渐的消融着。

    而庭院之中,除了那惊魂未定的女鬼外,却还站在一人,方三叨。

    不但完好无损还精神饱满一脸阴谋诡计得逞笑容灿烂的方三叨。

    身材又恢复原本壮硕之姿的方三叨,身子一动,浑身骨头便传来了噼里啪啦一阵声响,他一脸舒服神色,待得身子骨的动静都没了之后,这才笑道:“畅快!”

    随后又转头望向还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女鬼,破烂白布,衣不蔽体,邪笑道:“刚才可吸食的舒爽不?”

    女鬼看着眼前这人,本是一具待死之身,突然间却发生了什么,怎么可能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

    难以置信,简直如同白日撞鬼,哦,她自个就是鬼来着。

    而那尊金身法相,又是怎么会在他的身上的?

    实际上,那才是女鬼方才最为忌惮恐惧之处,若不是见机不对早早跑开,怕是,她早已被那法剑一剑斩杀,灰飞烟灭了。

    好不容易营建的一座鬼府,亦也被彻底毁去。

    一片绝望。

    方三叨身后,失去肉身露出了本尊模样的阴鸷男鬼,又想故技重施。阴风鬼雾缭绕下,却见其手执着一把黑色短剑,朝着方三叨的后颈无声刺去!

    这一次,他的偷袭却没有能再次得逞了。黑色短剑刺来之时,尚还未触及方三叨的后颈,然而他已然转过了身子来,涂膻刀势比之更快,单是一刀,便将那把短剑削成了两段。

    虽说素未相逢,至多也只是答应了天师老道,与他这位法外分身有个“赠刀之谊”,然而也算不上什么。不过,好说歹说,三人如今,也是共处于鬼府之中,所面对的这两头恶鬼,亦也算是共同之敌,怎么着也算是同在一条船上的盟友,些许关心,却还是有必要的。至于出手之事,周九剑却还是有待斟酌的,毕竟在他心中,身边少女的安危,以及心境好坏,却是让他更为在意的。

    但是此番善意提醒,亦也是换来了方三叨那收起狰狞后的“丑陋笑容”,便见他浑不在意,道:“嘿,多谢小哥儿关心,大爷我,却还不会那么容易死去呢!”

    耳边蓦然一阵风声掠过,而后肌肤生寒,方三叨想都别想,一刀便朝旁斩去。

    白衣女鬼险险避开了刀锋之后,却不退却,两爪挥张,又朝方三叨抓来。

    那肩上的裸露风光,方三叨自然是来不及欣赏了,看着这头女鬼又朝自个儿袭来,他自然不会退缩,也提刀迎了上去。

    刀爪向相,女鬼两爪,却是难缨其刀锋,躲闪伺机,反而是方三叨占了上风。然而才自交手四五回合后,方三叨却突然把宝刀一横,从刀刃前端,激发出一道实质刀气来,硬生生将女鬼给逼退,再下一刻间,不做多想,又一刀斩向身后。

    必是想方设法,使出诸般手段,力求能将那人在短时间内害死,又尽量保证其是受冤含恨而死的,这样,才能使其体内怨气积聚,令鬼物附身之后,修行契合,更为容易至极。

    是以山下鬼物害人,大抵却也是有此原因的,至于吸食阳气精血,又是得它们做到了这前置的一步,其后才可行。

    可想而知,这头骤然失去了肉身的恶鬼,心中的愤怒,是有多么的大。而那具肉身的阴骨品相,也是不俗,是他花费了巨大心血,精心算计策划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

    手起刀落,寒光迸发。

    “嘶”的一道裂帛之声传出,女鬼左肩白衣,被涂膻的锋利刀锋割开了一道细长口子,当中裸露出了一片白腻凝脂的肌肤来,其间风光,犹是诱人,欲遮还羞。

    虽说是山上修士,但没至飞升,境界不高之时,这失血过多,终究还是会死的吧,亦又不是什么鬼神异类。

    周九剑忍不住提醒道:“喂,你这血,再流下去,就要死了呀!”

    而实际上最好的结果,便是这些阴邪鬼物能寻觅到一具刚刚死去没多久,而且死前死后,都还带着满腔怨气郁结不得解,又是天生阴骨阴相的尸体做为肉身,附身其上。如此自然是相当契合的,又能以此肉身做为根基根本,用以阻挡阳间磨难,再者也可以此身修行鬼道,而已然附身其中的鬼物,又相当于成了此间神魂,亦是等同于另相的“复生成人”一般,却是一步绝佳的妙棋。

    对于这些鬼物来说,能寻到那么一具尸体,无疑是一桩莫大的机缘。而有的时候,那阴骨阴相之人,或许却还未死,而是好好的大活人一个,而这些鬼物为了能夺取肉身,自然不会就此束手待毙,等待其慢慢老死亦或是横死,再去夺尸。

    一着大意之下,吞下了如此苦果,浮空恶鬼,实在大恨!

    而那位“罪魁祸首”,浑身鲜血直流,却仍在哈哈大笑被周九剑视作一位“狠人”的方三叨,笑声未断,却渐变成一脸狞笑,状若癫狂:“呵呵呵呵,你这具肉身被本大爷可是剁碎了,接着是不是就得轮到你来引颈就戮了呀?”

    观其左肋伤口,血肉模糊,鲜血又顺着其腰间流至下半身,染红了一整条大腿,便连地上,点点滴滴,亦在逐渐汇聚,好似一朵绽放盛开的大红花瓣。

    没想到,居然在这么轻易间,便给毁去了。

    然而他也着实没想到,先前连连在他手中吃亏,一旦交手就畏首畏尾、东躲西藏,靠着一枚白玉佩,躲过了他们俩多次追杀,但也被他们困在了这座鬼府中无法脱逃的方三叨,突然间却如此生猛。他竟还是以着“换命”的打法来与自己交手,本以为一爪偷袭之下,将其重创,再左右夹击,使其阵脚大乱,不下半刻就能彻底溃败丧命,没想到他却根本不甚在意,不管不顾,反而还强行将此当做了破绽,趁此机会,将自己的手臂钳住,然后断臂斩首,一气呵成,还直接斩成了碎块,再无半点复原的可能。

    “我的肉身!”那头鬼物本尊,望着那一地肉泥碎块,目眦欲裂,满涛怒火,死死的瞪着方三叨。

    他的根基,却是已经被其毁了,鬼道修行,有没有附体肉身,差别又是极大的。

    说归到底,阴行鬼物,终究是不属于阳间之物,若是非要在阳间行走,则必然会受到正气罡风时时刻刻刀削剔骨,又有阳间烈日炙烤魂体,不时还有暮鼓惊雷,震慑神魄。诸般种种,皆是磨难,而游荡鬼物,若是寻不到一株老槐庇阴,或是一栋“风水阴宅”来躲藏保命,那尚且不谈什么鬼道修行,不出半旬,必然已在阳间的罡风、烈日、惊雷的摧残下,灰飞烟灭了。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向往的生活之超神巨星东北乡村诡事钟晴的幸福果园我的外挂是影帝微光中的我们校花的隐身护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