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天师所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少年却是诚实的答道:“没把握。”

    白衣老道轻笑道:“那你们却还为何贸然出手?”

    为何贸然出手?

    少年心想,还不是因为你将我们俩人的修为境界随意道破,又莫名其妙的强求我们来帮你的“小忙”,不欲放我们离去嘛。

    这能怪我们?

    东芦剑洲多剑修,剑修者,仗剑行走世间山上山下,所倚仗者也唯独一剑尔。是以剑修不论原本心性如何,却大多也都如那剑锋一般,本质凌厉,在剑洲洲域上,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之事,本也不甚为奇。这自然是比不得那儒家的大小神霄洲处处行事都得讲上一番前因后果,道理对错;亦也不同于那西极地洲的道门宗教,处处更是得推演追溯,言行举止更得顾虑到香火衰盛,天道因果,步步难行。而那释教佛国遍布的三千须弥洲,又是个讲究舍身、业报、善恶、四大皆空的无尘净土,虽有诸多掣肘,却又呈现一派安然祥和的极乐之境,与东洲剑道,更是大相径庭,不可比较。

    说来说去,却还是剑道剑修,没那么多规矩顾虑,亦也多是那肆意妄为、生死自负了。

    所以这剑,要就没出,若是出了,那也就是出了,哪还要再考虑那诸多繁琐的?

    握剑千般虑,出剑解万愁。

    哪里还有什么好多说的。

    周九剑咬咬牙,也不想再去多解释什么为何要贸然出剑云云,冷喝道:“闲话少说,要打就打,哪那么多废话来着!”

    少年胆子,却是十足。

    老道一脸笑意,摆摆手,连道:“不打不打,贫道本就没寻思着要与两位小友刀兵相向来着的,只是两位,年纪轻轻,也太沉不住气了而已。”

    少年狐疑,也懒得多说什么沉不沉得住气这些多余话语,转头望了一眼刘月,少女亦是有些费解,但手中“白玉京”,可没有因老道此言而消停了下来。

    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只是说了糊弄他们,以消除他们俩人的戒备而已呢?

    却还是得提防着几分。

    少年道:“那你让我们离开这?”

    白衣老道摇了摇头,道:“这可不行。”

    周九剑又冷下了脸,一双明耀星眸,却像是冒腾出了两道火焰来,气道:“那你这老道士,究竟打算如何?打又不打,也不让我们离去,如此无赖行事,不觉得太过分了么?”

    白衣老道故作无奈的叹道:“却也不是贫道执意不让两位小友离开,只是……我们如今身之处,却不是那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去处,即使是贫道,若想离开,也着不容易呐!”

    白衣老道这般说道,少年少女听着,亦也才回过神,看向四周,白雪山林,荒树乱石,似在山中,脚下有一条蜿蜒雪道,往前不知通向何处。

    适才一直将注意力投放在白衣老道身上,周九剑和刘月虽然注意到了,却也没多做关注,如今才有闲暇心神去感受,而实际上也不必让神识去多做探索搜寻,只见四周山水灵气,但有一个修为稍微不错的修士都能清晰无比的感知得到,这处的山水灵气似乎被人做了手脚,变得浑浊不堪,不说是去吸收修炼,只怕是正常修士稍微沾染一丝,都能导致体内气府灵气出现大麻烦,就如同一种毒药一般,而且毒性还极烈。

    然而,却还不仅仅如此。不仅仅只是山水灵气被动了手脚混浊不可碰,此处天地之下,似乎还被人摆布了一个歹毒阴寒的阵法,到处都是那阴寒诡谲之气,又有阴风阵阵,絮乱了此间天地,连带着那天气,都出现了反常。此间正午,放在那上阳城中,尚且还是冬日暖阳,犹是温暖沁人,然而此处天地,却已是阴云密布,昏暗幽诡,又落起了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再伴随着那阴风呼号,此番声势,光是让常人听之看之,便已有了几分瘆人。更何况,这风雪当中,实际上也满是诡怖阴邪之气,单单是被那阴风给吹中,若是一名世俗凡人,恐怕便要卧病在床十天半个月的了,而即使是一名修士,面对这伤人阴风,亦是半点也不好受,若是吹得久了,必然也要吃下一个大亏,若是剑修之流,那体内一口气机,十之八九也得折去一半,尚且才能经受得住这恶毒阴风。

    远处山林间,有几根白色高竹,在风中摇摇摆摆,挥落了一大片雪花,每次竹身被风吹至弯腰一半,看似欲要折断,却又立马反弹而起,总是一副将折未折的样子。

    周九剑偶然看到白竹,忽然心有灵犀,道:“此处,就是那白竹山?”

    刘月顺着少年所指方向,亦也看到了那几跟在风中摇摆不定的白竹,观物定名,心中亦也不禁有几分恍然。

    白衣老道笑道:“对咯,此处便是那白竹山。”

    看着眼前四周,四处阴风大雪,山水灵气浑浊不堪,然而奇怪的是,却唯独俩人以及老道士所站之处方圆二十尺之内,又如同布了一个小阵,不受任何影响。

    而这自然不是周九剑与刘月所为,俩人皆为剑修,自无那般术法能力,想来,也只能是面前这位修为法力,尤其高深莫测的老道士所布置的了。

    又想起了老宏先前所说,思来想去,少年现在可以肯定,眼前老道士,定然也就是老宏口中那位在府衙做了法事得知此山之中藏有二鬼的法力高深的道长了。

    如今一见,果然是……法力高深呐。

    但不管怎么样,在少年少女眼中,不管是对自亦或是对眼前这位老道士,却也都落下了极为不好的印象。

    刘月薄唇轻启,第一次出声问老道士问道:“道长带我们来此处,想做什么?”

    白衣老道张了张口,想回答,却又被少女给直接抢答,自问自答道:“道长求我们帮忙之事,可是就在这白竹山中,与那两你先前在上阳城与城中百姓所说的两鬼有关?”

    白衣老道虽被少女抢了话,但看见少女亦也替他答了自个儿本欲说的,便也省下了些许口舌,点点头,再笑着看向俩人,将手中一看便知品相不俗的那口宝刀,递上来,道:“贫道方清然,在此恳请两位小友,将这把‘涂膻’刀送到山上鬼府,我那法外化身手中,一路之上,自当有贫道为你们保驾护航,两位小友且可在旁驻剑旁观便可!”

    周九剑与刘月面面相觑,少女的面色尚且还算镇静,而少年却是连连乍舌。

    就算他再孤陋寡闻,那也听说过,这法外化身,是道家独有的神通法术,而能修出法外化身的道士,一身修为境界,必然也得到达了大天师才行。

    一名道家大天师,居然就站在了俩人面前,怪不得,能轻易便道破俩人身份,随意的就化解了他们俩人的杀招,还在不知不觉间将他们从上阳城中,带到了这白竹山中来。

    少年少女与其对峙,却还真是无异于蚍蜉撼大树。

    但是,问题却又来了,周九剑疑问道:“方道长,既然已经修出了法外化身,贵为道家大天师,这等区区小事,又何必需要我们来效劳?你这挥挥手,动动手指间,那把宝刀不也就到了你的法外化身手中,而在这白竹山祸害的两鬼,不也就灰飞烟灭了么?哪还要整出了这许多麻烦事来。”

    自报了姓名的道家大天师方清然,喟然一叹,道:“两位却有所不知,此间却涉及到我那法外化身的诸多因果,阴不见阳,我也不好去多加干涉,是以,只好倚靠两位小友了。”

    白衣老道所言,周九剑却懒得理会,心中思虑,无外乎他与刘月之安危罢了,今日突然遇着了这匪夷所思的道家大天师,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少年又再看了两眼老道,转头,却与刘月商量起来。

    总归是女儿家心细,也能想及到诸多遗漏的细节问题,琢磨再三,这才给出四个字来:不妨一试。

    少年想了想,似乎也只能这样了,但总归心里边,却一点也不舒服,明摆着,他们是被这个老道给强迫而来的。

    一点也谈不上什么顺应本心,这才是最让人糟心之处。

    或许,少年少女先前出剑的原因,实际上就是在于此处。

    一厢情愿,与强迫他人,所造下的结果,必然不一样。

    少年犹豫再三,看了一眼刘月,却终于说道:“要我们帮你,可以,但是,道长的要求,却有违我们本意,不管如何,你都必须得支付给我们相应的报酬。”

    听着少年这般说,少女蓦然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见了周九剑眼中带着那一抹与平常大为相异的坚持,她想了想,却终究忍住了,没再说话。

    方清然听了少年的话后,却是一皱眉,好像对于少年居然会如此感到大为意外。然而下一刻间,他却也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单手掐指算了起来,嘴间亦也念念有词,不时还看了少年几眼。

    周九剑面不改色,对于自己所说的话似乎也没有任何打算悔改的意思,言出即是本意,既然老道士所求之事本就违背了自身意愿,那他自己,自然也不必一味顺遂着老道士的意愿吧?既然有求于人,少年谈些报酬,亦又如何。

    白衣老道掐算半响终究回神看向少年,心中似有了定数,笑道:“小友所提报酬,却也是应该的于情于理,贫道自当有所答谢,且请放心!”

    看到老道士居然这么说,却又轮到刘月心中有些疑惑了,不过她仍然还是放在了心上,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来。

    少年暗暗叹了口气,心神似乎松懈了一些,却又好像感觉失去了一些什么,患得患失。

    ——

    青云山上,剑甲李梦棠与那位名唤“易夕拾”的中年男子并立一处,二人身前,一幕画面,清晰呈现在眼前,却正是少年少女与那名道家大天师所发生的一切。

    易夕拾看后大笑,道:“你觉得怎么样?”

    问的,是李梦棠,指的,自然是画面中的少年,周九剑。

    李梦棠看后,平静的回答道:“我觉得,他做得对。”

    说完,剑甲一笑,如数九寒冬,却骤遇春风。

    没想到老道士突然这么问他们,周九剑与刘月对视了一眼,俩人心中却已有了默契。

    自然是不可能的。

    少女突然间这般声势,亦是惊人,即使是身旁少年,也不得不微微退开了几步,生怕被她的剑气所误伤。

    看着两名小辈,蓦然间回神,却复又提剑,观其面上神色,虽尚还有疑惑不解,以及忌惮之意,可是却毫无一丝怯色退意,可见俩人心性,却是极为难得的。

    世间不易事,遇着了诸多险阻难关,大抵也还是得带着一颗一往无前的无畏之心,结果无非生死二字,生而可贵,死亦无畏,至少,总该不至于被人安上了那么一个贪生怕死、畏缩不前的懦弱骂名。

    这两个小家伙眼神儿瞧着就一股子少有的精明灵气,而那少年不时间更透露着那么几分为人处世的老道,一看就知道必然不会这么蠢,不论是先手后手,必然也会在他们气势稍有下降趋势之前就会出剑,而白衣老道,却也自然不会让他们出剑。

    打得不明不白,亦也不值得。

    不过,虽说老道心中已有了打算,但还是忍不住朝一旁不远,距离也仅仅十步之距的俩人问道:“两位小友,可有把握杀我?”

    “小心,这个老道士,很强。”少年谨慎的提醒道。

    刘月又点了点头,道:“是很强,他的修为,可能不是我们所能匹敌的。”

    周九那年轻又尚带几分稚气的容颜却冷峻异常,少年自然能看得出来。随随便便就能在尚未察觉之间将人带离了原处之地,原本是一名剑师外加一名剑士蓦然间的一记杀招,却给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化解掉了,然而重点是,少年甚至于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来化解的,眼眸睁闭之间,人就又好端端的站在了那儿。

    白衣老道满含笑意的看着两名小家伙,剑拔弩张的,似乎只要自个儿再稍有动作,怕是他们又要再次出手了。或是说,再这么干站着,两个小家伙,也有可能忍不住出手了,毕竟,俩人的气势又都已做得这么足了,这兵家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出剑出招,不也就如行军打仗嘛,若不趁着气势高涨之时剑出惊鸿,而非得要等到三通鼓罢,战意寥寥,再行出剑,那简直就是蠢笨如狗了。

    只见这把三尺白玉仙剑,不再受到主人拘束,剑体浑身已然琉璃透彻。便见剑身之内,出现了一道道白光做蛟化龙,在其中游走盘绕,而那剑刃两端,则有凌厉剑气自行外放,少女四周,满地白雪如被劲风卷起,四散飞舞,其中又有一道道清晰可见的痕迹在这些飞雪中穿过,薄如雪片,亦是飘飘然化作了两半。

    白玉微鸣,剑颤不止!

    少女对于俩人如今处境亦是成谜,打量了几分又自回到了手中安稳悬浮的白玉小剑,再看向老道眉心,那里,本应该留有一道长不过两寸,薄如纸片,即使是溢血,也只会凝聚成一粒血滴流出来而已的伤口。

    然而,老道如今,却安然无恙。

    少年再次缓缓将梧桐握紧,木剑剑尖朝向老道,身子微微的弓起,这次他却是用双手握住剑柄的,满脸敌意战意,毫不掩饰,肆意外放。

    身旁刘月亦也不是多言话痨的性子,看到少年的样子,她也没落下分毫,手中白玉小剑,剑名:白玉京。此剑位列剑器天榜第九,是大汉刘氏皇族那为数不多的几件传承至宝之一,在大汉灭亡之前,与那枚传国玉玺被一起放置在了那处最为隐秘的“藏龙穴”中温养了整整六十年。

    少女手持“白玉京”,不再对其进行任何的遮掩,任由其锋芒毕露。

    老道站着,看似风轻云淡,不起波澜。

    却给予了俩人莫大的压迫力。

    少年犹记得,适才他与刘月一同出剑,眼看着就能将身旁老道一击毙命。可是转眼之间,他们却又到了这个地方,也不知是何去处,而俩人的剑,亦也回到了各自的手中腰间,就仿若先前却并没有出剑一般。少年暗自提了提体内气机运转,发现仍是气盛如潮,却根本没有感觉到因使出了“破元”剑招而导致的亏空,心中对此感到大为不惑,也不知其间究竟是如何解释,再投眼望向那白衣老道,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只能肯定,这一切,定然是由他导致的了。

    周九剑往一旁靠了一步,与刘月比邻,并没有转头,双眼却仍是目不转睛一脸敌意的盯着老道,心神又稍稍放了几分在刘月那里,悄悄的问道:“刘月,你没事吧?”

    刘月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没事。”

阅读剑洲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环保大师极品透视学生极限运动之自动升级极品全能透视神医逍遥梦路直死无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